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2章内心的燥动

草的氧化还原 | 发布时间:2021-10-28 | 阅读次数:22624

筱筱的生日是九月国庆节节的前晚上,她平常极少出门时,除了去上课时,余下的时间都留给我了兼职,每日起码要来回跑两三趟宿舍,鞋底都基本上要磨烂了,自然而然也就再顾留心她身边零零碎碎的小事了,但是似锦和似研都一件一件的帮她记着呢!连生日等最重要的日子也瞒的密不漏风的生日当天,刚过了凌晨12点,筱筱还在网上投递各种简历,我们闭着眼也知道,肯定是一些服务员、酒店迎宾员、快递员等简单的工作,我们本想下来给她透个底、提个醒,我们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呢?筱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也就断了,只能等明天早上了。可是屋漏连逢偏阴雨,我们两个睡的可实在了,一觉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的9点钟,惺忪的双眼还在打架,我们艰难的起床之后,筱筱早已经不见了,我们知道她肯定又去兼职了,没想到今天去的那麽早,我们叹了口气说:“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啊!”。...

筱筱的生日是十月国庆节的前一天,她平时很少出门,除了去上课,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了兼职,每天至少要来回跑两三趟宿舍,鞋底都几乎要磨破了,自然也就顾不得留意她身边零碎的小事了,可是似锦和似研都一件一件的帮她记着呢!连生日等重要日子也瞒的密不透风的,直到当天筱筱才知道了。

生日当天,刚过了凌晨12点,筱筱还在网上投递各种简历,我们闭着眼也知道,肯定是一些服务员、酒店迎宾员、快递员等简单的工作,我们本想下来给她透个底、提个醒,我们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呢?筱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也就断了,只能等明天早上了。可是屋漏连逢偏阴雨,我们两个睡的可实在了,一觉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的9点钟,惺忪的双眼还在打架,我们艰难的起床之后,筱筱早已经不见了,我们知道她肯定又去兼职了,没想到今天去的那麽早,我们叹了口气说:“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啊!”

一般中午筱筱是不会回来的,她想着来回奔波费时间,还可以省下两块的公交钱,似研曾经遇到过,筱筱就坐在了商厦入口的台阶上面、啃着馒头、喝着白水,那一刻似研挺心痛的,觉得筱筱什麽都好,就是对自己太苛刻了,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等到了下午,还是不见筱筱的身影,或许她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了吧,我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等着,等着她回来的那一刻……

夜色降临,已经是晚上了,我们准备去楼下等她,我们也坐在了门口台阶的上面,我们说说笑笑着,直到似研等的都睡着了,靠在了似锦的肩膀上,似锦抬头远眺,还是不见筱筱的到来。宿管阿姨出来了,让我们赶紧回宿舍、要关门了。没想到已经到了关门的时间了,我们公寓一般都是晚上12点准时关门,因为一方面要顾及考研的学生,一方面呢?也要顾及去校外兼职的学生。似锦对阿姨说:“阿姨,我们知道了,我们马上……”似锦望了望天空,云层遮挡下的天空,星星的光亮依旧穿过云层,照亮着每一个角落,从不落下。似锦抚摸了一下似研的额头,似研惊喜地起来说:“姐姐,筱筱回来了”,还时不时的用手擦拭嘴角的口水。似锦说:“没有,该回了……”两个人魂不守舍地起了身、转过头、准备回去了,她们一步一个脚印得走着,走的非常慢……

忽然,她们听到了脚步声,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沓一沓地响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来,我们知道是筱筱回来了,我们对阿姨说:“阿姨,要不然再等等吧。”阿姨说:“不行,门要按时关的,不然怎么管理啊。”似锦说:“阿姨,您说的对,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吗?”边说边示意似研,似研也是通了心意一般,立即说:“阿姨,我头比较晕,走不了路。”阿姨说:“那赶紧扶到旁边休息一下,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过来帮一把手啊。”在似研的撺掇下,似锦和阿姨把她扶到了旁边的台阶上,休息了一会儿。

“声音越来越接近了”似研对似锦小声地说道,似锦说:“是啊!”又过了一阵子,似锦看到了筱筱跑过来,便踢了似研一脚,似研大声的叫道:“好痛啊!”阿姨急忙地说:“怎么了,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在两姐妹的掩护之下,筱筱进去了。

似锦说:“阿姨,没事,她这都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了。”阿姨说:“真的没事,你们可不要骗我啊。”似锦说:“不会的,阿姨,要不我先扶她回宿舍,您先锁门吧。”阿姨说:“那好吧,下次可不能回来这麽晚了。”似锦说:“放心吧,阿姨,下次不会了。”阿姨一边锁门一边说:“走吧,走吧……”

似锦和似研慢慢地走远了,等上了二楼,两个人生龙活虎地跑着,一起跑回了宿舍。

刚打开门,看见筱筱一动不动地傻站着,我们来到了她的正面说:“筱筱,你,怎么了,有什么事?给我们说说。”筱筱包含情绪地说:“你们这麽晚了,还不睡觉,是为了等我吗?”似锦说:“没有,我们只不过是睡不着,就在外面看了一会星空。”似研说:“才不是呢!”似锦打断似研的讲话说道:“不要说了。”筱筱说:“不要再瞒我了,好吗?我刚才就在楼下目睹了一切的经过,感谢你们。”

似锦抿口沉默了一会儿,说:“不要想不开心的事了,让我们开心起来吧。”筱筱说:“开心?”似锦和似研异口同声的说:“今天是你的生日啊,祝我们的筱筱生日快乐,永远18岁。”两姐妹还拿出了事先藏在筱筱柜子里面的蛋糕,按不同的愿望期许摆放的。她们对筱筱说:“你一定会喜欢的。”接着,筱筱打开了蛋糕,她激动地流下了眼泪,蛋糕总共分为了四层,第一层是军训的风采,也是筱筱勇于说出想法的时刻;第二层是筱筱半夜找兼职、赶稿子的瞬间;第三层是我们毕业的时候,我们为彼此拨穗;第四层是毕业20年之后还可以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谈笑风生;顶层还写着筱筱生日快乐。

这一幕,筱筱不知道自己多久没过了,也不曾奢求还有人会记得,没想到今天忽然都实现了,她感觉坐拥了全世界。对于迟来的幸福,嘴角那一丝上扬的微笑便是最好的见证。

似锦说:“筱筱,赶紧站过来,许愿吧!”她们也轻声地吟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筱筱点燃蜡烛,又吹灭了蜡烛,切蛋糕的时候,第一块分给了似研,毕竟她今天受苦了;第二块分给了似锦,感谢她今天的出谋划策;第三块呢?分给了曾经的我们,感谢不舍不弃的陪伴;第四块呢?分给了妈妈,妈妈再也没机会给自己过生日了;第五块,筱筱分给了自己,希望自己未来能够越来越好吧。

这一刻,她们才意识到,筱筱以前的做法偏激都是有原因的,上天让她做了孤儿,从小又没有感受到妈妈的温暖,所以才会如此的。

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凌晨2点,筱筱的情绪还是很高涨的,她又鼓励我们喝一点酒,似研说:“好的,好的啊!”她便从箱子里面拿出了一匝果酒,递给了筱筱说:“这果酒很好喝,度数也低,你喝下试试。”筱筱说:“有你们陪着我,我感觉很有意义,今天我们要喝的不醉不归。”只听着瓶子哐当的响了一声,接下来的场景,想也可以想得到——筱筱、似研睡倒了。

似锦说:“筱筱的举动很反常啊!平时很克制的一个人,今天喝的醉醺醺的。”欲睡的似研却平淡的补充了一句,再温顺的人也会有心情不顺的,只是平时都压抑在自己的心中了,轻易看不出来。似锦说:“那你也平时压抑自己吗?或者说你都是在伪装吗?”似研说:“是啊……,不过要看对谁!对姐姐和筱筱,自然是一万个比心,因为她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对于其他呢?我一直都坚持着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道理。”嘴里还嘟嘟囔囔个不停,“我和筱筱还要喝,你不要不让我喝,行不,姐姐……”似研还露出了一个卖萌的小脸,似锦说:“好,让你喝,行吧。”似研才蜷缩着身子睡着了,似锦给她披上了被子,又看了看筱筱,也给她披上了,之后,她也去休息了。

似锦中午就醒来了,她靠着枕头玩起了手机,还给似研和筱筱拍起了照、留做证据,等她们醒来之后调侃。

两人睡起来之后头晕脑胀的,真的完美演示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似锦能错失良机吗?便从床铺上面下来、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们俩,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似研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发生了什么?”似锦苦笑的说:“你们都打算拜把子呢,还问我……”筱筱说:“不会吧,我们也没喝多少啊。”似锦指着桌子上的果酒瓶,这一桌子都是你们两个喝的,这下该相信了吧。似锦转头一说:“筱筱,你昨晚说的,什么山村,什么小庙,什么受欺负的,到底是什么啊。”筱筱反思了一会儿,接着开始整理床铺、梳洗、打扫卫生等一系列的事件,过后呢?筱筱一本正经的坐着,坐的非常直立……,筱筱说:“既然你们问了,我就告诉你们吧。”

筱筱,从小生活在甘肃省的一个偏远的山区,交通不方便也就算了,连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很稀少,从我开始记事算起,我在那里生活了14个春秋。6岁的时候,我上小学了,由于我们那里没有幼儿园,所以孩子们基本上都是6、7岁直接上小学的,上了半学期后,我被校长叫到了办公室,校长说:“你还是办退学吧,已经通知了你妈妈,她下午来接你。”我沉重的走出了办公室、走出了学校,虽说是妈妈来接我,但是我们是一路走回家的。

坐在家中,妈妈也不知如何开导我,我就坐在了门口的石凳子上面发呆。很长一段时间,我四处去搜集线索,我只是想搞清楚我被退学的原因是什么。有一天,在村口的小孩子口中,我听到了是所有村民联手上书,给学校压力;还听到一个口无遮拦的小孩子说:“她们家都是丧门星,要不是她们,全村的土地会荒到这个地步,还有她爸爸是如何惨死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她们母女俩所赐。”我背身走了很久才回去了。

我,不想伤妈妈的心,妈妈比起我受的苦,那是算的多了去了。我把这些话都藏在了心底,一直没有说出来,直到我14岁的时候,妈妈上山去打石头,晚上还没有回来,又下起了暴雨,我一个人独自去山上找她,前前后后的找着,持续的一天一夜却没有半点音讯,我只好先回家里等着,推开门一看,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我想要再次出门的时候,全村的村民来到了我家,他们一声不吭地就把我赶出了村子,我苦苦哀求他们,可否再多留我一天,让我再去找找妈妈。可是没有用,我最后一眼看到的还是妈妈挂在门框上的蒲团,是用芦草编织而成的。这麽多年来,我一直昼夜不间断的寻找妈妈,可是还没有找到,或许妈妈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吧。

被赶出来之后,我一个人漂泊无依,只能去一个地方,找一份兼职,毕竟还是要生存下去的,所以这麽多年来,我学会了不少的生存技能,但是你们放心,都是合理合法的。然后,我就在一家餐馆居住了下来、备考考大学,再之后的事你们也都知道的。

似锦听到这里,哭泣掩面的说:“筱筱,我没想到你受了这麽多的苦啊,你真是太不容易了。”似研也坐直了,接着说:“筱筱,我们不应该问你的,对不起啊。”筱筱说:“没关系的,这些事压抑在我心里很久了,也没有人愿意听我讲,我还得感谢有你们啊,你们是我的财富啊。”似锦尴尬的说:“星期天,筱筱,你还出门吗?”“不出了,今天我陪你们,算是你们昨晚陪我的补偿吧!”筱筱言辞肯定的说着,似研傻白甜地说:“好啊,好啊……,等我收拾一下,我们就出发。”十分钟后她们离开了公寓。

筱筱说:“今天,我下午的时间都是属于你们的,你们还不好好想想如何分配,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似锦听了之后说:“那我们可得好好宰你一顿呐。”筱筱说:“没问题,打算去哪?”似研接着说:“我们相识于火锅,要不然去吃火锅吧!”筱筱说:“这主意不错,那我们走吧。”“可算是吃饱了,真撑啊。”似锦和似研异口同声地说,筱筱也很开心地说:“吃好了,那我就结账去了,你们在门口等我。”

5分钟后,筱筱也从里面出来了,我们赶紧喊道:“筱筱,这边……”筱筱边走边接电话,听电话那头的语气不是很自然,似乎还带着用强的。似研说:“筱筱,怎么了?”筱筱说:“班长刚才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心理咨询室,还说要带上你们一起。”“什么事?说了吗?”似研关切地问,筱筱说:“电话里头太吵杂了,班长说了一大堆,没个重点……”“算了,不要瞎猜了,我们一起去吧,去了就知道了。”似锦掰着手指头说,之后,她们三个就一阵风地跑进了心理咨询室,却发现在咨询室里早已经有了一个人在里面接受着咨询,两人便在咨询室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唐筱筱——请来心理咨询室!唐筱筱同学——听到请来心理咨询室……”从心理咨询室里走出来一个学生助理在走廊里喊着唐筱筱的名字,但唐筱筱却因为自己内心的紧张傻傻的坐在长椅上,丝毫不动。这时似锦和似研忽然说:“没问题的,我陪你一起去咨询室。”这时唐筱筱才清醒过来,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两姐妹,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和她们一起走进了心理咨询室。

“你们仨谁是唐筱筱?”心理咨询室的老师问道。似锦回复道:“老师我是姜似锦,她是唐筱筱,这是我妹妹姜似研,筱筱刚才在外面时有一些紧张,我们就送她进来了。”这时筱筱的手无处安放,眼中出现了些许的害怕,

“姜似锦同学,要不你也坐下来吧!”咨询桌的另一边的老师敏锐的看到了这一幕急忙说道:“那边有椅子,你搬过来。”这时筱筱才适应了下来,似锦便搬来凳子坐在了筱筱身边,虽然她对所谓的心理咨询并不反感。

“唐筱筱同学!你好!我是这间心理咨询室的老师,名字叫姜哲翰,你可以叫我姜老师。”这位心理咨询老师怎么看都是一个年轻的大学女生,丝毫不像是一个已经能够在大学里担任授课以及心理咨询的老师。突然,姜哲翰从文件袋里翻出了唐白降和黄白术前几天填写过的《大学生心理健康测量表》后继续说道:“筱筱同学,你应该明白老师为什么把你叫道咨询室来吧!”

筱筱回答道:“不知道……”,你们先不要紧张,我就是来了解一下情况,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填一张表,我先出去一趟。

筱筱仔细地填着表,而似锦和似研两姐妹就望着老师回来的时间点,筱筱说:“赶快写吧,你们瞅什么呢!”不一会儿,姜老师就回来了,他说:“你……你知道吗,这次去心理咨询室的人都是在前几天心理测量卷中出问题的人。”既然你们都填完了,就走吧。

离开咨询室的时候,筱筱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地拽了拽似研的衣服说道:“早知道出问题的人会被叫去心理咨询室,就不在那天的调查问卷上乱写了。”我有时也会恐惧自己那令人作呕的内心,但不知为何那天却鬼使神差在心理调查问卷上填写了上去。似研也笑嘻嘻地说:“我也是乱写的,没想到会闹出这麽大的幺蛾子,真是失算啊。”筱筱也说:“似锦,一直在宿舍里像个大姐头一般会照顾人、帮助人,而且是个学霸,应该没问题吧。”听到这些话,似锦跑过来说:“我随便写的,感觉那个没意思……就随便填了……”

似锦被姜哲翰老师留下了,津津有味地听着姜老师给的建议,

“姜似锦同学,我刚才说的这些你应该也听到了吧,筱筱同学,我并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你和她是一个宿舍的,应该更了解一点吧!”姜老师看着那仓皇而逃的唐筱筱,转过来问向似锦。

“不对,老师,筱筱为人很好的,相处久了……,会好的。”

似锦说的相当肯定。

“但她一定是一个好人,只是可能无法走出某些阴影吧!真让我头疼啊,她丝毫不配合啊!”姜老师抓狂的在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一团糟,并继续对似锦说道:“姜似锦同学,你们这样可不行,学校都是为了你们好啊……”似锦全程点着头应和着这为话痨老师,硬生生将一个简单的问题说了半天,甚至将帮扶筱筱的任务也交给了她。谈话节目结束了之后,姜老师目送着似锦走出了咨询室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里默想起了曾经年轻时的自己。

似锦慢慢地走出来了,筱筱问了似锦一句:“我们,要不去图书馆坐坐吧!”好久没去图书馆了,不知道变化大不大,筱筱的眼中充满了炙热的阳光,还没等到似锦开口答应她,便拉着似锦的手欢快地跑了起来,顿时似锦出现了幻觉,筱筱的小小身影变成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成为了一道刺眼而又消失的光芒,

“我……我们到了。”

“嗯嗯。”

“我……我们去五楼吗?”

“都可以。”

两个女孩磨磨唧唧地商量着,电梯可是不会在原地等你的,终究在商量中错过了。两人走出电梯、走出走廊、发现已经来到图书馆最顶上的天台上,那是多么空旷的一个地方啊,放眼望去可以将学校的美景尽收眼底,但这里的阳光更甚,晒得皮肤生疼。

“我们继续往上爬吧!”这时似锦还看到了在天台上还有一个

小小的房间。这里的天台已经算是学校最高的地方了,但那比这里更高几米的地方仿佛更吸引少女们的注意,就这样在筱筱的邀请下两人终于爬到了那间小屋子外,但始终没有进去,看外面的陈设、打扫的一尘不染、应该是有人居住吧。

限于这一点,我们也就商量着不进去了。等下了顶楼、回到了宿舍、躺在了床上,两人还是念念不忘地想着:“房子里到底是什么呢?”似研小声地叽叽咕咕地说:“你们在说什么呢?要是有好事可不准忘了我啊。”似锦说:“好,我们不会忘了你的,下次带你一起去。”

筱筱和似锦越想越玄乎,于是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往图书馆的顶楼上去了十几次,每次都是无功而返,最后连似研都慢慢知晓了,她们还没有成功。

似研想了想说:“这样吧,我给你们壮胆子,我们一块进去看看。”三个人都频频点头同意。

三人来到了这间毫不起眼的图书馆的小屋子外面,陈设的摆放依旧是很整齐的。似锦说:“每次来都是这样的,会不会是个秘密基地。”我们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意外发现里面堆了一箱子的漫画书和小说书,筱筱说:“谁会在这里放这麽多书呢?”

同时有一个声音慢慢地靠近了筱筱说道:“欢……欢迎来到我的秘密基地……吧!”她们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女孩,一个拥有可爱但阴沉的女孩。

似锦走在了我的前面,便逗起来那个女孩,虽然在炎热的天气里,但皮肤相贴还是很热,四人都打起了寒颤,而似锦和女孩面对面四目相对,感觉到似曾相识却一丁点也想不起来。女孩说:“你们是谁?为什么乱翻我的东西。”我们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便哭了起来,顿时似锦想要离远一点,但她却发现女孩的眼泪已经滴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这样她也没有必要一味地逃避,然后伸出手捧住她的脸,看着女孩用手指擦掉了她的眼泪。

“对……对……对不起。”筱筱哽噎的向面前的女孩道歉,换来的是面前女孩为自己擦干眼泪,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我……真的……对不起,希望您能够原谅我。”

女孩柔弱地说:“没关系,我也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多多包涵”,而似锦就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喜欢温柔对待

自己身边每一个人的傻子。

一丝凉风吹过,西部地区的天气说变就变,外面下起了瓢泼的雨珠,顿时将两人内心的狂躁温度给调整好了,在倾盆大雨中,两人的心跳确是如此的清晰,以至于两人早已分不清到底是谁的心脏在剧烈抖动,也不知道在一起相拥的感觉。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