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二章 醒来

予方 | 发布时间:2021-10-14 | 阅读次数:7305

“阿莞,阿莞,醒醒。”冰冷中,齐莞感觉到一双温暖的的手在抚摩她的脸,她慢慢的地睁开眼睛了双眼,看见一张更年轻陌生的面容。“母亲?”她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深怕眼前所看见的人而已幻影。长得婉约婉约的女子轻轻地一笑,“又做噩梦了?母亲在这里呢,乖,阿莞就怕。“母亲?”她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深怕眼前所见到的人只是幻影。。...

“阿莞,阿莞,醒醒。”冰冷中,齐莞感觉到一双温暖的手在抚摸她的脸,她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到一张年轻熟悉的面容。

“母亲?”她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声,深怕眼前所见到的人只是幻影。

长得柔美温婉的女子轻轻一笑,“又做噩梦了?母亲在这里呢,乖,阿莞不怕。”

是在做梦……

齐莞大口地喘了一口气,抬手拭去满脸的泪水,又梦见上一世发生的事情了,这半个月来,她几乎每个晚上都会做梦,那些发生过的记忆在她脑海里是那么清晰,那股锥心的悔恨之痛还没有消失。

但她真的还无法相信她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

“母亲……”她轻轻地喊了一声,嘴唇有些发白,纤细白皙的指尖微微颤抖着,看到在梦中怎么也触碰不到的母亲就在身边,她急忙坐了起来,用力抱住陆氏的肩膀,忍住了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陆氏轻声柔和地哄着女儿,一手在齐莞背后轻拍着,“这半个月来怎么总是做噩梦呢,看来明天要去一趟平安庙祈福。”

“母亲,我没事,只是睡得太沉了,才会发恶梦。”齐莞急忙摇头,她有点害怕见到神佛,她明明已经死了,可是现在又还活着,甚至回到十二岁的年纪,她害怕见到神佛之后,神佛会看穿她身体里的灵魂,说不定会将一切变回原样。

她不要那样痛不欲生地死去,她想要好好地活着。

“身上都被汗湿了。”陆氏摸到齐莞湿漉漉的后背,转头吩咐丫环,“迎荷,去给姑娘拿一套衣裳过来。”

迎荷是陆氏身边的大丫环,齐莞抬头看了过去,嘴角释开浅浅的笑意。

真好,所有在记忆中已经离开她的人都在身边了,她心里对上天充满了感激。

“是,夫人。”迎荷脆声地应了一句,很快就从梨花木圆角衣柜取来一套干净的衣裳,亲自服侍齐莞换下湿漉漉的裳裙。

齐莞现在也有一个服侍丫环,叫银杏,此时并不在屋里,被陆氏打发去小厨房给齐莞取来早膳了。

这个银杏……齐莞想到她,眼底闪过一抹失望,在陆氏下世之后,银杏便被杨君柔收买,在她的膳食中下药,令她昏睡了数天,宁府那边以为她得了重病,坚决要退婚,后来是过到杨君柔名下的齐茹替代她嫁给了安远侯的世子。

都已经是前尘往事,就算她曾经多么怨恨悲痛过,在她最后死去的时候,就已经随着她的生命埋葬在前一世的记忆中了。

既然有了重来的机会,她就该好好珍惜,即使心里还没完全放下,她也不要带着仇恨活着,前一世发生的事情,只要她小心避开,一切怨恨都不会开始。

现在她才十二岁,因为母亲身子骨不好的原因,半个月前来了气候宜人的锦州城的别院养身子,要过了明年冬天才回到在京都的本家。

母亲生下她之后一直没能再怀上,即使家中的姨娘已经生下庶子,但父亲依然尊重母亲,对她这个唯一的嫡女也还不错,这对于重男轻女的父亲,已经非常难得。

不过齐莞更清楚的是,父亲还是希望母亲能够为他生下嫡长子的。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改变原来的命运,但至少可以努力地试一试,如今还没有遇到杨君柔,她在齐家还不是被冷落的姑娘,一切尚有机会。

“姑娘似乎长高了一些。”迎荷替齐莞系好了腰带,笑容满面地说道,打断了齐莞的思绪。

齐莞回过神来,看着花梨两面穿衣镜里的少女,此时正是样子刚张开的年纪,脸上柔滑白皙的肌肤嫩得可以掐出水来,身形纤细,胸前微微鼓着……对于自己这样年轻稚嫩的模样,齐莞记忆中已经模糊了,如今看着,竟有几分酸涩。

“女大十八变,我儿已经长大了。”陆氏走到齐莞身旁,眸色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眼底洋溢自豪之感。

“母亲是个大美人,女儿自然是小美人。”齐莞声音糯糯地撒娇,决定不去回忆前世种种不堪,开开心心地当母亲乖巧的女儿,不要再让自己活在仇恨之中了。

陆氏轻笑出声,宠溺地点了点齐莞的鼻尖,“不知羞,哪有姑娘自己赞自己的。”

“我说的是实话呀,迎荷,你说是吧?”齐莞笑着问迎荷。

迎荷掩嘴轻笑,“姑娘说的极是,夫人是大美人,姑娘是小美人。”

齐莞递了个我没说错吧的眼神给陆氏,把陆氏又给逗笑了。

“夫人,姑娘,早膳端来了。”厚实猩红的呢绒帘子一动,银杏的身影出现在齐莞眼前,声音清脆地行礼。

齐莞嘴边的笑容微微顿住,抬眼看了过去,入眼便是银杏那娇花照水的俏丽模样,这样姿色的丫环又怎么可能一辈子甘心留在她身边服侍……她上一世怎会天真地以为银杏没有野心没有私心?

“姑娘,您怎么了?”银杏疑惑地看着齐莞,低头看了看自己,以为自己是不是身上染了什么东西。

“没事,只是觉得银杏你长得更好看。”齐莞抿唇微笑,挽着陆氏在鼓凳坐了下来。

陆氏笑道,“好了好了,别见了谁都说好看,银杏,把早膳给姑娘送上来。”

银杏应了一声,手脚麻利地将早膳摆到红木大理石面梅花桌上,“姑娘这几天胃口都不太好,小厨房刚巧有些新鲜酱果,所以给姑娘带了一些过来,姑娘试试合不合味道。”

齐莞喝了一口清粥,轻声说,“味道还可以。”

陆氏见女儿把一整碗粥都吃下去,胃口看起来比昨天好了不少,心下松了口气,便说,“明天得去一趟平安庙,阿莞,你也要一同去。”

“能不去吗?”齐莞心中一跳,急忙摇头,“女儿就不去了。”

“那可不行,自从来了锦州城之后你的身体就不太好,肯定是水土不服的原因,我听说了,凡是水土不服的人去了平安庙求平安水喝下,身子什么不舒服就消失了。”陆氏语气坚决,不容齐莞拒绝。

齐莞眼底闪过一抹担忧,以前她不相信神明,现在心中却有丝丝担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