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太阴山一剑封喉

蓝羽是大画师 | 发布时间:2021-10-28 17:17:16 | 阅读次数:20092

天地混沌世界,雾蒙蒙的几步之外不可以见。电闪惊雷,天边隐约非常大猛兽大吼!倘若有神仙人物俯览这片土地便会意外发现,左边是暴雨雷霆,右边是大雪纷飞,前边是雾蒙蒙臭烘烘地,后面是火山炽热烘烤大地。叫人很奇怪的是,面前这正中央是一座石头山,灰白色,无比险峻,光电闪雷鸣,天边隐约巨大猛兽怒吼!若是有神仙人物俯瞰这片土地就会发现,左边是暴雨雷霆,右边是大雪纷飞,前边是雾蒙蒙臭烘烘地,后面是火山炙热烘烤大地。。...

天地混沌,雾蒙蒙的几步之外不可见。

电闪雷鸣,天边隐约巨大猛兽怒吼!若是有神仙人物俯瞰这片土地就会发现,左边是暴雨雷霆,右边是大雪纷飞,前边是雾蒙蒙臭烘烘地,后面是火山炙热烘烤大地。

叫人奇怪的是,眼前这正中央是一座石头山,灰白色,无比陡峭,光滑,连颗草也没见到,也对,此处就算是座泥巴山,也不见得能孕育生命,环境太恶劣。

忽而“噌——”地一声剑吟,一道玄幻而神秘的光明在雾里亮起。刺破了雾蒙蒙的雨,白衣胜雪的少年人几步飞踏上山巅,他一头黑发乱舞,左手一把雪亮的宝剑,此刻正颤动着,剑指着山下,一双如工笔勾勒出的凤眼锐利的盯着下方!

暴雨雷鸣,白衣猎猎作响。

“我找到你了,东躲西藏的老鼠。”清亮的声音,高傲的态度。无一不说明他蔑视着底下的人。

山下一玄衣女子,抬起头来,满头珠玉熠熠生辉,好看的唇失去血色,如牡丹花一般美丽的脸蛋被什么树枝划破了,可怜又失色几分。

“给你这可怜的老鼠一个机会——”他微微一笑,故作温和道:“宗主只让我送你归西,没说要你怎么死。我今日只一剑,你继续逃!我来找寻你,如何?”

呵呵…这话换个人来说,倒还可信,刚才见识过他惊天一剑的女人绝望的仰望远远的山顶,少年只一坨雾蒙蒙的白色,他武义已非人,逃不掉了的从几天前到现在,如猫戏耍老鼠,冷漠无情,无论怎样讨饶勾引,或者晓以大义都没有用。

女子心中已经万分绝望与怨怒,她仰望着山上,身影摇摇欲坠,如风中落叶般凄惨的等待着最后的时刻,她徒劳的解释道:“你姐姐误会了。我没有对不起她…我一直很感激她…宗主…”

声音柔美,哀愁惹人怜爱。可惜了媚眼抛给瞎子了。等待她的只有不耐烦的人行动的回应——

白衣飘飘随风飘荡,如神祇,如人间仙人,白色从山顶直跳下来,长剑嗡嗡作响,直到近前来,女子还无所察觉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吻上女子昂着的脖颈,这雪白撞上了那脆弱绝色的一段脖颈儿。

女子满脸绝望恳切,剩下的话已是在没机会说出口了。

淋漓酣畅的一剑,雪白的光芒消失而女子殒命,玄色衣衫坠落如一朵花,满头珠玉“塔塔塔啦”地滚落,高低起伏,来回反复,还有一支花簪子被狂风一起刮远了。被污泥染色污秽不堪了。

与此同时一道飘渺而神秘的色彩随风而去,白衣人蔑视的不做理会,原地只留一具茫茫然被污泥染色的空壳躺在地上,白衣少年低头。

雪白不染一尘的靴子踏在玄色衣衫上,白衣人俯身细看,女子满脸的泥,满脸的伤,却掩不住胜雪三分的白玉脸庞。乌黑如绸缎的发丝飘洋着。

风“呜呜呜”的哭喊着,雪花被狂风吹来了…

少顷,不知白衣人做了什么,女人的脸庞腐烂,衣衫渐渐空了。白衣人望着远方,沉默如石像,美丽如神祇,白衣依旧,风雨污秽不染一尘。

此刻狂风大作,雨中夹雪,白衣人足尖点地,飞出几丈远去了,白衣黑发,无情无义的人渐行渐远。一声叹息,雨更大了。

“下辈子,不要多管闲事了。”

“宣姬。”

天地不知时辰,不知日月。

渐渐的,雨停了,原地只剩一套精致却脏了的衣袍。

山石被冲刷的十分干净,石壁上清晰现出几个大字“太阴山古楼”一只飞鸟晕头转向的撞向山,炫光闪射,忽的,居然消失不见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