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五章 名声在外

莫伊莱 | 发布时间:2021-10-14 06:53:36 | 阅读次数:9211

“益州辖五个县,你断定此人是太平无事县的,何能见得?”“嗯?”慕流云正自己蹲在地上犯寻思,听见有人问自己,顺口应了一声,随即便回过神来,意识到能在这时向自己追问的必是那袁阎王,急忙站起身,毕恭毕敬道,“回袁大人,但是这妇人没了头颅,连外面的衣裳这中衣乍看起来是一袭素白,普普通通,实际上细看会发现上头有许多暗纹,光泽也不同于普通棉布,全因这里面掺了蚕丝进去,质地也比寻常的棉布中衣要柔软得多。。...

“江州下辖五个县,你断言此人是太平县的,何以见得?”

“嗯?”慕流云正自己蹲在地上犯琢磨,听到有人问自己,随口应了一声,随后便回过神来,意识到能在此时向自己发问的必是那袁阎王,连忙起身,毕恭毕敬道,“回袁大人,虽然这妇人没了头颅,连外面的衣裳鞋子都不见了踪影,不过她这一身中衣也有点说道。

这中衣乍看起来是一袭素白,普普通通,实际上细看会发现上头有许多暗纹,光泽也不同于普通棉布,全因这里面掺了蚕丝进去,质地也比寻常的棉布中衣要柔软得多。

这种质地的中衣整个江州就只有太平县的佟记布庄有卖,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刚刚上市那会儿,太平县里头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那可都抢疯了,现在也是十分抢手。”

“哦?”袁牧把目光从女尸转移到慕流云身上,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这女人家的东西,慕司理也如此熟悉?”

“这……”慕流云笑得局促,“略有耳闻,略有耳闻而已。”

一旁几个守在帐子边上的衙差听了两个人的话,偷偷捂着嘴发笑。

江州府司理慕流云在这一带可算是声名远播,都知道他乃是当年他爹留下来的遗腹子,他娘慕夫人个性刚强,独自把这慕家大房唯一的子嗣拉扯大,在慕流云长大成人后,为了替他们这一房开枝散叶,没少往儿子的院子里头塞人,光是年轻貌美的丫鬟就养了不知多少。

慕流云本人似乎也十分乐意,只不过守着那么一屋子环肥燕瘦的俏丫鬟,慕家大房的枝叶愣是到现在还没有散开过,于是乎太平县里的男人们对慕流云的看法大致便分了三类,一类是艳羡的,一类是鄙夷的,还有一类是嘲笑他外强中干的。

这种逸事又最适合闲来无事拿出来充当个谈资,渐渐的就从太平县扩散出去,慕流云在周围距离比较近的东谷县、北安县也渐渐有了名号,只是这名号与英明神武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也就难怪他对妇人穿的中衣讲起来头头是道,那两个衙差笑得如此暧昧了。

袁牧似乎并不知道慕流云家中之事,听了他的话脸上也没有半分异常的表情:“你又如何认定这妇人一定是太平县富庶人家的妻妾呢?可是因为衣料的价格?”

“倒也不是,”慕流云绕到女尸一侧蹲下,用带了麻布手套的手极其小心地托起一条手臂,“袁大人您请看,这妇人的尸体虽然因为死亡超过两日,周身已有多处呈淤青状,幸而眼下这时节,天气还不算炎热,这人皮还是原本的模样,没有被腐烂之气撑得走了形。

您看死者的指尖和指甲,指甲修长,上面所染蔻丹还没有褪去颜色,应该是在死前不久还有染过,若是寻常人家的妇人,平日操持劳作,断然不会蓄长指甲,更没那功夫染蔻丹。

这死者手掌和指尖也找不到一丝厚茧,摆明了告诉咱们,她活着的时候不事生产,恐怕连绣花、弹琴都不用,方才我对尸身进行了验看,确定这妇人早已不是云英之身,因而最有可能的便是富户后宅里的娇妻美妾。”

“富户人家的娇妻美妾不是应当在家中安然享福么?又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袁甲在一旁听了半天,忍不住插了一嘴。

“这个她可没有告诉我,恕我无法回答差爷的这个问题!”慕流云这才发现那疤面煞星也在帐子里,尽管面上端得是稳重淡定,手还是抖了一下。

袁甲顿时黑了脸色,这白面弱鸡是几个意思?摆弄起死人来面不改色,怎个一看到自己反倒好像见了鬼一般?难不成自己比那尸体还吓人?

慕流云这一抖不要紧,女尸手指被他攥着,因抖了那么一下刚好磕在地上,虽说尸身还没有彻底腐烂,却也已经不济了,一片指甲当即从指尖脱离下来,掉落在地上。

“哦哟,不得了!”慕流云麻利捡起那片指甲,将女尸手臂重新放回地上,顺便把那片指甲又放回脱落的指尖上,“你的指甲我已经帮你搁回去了,你可莫要夜里再找我讨要去啊!”

他这话说得颇有些戏谑,一旁的主簿实在听不下去,小声在一旁劝他:“司理大人,可不敢乱说!这神神鬼鬼之事万万开不得玩笑啊!若是惹恼了她……”

“若是惹恼了她?”慕流云不以为然地笑出了声,“她若真能化作厉鬼,便自行去有仇报仇好了!还要爷在这里费这劳什子事做什么!爷在这里被日头晒得冒油,好好一个旬休都耗这儿了,她就是变了鬼,也得跪在爷的房门口磕头谢我费尽心血替她缉拿真凶!”

主簿听他这样讲,也接不上话,只好退到一旁,正眼都不敢瞧那无头尸,垂着眼皮嘴里念念有词,看样子仍旧是怕得厉害。

慕流云也不理他,继续验看尸体,仿佛面前不过是一堆白菜萝卜一样。

袁牧立在一旁冷眼旁观,不再作声,袁甲和袁乙自小便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站在袁牧身后看慕流云验尸也没露出任何惊惧神色。

袁乙最初看到慕流云时,也曾疑惑为何自家主子要特意差袁甲去请这么一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从太平县过来还要乘马车的小小司理,现在对慕流云的印象有了几分改观:“我看这慕司理倒是挺有几分本事,不光对着这么一具无头尸也能看出许多门道,胆色也是了得。”

袁甲哼了一声,没搭腔,他自诩勇武过人,认为男人自当顶天立地,心怀家国,最看不上白面弱鸡,整日胸无大志,只愿于那温柔乡中消磨意志。

在他看来慕流云便是自己最为厌恶的那一类人,即便方才这小白脸的表现也令他颇感惊讶,他仍然不愿意轻易有所改观。

慕流云把女尸验看了一个仔细,又亲自过目了主簿手中的检尸格目都已经记录详细,包括女尸身上每一处胎记、疤痕,没有任何疏漏,这才招呼手力伍人过来裹了尸体抬走,自己踱出帐子,拉过一个东谷县的衙差。

“我问你,你对这附近可还熟悉?”他问那衙差。

衙差连忙摇头:“回慕司理,我对这边可是一丁点也不熟悉,我们东谷县里的人都知道,这片林子平日里能不来就不能来,实在要来也得大白天日头正好的时候过来,就这还得拉帮结伙,人越多越好,就像咱们今日这样便行了。”

“哦?这是为何?”慕流云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

“慕司理有所不知,我们这东谷县和你们太平县那边不同,太平县地界一马平川,没遮没挡,那自然是够太平。

我们东谷县就不成了,我们这边一道山连着一道沟,山高沟深林子密,就像这片林子这样的地方,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有豺狼出没。

所以平日里除了我们这些做衙差的,还有一些个猎户,东谷县里的百姓并不常离开县城到这荒郊野外来,怕的就是遇到些狼虫虎豹没有办法保全性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