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六章搜捕

长安落雪扶桑 | 发布时间:2021-10-28 | 阅读次数:23254

“关城门,全城搜捕。”华于江冷冷的命令道。的确来了一个不容许小视的对手,他燕国世子儆的箭,第一次被人躲过去的了。而花想容也并也没讨到什么好处,等她跑到稍稍安全的一点儿的地方后撩开衣服一看,肩上被箭擦过,留下的了几道很深的口子,此时正血流不只。的确这华看来来了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他燕国世子儆的箭,第一次被人躲过去了。。...

“关城门,全城搜捕。”华于江冷冷的命令道。

看来来了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他燕国世子儆的箭,第一次被人躲过去了。

而花想容也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等她跑到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后掀开衣服一看,肩上被箭擦过,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口子,此时正血流不止。

看来这华于江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没用,至少他的箭,名满六国并非只是空谈。

身上的衣服都很脏,再这样下去伤口会持续感染。她叹了口气,撕了一块里衣包扎了一下伤口止血。

只有这件衣服可以将就一下了,天气又热,如果不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伤口,不久后就会发炎。

她拉起衣襟。

先出去再说吧。

而她一出去,就被一个人捂住口鼻。

“嘘……”她还没来得及挣扎,就听那人说道,“别吵,我可以救你。”

花想容看着已经处理好了的伤口,又抬头看了一眼眼前一身白衣的公子,问道:“你为何要救我?”

白衣公子坐着,眼角微扬,勾唇一笑,又为自己到了一杯茶,品了一口,笑道:“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的错,门口发生的一切我都看见了。”

花想容扯了一扯嘴角,道:“你不是卫国人,也不是燕国人。也是不知这华于江拦我做什么,还让你这样的人待在城里。”

“姑娘您说这话可就不对了。再怎么着我也是救了你,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感谢我也就罢了,却还猜疑我的身份。”他摇摇头,道,“负也。”

花想容抬头,直直的看着他:“那请问恩公贵姓,哪里人,做什么,又要到何处去?”

白衣公子笑道:“你这番质问是应该对恩公说的话吗?”

花想容起身,对他道:“我本就没让你救我,我可以当成你是趁我受伤把我强行带来的。”

他又问道:“那请问我把你强行带来做什么?”

“目的不知。”花想容道。

“目地不知可以说是没有目的。”他道。

“你能看着门口发生的一切却没被任何人发现,我自认为轻功不错,可你显然在我之上。”花想容冷冷的道,“你这样的人此刻出现在这种地方,很难不让人多想。”

他一笑,道:“若我同你说我只是来这玩,开战了走不掉,你可信?”

“公子,”花想容有些愠怒,“你不要拿我当傻子。”

白衣公子轻笑出声,不再答她。

“我不想参与进你们六国的争斗之中。我不过一个无名无姓的孤女罢了,不喜欢被人利用。”花想容说着,走了出去。

还在屋里的白衣公子又品了口茶,自言自语道:“可我真就只是想救救你。”

而后勾唇一笑,周身气质温和至极。

华于江已在全城范围内搜捕,卫风关该走的都走光了,只剩下了实在不愿离开的老人,还有想走没来得及走的人。

或者某些莫名其妙的人。

燕军进城后也没有为难他们,聊聊几户人家,凌乱地散落在卫风城里。这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搜起来也是个工程。

其实真没必要淌那么浑的水。

躲在墙后的花想容如是想。

她不清楚黄爷爷叫她来燕国的目的,她只清楚她不能再待在远济了,相安无事了三十年的六国又一次起了战火。

只知道必须要走了,说不上为什么,黄爷爷叫她来燕国,那就来了,一直都觉得爷爷说什么都会是对的。

她并不认识路,都是往难民最多的方向走,沿路来见了不少无家可归的人。

她心里清楚燕国为何发动这场战争,却懒得去想。

统治者永远欲求不满,苦的永远是百姓。

她来卫风关纯属偶然,必须进城只是因为饿了,要找东西吃,否则明天就走不了了。

可华于江似乎认定了她是奸细,她打了他的人,被他抓了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最危险的地方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军营,一定没人想过要搜吧。

天将暗还明,火把已被点起,华于江站在的周旁,看着士兵搜捕。

“世子。”一声清晰的男生在耳旁响起,年轻将领小心上前,似乎有话要说。

华于江皱了皱眉,问道:“人还没抓到?”

“没有……”年轻将领小心答道。

“废物。”华于江骂道,而后又接着说,“此人武功不低,过于机敏,估计搜遍全城也抓不到,加派人手,加强巡逻。”

“是……”年轻将领应了一声,却没有要走的打算。

华于江看了他一眼,道:“想说什么就快说,不说就去办事儿!”

“世子,”年轻将领缓了一会儿,道:“那士兵手没事儿,军医已经给他治好了,那乞丐没想废了他,应该只是想教训教训他。”

华于江闻言皱眉,才道:“不用加派人手了,各关严守,全城禁严。”

“是……”他仍然没什么想走的意思。

华于江转身看着他,不满的道:“你想说的应该不是这件事吧。”

“世子……”他小心翼翼,道,“萱小姐想见您……”

华于江闻言不胜其烦,转身便走,挥手道:“明天把她送回蓟都。”

军营里守卫很严,花想容躲在周边,细细观察这个地方。

围起的一块土地,每隔一里便守有两人,巡逻严密,火堆烧了很多,以保证照明。位置还算宽阔,周遭尽是林木草丛,远离城区。

仲夏的夜色很美了,满天的繁星,风也吹得人很是凉爽。

可花想容无暇去赏景,因为她现在很饿。

她已经走了快三天没吃东西了。

正当她忧心忡忡,想着如何果腹的时候,草丛里跑过一只田鼠。

她想也没想就扑了上去。

她已经饿得不行了,以前在远济她就吃过老鼠。那时候她已经是个乞丐了,她管不了那么多,只知道吃这个可以填饱肚子。

她抓住田鼠,正想拎起来,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谁?!”

糟糕,被发现了!

花想容如是想,抓着田鼠,催动轻功飞向远方。

这里有几万大军,仅凭她一人之力,武功再高强也是找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