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三章 尬舞

兔子没有耳 | 发布时间:2021-10-13 12:54:04 | 阅读次数:18080

他眉毛紧皱:“你这孩子,天黑了了也不明白点镇谲符灯吗!要不然被谲物钻了空子咋办!”他急步走入屋里:“符灯放到哪?快点儿出来!”允茶儿忆起夜间找到了的那盏底座贴了黄符的小灯,看向了堂屋的桌子。坚叔顺着允茶儿的目光也看见了桌上的小灯,他大踏步走过去的,拿起坚叔顺着允茶儿的目光也看到了桌上的小灯,他大步走过去,拿起小灯旁的火柴,点燃了小灯。。...

他眉毛紧皱:

“你这孩子,天黑了也不知道点镇谲符灯吗!要是被谲物钻了空子咋办!”

他疾步走进屋里:

“符灯放在哪?快点起来!”

允茶儿想起白天找到的那盏底座贴了黄符的小灯,看向了堂屋的桌子。

坚叔顺着允茶儿的目光也看到了桌上的小灯,他大步走过去,拿起小灯旁的火柴,点燃了小灯。

小灯亮起的瞬间,允茶儿觉得周身的黑暗尽散,小灯明明只照亮了眼前的方寸之地,一直压抑着内心的阴影却一扫而空。

前两日允爷爷回得早,都会在天黑前点燃这盏小灯,允茶儿先前以为仅是用来照明,没想到竟还有其他作用!

她佯装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

“哎呀,我一时没有察觉到天已经黑了,下次一定记得及时点上!”

坚叔端起小灯,叮嘱道:

“以后可千万不能忘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们小孩子身体弱,阳气不足,这些令人生厌的谲物最喜欢盯上你们小孩子了,白天在烈日下还没什么影响,到了晚上谲物对病弱之人却是个大威胁!”

他关好门,牵着允茶儿往村长家走,话里含了几分叹息:

“偏偏谲物这种不入流的诡谲,村里的圣物根本不阻拦,只有上了品级的一级诡物,圣物才会将之拦于村外。。。”

允茶儿认真的听着,嘴里乖巧的回到:

“茶儿知道了,以后一定不会再忘记点镇谲符灯了!”

她眨了眨眼睛:

“爷爷以前还同我讲过,有种谲物可以让人无法呼吸,喘不上气呢,好可怕的哦!”

坚叔没有察觉到允茶儿在套话,回道:“那是阴幽谲,最喜欢藏在黑暗里面,下手的时候除了诡师外旁人很难察觉,在谲物里属于很危险的一类了,前几年村尾的王家小娃就是被这种谲物害死的,你晚上在村里可要小心这种谲物!”

允茶儿严肃着小脸点了点头,解决完一个疑惑,又产生了一个新的疑惑:诡师?

她正想开口继续打探,前方转个弯后突然眼前一亮。

原来已经到了村子中心,老村长正住在这里。

老村长家的院子很大,一般人未经允许都不得入内,站在院子外,只能看见院中一棵庞大的老桃树伸展着繁茂的枝叶。

院子门前有一大块空地,空地旁挂着一个锣鼓。

此时村民们都聚在空地上,数盏纸灯笼照亮着这几米范围内,人群中被人扶坐在板凳上的正是允茶儿的爷爷允世福,老村长站在一旁正劝说着什么。

允世福面色苍白,脖颈有一圈深紫色的勒痕,肩膀处血肉模糊,看得出经过了简单的包扎处理,抹上了一些不知名的草药,绑带却仍被鲜血浸透染红。

他双手里紧紧攥着一株淡紫色的稻穗状草药,看到允茶儿过来,苍老憔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茶儿,你终于可以成为诡师了!今日爷爷好运的找到了紫和穗,卖了它就能凑齐开悟丹的费用了!”

允茶儿看着允爷爷,内心有些酸涩,她来到这个世界才两天,允爷爷虽然每天早出晚归的忙碌,但对她的关切却并不少,如今身受重伤还在为她考虑。

她并不清楚诡师是什么,但猜想应该是一种了不起的身份,在这个地方有特殊的地位。

“开悟丹的事情先不急,”她小心的扶着允爷爷,问道:

“爷爷,你的伤怎么样了,要不要紧?”

老村长在一旁开口,他叹了口气,对允茶儿道:

“世福这是被诡物所伤,虽然伤口上残留的诡力被我清除了,但伤口本身的愈合需要很长时间。”

“只有镇上诡药堂的金砂散,能快速治愈你爷的伤势,偏你爷不肯,非要把钱省下来给你换开悟丹。”

老村长是一个看上去温和慈祥的老年人,虽然头发花白,但说话有力,眼睛有神,在村子里很有威望,允茶儿早就注意到,村民们对年迈的村长十分尊敬,这种尊敬中隐隐还带着几分畏惧。

允爷爷摆了摆手:

“我一个地里刨食的粗人,哪里用得起那等精贵的药,我身体扎实,能撑住!”

“茶儿今年六岁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要不是她父母早亡,也不至于拖了一年迟迟凑不齐开悟丹的费用。。。”

允爷爷说着抹了抹眼角,周围的村民见状,纷纷安慰起允爷爷。

众人七嘴八舌的话语中,允茶儿收获了不少讯息。

比如,村外有诡物。

这也是前两日允茶儿想出村子被拦住的原因。

诡物是一种比她今日遇到的阴幽谲还要可怕的东西,只不过被村里的圣物阻挡在村外进不来。

这就让村民们的外出变成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特别是夜晚,村外简直是诡物的天下。

而很多珍贵的草药,却需要村民们外出寻找。

村民们将寻到的草药交给老村长,由老村长前往镇上,替村民们将草药换成钱财,或生活所需的物品。

村民们如此信任老村长,是因为老村长是一名诡师!

老村长是村子里唯一的一名诡师,和村里的圣物一同守护着整个村子的安危,也是村子里唯一能够穿过诡物遍地的野外,安全到达镇上的人!

为了村子的发展,老村长也在积极培养下一代,想在村子的孩童中再培养出一个诡师,这样自己一旦出了什么意外,村子也能后继有人。

但成为诡师的前提,就是需要一粒开悟丹,开悟丹是由镇上的诡丹师炼出的一品诡丹,价格昂贵,村民们省吃俭用才能勉强凑齐费用。

孩童五岁后服用开悟丹最为合适,太早了心性和身体都撑不过去,太晚了又耽误后续的晋升发展。

允茶儿小时,父母在野外不幸遇到诡物身亡,上了年纪的允爷爷又重新跟着村民们去野外,就是为了给允茶儿凑上一粒开悟丹!

今日众人照例出村,四散开来寻找草药,允爷爷意外寻到一株珍贵的紫和穗,加上这些年存下的积蓄,刚好可以买下一粒开悟丹,却不曾想祸福相依,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只长舌诡!

长舌诡是一条很长的舌头,因喜好挂在槐树上,人们经过时耳边会听到燥人魔音,村民们都传这种诡物是由那嘴碎爱搬弄是非的恶人,死后舌头脱离而化的。

允爷爷脖颈的勒痕和肩膀处的伤口,便是长舌诡所致,好在身为诡师的老村长会与村民们一起出村寻找草药,听到动静及时赶到,救了允爷爷一命。

对这里的村民们来说,外出采寻草药时受伤是司空见惯的事,有时还会死人,运气不好碰到难缠的诡物,老村长也不一定能对付。

能够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运了。

在这个诡异的世界活下去太难了,普通人几乎是在靠运气活着,哪怕是诡师,也不敢肯定自己能安然的活到寿终正寝。

允爷爷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如今他年纪大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如果不买药医治,不一定能撑过去。

允茶儿打定主意:

“爷爷,我不。。。”

才刚开口,那沉寂了半晌的龟甲突然刷起了存在感,在脑中微微泛光,一行字迹开始显现:

【茶儿日记:

爷爷千辛万苦为我凑出一粒开悟丹,我内心很感动。作为一个二十四孝的好孙女,我怎么会为了一粒小小的开悟丹,就不顾爷爷的身体和健康呢?我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种自私的行径,选择用省下来的钱为爷爷治疗伤势,村里的大叔大婶们虽然为我错失了一个成为诡师的机会而感到惋惜,但对我孝顺的行为赞不绝口。】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两日后,突然有一只强大的诡物闯入,连圣物和老村长都无法力敌,村子一夕覆灭。】

允茶儿看到这里,到嘴边的话拐了个弯:

“爷爷,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总有一天我会成为诡师的!”

“好!不愧是我的孙女,有志气!放心,我的身体撑得住,我还要亲眼看到你成为诡师的那一天呢!”

在允爷爷欣慰的哈哈大笑声中,允茶儿紧紧的盯着龟甲,观察龟甲的反应。

因允茶儿没有按照先前龟甲上的日记来行事,实际上发生的与日记相冲突,龟甲上的字迹居然倒过来一个个消失掉,被一行新的字迹代替:

【茶儿日记:

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野心,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高贵的诡师,一探这个世界的神秘,最终我选择接受了爷爷的好意,期待成为诡师的那一天,一时激动下,我忍不住跳了一段鬼步舞,众人都被我的舞步惊艳得呆住了。】

【我跳得十分忘我,运动感十足的步伐中,一串破旧的手链从我身上掉落,那是我五岁时无意中捡到的,没想到此时竟能派上用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