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被训斥的舜华

蓝羽是大画师 | 发布时间:2021-10-28 17:17:17 | 阅读次数:28666

隋玉哑然无语,舜华低着头,缄默片刻,隋玉站起身,下了马车。    他立在路旁,小莲捧着个木盒回来,他表情沉郁的递过来。马车了调头回程了,风吹来他的衣袍,带给一阵暗香。    能记忆起她柔软细腻的身躯,周身散发出的幽香,如云纱通常乌黑的长发他立在路旁,小蝶捧着个木盒过来,他表情阴郁的接过。马车已经掉头回程了,风吹过他的衣袍,带来一阵暗香。。...

     隋玉哑然无语,舜华低着头,沉默片刻,隋玉起身,下了马车。

    他立在路旁,小蝶捧着个木盒过来,他表情阴郁的接过。马车已经掉头回程了,风吹过他的衣袍,带来一阵暗香。

    能回忆起她柔软的身躯,周身散发的幽香,如云纱一般乌黑的长发,他转身凝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久久无言。

    隋玉苦涩的笑了笑,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车上已经放好了行囊。还带了她爱吃的食物,喜欢的衣服。爱用的香料…

   “世间事,处处无奈。有情也怕,无情也怕。”

    “…”人群里,玄衣人静静看着,下一秒,转身没入人群,消失无踪。

     舜华回到花楼里,老鸨的仆人让她过去一趟。她让小蝶自行回房,不要逗留,转身跟着崔大娘去了。

    屋里,老鸨翘着二郎腿,歪坐在塌上,一双细长的狐狸眼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我养你吃白饭的?什么也没拿回来,还听小七说你还倒给钱?有情饮水饱?这个月该交的钱你交了?要不是妈妈我不忍心,一早让你侍候那些个老爷去了!不识好歹的东西!”

    舜华咬着唇,说不出话来。

     老鸨没好气的站起来,双手叉腰,恼怒道,“我可怜你,谁可怜我?我得给大人们送冰孝敬啊!你当我一个女人容易吗?啊!你个没良心的!一颗心都扑到人家身上去?今天什么也没捞回来?”

      “…”舜华仰起头,望着眼前风华犹在的女人,看她气的脸通红,轻声道,“我爹娘卖了几两银子呢。”

     老鸨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抓着舜华的衣衫,不顾她的反抗,将她一把扯在门口,一把打开门,指着外面道,“你看看那满大街饿死的,病死的,累死的!被男人打死的!还有那些出生就被掐死的!还有哪些个年岁比小蝶还小的被那些个烂钱糊了心的送给那些个烂人玩死的!”

    “你以为,我们女人,比那些男人,活的更像个人么?你以为那些个公子哥,尊重你,和你吟诗作画,就是个好人了?他们的所用所有无一不是女的能拥有的!我们什么地位?你以为你的些微尊严是他们给你的了?错了!是老娘我!”

     玄色织金的衣裙一动,她转身来细长的眼睛一眯,道:“是我,非要养着你们。慈爱的是我,不是什么官老爷富二代。也不是什么修仙要长生的。殊不知,我们最多也就是个能被轻易毁掉的,没有尊严的东西!”

     舜华眼中含泪,屈辱的拢着衣服被她按在窗台上,被下面轻浮的浪荡子,臭乞丐看着,羞愤欲死的闭上眼,雪白的脸蛋上淌下泪来,我见犹怜。

   老鸨咬牙道,“我要不是赚不了那个黑心钱,你当你们这些个曾经的官家小姐,良家女,逃的了那些个烂人的折磨?”她狠狠地剁脚道:

    “我放你们出去,那是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啊!我培养你,是让你撑起一片天来,给那些苦命人挡一挡!你看你,整天就知道个情情爱爱!就爱个诗情画意!我以后要是出个事,你们不让人生吞活剥了?呵。我好好将你们奉养着,我图个烂钱吗?”

    “没有钱,没有权!那连个人都当不了!你自个琢磨吧。我也不说了,头疼。”

     老鸨大步跨出门去,门外崔妈妈迎了上来,只见她叹了口气,附到那女人的耳边道:“红娘…那位大人…他在客房里等你…怎么办…”

     红娘顿时皱起眉头,手紧紧握着,她厌恶的道:

     “说我睡着了,身体不舒服,让他…休息够了回府吧。”

     说着,挥挥手,带起一阵玫瑰花香,她扭着纤细柔软的腰,快步走了。

     崔妈妈叹气,回首看了一眼舜华,见她呆呆立着,她上前几步,扶起她的手,劝慰道:“舜华,我是看着你长大的…红娘她其实也不想为难你们。她也有难处啊。”

      舜华垂着头,无声落泪。肩膀颤抖着,如同风中落叶一般惶然无依的。

      “我知道,崔妈妈。你不用管我,我自己回去。”

      言罢,推开她,快步离开了。

       满头白发的崔妈妈无声苦笑,抬起袖子拭了拭眼角的泪。叹息一声,转身去了。

      崔妈妈在小阁楼下立住,往上走到最上面第八楼,穿过一条走廊,习习凉风吹过,吹的帷幕上下飞舞,走廊上光线忽明忽灭别有一番乐趣。楼下有潺潺流水声,后面圈了一小块山,山间流淌过泉水,如此静谧的场景崔妈妈今日却没心思看了。

     她又疾又轻的走到一间房门口,轻轻敲门,得到一声应允后,方才推开雕花门进入里间。

   她头也没抬道:“真是对不住了…”

    只见那人忽然波动了一下琴弦,无声的沉默,她赶紧弯着腰,卑微的道:“云梦仙长…我家娘子今儿身子实在不爽利,额,她已经歇息了,若是仙长得空,娘子身子养好了,她定会好生来拜访您…”

   她余光看到那白衣长袍的人,突然立起身,紧接着搂着那把散发着隐隐光辉的玉琴盘坐在地。衣袖一挥,窗户轻轻打开了,方才满意的一笑,“出去吧,我知道了。”

     崔妈妈躬身出去了,方才喘口大气,扶着砰砰乱跳的胸口,提着裙摆,快快的冲了下去,耳听得楼上阵阵琴声,却是有名的“古琴吟”,也有别名“相思曲”。

    崔妈妈打了个寒颤,赶紧去旁边的小楼找老鸨红娘去了。

    进到三楼,一间朴素的房间里,红娘倚靠在窗边的桌上,正咬牙切齿的听着那琴声,合着唱词,“呵,真有闲情雅致!何必来寻我。”

    崔妈妈上前几步,立在她身边,道:“红娘,他没说什么,我说你歇息了。他不知怎的开始扶起琴来了…”

      红娘立起身,看着崔妈妈,说,“燕燕,你怎的生了白发?”她轻轻抚摸过她的发丝,她微微坨起的脊背,看着她瘦弱的身子,一时觉得悲凉伤心起来。

    崔燕燕浑身一颤,抬起头,强笑到,“小姐~凡人总是会生老病死啊…只希望有那一天,小姐也要看淡一点才是。”说着却有些哽咽了,红娘握着她枯瘦的手,紧紧扶着,道:“我不管,反正我绝对要想办法,不要你这样痛苦!”

“唉,小姐…燕燕三生有幸,遇到您…这一辈子,我也没有遗憾啦!”

“不要!我不听!哼,我去见见那个赖皮赖脸的东西,看看能不能要来什么灵丹妙药的,别叫他白来。”

说着不顾崔燕燕的劝阻,几步跑出去了。

崔妈妈上前几步,一直望着她的背影,良久抬手擦了擦脸颊,轻叹一声。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