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四章 平安庙

予方 | 发布时间:2021-10-14 21:20:50 | 阅读次数:12623

求我的推荐票,求所有收藏~~*********翌日清晨,微凉,天空晴朗天气。陆氏在一大清早便盼咐下人准备好了马车,带着齐莞和两个丫环往城外平安健康山的平安健康庙而去。马车从别院大门出,出了宁谧淡雅的西大街,就是锦州城最热闹的场面的中大街,沿路是繁荣的热闹的场面的商铺,行人走商四处陆氏在一大早便吩咐下人准备了马车,带着齐莞和两个丫环往城外平安山的平安庙而去。。...

求推荐票,求收藏~~*********

翌日,微凉,天空晴好。

陆氏在一大早便吩咐下人准备了马车,带着齐莞和两个丫环往城外平安山的平安庙而去。

马车从别院大门出来,出了静谧清雅的西大街,便是锦州城最热闹的中大街,沿途是繁荣热闹的商铺,行人走商到处皆是,作为大周国最繁华城池之一的锦州城,这里可谓商馆林立,万商云集,比起京都丝毫不逊色。

齐莞透过车帘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情景,心里感叹,对于锦州城的记忆已经很薄淡了,如今再见这繁华景象,那感觉是熟悉而陌生,只觉得仿佛见过,但印象不深,犹如梦中。

马车从数个年轻女子身旁经过,几声清脆笑声传了进来。

这街上除了游人走商,亦有不少出来行街的年轻姑娘,在世风开放的大周国,世人对女子的束缚要求不多,除了不得入朝为官,其他并无太多苛刻要求,这也令大周国的女子显得较自由开放。

“这锦州城的女子比京都的还要豪爽,就这般抛头露面行走在大街上,在京都也是少见的。”陆氏笑吟吟地望着马车外的情景,见齐莞颇感兴趣,便轻声对她说道。

京都不同锦州城,到处都是官宦世家豪门大族,即使没有要求女子二门不迈,但仍需注意身份形象。

齐莞微微颔首,明白陆氏的意思,她心里其实很是羡慕这样豪爽开朗的姿态。

马车出了中大街,没一会儿就到了城门,未到宵禁时间,城门的守卫没有让他们停车检查,也因为在他们马车的四角挂有齐家的木牌,齐家是大周名门世家,身份很是尊贵,一般士兵不敢轻易冒犯的。

出了城门之后,他们便前往平安山。

平安山是大周国的名山,平安庙是以山为名,因为这里菩萨十分灵验,香火越来越旺盛,有许多人闻名而来。

约过了有半个时辰,马车在一片空地停了下来,迎荷扶着陆氏的手踩着脚蹬下了车,齐莞随着在陆氏身后下了马车。

这块供众香客停放马车的空地是开辟在山下,就在山门正路的旁边。

山门内左右是钟楼和鼓楼,这平安庙是依傍在半山腰而建,庙宇显得高大庄严。她们沿着阶梯走到正殿,站在阶梯便可将整个正殿收入眼中,房檐四周竖有镀金金幢,上有风铃,房顶正面中间是金**,两面为护法兽。

今日天气晴好,来此上香祈福的香客也是不少,还未走到正殿,便可见人影重重,在她们身前身后亦有不少人前往。

“今日人多,你切记不可离我身旁,以免走失。”陆氏牵住齐莞的手,低声叮嘱她。

齐莞点头答是。

她们走到正殿,便见大殿中央十八米高的佛像,顿有一股神圣庄严的感觉油然而生,心底所有的烦乱也变得宁静祥和了。

本来心里还有丝隐忧的齐莞在踏入大雄宝殿之后,不禁松了一口气,之前的紧张害怕都是自己多想了。

她们上了香之后,添了香油,主持说一会儿有诵经,如果想要求平安的,可稍作休息,而后到经堂接受诵经。

陆氏低声答好,带着齐莞往正殿后面走去。

在殿堂最后面有供给香客休息歇脚的厢房,厢房前面是个小花园,花园中有座八角凉亭,亭中有数个衣着华丽锦绣的年轻妇人在闲聊,陆氏并非第一次到锦州城,与锦州城的一些世家夫人曾有来往,所以,当她们走近这八角凉亭,便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她们。

“哟,那不是齐夫人吗?什么时候来了锦州城,竟也一声消息都没有。”说话的是穿着浅黄色绉纱滚边窄袖褙子的妇人,约莫有三十岁左右,见到陆氏出现,立马站了起来,边说边迎了过来。

陆氏对着来人微微一笑,“刘夫人。”又跟凉亭中众人点头,才继续说,“其实初到锦州城没多久,只是小女身子抱恙,才不敢送帖子给大家。”

刘夫人急忙关心齐莞的身子,齐莞轻声说自己已经无大碍。

她们随着刘夫人来到八角凉亭,立刻有人主动让出了两个位置给陆氏和齐莞,齐莞在这里只是晚辈,便没坐下,而是站到陆氏身后。

“方才在远处便听到你们的笑声,可是讲了什么有趣的事儿?”陆氏笑着问众人。

刘夫人说,“我们是在恭喜吴夫人,她夫君刚升了官儿,正要她请大家吃酒呢。”

陆氏对吴夫人笑着说恭喜。

“请吃酒还不容易,就怕你们不愿意给这个面子。”吴夫人嗔了刘夫人一眼,眉眼间掩不住的欢喜得意。

一个穿着桃红色褙子的妇人和旁边的妇人交换了个眼色,压低声音问陆氏,“齐夫人,我听说京都如今到处草木皆兵,皇上是不是打算废太子呀?”

与这妇人交换眼色的女子也急忙点头附和,“是呀,齐夫人你是刚从京都来的,应是听到什么风声才是呢。”

这声音不大不小,足够让在座的人都听到,只不过这话一出,大家都噤声了,脸上浮起一丝紧张,却又好奇地看着陆氏,很想得知如今的局势。

陆氏脸上表情波澜不惊,轻声笑道,“我一个妇道人家怎么懂得朝廷局势,你们问了我也是白问。”

那两个妇人失望地叹了一声。

“我另有事忙,先行告退了,你们继续聊。”陆氏站了起来,与刘夫人她们告辞,不想再继续说下去。

齐莞扶着陆氏的手走下凉亭,才发现凉亭旁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位穿着淡雅却不失贵气的妇人,陆氏似乎不识得对方,只是点了点头,便和齐莞走开了。

她们来到后头的厢房休息。

陆氏本来就身子虚弱,刚刚从山门走到正殿未曾休息又和刘夫人她们寒暄,此时刚到厢房坐下,已经微微喘气,唇色浅淡。

迎荷急忙从怀里取出一个梨形白色瓷瓶,往掌心倒出一颗丸药,夏竹已经倒了一杯温水过来,让陆氏将丸药吃了下去。

“母亲,您还好吧?”齐莞担忧地看着陆氏,眉心紧紧蹙在一起。

“老毛病了,歇一歇就好。”陆氏吃下丸药之后,气息平稳了一些,令齐莞也松了口气。

齐莞低声说,“若是能找到名医,彻底治好了母亲的旧疾,那就好了。”

陆氏神情淡然,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是清楚,她早已经看开了,“你要记住,平日若是有哪家姑娘邀你过府一聚,关于朝廷局势,你一个字都不可多说,明白吗?”

“是,母亲。”齐莞笑着点头答应,此时虽然太子失宠,但皇上还无意要废太子,若是不小心说错话,随时可招杀身之祸,“其实谁是太子,将来谁当皇帝,百姓一点都不在乎。”

“嗯?”陆氏感兴趣地望着女儿,“这话怎么说的?”

齐莞看了看门外,走过去将菱格窗花门被关上,低声说,“皇上虽身子抱恙,但正值壮年,仍能处理国事,太子性格绵软,温润有余而气势不足,显得过于优柔寡断,四皇子强势霸道,其母又是皇上最受宠的贵妃,如今在朝中声势已然胜过太子,然,皇上并无废太子之意,今天下传闻,多是有人故意传播,说不定将来……”

“将来如何?”陆氏眼中略带惊讶,女儿的见解精辟,忍不住想继续听下去。

“将来若是有人为了帝位而发起战争,百姓生活将不得安宁,就算真能成为皇帝又如何?想要收服早已经失去的民心,绝不容易。”齐莞这是实话,四皇子趁着太子和六皇子出征抵抗外敌的时候逼宫,太子为了回来争位,放弃守城,导致外敌入侵,好几个城池的百姓受尽折磨,后来还是打了胜仗的六皇子及时派兵过来挡住太子放弃防守的外敌,救百姓于水火之中。

“道理是如此,只是并非人人能明白。”陆氏赞同地点了点头,她对女儿的教导从来不限制在女红书画方面,所以齐莞今日能说出这样一番话,陆氏虽觉稀奇,倒那也暗自欣赏,“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便罢,外人面前不可多说一句。”

“女儿记住了。”齐莞眸色灵动,笑盈盈地点头。

母女两人在这厢房中略作休息后,眼见诵经吉时已到,便离开了厢房,不曾发现隔壁厢房何时来了一位颇有气派的妇人,仔细一看,原来是方才在八角凉亭下遇到的那位。

齐莞方才那番话虽然刻意压低声音,但这妇人却懂得一些武功内里,仍是清楚听到了齐莞所言,不禁露出微笑,低声说了一句,“真是一位可爱的小姑娘。”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