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贵门夫君凤凰妻4

双木梨花白 | 发布时间:2021-10-13 11:40:51 | 阅读次数:12143

餐桌上一片宁静,江澜伸出手拿起来公筷给江洪氏夹了辣子鸡,语气非常柔和的地说;“爹爹,先用饭。”江洪氏望着自己碗里的鸡块,在望着坐在一旁宁静很乖巧的秦月寒,竟莫名的感觉有种痛痛快快。他虽然目光短浅,虽然对江澜是真的溺爱,望着江澜是真的不想娶妾,自然而然也会江洪氏看着自己碗里的鸡块,在看着坐在一旁安静乖巧的秦月寒,竟是莫名有种痛快。。...

餐桌上一片安静,江澜伸手拿起公筷给江洪氏夹了辣子鸡,语气十分温和的说道;“爹爹,先用膳。”

江洪氏看着自己碗里的鸡块,在看着坐在一旁安静乖巧的秦月寒,竟是莫名有种痛快。

他虽然目光短浅,但是对江澜是真的溺爱,看着江澜是真的不想要纳妾,自然也不会当着下人的面反驳江澜的话。

至于秦月寒,他的身份就在这里,自然是半分开口的余地有没有。

“不纳妾也行,你风寒已经痊愈,不如从今天就搬回凌月阁。”江洪氏吃了美味的辣子鸡后心情甚好,言语间倒是难得有几分和善。

坐在一边安静吃饭的秦月寒,闻言微微愣住,眉眼微抬看向坐在对面的江澜。

只见这个从一开始就和自己相敬如宾的女子,态度恭敬的对江洪氏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自己甚是温柔的开口说道;“嗯,晚上就搬回去。”

秦月寒听到江澜的话,漆黑的眼中闪过一丝怔楞,在看到江洪氏看过来的视线后,甚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爹爹。”

江洪氏见江澜和秦月寒都十分乖巧,一时间竟是心情愉悦到多吃了半碗饭。

等到江洪氏带着下人离开,诺达的厅堂里只剩下了江澜和秦月寒。

天色此刻已经渐昏,整个院落都被余霞染上一层暖色,江澜走在秦月寒的身边,脚步放得很慢。

她的余光始终落在秦月寒的身上,看着他因膝盖而微微有些不适的模样,心中一直萦绕着的心疼,忽然就占据了江澜的理智。

“上来。”江澜忽然几步走到了秦月寒的身前,然后半蹲下身体语气甚是强硬的说道。

秦月寒这下子是真的愣住了,一双漆黑如墨的桃花眼,再无初见时候的灰蒙蒙。

他眼中满是诧异的望着半蹲着的江澜,心头微甜。

“妻主,我无碍的。”秦月寒开口拒绝道,语气却带着一丝的小心翼翼。

江澜闻言侧身看向身后的秦月寒,视线落在他有些苍白的唇色上,再次开口催促道;“上来。”

秦月寒听到江澜的再次催促,尚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一直跟在他身旁的秦钟往前推了一下。

然后,秦月寒就落到了江澜的背上,被她甚是轻松的背起向着凌月阁走去。

秦月寒靠在江澜的背上,身体微微僵硬,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往她身上贴的太多。

江澜自然也察觉出了秦月寒的细微躲闪,但是她尚且没有弄明白自己这种本能的冲动,自然也没有继续开口。

凌月阁很快就到了,江澜十分轻柔的将秦月寒放在了雕花木床上。

“谢谢妻主。”秦月寒开口说道。

江澜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他低声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

江澜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自己脑海中系统009的声音刺耳的响起。

【警告,警告,鉴于宿主所言所行触怒男主秦月寒,导致秦月寒黑化,此刻黑化度为10%.】009开口说道。

江澜闻言彻底愣住了,低头看向坐在床边姿态甚是乖巧的秦月寒,语气满是不可置信的在脑海中问道;“秦月寒黑化度10%?”

【是的,等到秦月寒的黑化度达到100%的时候,宿主您的结局就是和原来一样。】系统009开口说道。

江澜看着秦月寒俊雅精致的面容,心中始终没有办法将系统009口中的黑化值和他对上。

“妻主还有什么事情吗?”秦月寒见她站着不动,再次开口问道。

江澜恍过神来,对上秦月寒漆黑的眼眸,然后缓慢的勾出唇,低声说道;“没事,我今晚就搬回凌月阁。”

江澜的姿态十分自然,但是紧紧攥起的手却透露了她心里真正的感受。

只是,此刻房间里就三个人,秦月寒和秦钟自然是没有发现她的细微变化。

“秦钟,去让下人将我的东西收拾了送过来。”江澜开口说道。

秦钟没有动,微微抬头看向秦月寒,见他点头才躬身退了出去。

房间里此刻就剩下了江澜和秦月寒二人,江澜看着秦月寒稍显冷清的面容。然后再次走回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月寒问道;“药上了吗?”

秦月寒闻言没有说话,也没有在外人面前的贤淑有礼。

江澜见他态度如此冷淡桀骜,倒是也没有诧异。

毕竟弄死后来位高权重的原主,秦月寒就不会像这个世界普通男子那么软弱谦逊。

“妻主到底想要什么?”秦月寒低低的开口问道,视线落在床上的鸳鸯图案上。

他曾经也真的想过嫁人随妻,可惜他的妻主,只是把他当成工具,眼中半点温柔也无。

他出身高贵,饱读诗书,虽是男子身,但是心中却有着远大抱负。

所以,江澜眼底的算计,即使他拼命的哄骗自己,也依旧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一个女人当自己的妻主。

“你觉得我想要什么?”江澜看着他,眼神丝毫没有闪躲,开口问道。

秦月寒被问的一愣,大概是此刻江澜的眼底太过清澈。

他竟是没有办法将自己心底那些不堪的猜测,同江澜讲个明白。

“妻主不是一贯不喜月寒,怎么现在竟是愿意搬回凌月阁了。”秦月寒开口问道,眼中不自觉的带上一丝的怨气。

能不怨吗?这个世界女子为尊,男子外出寸步难行。

江澜的所作所为虽然并不被外人所知,但是他依旧心中满是屈辱。

想他归为左相公子,竟是被一个市井贫家女所厌弃,即使这个贫家女是凌国文武状元。

江澜听到秦月寒的话,原本因为莫名其妙的黑化值不悦的心情,此刻都被他口中微妙的埋怨若化解。

经过这一天的时间,江澜已经将原主的记忆消化完全,自然也知道原主对秦月寒的冷暴力是有多么的可恶。

“不是秦公子一直看不上我吗?我何时不愿回房?”江澜开口说道,丝毫没有觉得自己颠倒黑白的话有多么的可恨。

她的话刚一说完,果真看到,秦月寒如她所料一般,再也绷不住冷淡的神情。

看向她的一双桃花眼瞳孔点若漆墨,又黑又亮,甚是勾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