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6章

爱打瞌睡的虫 | 发布时间:2022-01-12 | 阅读次数:17753

医婆刺绣绣到晚饭时间,拾掇了东西医婆赶往厨房将晚饭送去给容姑姑。甫一进屋医婆就很敏感的意外发现室内气氛情况不妙,容姑姑烦燥的在屋里像驴子拉磨似的团团转,看见医婆进去,容姑姑的神色突然变的面目狰狞。“没有用的废物。”容姑姑一把抄起桌上的水杯扔向医婆。医婆缩身甫一进门香茹就敏感的发现室内气氛不妙,容姑姑烦躁的在屋里像驴子拉磨似的团团转,看到香茹进来,容姑姑的神色突然变得狰狞。。...

香茹绣花绣到晚饭时间,收拾了东西香茹赶到厨房将晚饭送去给容姑姑。

甫一进门香茹就敏感的发现室内气氛不妙,容姑姑烦躁的在屋里像驴子拉磨似的团团转,看到香茹进来,容姑姑的神色突然变得狰狞。

“没用的废物。”容姑姑一把抓起桌上的水杯扔向香茹。

香茹缩身躲过杯子的袭击,哐当一声,杯子砸在她身后的墙上再落到地上摔成碎片。香茹缩着肩膀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去,把食盒放在桌上。

“姑姑息怒,香茹愚笨又惹姑姑生气,请姑姑责罚。”不管什么事惹得容姑姑不高兴,反正自己也认了错再说,因为就算不是自己的错,姑姑说是,那就一定是。

狗腿子的顺从生存法则,不论何时何地,永远有效。

容姑姑看香茹那低眉顺眼的温顺模样就来气,可又不好发作,憋了半晌,最终坐下,叫香茹布餐。

本以为容姑姑要来场饭前运动而绷紧皮肉的香茹见形势好转,赶紧打开食盒把晚饭摆了一桌,小心翼翼地伺候着容姑姑用餐,丝毫不敢有任何大意。

不过容姑姑的情绪到底不佳,影响了胃口,满桌的菜大概每样动了几筷子就说饱了,叫香茹收拾了下去。

临走前香茹大着胆子问容姑姑今晚要不要夜宵,容姑姑想了想,还是要了。

因为容姑姑没胃口吃饭,今天香茹回厨房回得比较早,厨房里还有人来来往往,在别的掌事姑姑手下做事的大小丫头们在厨房里进进出出,从她们的嘴里,香茹听到了一个消息——肖姑姑生病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女医馆,听说杜公公正在考虑怎么处置。

而这杜公公正是太医院总管太监,也是肖姑姑的顶头上司,因为女医馆是太医院的附属机构。

肖姑姑是提前离宫还是按期离宫,就全在这总管太监的一念之间了。

香茹端着自己的晚饭倚在门外墙边专心致志的吃饭,别人的八卦议论她左耳进右耳出。

平心而论,她是百分之二百的真心希望容姑姑能成为肖姑姑替身,哪怕日后跳槽无望她也认了,只要别再成天看着容姑姑拿着藤鞭子挥来挥去怎样都行。

可这事哪那么容易,容姑姑一点优势都没有,她要是上位成功,其他几位大姑姑哪个肯服气?还不得明里暗里的使绊子出她洋相让她难堪。

当然,那些她上位后才可能发生的机会事件不是现在考虑的重点,不值得她来操心,还是想想今晚上给容姑姑煮什么粥比较现实。

香茹吃罢了晚饭,把厨具餐具归归拢,拿到院子井边清洗,时不时的还有大小丫头送来用过的餐具,慢慢的井边又堆了一堆的待洗物品。

香茹、银花和丁香三人洗了一会儿,厨房里的人渐渐少去,当厨房里的人走光再没人进来之后,香茹起身擦干手回到厨房开始准备夜宵。

取了枸杞子和粳米入砂锅熬粥,枸杞补肾养肝,容姑姑脸色不好说明肝血不足,正所谓肝肾同源、精血互生,补肝的同时亦要补肾,枸杞粥对她算是对症。对容姑姑来说她现在最好是能吃药,药物和食疗同时进行对她才最好。

砂锅上灶后,香茹请丁香银花帮忙照应一下,跟昨天一样,她飞快的跑回屋子拿来针线活到厨房里做,直到枸杞粥熬好了才放下手中的活,起身盛粥。

照旧是先盛出容姑姑那份坐在热水里保温,剩下的自己三人分了,然后香茹和丁香去伺候容姑姑夜宵睡觉,银花洗掉三人的餐具留下一盏油灯后带着香茹的针线篓子先回住处。

容姑姑对今天的枸杞粥没有发表意见,可仍旧没吃多少,剩了一多半就不要了,让两丫头伺候她洗漱休息。

一番忙碌后,容姑姑总算是进了被窝,蹙着眉头满怀心事的睡下了。

香茹是不会管容姑姑此刻心事有多重,她只知道如果明天不能绣完衣服的话,后天等待自己的可能就是跟今天李厨娘一样的一顿暴打。

因此,一见容姑姑睡安稳了,她立刻吹熄烛火,拉着丁香打着灯笼飞快地走了。

在厨房处理完最后的一点事务,两人回到住所抓紧时间洗漱睡觉,睡至半夜醒来提前起床,拿着针线篓子和烛台到外面灶台边窝着赶工,不知几时听到更鼓响,方知现在才寅时,也就是刚刚五更,离平时起床的卯时还有整一个时辰。

香茹抖开衣服仔细看了看赶工成果,非常满意,只要不出意外,今天是一定能完成的。

看看蜡烛已经所剩无几,香茹起身把针线篓子放在小板凳上,伸了个懒腰权当活动活动,拿起烛台回屋取了根新蜡烛回来,坐下再继续忘我地做事。

中途换上了新蜡烛,一直做到了卯时前,香茹终于收工,转而点起三个灶开始烧洗脸热水。她现在才想起来,要加班赶活的时候,以前的香茹就是宁可提前起床而不是推迟睡觉的,这样冷天时早上的热水通常都是她来烧,而晚上的热水则是别人烧,她回去用即可。

银花抖开香茹手上那件衣服,看到两个袖子已经完成了一个半,还差半只袖子就全部完工,不禁啧啧称赞,不停地夸香茹动作快,有这水平进针工局都绰绰有余了。

香茹只笑不语,把东西放进柜子里,换衣服洗脸梳妆,赶去厨房提了热水去伺候容姑姑起床。

香茹来到容姑姑屋里,把水盆放到容姑姑床前,束起床帐一看,今天的容姑姑神情跟昨天完全不一样,昨天是一副心绪不宁烦恼愁肠的样子,可这会儿,睡了一觉醒来,精神状态完全改变,好像想通了什么的表情,隐隐有一种好似应战的斗志一般。

看样子容姑姑已经决定好要跟那些掌事姑姑们打一场争夺总管姑姑职位的硬仗了。

香茹如此想到。

不动声色的扶起容姑姑,香茹照流程服侍容姑姑梳洗完毕,她再回厨房去拿早饭。

李厨娘还躺在床上下不来地,今天早饭的粥由别的厨娘来做,煮的绿豆粥和红薯粥,炸了油条和麻果,另还有两样馅的包子。

早饭做好后,众人真的是心惊肉跳地目送香茹提着食盒消失在墙边拐角处,向天上所有的过路神仙衷心祈祷就算容姑姑不爱吃也不要再像昨天那样用鞭子教育。

看到桌上的两样粥时,容姑姑没有什么反应,很给面子的各吃了一半,那些点心各吃了一块。整个过程虽没说好吃或难吃,但起码没有昨天清早那般的暴戾,平平安安的结束了这个早饭。

香茹收拾了桌子告退走人,走出院子后抹了把额头上的细汗,她紧张的都快犯低血糖了。

厨房里的人见香茹好端端地提着食盒回来,知道最紧张的时刻过去了,不禁一阵欢呼,拍着胸口直念阿弥陀佛。

银花接过香茹手里的食盒拿出去处理,丁香给香茹送上她的早饭换下她手中的水壶,其他人在感谢神仙保佑之后各干各的差事去了。

当香茹三人在井边洗碗时,容姑姑过来巡视地盘,厨房众人立马个个如临大敌一般等待检阅,待到容姑姑任何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挑了一遍刺大剌剌走了,紧张的气氛才随之消失。

容姑姑出了厨房径直去了肖姑姑的院子,掌事姑姑们的院子互相挨着,串门很方便,但平时除了找肖姑姑,其余掌事姑姑们着实很少互相来往。

撩开大门上挂着的棉帘,容姑姑走进堂屋,正在外面倒茶的玉桂见着容姑姑进来立刻进内室通报,片刻工夫出来引容姑姑进去。

容姑姑一脚迈进肖姑姑的睡房,在门口就看到方姑姑的背影,她正坐在床边亲自给肖姑姑侍奉早饭,一勺一勺仔仔细细地喂着绿豆粥。

伺候娘老子都不见得有这么细心体贴。

容姑姑恶意的腹诽了一下,然后立刻满脸堆笑的走向床边,恭恭敬敬的向倚坐在床上的肖姑姑问安。

肖姑姑今年四十有八,年轻时饱满得如同蜜桃一般的脸盘现在则瘪得像风干的桃干,鬓角到额头的头发白了一圈,虽然只比容姑姑方姑姑她们年长几岁,却像是上了六十的老妇。

肖姑姑眼带笑意的受了容姑姑的礼,拍拍床沿,玉桂赶紧在床头摆上凳子,请容姑姑坐。

“肖姑,今天感觉怎么样?”容姑姑一坐下就迫不及待的表示自己的关心。

肖姑姑嘴里含着一口粥无法回话,就只是点点头,容姑姑这才稍稍转头,跟坐在床沿的方姑姑问好。

方姑姑比容姑姑稍长几个月,过了年就奔四十三去了,不知是不是身在药房有天然优势,她倒要比方姑姑显年轻不少,发丝黑亮气色红润,一双吊梢眼透着精明劲。

方姑姑给容姑姑回了礼,舀了勺粥喂给肖姑姑,语调和缓地代肖姑姑回话:“肖姑好多了,昨天还没力气坐起来呢,这会儿总算有点胃口喝些粥,吃了粥一会儿还要吃药。肖姑,再来一口?哎,慢点。”方姑姑又喂了一勺绿豆粥。

“想吃东西就好了,肯定没什么大问题,我让厨房这几天给肖姑开小灶,专煮些肖姑爱吃的菜补补身子,您这么多年太辛苦了,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容姑姑没有理会方姑姑那话里稍带的得意劲儿,只把注意力放在肖姑姑身上。

“是么,那可真好,肖姑有口福了,多久都没吃过容姑亲手烹饪的菜肴了,还记得容姑能做上大姑姑就是因为一手好厨艺呢。”方姑这话真不知是褒是贬,因谁都知道容姑姑很久都没摸过炒勺了。

容姑姑被方姑姑这一顶给噎得一阵恼怒涌上心头,可脸上依旧是笑如春风的模样,连眼神都没变过,就像是毫不在意一般继续与肖姑姑说笑。

方姑姑一直在肖姑姑身边伺候,喂完了粥又喂药,容姑姑几次想上手帮忙都未果,在肖姑姑视线不及的角落,方姑姑毫不掩饰对对方的拒绝态度,并将肖姑姑方才用过的食盒餐具塞到容姑姑手上,面带微笑客客气气地请容姑姑顺道带回去清洗。

一早上没占到丝毫便宜,容姑姑终于给气了回来。

香茹三人正在井边洗菜,突然身边“哐当”一声,一个食盒被扔在附近地上,三人惊跳起来,抬头一看,容姑姑一脸怒容的拂袖离去。

三人面面相觑,大致能猜到容姑姑是从哪里回来,不敢多言,默默收拾食盒。刚才经容姑姑这一摔,食盒中装粥的瓷盅打翻来,未吃完的粥泼得到处都是。

香茹见红薯粥还剩了很多,反倒绿豆粥吃了不少,一时纳闷,肖姑姑不是生病体虚么,干嘛不吃健脾养胃的红薯粥,绿豆性寒,病人要慎食的呀。厨娘煮粥是本职,可病人也不要看都不看拿起来就吃吧。

香茹纠结了一会儿很快就释然了,也许肖姑姑病得不重,受得了绿豆的寒性。

想到此香茹就不多想了,肖姑姑健康与否与她无关,低头做事。

把菜都洗净送到厨房,香茹准备回屋休息片刻。沿廊下走了一段,见肖姑姑手下的玉桂迎面跑来,香茹停下脚步侧身让玉桂过去,并未多想她如此着急是为何事,迈腿直接回屋绣花。

玉桂急匆匆地冲进厨房,讨了几片姜片又转身离去,风风火火的样子惹得厨房众人们好一阵猜测,不知道肖姑姑这又是怎么了。

玉桂一路奔回院子,气还没喘匀,就先喊道:“姜来了,姜来了。”

屋里出来一个待字年纪的年轻女子,高挑身材,窄肩细腰,一张巴掌小脸面目清秀,但衣服却与宫女们不同,她不是紫褐色而是颜色很淡的雨过天青色,身上的衣服绣花也是浅淡素雅的颜色和纹样,看上去干干净净的。

“谢医婆,姜拿来了。”

“立刻去煮桂圆生姜汤,煮好后就给肖姑姑服下。肖姑姑素有脾胃虚寒,可她好强又不说与别人知道。唉,也是我心存侥幸,早上看到绿豆粥时不该想当然的以为肖姑姑知道忌口,当时应该派人来提醒一下,她就是那碗绿豆粥吃坏了才会泄泻。”这医婆的声音软软糯糯的也甚好听。

“谢医婆不必自责,都是婢子没有照顾好肖姑姑,与医婆无干。”玉桂赶紧解释。

“你们哪里知道那许多呢,看到食物送来就拿给肖姑姑吃。你去告诉厨房一声,让她们多辛苦一下,近日给肖姑姑的食物最好单做,寒凉的食物一概不要。”

“是,婢子知道。”

“我先回去了,肖姑姑要是有其他不舒服,再来叫我。”

“是,谢医婆慢走。”

送走了谢医婆,小宫女去院墙边煮汤,屋子里方姑姑不停地向肖姑姑道歉,都是因为她早上拿绿豆粥给肖姑姑吃才会变成这样,早知道吃红薯粥就没事了。

世上哪有那么多“早知道”,肖姑姑忍着肠胃的不适劝方姑姑不必把此事放在心上,下次不再犯就是了。

“我知错了,我这就去通知厨房让她们仔细点,别又拿些肖姑不能吃的食物送来。”说罢,方姑姑就起身告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