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 锦绣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发布时间:2021-10-14 19:44:05 | 阅读次数:20517

“锦绣,锦绣,赶快醒过来。”一个稚气的童声在她的耳边回荡,隐约放佛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口音有点儿很奇怪,软软糯糯的就像江浙一带的口音。“锦绣,你切记吓我,”声音已带了哭腔,那只始终推着她身体的手颤抖着了出来。她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想说“不要吵我”,嘴张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她的耳边回响,依稀仿佛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口音有点奇怪,软软糯糯的就像江浙一带的口音。。...

“锦绣,锦绣,快快醒来。”

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她的耳边回响,依稀仿佛是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口音有点奇怪,软软糯糯的就像江浙一带的口音。

“锦绣,你不要吓我,”声音已带了哭腔,那只一直推着她身体的手颤抖了起来。

她微微的皱了皱眉,想说“别吵我”,嘴张了几下还是没有发出声音。这个念头一过,她又陷入了沉沉的昏迷中,只有脑际还留着一丝清醒,隐隐约约的听到周围的声响。

耳边细微的哭泣声终于转成了嚎啕大哭,引来了不远处的管事婆子的注意。

那婆子匆匆的跑过来,一眼就见到了躺在地上的粗使丫鬟锦绣和在旁边哭的稀里哗啦的锦莲。

那婆子也不过是个最低等的管事婆子,姓方,平素一干丫鬟们都称呼她方嬷嬷。专门负责管理一干刚进府不久的低等粗使丫鬟。

方婆子年约三十,穿着最普通的青衫罗裙,头上插了支普通的银簪子,姿色平常,身材倒是颇为丰腴。

方婆子厉声的呵斥锦莲:“说了你多少次了,总是没个记性。这里是后花园,夫人小姐们常来这里赏花散步,若是惊扰了主子们打上你三十大板让你皮开肉绽。快快停下哭声,有事慢慢道来。”

锦莲胆子本就小,被方婆子这么一吓,更是哭的抽抽噎噎,倒是不敢放声大哭,但是眼泪珠子却是掉个不停。断断续续的说道:“锦绣她…..原本扫地扫的好好的,然后踩了个石子……摔倒了,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叫她也不醒……”

方婆子没好气的蹲下身来,仔细的查探起锦绣身上的伤势,然而看来看去也没看出哪里有伤痕来。

只是额头上有一点点擦伤,想来是跌倒的时候无意中蹭破了皮,连个血珠儿都没冒出来,微不足道的轻伤而已。

方婆子见锦绣没什么大碍只以为锦莲是小题大做,不以为然的说道:“我看锦绣也没什么,扶她回去睡上一觉也就是了。”

锦莲怯生生的问道:“方嬷嬷,要不,请府里的夏大夫过来瞧一瞧吧!锦绣这样怪吓人的。”她喊了半天锦绣也没半点动静,就像是……就像是死尸一般……

想到死尸,锦莲苍白的小脸愈加的惨白。

但凡大富人家的府里都有这样的大夫,陆府上上下下连主子加丫鬟小厮婆子们至少有一两百人,府中自然一直聘用着大夫。

陆府里的这个夏大夫却是医术非凡,专门替大小主子们看病,平素丫鬟们有个头疼伤风之类的不敢惊动这位夏大夫,都是托人请了游方郎中来看看抓些药熬了喝下。

莫说是小小的粗使丫鬟,就是方婆子也未享受过夏大夫亲自诊治,听到锦莲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方婆子顿时拉下脸来:“夏大夫也是你们能随意请的动的么?这话若是让主子听见了,少不得就是几板子,不要混说了。赶快把扫帚放下,将锦绣扶进房里去休息。”

锦莲一听挨板子反射性的一哆嗦,乖乖的依了方婆子,然而她身小力薄,使了半天的力气也没将锦绣扶起来。一张小脸憋的通红也不过是将锦绣扶着坐了起来。

方婆子看不过去搭了把手才将锦绣从地上拉了起来。

锦绣双目紧闭,脸色白的没一丝血色,双手无力的垂在身边。头轻轻的靠在锦莲的肩上,全靠锦莲支撑着才没倒下来,方婆子只好也帮着一起搀扶着锦绣往前走。

方婆子不满的抱怨了两句:“今年新买进的丫鬟比起前些年的可差远了,也不知道负责采买的眼力劲都哪里去了……”

她口中不停的发着牢骚,锦莲却是只敢点头不敢答话。

管事婆子们之间时有矛盾,听说方婆子向来和这个负责采买的顾婆子不和,两人只维持着表面的客套,背地里却是互有诋毁。

她们这些刚进府不到半年的小丫鬟们早被年长几岁的大丫鬟们警告过多听少次,她生性胆小懦弱,哪里敢在这当头接话。

待将锦绣扶到屋里歇下,方婆子便命令锦莲继续去扫园子,然后就一扭一扭的出了房门。

锦莲再不放心锦绣也不敢违背方婆子的命令,方婆子治下极为严苛,稍有个不如意动辄打骂,有时还会将月钱扣掉一部分。粗使丫鬟们个个都怕她,锦莲忙跑出去做事去了。

床上的锦绣一动不动的睡在那儿,到日头偏西才缓缓睁开眼睛醒来。

触目所及处是灰扑扑的墙面,简单的梳妆台摆在木质的床边,还摆放了一个木质的马桶。房顶是晒干的毛竹铺成的,不大的屋子里摆了四张床,她睡的这一张正靠在门口。

门没有关紧,从缝里透进丝丝的凉风,难怪她在睡梦中觉得有些凉意。

锦绣缓缓的下了床,因为早有心里准备,所以当她看到床边灰色的小小的布鞋时只是楞了一下就穿上了脚。

这具身体看来甚是纤弱,走上两步就有些摇摇晃晃头晕目眩,要么就是踩到石子的时候撞到了头部引起了脑震荡一类的,所以才会昏厥了半天。

锦绣到梳妆镜前照了一下,等看到镜子里出现一张稚嫩的脸孔时心里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细长的柳眉,水灵灵的杏眼,小巧的鼻梁,略显干涩的嘴唇,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美人胚子。最多十岁左右的年纪,眉眼还未完全张开,若是真正长成了不知道会是何等的颜色。

她轻轻的抚摸了脸蛋一会儿,不知道是喜还是悲。

前生她长相平庸,头脑倒是聪慧过人,不过二十二岁就从一家名牌大学毕业了。她在大学里年年都能得到一等奖学金,本以为毕业之后能找份好工作开始美好人生。

却不料毕业相当于失业,捧着一堆证书却还不如本班的其他擅长吃喝玩乐的女生找工作来的快。

原因很简单,不过是因为那些女生长的漂亮身材比她好比她妖娆比她会抛媚眼。

她万般无奈之下到了一家三流的中学里做起了老师,一干就是五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年纪相当的男友正打算结婚共组爱的小窝,却在无意中发现男友背着自己和其他的女人上床。

她在悲愤之下和男友理论,男友恬不知耻的说什么现代社会一夜情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这样大惊小怪才是小家子气。

她在一气之下怒和男友分手,在回家的路上被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中学生撞了一下,然后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说来也巧,她前生的名字叫金秀,现在叫锦绣,听起来差不多,倒是多了一份亲切之感。

父母早亡,她一直跟着姑姑生活,为了抚养她姑姑和姑父不知吵了多少回。她现在这么一消失,姑父一家子应该安宁了吧!

而那个狼心狗肺的前男友还不知道和哪个女人在风流快活,根本不会来惦记她。

她处事淡然低调,和周围的同事没有特别深的交情,细细想来,竟然没有特别值得留恋的人和事。

想到这儿,锦绣深深吸了一口气,决意将往事全部埋在心底。

既来之,则安之,她的人生一直是随遇而安。即使是穿越到了不知何年何方的古代,她也一样能够活的很好。

看着那张蜡黄偏瘦却又不乏秀气的小脸,锦绣淡淡的笑了。

总算还有一点值得欣慰的,这张脸蛋可比前生的她漂亮多了,若是好好的保养呵护,长大之后一定是个娇俏的姑娘。

长相平庸一直是她生平最大的遗憾,如今倒是得到了弥补。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