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3章高中情愫

草的氧化还原 | 发布时间:2021-10-28 14:14:46 | 阅读次数:18992

正如十年前的自己像,没办法将自己的妹妹紧紧地的搂住,怕她也消失了像。或许筱筱是这样啊!如锦在心里祷告到。“我不能够对我指出的家人好呀,所以我最注重家人了。”如锦再次在少女的耳边地说:“我现在的仅有似研一个亲人,现在的的话能算上你一个我貌似也挺“我不能对我认为的家人不好呀,因为我最重视家人了。”似锦继续在少女的耳边说道:“我以前只有似研一个亲人,现在如果能算上你一个我倒是也挺高兴的……因为我喜欢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在一起。”。...

正如十年前的自己一样,只能将自己的妹妹紧紧的抱住,害怕她也消失一样。或许筱筱也是这样啊!似锦在心里默想到。

“我不能对我认为的家人不好呀,因为我最重视家人了。”似锦继续在少女的耳边说道:“我以前只有似研一个亲人,现在如果能算上你一个我倒是也挺高兴的……因为我喜欢大家都热热闹闹的在一起。”

“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我会伤害到你们的。”

“我说的是真的。”

“那我……那我这样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筱筱的

内心动摇了,她渴望着朋友;渴望着亲人;渴望着那能将自己捧在手心里的人,但她迄今为止都没能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欺骗、虐待、欺辱、霸凌遍布了她几乎所有的回忆,她不相信周围的任何人;她警惕着周围的任何人;她害怕周围任何人,但她却又想在读大学期间改变这样的自己,将自己置身于千里之外的异乡。现在的她好像依旧还是做不到,就像简单的和同学打个招呼,她却如鲠在喉。

“你愿意相信我吗?”似锦看着门外那毫不停歇的雨,继续安

抚道。

“我愿意……但我害怕……”

“不必害怕,我向你承诺,以后无论艰难险阻;无论天塌地陷,

我都会将你视为我的亲人,将你当作我最重要的人,让你再也不会遭受欺骗、虐待、欺辱、霸凌,一直呆到你能成功战胜自我为止。”

“我愿意……但我担心……”

“你不必担心,我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

“我……我……可以让你陪着我直到永远吗?”

“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

“我还是……我还是不敢相信……似锦啊!”少女从似锦的肩

头抬起头,两眼通红的看着面前散发着可靠气息的脸庞继续说道:“我不能相信任何人,我……我甚至都不相信自己啊!”说着少女从似锦的腿上跳了下来,向雨中冲去。

一只手迅速的揽住了即将冲向雨中的少女,将她拽到小小的房间里。少女惊讶的看着面前的少女,同样的眼睛通红的看着自己,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一个好人,从开学时在学校门口见到的第一面我就知道了,虽然你没有朋友,也不会主动和我说话,总会以冰冷的神情看着周围的所有人,但你会在我和似研出门期间将我俩弄乱的宿舍收拾的井井有条,会在下雨时带好几把雨伞去帮那些没有带伞的同学,会……”

似锦将面前并不高的女孩揽进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后继续说道:“所以你没有你想的那么不堪;也没有那么的冷漠;也没那么危险,你只是不知道怎么改变自己而已,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心一样,和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一个样子,但是她现在已经改变了,不再是那样子了,所以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做到。我会陪着你,看着你成功的化简成蝶。”

“似锦……我……我……”

“筱筱……别我……我……我了,我相信你!给我斩钉截铁的说这句话!”

“我……我相信……你!”

“再来——”

“我相信……你!”

“不行——再来——”

“我相信你——”

“这样才行嘛。”说着似锦笑了起来:“你哭红了眼挺可爱的嘛!”

“你……你哭红了眼也挺帅的嘛!”筱筱学着似锦的语气说道。

“外面的雨还在下,我们回去吗?”

“我……我今天没带伞,而且……而且我们穿的还是裙子,不好跑回去……嗯。”筱筱拉了拉似锦的袖子继续说到:“你给我讲讲……讲讲你的那个朋友的故事可以吗?也许……也许我……我也可……”

“可以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你要相信我!”似锦停了停继续说:“我挺喜欢你这样的女孩。”

“喜……喜欢……欢?”筱筱反问道:“不……不应该是可怜吗?”少女的脸“刷”一下红到了耳根。

“可怜中带着喜欢吧,你这样活着太辛苦了。”我们坐在门口吧,这里太热了,我给你讲讲我那个朋友的故事吧。数年后,两个年轻女性搬家时从一个早已尘封的纸箱里翻出了曾经在大学读书期间的书本,矮个子的女性看到了一本加了密码锁的日记本后将另一个一个身高较高的女性叫了过来。

“你以前打死都不让我看的日记本”矮个子的女性得意洋洋的说着。

“这个日记本竟然还在!”高个子的女性撇了一眼矮个子的女性继续收拾着其他的行李。

“密码是多少?”

“密码?我想想……应该是你的生日吧!”

“我的?不是你妹妹的?”

“我可不是妹控!”

“她结婚时我看你哭的可难过了,你还说你不是!”

“你打开没!”高个子的女性不耐烦的说。

“打开了!”矮个子的女性刚将日记本打开,从里面掉下了一封早已发黄的信,上面还写着矮个子女性的名字。这样的信件勾起了矮个子女性的好奇便找了一个借口跑去了厕所撕开了信封。信纸也和信封一样早发黄,但那熟悉的字体映入矮个子女性眼中时,眼泪夺眶而出。那封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亲爱的筱筱:

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是在新生报道的那一天,怯生生的女孩,拉着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大的行李箱,吃力的融入人群之中,那时我可能就和你看对眼了,因为你像极了曾经的我。

第二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是在新生报道的那一天,可爱的女孩,睡在宿舍里的两张桌子拼的床上,那在梦乡里的脸庞是如此的可爱,那时莫名的情绪开始涌上我的心头,或许这就是一眼万年吧。

在之后的日子里,你我还有我的妹妹一起生活在一起,我期盼了许久的宿舍第四人仍旧没有到来,说真的我不希望她会来,因为我不知为何将这个宿舍里的所有人都当作了亲人。

我是一个薄情的家伙,但却又会表现出很在意别人的家伙,很容易认同一个人,但却又很容易忘记一个人,甚至这些人里也包括了我的亲人,然而不知为何,每天起床后看见你一脸冷漠的在看小说或一脸呆滞的在发呆,在我的心里就会出现一种莫名奇妙的占有感,这是喜欢的感觉吗?我现在也不确认。因为我只是觉得你和过去的我一模一样,可能我只是在可怜你吧。

在 9 月 30 日星期六的那一天,班长给我和你都发来了去心理咨询室的消息,就这样我们才有了第一次深入的交流,虽然那时的你丝毫都不坦率,害的我跟着你也哭了好久。那天是我第一次握住你的手,同样也是你第一次握住我的手,虽然只是几根手指,但我也挺高兴的。再此之后,你带我去了你的秘密基地,虽然不知道那时的你到底怎么回事,突然就面对面的坐在了我的腿上。那种肌肤的贴合让我紧张又激动。你埋怨我,怨我对你很好,但我就是这样的烂好人啊,但一直帮你这也是出自我的意愿,因为你和过去的我太像了,自卑、恐惧、厌恶着自己,那时的我已经从那种心境中走了出来(或许是走出来了吧)。

但你还没有,所以我就认准了你。我给你讲出了我过去的故事,在图书馆顶楼的阳台上下着雨,你也听的津津有味,和我许下了第一个约定。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没收拾完行李就跑到厕所去了!”

“我……我……”矮个子的女性被厕所门外的叫声拉回到现实,

便将手上的信纸折起来放进了衣服口袋。“你什么呀!”高个子的女性直接推开了厕所门,只看见了眼睛通红的人儿后继续说道:“你这是怎么啦?不想从这里搬走吗?多大人了,还哭!”

“我……你可以给我再讲讲你我们在图书馆楼顶的故事吗?”

“哈?这么多年了,你可别告诉我你还在犯二。”

“没……没……我只是突然想起来了,正好我打算写一本关于我们的小说,正好再听听你的故事,我好找找素材。”

“得得得,现在还好,我也正好歇一下,谁让我摊上了你这个爱撒娇的老婆。”

“你赶紧出来吧!我要上厕所!”高个子的女性猛然想起了什么继续喊到。

“好的,我在阳台沙发上等你哦,晚上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牛肉咖喱!”矮个子的女性转身向客厅的阳台走去,瘫躺沙发上,从口袋里把那几张信拿了出来继续看着可能你会误解我的那个约定吧,“我想陪你一辈子”不是朋友的那种陪伴,而是亲人的陪伴。我也不是很确定你那时抱着什么样的心情答应我的,但那时的我很高兴,之后我也跟我妹说了这件事,她倒不是很在意你对这个约定认识,而只是对我说“我的好姐姐啊!你既然决定了是什么样的陪伴你就怎样陪嘛,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是的,现在的我可能也想明白了,我可能是喜欢上了你,喜欢上了那个过去的自己。这封信我会在我给你表白成功后给你,虽然不太像是什么正规的情书了什么的,但是我还是想让你更了解我,毕竟我一个人的火焰无论如何也不会烧的多么汹涌,希望我能成功吧!

“好了吗!”

“来了——来了!”高个子的女性伸了一个慵懒的腰后缓缓地走到了沙发旁边,一边走一边说道:“天气不是很好啊!不知道搬家公司的车还能过来嘛。”

“是的,和那天一样。”

“哪天?”

“那天,第一次给我讲你自故事的那天。”

“你真的忘了那天的故事吗?”

“没有,我只是想再听你讲一遍。”

“行吧!反正下雨了十有八九是搬不了家了,今天就再偷偷懒吧,不过晚上我除了要吃咖喱,还有你做的蛋糕。”

“这俩一起吃很奇怪吧!”

“不行,我就要吃,你都撒娇让我给你讲故事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那天好像也是一个雨天,不过那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十五年前的国庆节前一天,那天的雨下了一整天,两个女孩也再

图书馆的顶楼小房间里坐了一整天,似锦将那个由自己的故事改编的故事以另一种的方式讲给了面前可爱的但阴沉的女孩听。

那女孩那个时候才 8 岁,她的父亲为了保护她被一辆拉土车撞进了医院,由于家里贫困,无法支付起医疗费用,她的母亲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美貌去从事一些来钱快的行业。但最终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钱花了,人走了。

这时的女孩刚刚给她的妹妹正在过 9 岁的生日,父亲的噩耗传到了她和她的妹妹耳朵里,不知真实情况的妹妹还以为来到家里的亲戚在开玩笑,而被父亲救下的女孩泪水早已喷涌而出,像极了破裂的自来水管,豆大的泪水滴落在给妹妹买的面包上。母亲也终于不用为支付医药费而担忧,消沉的回到了这个家里,然而对于姐妹两人噩梦也随之而来。

醉酒、暴力、以及阴沉的氛围充满了这个以前虽然贫穷,但还算祥和的家。女孩只能在这种环境下保护好自己的妹妹,一个人承担下这样的家庭,虽然妹妹和自己一样大小。

“谁让我是姐姐呢!谁让那个男人救下我,还将妹妹托付给我!他凭什么不活下来!”女孩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下最多的话。时间或许能够抹平心中的伤痛,但却无法抹平那日渐变得阴沉的性格。

初中时,女孩依旧和妹妹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因为女孩知道自己的妹妹离不开自己,因为她离开了自己都无法生存下去。因为从妹妹的起居、吃饭、以及学习都依靠着这个在周围人看起来完美至极的女孩,虽然两人的年龄是一样的。“姐姐不愧是姐姐,看起来比妹妹成熟多了。”周围认识姐妹俩的人经常这么说道。

年轻的女孩免不了怀春,当然也会喜欢上学校里帅气的男孩。虽

然女孩的阴沉的性格造就了拒人千里的感觉,但在初二时,她喜欢上了班上学习最好的,而且像个瓷娃娃一般的男孩。但女孩却有自知之明,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因为她的性格不适合生活在阳光下,和同龄人一起奔跑。

但令女孩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班上的那个瓷娃娃一般的男生却喜欢上了自己的妹妹。并且在女孩的询问下,妹妹也承认了这个事实,而且在一年级的时候那个男孩就追妹妹了。

十二三岁的孩子明白什么是喜欢吗?这个问题女孩思考了很久,

或许有吧。她揣着一丝不舍向妹妹表示了祝福,虽然这件事女孩的母亲并不知道。就这样妹妹也有了自己喜欢的同时也喜欢自己的人,而女孩呢?

转眼就升入了高中,仿佛初中时的恋爱都不稳定一样,在高一的开学后不久,妹妹跑到了女孩的班级开始哭诉,哭诉那个瓷娃娃般的男生是如何的伤害自己。

女孩只能轻轻的抚摸着妹妹的长发,安慰她。毕竟自己也没有谈过恋爱,不明白被人爱的感觉,更不明白被爱的人所伤害的感觉。女孩从自己妹妹的身上吸取了错误的经验,她开始敌视所有的男性,认为他们都会欺骗女孩子的坏人,虽然曾经有一个男人为了救自己搭上了生命,但那个对女孩最亲近的男人的相貌在女孩的记忆里早已模糊不清。

女孩和自己的妹妹在读高二时两人都选择了文科,女孩的理由是文科班的男生少,自己能舒服点。而妹妹的理由则是喜欢文科一类的东西。终于女孩也在文科班里获得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爱情,但却并不像妹妹的恋爱一般,对象是一个男生。

那是在一个高二第二学期 6 月份的一个中午,一张淡粉色的信纸传到了女孩的桌边,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打开折起来的信纸,女孩看向了写这封信的位置,一个看似和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女孩。

“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晚上放学后,教室里的学生基本上都已经回家的回家,回宿舍的回宿舍了,只剩下了女孩和另一个女孩。另一个女孩走到了女孩面前霸气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叫家杨!我喜欢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真实一个奇怪的人,女孩和女孩交往是怎么回事,虽然我们是同一个班级的同学,但是我真的不了解你啊。

“我的 QQ 是************,总之先加我好友,我们慢慢熟悉。”

另一个女孩将自己的联系方式写在了女孩的课本上,便一溜烟的跑掉了。

是的,最终这个女孩成为了女孩的对象。最终太阳的光芒照亮了女孩心里的阴郁,但这时的女孩也变得正常了起来,除了妹妹交流外,也开始和周围的人交流了起来,渐渐的朋友也多了,渐渐的也忘记了过去的阴郁,变成了一个乐于助人的快乐女孩,至少在旁人看来是这样的。

女孩自己也是知道,这只是在兆筱的影响下自己将自己并不多的温柔洒向了所有人。女孩她也知道,在这些温柔挥洒完的时候自己可能会变得比以前更糟,但女孩却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并深深的喜欢上了那个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女孩。

在高中毕业前,女孩已经变得在其他人眼里已经变成了一个温柔的、善良的、充满阳光的漂亮女孩。但在女孩考上了大学之后,女孩的太阳熄灭了,女孩喜欢的女孩消失了,在高考结束后,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女孩在心里还是非常感谢将自己从阴郁中拯救出来的女孩,至少在过去的近十年里,让自己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时光,而且貌似暂时也回不去以前的阴郁了。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女孩是这样认为的。

“那个女孩,感觉和你……你挺像的。”筱筱用手托着脑袋看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女孩。

“嗯嗯,是有点像呢。”

“不会……真的是你吧?”

“我想做你的太阳,你愿意吗?”似锦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直接岔开了筱筱的追问。

“我……你……你……”筱筱对似锦突如其来的邀请感到了极其的惊讶:“你这是……是……给我表白吗?或者……或……者说你在说……喜欢……”筱筱的声音越来越小把头埋进了两腿之间,根据耳朵的通红状态来判断,她应该是害羞了。

“你怎么认为呢?”筱筱看着脸红的耳根子的女孩继续说道:

“你害羞了。”

“我没有”

“有”

“没有——”

“嘿嘿嘿——你还真不是一个坦率的人啊!”

“哦!”筱筱短暂有力的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对我挺好的,但是我不会喜欢任何人的!”

“哦?”似锦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你把那个邀请当表白了?”

“没有!”

“认真的筱筱真可爱!”似锦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不介意你那样认为。”

“我不是可爱类型的女生!”筱筱辩解道。

“筱筱说话都不结巴了!”似锦打趣道:“真是奇怪呢!”

“行了!我们回去吧!”

“可是外面还在下着雨呢。”

“我可不想和一个喜欢女生的家伙呆在一起”筱筱站起身来将裙子拎起来绑在了腰上,其实这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穿了安全裤才敢在这里做出这么大胆的行为,毕竟身边有一个让自己觉得比自己还要奇怪的人。

“真是一双漂亮的腿啊!”似锦继续打趣道,其实这句话似锦也不知道为什么直接脱口而出。是以前压抑太久了吗?或许吧。这样的自己好熟悉,但绝非是从前的自己。似锦在心里这么想到。

“你不走吗?”

“我不像你。”

“不像我什么?”

“穿了那个!”

“那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吧!”

“嗯嗯。”似锦看着翻到下曾在雨中狂奔的女孩,仿佛回忆起了什么。也许在几年前,她自己也这样在雨里狂奔也说不定呢,毕竟家乡的雨也是很多的。就这样,似锦看着面前滴滴答答下着的雨,独有的炎热也变得没有那么令人不舒服了,甚至还有一丝凉意袭来。

她突然有一些后悔没有跟着筱筱一起离开这里,其实两个人冒雨翻下去,再跑回宿舍也不是不可能,想到这里似锦开始想念自己在读高中时遇到的那个学姐了。

“来你真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突然一个人冒出了头,她顶着雨披,但这种样子的雨披在雨中简直就是形同虚设,其实她的全身早已经被淋湿了,不过那个女孩和刚刚有所变化,长裙变成了长裤,穿上了一件牛仔的上衣,但那冷漠的眼睛看向蜷缩在小房间里的女孩时好像是多了一丝温情。

“你怎么又来了。”

“我可没说我不来了。”筱筱看着面前对自己发出邀约的女孩,从牛仔外套里拿出了一个塑料口袋,递给了那个被冷风吹的有点不适的女孩。

“这是?”

“打开!”

似锦打开了塑料袋,发现里面装了好几件衣服,不过好像有一件还不是自己的,顿时心里想到,这家伙不会是把自己的衣服和妹妹的衣服搞混了吧。

“你换上吧!天气预报说这雨会下好几天。”

“有台风是吧!”

“嗯嗯,可能也会停吧,毕竟……毕竟我这个北方人没见过台风”

女孩的话语里充满了不确定性。

“那我换衣服了,你转过去。”

“嗯嗯。”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