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四章 光头少年

兔子没有耳 | 发布时间:2021-10-13 12:54:04 | 阅读次数:5849

字迹到这里就完全停止了,允茶儿等了老半天,龟甲仍而已淡淡的闪着光,却已不再再次写一直这样。她摸了摸衣袖下的手链,原主身上确实带着一串手链,也不很清楚是也不是五岁时拣到的,但此时一串手链能派上什么用场?要说不在场的人谁最见多识广,那非老村长莫属。“村长爷爷,”她摸了摸衣袖下的手链,原主身上确实带着一串手链,也不清楚是不是五岁时捡到的,但此时一串手链能派上什么用场?。...

字迹到这里就停止了,允茶儿等了半天,龟甲仍只是淡淡的闪着光,却不再继续写下去。

她摸了摸衣袖下的手链,原主身上确实带着一串手链,也不清楚是不是五岁时捡到的,但此时一串手链能派上什么用场?

要说在场的人谁最见多识广,那非老村长莫属。

“村长爷爷,”允茶儿抬起手臂扣头,衣袖滑落,露出手腕上的手链:“我爷爷的伤除了金砂散,还有其他方式可以医治吗?”

老村长下意识的看了手链一眼,没有在意:“世福这个伤,用金砂散是最好的,不用的话,便只能靠野外采摘的普通草药治疗,普通草药的药效不比金砂散,需在床上休养两个月方能痊愈。”

也就是说,这两个月允爷爷需要人照顾,允家不会有收入来源。

如果将积蓄换成开悟丹的话,允家爷俩的生活就成了问题。

在场的村民们面面相觑,邻家的宿大叔无视老婆的眼神,开口了:

“茶儿安心照顾你爷爷,我宿家虽穷,两口饭还是供得起的!”

坚叔也道:

“俺们家也一样,茶儿有什么困难,只管跟你坚叔说!”

老村长抚了抚胡子:

“我这有几株普通草药,茶儿等会儿走时带上。”

普通草药也是需要冒着风险去村外采摘的,虽不比诡植值钱,但也能卖上几个铜板,允茶儿感动道:

“谢谢大家的好意,”她顿了顿,决定舍弃这张脸皮。

“茶儿现在十分激动,就让茶儿为大家表演一段舞蹈,来表达内心的感激吧!”

她麻痹了自己的大脑,面无表情的开始演绎一个癫痫患者。

众村民:?

动感活力似魔鬼的步伐,一步两步在众人面前丝滑的飘过。

众人静默,片刻后,有人开口了:

“允家这丫头怎么了,是不是受了刺激。。。”

“年轻就是好啊,这诡异的步伐,要是换了我,早闪着腰了。”

众人议论纷纷中,有一人双目放光,惊奇的看着允茶儿,眼睛一眨不眨仿佛生怕错过一个动作。

允茶儿感到人群中有一股格外强烈的视线盯住自己,正待转头,突然脚下一个趔趄,身形不稳的摔了出去。

“啪嗒”一声,手腕上的手链掉落,砸在一块黄色土石块上。

土石块咔擦一下裂开,里面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暗红色碎片。

允茶儿呆了。

难道龟甲说的手链能“派上用场”,不是指手链本身有隐藏价值,而是指它可以当一把砸开宝藏的锤子?

允茶儿捡起碎片,入手微凉,看不出材质。

一旁的老村长“咦”了一声,走过来摸了摸碎片:

“这好像是...诡器碎片?可惜,彻底损坏了,上面诡气稀薄得几乎察觉不到。”

“这个材质...是烈相金!”

“小丫头,你的运气真是绝了,烈相金珍贵无比,这一小块虽然已失了诡气,但烈相金本身材质坚硬,可以打造成普通人用的利器,正好给你爷爷换一瓶金砂散!”

他举起手中的烈相金碎片,扬声道:

“这块烈相金是村子里的无主之物,按理说应该属于村子共有,但这是允家丫头误打误撞发现的,我就擅自做主,用这块烈相金给允家换一瓶金砂散,诸位没有意见吧?”

“没有,没有,这是应该的。”

众人纷纷摇头。

个别有那小心思的,看众人都没有意见,且老村长都这么说了,不敢质疑老村长的决定,便也都将不满藏在心里。

老村长见众人没有意见,便点了点头,咳嗽一声,脸色渐渐严肃。

“今日,我还有一个大事要提前宣布,大家回去也跟家里人说说,好有个心理准备。”

老村长脸上带了几分担忧,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有些机灵的,算算日子,已经隐隐猜到村长要说什么了,露出害怕和不安的神情。

老村长环视一圈:“想必你们有些人已经猜到了,没错,根据最近的诡气推算,马上就要换季了。”

话音刚落,人群中就一片哗然,众人的眼神中都透露着惊恐。

“这么快就要换季了吗,怎么办,我不想死啊!”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可我还没做好准备啊!”

“做再多准备有什么用,这个看运气,运气不好大家都要死!”

眼看现场越来越嘈杂,老村长喝了一声:

“肃静!”

他指了指门口的锣鼓:

“具体的换季时间还不清楚,等到了那一刻,我会安排人敲响锣鼓通知大家。”

“明日我便去一趟镇上,各位有什么物资需要兑换和采购的,照旧在我大徒弟那里登记,他会整理好给我。”

“明日我不在,大家就不要出村了,由我两个徒弟照看村里,大家多加小心,现在虽是阳季,但随时可能变换成阴季,不得掉以轻心。”

又安慰了众人几句,老村长便让众人散了。

允茶儿也扶着忧心忡忡的允爷爷往家里走,感觉到那股依旧炽烈的视线,她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十七八岁身穿麻衣短褂的粗狂少年,光头赤脚,正瞪着铜铃大眼,一脸狂热的盯着她。

咦,难道他有恋同癖?

自己只是个平平无奇的六岁小女童而已,呸,变态。

允茶儿搓了搓手臂,加快了脚步。

几个村民看着允家爷俩走远,还在啧啧称奇。

“允家运道好啊,先是允老伯采到珍贵的紫和穗,接着茶儿这丫头又发现了烈相金,允家要起来了啊!”

也有人嫉妒:“不过是走了狗屎运,人家还没成为诡师呢,你们就开始捧了?”

人群中麻衣短褂的粗狂少年眉毛一扬,反驳先前说话的人:

“你以为这只是运气好吗,你太单纯了!”

众人一听,纷纷好奇道:

“怎么说,难道这里面还有隐情不成?”

先前内心嫉妒的村民嘲讽:

“能有什么隐情,方家小子,你服丹失败后不但掉发秃顶,现在脑子也出问题了?”

少年并不理睬对方的嘲笑,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对其他人道:

“你们还记得茶儿妹妹跳的舞吗?”

他往前迈了几步,站定。

“诸位看,方才茶儿妹妹是站在这里开始跳舞的。”

“据我观察,此处土壤干湿正宜,视线辽阔,与村中圣物正好形成一个绝妙的角度。”

他张开双手感受了一下风向:

“暗草惊风,风起人动!”

他双腿急速转动,手舞足蹈,状若疯魔,结果“啪”的自己被自己绊倒。

少年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摇头:

“我果然不行,学不到茶儿妹妹的精髓。”

“茶儿妹妹的舞步,初看凌乱不堪,实则细看后会发现其乱中隐含规律,快速动感中又有一种飘逸的风采,节奏感十足。”

“这是一种新奇又绝妙的步法!”

“最重要的是,我还在她的舞步中感觉到了一种感染力!”

“那种震撼、热血沸腾,仿佛新世界的大门第一次对你敞开,让人忍不住追随的感染力!”

少年握紧双拳,眼中迸发出强烈的光彩。

周围几人闻言点了点头:

“嗨,你们别说,允家丫头跳的舞的确不简单,我刚刚在一旁看她跳,自己的手脚也不由自主抖了起来,差点就跟着她一起跳了。”

有人对少年竖起了大拇指:“方家小子分析得到位,我们头脑简单想不到那么多,还是方家小子有眼光啊!”

先前嘲讽的村民此时撇了撇嘴,没有再说话。

少年见状,也只是淡淡一笑,双手背负,心驰神往的望向允茶儿离去的方向。

他距离茶儿妹妹的境界还远得很,茶儿妹妹小小年纪就开创了这么神奇的舞步,简直是天纵奇才,她一定可以成为诡师的!

想起那让人目眩神迷的的舞步,他充满学习欲和斗志!就算自己服丹失败,没有成为诡师,他也不会放弃变强的!

一晃两日过去,老村长已经替允茶儿从镇上换回了开悟丹和金砂散,还有其他村民们需要的物资。

允爷爷用过金砂散后,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而今日,便是允茶儿服用开悟丹的日子!

村里所有的孩童,都是在老村长家服用开悟丹的。

因为“开悟”的过程中,会存在危险,需要老村长这位村里唯一的诡师在一旁看护。

具体是什么危险,允茶儿还不知道,但是村里有服用开悟丹后失败的人,或多或少都留下了隐疾,轻度的比如视力变差或味觉失灵之类,严重的会瘫痪甚至从此变得疯疯傻傻。

但在诡师的看护下,至少没有性命之忧。

听说以前有自己在家服用开悟丹的村民,直接暴毙在床,死状凄惨。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除了自己,还有另外两名孩童也要一起服用开悟丹。

即将换季,村民们都有了危机感,憋出最后一丝力也要凑齐开悟丹的费用,为自己的孩子换一个保障。

其中一名孩童便是隔壁的捏泥人的小娃娃。

这让允茶儿嗤之以鼻,他们家能这么快凑齐高昂的开悟丹费用,偏吴大婶还常来自己家里“借”东西,贪这种小便宜。

深夜已至,允爷爷一手举着镇谲符灯,一手牵着允茶儿,来到了老村长家门口。

另两家也已经到了,都等在门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