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6章 针锋相对

二谦 | 发布时间:2021-11-02 | 阅读次数:17278

夏汀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的,意外发现说话的的是昨天宴会的组织者,何知府的千金何秋妍。见夏汀的目光回来,何秋妍抬了抬下巴,眉眼洋洋得意,神情讥诮。看她此时的模样就明白,她是故意地针对夏汀的!何知府去年年初才升任到滋州来,回来的时候是夏日里,那个时候天气酷热见夏汀的目光过来,何秋妍抬了抬下巴,眉眼得意,神情讥诮。。...

夏汀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发现说话的是今天宴会的组织者,何知府的千金何秋妍。

见夏汀的目光过来,何秋妍抬了抬下巴,眉眼得意,神情讥诮。

看她此时的模样就知道,她就是故意针对夏汀的!

何知府今年年中才调任到滋州来,过来的时候是夏日,那个时候天气炎热,姑娘家们也不爱出门,活动没办法展开。

这左等右等,总算是等到了恰当的时机,何秋妍可不得柿子挑软的捏,给自己造造势,让自己在滋州的贵女社交圈里,更有身份地位嘛。

丁青蓉是个火爆脾气,平时在府里全靠众姐妹压制着,此时一听何秋妍的话,瞬间就炸了,面色猛的变冷,正欲开口硬怼,却听到夏汀抢在她之前开口了。

夏汀冲着何秋妍柔弱一笑,笑意简单干净,又透着柔弱的美好,看得何秋妍心里的嫉妒像是漫山的野草,控制不住的疯长!

何秋妍长相一般,今天办宴会,哪怕妆容仔细装扮过了,看着也十分普通,如果不是一身极华贵的衣裳,怕是都没办法在滋州贵女圈里出彩。

因为自己长相普通,所以对于容色姝丽的夏汀,何秋妍心里就像是喷出了一口火山一样,疯狂的嫉妒着。

美人柔弱一笑,下一秒却又神伤泪垂,声音柔软又悲切:“想来是我看得久了,让何家姑娘误会了,我只是睹物思人,看的久了些。”

夏汀一边说,一边抬帕子擦了擦眼泪,声音微顿,再开口依旧哽咽:“家母在时,也喜欢养花,像是眼前的这盆瑶台玉凤,少说也有百十来盆吧,我少时不懂事,还摔过几盆,当时慌极了,可是母亲说,也不是什么珍贵东西,摔就摔了。”

一听夏汀这话,何秋妍脸都绿了!

她明晃晃的嘲讽夏汀不过是商户女,没什么见识,没看过好东西,夏汀反手就向她炫耀了一波,商户人家的雄厚银钱能力!

今天的赏菊宴上,一共有两盆瑶台玉凤,一盆养的特别好,在何秋妍那边,由她守着和小伙伴们一起分享。

夏汀身边这一盆养的只是一般,为了炫耀,何秋妍将它放到了其它菊花中间。

何秋妍如珠如宝对待,心疼不已的瑶台玉凤,在夏汀眼里,不过就是百十来盆,可以随便摔着玩的小玩意儿!

丁青蓉刚才就忍不住的想开口,看着夏汀先说话,她这才控制了一下。

此时一听夏汀这话,丁青蓉只觉得心里痛快极了,眉眼冷冷的瞥了何秋妍一眼,唇却轻轻翘了起来:“姑姑虽然喜好,但是更加心疼你,便是牡丹中的圣品童子面和洛阳锦,都不知道被你摔了多少,你年纪小不知事,可把其它人心疼坏了。”

丁青蓉的话说完之后,丁燕蓉在一边不住的点头应道:“就是,就是,我听母亲说,你小时候还拿洛阳锦的花瓣泡过澡,一边泡还一边说它不香。”

姐妹几个,你一言我一语的,把炫耀之事做到极致,何秋妍的脸绿了青,青了紫,紫了红,最后差点气出一口老血来!

偏偏这个时候,夏汀还幽幽叹息接过了话头:“母亲走的那一年,院中的菊花开的也像今天这样艳丽,我看着花忍不住就想到了过去,真是对不住何家姑娘了。”

虽然说菊花有缅怀亲人,祭奠哀思的意思。

但是,在这种赏菊宴上,大家约定成俗,只会关注菊花高洁清雅的品质,而不是去关注它代表的含义。

偏偏夏汀提了,何秋妍的脸能不变色才怪!

不过,是她先释放恶意攻击夏汀,如今夏汀也不过反击罢了,这件事情就算是摆到外面说,夏汀也占理,根本不需要怕。

何秋妍气得脑瓜子嗡嗡的疼,咬着牙根恨恨的抬手指着夏汀道:“你你你……”

气极之下的何秋妍最后只能说一句:“你可真会想!”

“都是何家姑娘这花养的好,让我不自觉的就想起了母亲走的那一年。”相比何秋妍的气极败坏,夏汀气定神闲的像是与人话家常一般。

996围观全程,都不得不叹一声:姑娘,好气势!

就算是心里再气,但是咱们输人不输阵,阵仗上坚决不能落后于敌人!

看着眉眼含笑,举止纤柔的夏汀,何秋妍气恼之下,不顾脸面的来了一句:“你可真是让人败兴!”

一句话说完,在场贵女们的表情都有不同程度的变化。

其它人可能还只是围观看热闹,但是丁家姐妹的面色却已经相当的难看了。

身为长姐的丁语蓉,这个时候已经主动上前一步,正准备将夏汀拉到身后,与何秋妍理论一番,结果手刚碰到夏汀,就发现小表妹身子如棉花一般,直接软在自己身侧。

“听听!”

“表姐!!”

“姑娘!!!”

……

丁语蓉和身边一众小姐妹还有婢女几乎是同时惊呼出声,与此同时,丁语蓉飞快的将夏汀扶住,避免她摔倒在地。

今天跟着夏汀出门的是宝青和宝绿,两个人反应也很快,几乎是丁语蓉将夏汀扶好的时候,两个人也跟过来,一左一右护着主子。

所有人都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何秋妍心里正得意,自己这也算是扳回一城了吧?

结果,下一秒她傻眼了!

这怎么还带碰瓷的啊?

“何家姑娘若是瞧不起我姑父是商户出身,早前递帖子的时候,大可明说,也可以避免今天这主宾不欢的局面。”丁语蓉眉眼清冷的看着何秋妍,开口的声音也冷到极致。

不等何秋妍反应,丁语蓉接着说道:“日后何家姑娘的帖子,不必再递到丁府,今日多有打扰,告辞!”

长姐一开口,其它小姐妹迫不及待的收拾着东西离开。

等到何秋妍反应过来的时候,丁家众姐妹,以及夏汀早就已经上了马车,扬长而去。

只给她留下一室尴尬!

“她她她她她……”何秋妍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这个时候更是又气又恨又委屈,拉着身边的一个小姐妹,想吐槽,但是气极之下,嘴巴都不好用,好半天也只吐出了一个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