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1章 果然是乌鸦嘴吗

楚云昕 | 发布时间:2021-10-14 10:59:15 | 阅读次数:3169

“哒哒哒——”几道马蹄声刺破夜色的静寂。陆云初坐在马车里,身着粉色襦裙,婴儿肥的小脸看起来有些娇俏,眼底却不时闪现出一丝狡诘,几天前她刚再次穿越到这小丫头身上。这姑娘刚出生于就被算出三分带煞,先克母后克父,几年后容王妃果真因病离世,王府上下都对她避陆云初坐在马车里,身穿粉色襦裙,婴儿肥的小脸显得有些娇憨,眼底却时不时闪过一丝狡黠,几天前她刚穿越到这小丫头身上。。...

“哒哒哒——”一道马蹄声划破夜色的寂静。

陆云初坐在马车里,身穿粉色襦裙,婴儿肥的小脸显得有些娇憨,眼底却时不时闪过一丝狡黠,几天前她刚穿越到这小丫头身上。

这姑娘刚出生就被算出命中带煞,先克母后克父,几年后容王妃果然因病去世,王府上下都对她避之不及。

几天前更是不知怎么的跌进了王府后院的莲花池里,等被救上来时,里头的芯子已经换成了二十一世纪穿来的陆云初。

此刻,她手里拿着一个红果子,嘴里念叨着:“这果子色泽红润,定是美味至极!”

没一会儿,她手中的果子迅速干瘪,发出一股食物腐烂的怪味。

果然是乌鸦嘴吗?

“噔噔——”猛然间,前方似有阻碍,车夫手拉绳子猛然刹车。

陆云初双手未抓稳栏杆,身子刹那间飞了出去。

“哎呀——”陆云初重重地从马车摔下,滚向观道旁的树林里,然而预感中的疼痛并未传来,反而压到了一个略微柔软的东西。

她缓缓睁开眼睛,慢慢地撑起身子,小手不自觉地捏了捏。

咦,这手感,好像是个人?

“你摸够了吗?”耳边,传来一道清冷疏远的声音。

陆云初低头,与被压在自己身下的少年对视。

月光下,少年五官精致,眉宇间带着傲气,唯有苍白的嘴唇暴露出他此刻的虚弱,应该是受了伤。

“那个,不好意思哈……”陆云初讪讪地从少年身上爬起来。

人家受伤了,还被自己当人肉垫子,实在太惨了。

密林里传来窸窸窣窣声响,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三皇子在那边!快!”

“抓住三皇子主子有重赏,生死不论!”

一群黑衣人四处搜寻,没多久就将他们团团围住。

“你们不要过来!”陆云初举着手里刚捡的树枝,一脸警惕,这班人训练有素,很明显有备而来,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刺杀。

陆云初看着身旁半死不活的少年,叹了一口气,这人一身贵气,身份定是不凡。

不知为何被这么多人刺杀,既然被自己给撞上了,就算是为了感谢刚刚的垫背之恩,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黑衣人看着出然出现的小丫头片子,笑道:“哟,哪来的小丫头?难不成是三殿下你的童养媳?正好,便一起下去作伴吧。”

陆云初看着自己这六岁的小肉手,

这可如何是好?

黑衣人举起手中的刀,准备向两人砍去。

“你们的刀都完好无损!”

天灵灵地灵灵,关键时刻乌鸦嘴一定要灵,陆云初紧紧地闭上眼睛,双手握住拳头,用尽所有的力气喊道。

“叮当——”随着手上一阵剧烈的颤动,一股巨大的火花包裹着黑衣人手中的刀,大刀纷纷碎成片,掉落在地上。

“怎么回事?”黑衣人满脸惊恐,看着手中的刀渐渐碎成片,不可置信。

陆云初悄悄伸手擦掉额头的冷汗,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关键时刻乌鸦嘴还有点用。

“这丫头邪门得很,”领头的黑衣人面目狰狞,暗自运功,不给陆云初反应的机会,伸手就是一掌,“非杀不可!”

陆云初呼吸停滞,但仍未后退半步,她要保护身后的少年。

但并迎来想象中的剧痛,反而是被搂入了一个单薄却温暖的怀抱。

“噗——”裴承湛撑起身子,一把将陆云初抱在怀里,生生地与黑衣人对掌而持,然而已是强弩之末,一时间口吐鲜血。

“他身中剧毒,撑不了多久,速战速决!”周围的黑衣人警惕的后退一步,察觉到裴承湛已是强弩之末,瞬间满脸煞气,丢掉废弃的刀,朝着两人挥拳打去。

“叮叮叮——”林见突然飞出几支暗器,准确无误地刺进带头的几个黑衣人体内,一瞬间形势逆转。

“槽糕!还有援兵,先撤!”其余黑衣人纷纷退回密林。

“呵……”裴承湛终于支撑不下去,晕倒在地。

“阿弥陀佛。”从密林里,缓步走来一名身穿裟色袈裟,手戴佛珠大师。

陆云初头有些眩晕,隐约看见有人朝自己走来,想到刚刚应该是这人救了他们,她一把抱住来人:“大师,你可以救救他吗?”

水昭大师怜爱地摸摸陆云初的头,从怀里掏出黑色的药丸,交到陆云初手中。

陆云初身子有些许摇晃,但还是强打起精神,喂裴承湛吃下药丸,看到他呼吸逐渐平缓。

“太好了!谢谢大师!”

“好了,跟贫尼走。”水昭大师牵着陆云初的手要把她带走,语气还是温柔,但带着不可抗拒的强制。

陆云初摇头:“大师,那这人怎么办?”

“自会有人救他。”

陆云初头晕目眩,摇摇晃晃,最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唉…”水昭大师叹息,伸手接住了她小小的身躯“应该是使用异能过度。”

她把人抱在怀里,看着一眼躺在地上的裴承湛,停顿了一会,最终离开了树林。

躺在地上的裴承湛手指微动,双眸微微睁开,模糊间看到陆云初被人带走……

“快!去那边!主子在那边!”一批整齐有素的脚步声响起,一群暗卫涌入树林,朝着裴承湛跑去……

八年后,长华寺庭院里的景色水碧山青、艳丽如画。

但此刻的陆云初并没有心情观赏周围的景色。

因为,她要干一件大事,拉拢“倒霉”太子。

前些日子,她打听到太子今日会来长华寺为修建书院祈福,所以早早埋伏在了正殿旁边的小路上。

陆云初随手拿起一旁尖尖长长的野草,叼进嘴里:“夏参,你去瞧瞧,太子殿下距离这还有多远?”

丫鬟夏参慌乱,紧张兮兮劝解道:“郡主,就算你不想王爷招郡马订亲,也不能用这个法子啊!半路拦截太子殿下,要是被诬陷女子失德,郡主你的名声可就毁了。”

前段日子王爷传书过来,他有意为郡主招郡马,不久后便会派人来接她们回王府。

陆云初朝着夏参的脑袋就是重重的一击,略微好笑的说道:“小丫头片子,你脑袋里装的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过,你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个方法,试一试也不是不行……”

“郡主,我只是随口一说,您不能当真啊!”

“郡主,远处传来声响,太子殿下快到了。”

夏参是身手敏捷的暗卫,从小陪在陆云初身边,也是探听情报的小能手。

“快!把人皮面具给我!”陆云初伸手接过人皮面具,迅速的贴在脸上,再换上衣服,便成了一个姿色平平的小尼姑。

此刻,太子殿下带着几名侍从经过长华山的庭院。

陆云初从假山后面偷偷探头望去。

为首的男子容貌绝佳。

剑眉星目,面如冠玉。

身穿一袭杏色冰梅纹加金锦长袍,腰间系着一枚血色玉佩。

此人便是武恒王朝的太子,裴承湛。

陆云初叹了口气,最后握紧自己的小手,眼底闪过坚定的神色:“机会只有一次!”

不过,为何看到他,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裴承湛察觉到有人窥探,升起警惕之心:“谁?给孤出来。”

一个面容清秀的小尼姑身穿普通麻沙咖啡衣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手拿着用竹竿挑着的一块长条状的布,里面写着“乐天知命”四字。太子身后的侍卫纷纷举剑护住太子。

“阿..阿弥陀佛。”

“这位施主请留步,贫尼观你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

裴承湛一言不发,周身的气息暴露出他的不耐。

“呵,孤竟不知,如今的佛家子弟,竟改行去算命了。”

陆云初尴尬一笑,内心暗道:“咳咳,弄错了……”

失策失策,自己应该换一身道士的装扮。

裴承湛看了身旁的侍卫一眼。

侍卫会意,立刻上前准备把挡道的陆云初绑起来带回去审问。

他经过太子殿下身旁,却不知怎得不小心身体倾斜,把太子殿下给撞出去了。

裴承湛猝不及防,准备躲开,但最近经常出现的一股神秘力量压制住了他的内力,他一时间竟动弹不得,整个人飞了出去。

陆云初眼疾手快,上前几步,准备用手扶住裴承湛。

却突然看见地上有一条缓慢爬行的毛毛虫,也管不什么了太子殿下了,整个人都跳了起来,挂在太子的身上,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肩膀,双腿还环在他的腰上。

“啊啊啊!有毛毛虫!”

裴承湛浑身僵硬。

他低头看着双眼紧闭,双手紧抱的女子,脸色阴沉得快要滴出墨来。

“滚!”

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为了博取关注,竟然找出如此蹩脚的理由。

陆云初回神,发现自己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尴尬一笑,不自觉的松手,整个人都掉了下去。

“哎哟,我的屁股……”

“来人,把她带走!”侍卫立刻上前,把陆云初架起来,准备拖到不远处解决掉。

身后的夏参瞄见情况不对,皖着面纱,立刻飞身过来:“放开我家郡…尼姑!”

裴承湛神色昏暗:“呵,还杀一送一。”

两边的人纷纷拿起佩刀,准备开打。

“等一下!”

“殿下,贫尼知道您将要去见定远将军商量建造学院的事情,但那是一个圈套!”

陆云初神情紧张,感受到裴承湛切实的杀意,一口气说完了自己想讲的话。

这是梦境里看到的事情。

初春,太子与定远将军谋划事物,惨遭暗算,陷入九死一生的陷境,最终双腿残疾。

裴承湛紧紧地盯着眼前人的眼睛,耳边响起她的心声:

——“太子殿下,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本来就倒霉了,要是再不相信我,那就要倒霉透顶了!

这是裴承湛不久前发现的身体的异常,他只要与人对视,便能听对方的心思。

他不动声色的测试过,发现只有定力不够、心思单纯之人的心思才容易被听到。

她是如何得知自己近来霉运连连?

摆手,周围的人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等待太子殿下的指令。

裴承湛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孤凭什么相信你?”

陆云初举起右手的三个手指,对天发誓:“殿下,你一定要相信贫尼,如果贫尼骗了你,便五雷轰顶、天打雷劈。”

说音刚落,万里晴空瞬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轰隆——”

一道雷劈了下来。

陆云初瞬间内心悲凉,狂呼:

——“嗷呜!连老天爷都要和我作对!”

——“这乌鸦嘴该灵的时候不灵,不灵的时候反倒来凑热闹。”

她心如死灰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裴承湛侧目,漫不经心地说道:“看来连老天都不愿让孤相信你。带下去!”

周围的侍卫接到指示,在不伤害人的情况下把她拖走,暂时安置在庭院。

虽整个人被架起来,但陆云初还是拼命强调:

“殿下,你千万要小心提防定远将军的部下。”

“他在房间里下了无色无味的迷药,给你准备的清茶会使你们内力全失。”

众人暗自感叹,这尼姑还真是不怕死,这种事都敢乱说。

如此,该说的已经说了,就算太子不信,也会留一个心眼,剩下的她就没办法了。

现在得想办法离开这里,陆云初大喊:“你们看得见我!”

顷刻间,陆云初整个人凭空消失了。

众人面面相觑,侍卫神色严肃,连忙请示太子:“殿下,这是菩萨显灵了!我们还要去赴约吗?”

裴承湛神色不定,负手而立:“去。”

是真是假,一探便知。

那名神秘女子,他有预感,不久以后,他们还会遇到。

她既冒着危险告诉自己这个消息,定会再次出现。

通过乌鸦嘴助力,陆云初快速离开长华寺,气喘吁吁:“还好溜得快,不然被发现就死定了!”

夏参领悟,循着气息,跟在陆云初身后。

“郡主,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凭空消失的,能不能教教我?”夏参满脸星星眼,她可羡慕郡主这番本领。

陆云初嘴角微抽,换上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双手合掌:“佛曰,不可说。”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