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1章 山野小村庄

血色海棠花 | 发布时间:2021-10-27 | 阅读次数:26766

由来巾帼不甘心受,何苦将军是丈夫。——《赠秦良玉诗》-------------------------------------一阵煦暖微风吹过,遮挡住了一夜皎白月光的乌云立刻消散。东方露着鱼肚白,暖意就回照大地人间。一声鸡啼响了在山野小村庄中-------------------------------------。...

由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赠秦良玉诗》

-------------------------------------

一阵和煦微风吹过,遮挡了一夜皎白月光的乌云立马散去。

东方露出鱼肚白,暖意开始回照大地人间。

一声鸡鸣响起在山野小村庄中,紧接着无数的鸡鸣声呼应而起,打破了寂静的清晨。

家家户户的大人们开始催促着小孩起床洗漱,打理生活琐事。

女人们走进厨房生火做饭,准备早晨的餐食;男人们拿起扫帚清扫院子,扫除一夜的睡意。

女人做好了早饭,男人扫除了睡意,在享受了一顿不算丰盛的餐食之后,拿起放在大门拐子处的农具,开始一天的劳作。

这是偏远地区的老百姓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生活,别无例外。

如复读机般的起早贪黑并非他们所想,但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让他们不生活的更艰苦。

山野小村庄坐落在比较平坦的山脚,四面环山,只有一两条相对平整的小路通向山上和山外;并由一条铺着鹅卵石的小路沿着河道呈南北向将小山村的首尾相连,方便村民们的行走。

在靠近村子东南角的地方,零星点缀着几户人家,其中一家的房子和其他几家相比差异性比较大。

一是这家的房子修建所用砖块比其他几家精致,从裸露出来的砖块烧制纹路来看,就比其他几家所用砖块更加的精致细腻。

二是这家房子所用的椽是松木的,而其他家用的是白杨木的;椽下面铺的是竹片编制成的席子,其他家用的是藤草和麦秆编制成的。

三是这家房顶铺设的瓦片比较新,但破碎零乱的比较严重,相比其他家有点破败、萧瑟。

四是院墙有好几个地方因为下雨已经坍塌,墙下面菜地里种植的蔬菜被坍塔的院墙压住也没有人收拾。

鸡鸣声响起在小山村里,破败的院子里开始有人影浮动。

一个年纪仅有六七岁的小女孩从房间里走出来,她身材特别矮小,脸色苍白中带着一种病态的菜色青黄,头上扎着两个小辫子,随着走动一摆一摆的,处处都是天真烂漫。

小女孩身上穿着的衣服补丁好几个,大腿膝盖处更是被补上了一块巴掌大的方块补丁;虽然小女孩穿着修补过的衣服,但看上去却非常的干净整洁,头发经过一番梳洗之后,用小花卡子别的整整齐齐,整体给人一种天真、恬美和心静。

她先是拿起立在墙边的扫帚清扫了一下院子里的脏物;然后端起一小碗谷米来到房间后面,打开鸡笼鸭圈,将碗里的谷米撒在地上。

做完这些之后,她从院子里的水井里打上来一桶水,往盆子里倒了一部分,也不管水的冰冷就开始洗漱起来。

洗脸漱口后,她走进厨房,从米缸里舀出一碗米,用水淘了淘之后倒在锅里,倒上水后生火煮了起来。

待米煮的快熟的时候,她又从挂在窗户处的篮子里拿出两个馒头,切成薄片放在用竹板制成的托盘上放在锅里加热。

这一切快做完的时候,卧室里传来响动,紧接着一个中年妇女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个中年妇女的脸色十分苍白,脸上皱纹很多很深,但是她的脸型看起来特别完美,额头部分圆且饱满,下巴圆润微长,整体透着一股典雅端庄的古典气质,最让人奇怪的是她的头发竟然呈现的是一种干枯的灰色。

小女孩刚把瘸腿桌子拿到房间里支好,准备返回厨房盛饭,在听到卧室传来声响后,立马停下脚步,看向从卧室里出来的中年妇女。

“妈妈,不是说好了你不要起来的吗?你又说话不算数了!”小女孩有些生气的跑到中年妇女面前斥责道。

中年妇女并没有因为小女孩呵斥自己而生气,她脸上露出一丝宠溺却又无奈的笑容,摸了摸小女孩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赞叹道:“我的瑶儿真懂事儿,竟然能够帮妈妈做事了!”

说完之后,她顿了顿又说道:“只是这些活妈妈来做就可以了,你现在还小,不用背负这么重的担子。”

“不行!”小女孩坚定的摇了摇头,双手拖着中年妇女的身体,将她推进了卧室。

“您的病还没有好,就不要出来吹风了,躺在床上好好休息吧。”

“瑶儿,这些小事儿我还是能…”

“哎呀!你都说了是小事儿了,我做就行了。”

中年妇女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女孩一句话堵了回去。

将中年妇女推进卧室之后,小女孩说道:“妈妈,你就好好养病,等你的病好了我就不做这些事儿了。”

小女孩说话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听在中年妇女的耳中却是那么的苦楚无奈,别人家六七岁的孩子还在无忧无虑的玩耍,小女孩却已经承担起了照顾自己和病重母亲的重担。

不是小女孩有多么的懂事儿,只是她深刻的明白一个道理,如果自己不承担起这些,可能母亲会因过度劳累离开自己,自己就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

歌中有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小女孩只是不想自己像根草,而是要成为那个“宝”,一个很简单朴素的愿望。

小女孩的话戳中了中年妇女心中的柔软,她看小女孩的眼神不由得温柔了下来,语气轻盈的说道:“好,妈妈一定尽快好起来,到时候瑶儿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小姑娘返回厨房,就着小板凳舀了两碗米粥,把热好的馒头片放在碟子里端到房间里,和母亲一起吃起了早餐。

吃完早餐,小女孩把锅碗瓢盆洗漱之后,东方的天空已经漂白,初晨的太阳爬上了山顶,照射进了山野小村庄。

小女孩在母亲的帮助下,从墙上拿下挂着的用小布片一块一块抖缝起来的书包斜挎在肩上,“到了学校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不要和同学打架知道吗?”

“知道了,我会听老师话的,妈妈再见。”小女孩调整了一下书包的位置让自己背的舒服一点,听到母亲的话后,一边向门外走去,一边轻轻点头,语气坚定的回道,顺带还给妈妈摆手再见。

小女孩生活的这个山野小村庄原本是没有名字的,大家为了方便称呼,就用村子里姓氏最多的秦姓为名,取名叫秦家庄。

秦家庄位于华夏西南部的大龙山深处,这里地面破碎,河谷深切,山岭起伏,虽有“万紫千红花不谢,冬暖夏凉四时春”的美誉,但因地势复杂而气候多变,不宜生物的生活和生存。

秦家庄通往外面的道路是一条在悬崖峭壁凿出坑洞,用木板和椽修建起来的栈道,长度大概有五公里左右,从山脚一直盘旋而上到达山顶,如果胆小的人走在上面,可能会被此地的险峻吓得腿脚发抖、浑身发麻。

秦梦瑶背着书包如履平地的走在栈道上,她穿着一双绣着小花的旧布鞋,步子迈的飞快,奔奔跳跳的来到了半山腰的学校,此地距她家有两公里的距离。

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学校的教室里已经传来了学生背诵课文时的慵懒声音。

秦梦瑶知道自己又一次的迟到了,她赶紧快步跑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进传出读书声的教室。

教室里有十多个孩子,他们都是秦家庄和秦梦瑶一起长大的同龄孩子;除了这些孩子以外,在门口的讲台上还站着一个年纪大概在二十一二岁的漂亮小姐姐,她就是这所学校唯一的一位老师。

朗朗读书声被秦梦瑶的突然闯入打断,教室里的孩子都在幸灾乐祸的看着站在门口气喘吁吁的秦梦瑶,那些眼神好像在说:“秦梦瑶,你完了,肯定要挨收拾了!”

身材矮小的秦梦瑶好似没有看到那些幸灾乐祸的眼神,她看向讲台上转头盯着自己的女老师微微鞠躬,礼貌的打招呼:“艾老师好!”

被称作艾老师的女老师走下讲台,来到秦梦瑶身边半米的地方站定,轻轻动了动鼻子,伸出手有些怜惜的摸了摸秦梦瑶的头,问道:“梦瑶今天早上又是自己做的早餐?”

从艾老师问话的口气中就可以分辨出来,她已经知道了秦梦瑶迟到的原因,并且这也不是秦梦瑶第一次因为此事而迟到了。

秦梦瑶双手握着书包的带子,声音如蚊蝇般回道:“嗯!”

“唉…!行了,你回座位上吧。”艾老师无奈的叹了口气。

秦家庄在此地延续的历史跨度到底有多长已经无法考究,但人们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秦家庄已经存在几千年时间了。

曾经的人深受封建社会思想所害,信奉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再加上秦家庄的人世代都是刨土务农的老把式,对于教育一说没有丝毫概念。

直到三年前艾老师来到这里,和村子里的老人们,尤其是族长、长老们深谈了一次之后,村子里的老人才开始重视起来孩子们的学习,为了体现重视程度,老人们还把这事儿写进了族规。

当时村子里没有专门用作孩子学习的教室,老人们商议之后,就将家族祠堂修葺了一番当做教室来用。

这才有了如秦梦瑶这般大小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机会。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