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 惩罚

春梦关情 | 发布时间:2022-11-24 | 阅读次数:26346

盛京才入了十二月,初雪就了落过了。昨个下了去年的第二场雪,比头场大得多。起床银装素裹,四下入眼皆皑皑。姜莞穿了件茜红琵琶袖异色满绣芙蓉花的对襟袄,领口纯白色的兔毛风领出了一圈儿,把她一张小脸堆在里头,愈发衬出她珠圆玉润。这宫城本来是庄严肃认真昨儿下了今年的第二场雪,比头场大得多。。...

盛京才入了十一月,初雪就已经落过了。

昨儿下了今年的第二场雪,比头场大得多。

早起银装素裹,四下入目皆皑皑。

姜莞穿了件茜红琵琶袖异色满绣芙蓉花的对襟袄,领口纯白色的兔毛风领出了一圈儿,把她一张小脸堆在里头,越发衬出她珠圆玉润。

这宫城原本是庄严肃穆的,她往常到含章殿来拜见郑皇后,所见红墙碧瓦,无不是天家威严之象。

而今裹上一层白,难得有了几分憨态。

只是想想此刻含章殿内的另一人,姜莞脸上好看的柳叶眉往一处拢了拢。

小黄门很快去而复返,猫着腰毕恭毕敬把她往殿内迎。

·

郑皇后是晋和帝发妻,今岁不过四十出头,帝后伉俪情深,郑皇后少了后宫争艳的烦心事,自然保养的极好。

她见姜莞一水儿的喜庆颜色,小姑娘生的那样漂亮,任谁见了都会喜欢,便冲着姜莞招手,叫她近身说话:“外面风雪才停,怎么一个人进宫来,不要多礼了,过来坐。”

一面说,转头又吩咐小内监去取个手炉来,唯恐冻着姜莞似的。

一旁柳明华恨恨的咬牙,等姜莞在郑皇后手边坐下去,她才笑说:“可见圣人何等偏心,我来时也不见圣人这样关切,果然小美人儿走到哪里都招人心疼,阿莞今儿可比我穿的厚实多了。”

明明只是小姑娘间玩笑似的争风之语,姜莞心下却翻涌起阵阵恶心。

光是听一听柳明华的声音,她就觉得想吐。

日前赵奕留宿玉华楼,她正在柳国公府赴宴做客,消息传来,有人冷嘲热讽,有人凑上前来看热闹。

混乱中有人伸出罪恶的一只手,推了她一把,叫她在这样的时节跌落荷塘。

若不是救上来的及时,她又自幼随父兄习过武,身体比寻常小娘子略健壮些,只怕这条命都要交代出去!

前世的姜莞或许懵懂不知,可如今姜莞却深知,那只手属于柳明华这个祸害!

姜莞压下心头厌恶,也笑道:“明华姐姐这会儿又在圣人面前说这样的话取笑我,明明前几日为我落水之事忧心不已,我知道了,明华姐姐脸皮薄,关切我这样的小美人儿也会觉得不好意思。”

柳明华怒视过来,分明从姜莞眼中看到了挑衅二字。

郑皇后不知小姑娘间暗涌起伏,只叫这话逗笑了。

姜莞历来是撒娇的好手,便是到了中宫皇后跟前,只要她想,也能把人五脏六腑给熨服帖。

她又往郑皇后身旁靠近些:“圣人不知道,明华姐姐五日前到郡王府去探望我,淌眼抹泪儿的说今年也不知是怎么了,八月里南方发了洪,九月里西北就闹蝗灾,入了十月初圣人身上便不好,一年到头没个顺心事,叫她终日惶惶,本打算到柳家家庙去清修数月,是她一片虔诚之心,为国祈福,只是我又病了,她不放心我,才耽搁下来。您瞧她,这会子这样揶揄我,真没个姐姐样儿。”

柳明华坐在旁边简直惊呆了。

她何曾说过这样的话?

不是,她几时到郡王府去探过姜莞的病了?

还不放心她,她怎么有脸说的?

可一对上郑皇后那双欣慰又慈爱的眼,柳明华登时什么也说不出了。

郑皇后递出去一只手,柳明华乖顺接过,郑皇后拍着她手背,直叫好孩子。

姜莞笑吟吟,仍是眉眼弯弯的模样:“明华姐姐礼佛虔诚,我姑母常说,若我有明华姐姐这样的诚心,佛祖也多庇佑我三分了。

只可惜我前些日子落水,身体尚未大好,不然真想陪着明华姐姐一道去清修数月,好好求求佛祖,庇护庇护我这个小可怜吧。”

哪怕是手还被郑皇后握着,柳明华也抑制不住的僵了一把。

她没有要去哪里清修!

姜莞这个骗人精!

“也不妨事的,就要到年关了,我便是去家庙也要等到年后,到时候你身上大好,正好与我一块儿,咱们两个还能做个伴儿。”

姜莞啊了声:“我昨日还听姑母说,姐姐去求了国公夫人,说过几日就要动身去家庙,为国祈福这样的事情不好耽搁,拖到明年又不知怎么样,是姑母弄错了吗?”

郑皇后笑呵呵的,却已经松开了柳明华的手,按着姜莞叫她坐好:“你这些天病着,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柳明华低头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心,心下微沉:“你这丫头到处说嘴,我是要去的,只是不想在圣人面前说嘴,倒像是邀功一样,偏你嘴快,把我这点事情全给抖搂出来了!”

她实在是笑不出来。

为国祈福哪能耽搁?别说是要过年了,就是她家里死了人,她说了这个话,就得照实去做,否则就是心不诚,说嘴而已。

她不想让郑皇后觉得她是个光说不做的姑娘。

都怪该死的姜莞!她分明就是故意的!

果然郑皇后听了这话面色才又暖一些:“难为你这样用心,既然是为国祈福,便到大相国寺去吧,清修三月,小姑娘家的,再久也不合适,阿莞身上不好,可千万不许跟着去,等你痊愈了,手抄两卷佛经去供奉着,就是你的心意了。”

·

二人在中宫殿内陪坐小半个时辰,因郑皇后精神不济便匆匆起身告退,辞了出去。

等下了含章殿前玉阶,柳明华再压不住那口气,疾步冲上来,上了手就去拉扯姜莞。

姜莞灵巧闪身,轻松躲过。

柳明华顿时失去重心,整个人直挺挺栽入雪里去。

姜莞啧声,居高临下看她,冷冷道:“大相国寺清修三月,你好像还是不安分。”

她声音太冷了,比裹在她身上,沾在她脸上的那些雪还要冷。

从前姜莞并不这样……她总娇滴滴的,不似眼下……

柳明华一时竟忘了自己当下这副落魄样,呆坐在雪地里。

姜莞不屑:“柳明华,这一回是佛前清修,再有下一次,我叫你死在我手上!”

她眼见柳明华打了个哆嗦,不知是被冻的,还是被吓的,领了长安头也不回出宫去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