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初来乍到就被揍

冷清木 | 发布时间:2022-01-12 13:10:12 | 阅读次数:22188

“被打死她!让她抢吃的!”“被打死这个不不要脸的骚/货!”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对着地上不能够不能动弹的人还在拳打脚踢着。彼此起伏不定的愤怒的之声耳中了蓝月的耳朵里。离处的男女老少抱成一团吓得瑟瑟发颤。除了三个孩子抱成一团在离处,望着躺在地上的不动的人,眼里彼此起伏的愤怒之声传进了蓝月的耳朵里。。...

“打死她!让她抢吃的!”

“打死这个不要脸的骚/货!”

一群衣衫褴褛的人,对着地上不能动弹的人还在拳打脚踢着。

彼此起伏的愤怒之声传进了蓝月的耳朵里。

不远处的男女老少抱成一团吓得瑟瑟发抖。

还有三个孩子抱成一团在不远处,看着躺在地上的不动的人,眼里全是仇恨的光芒。

“哥,哥,她,她不会死了吧?让他们别打了吧?”

大丫骨瘦如柴的小手紧紧拽着身旁男孩的衣角,眼里全是惊恐之色。

“死了也活该!”其中最大的男孩眼神狠厉的狠狠淬了一口唾沫。

躲在中间的另一个小男孩,眼里噙着泪水一言不发。

但是那眼中的仇恨却怎么也让人无法忽视。

躺在地上的蓝月,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疼。

仿佛还有人在自己身上踹,这怎么行?想她末世的混世魔王还能被人揍不成?

挖祖宗坟,刨到了阎王炕头上,找死呢吧!

“你们特么给老子住脚!否则拧断你们的脖子!”

蓝月没去管脑子里的乱七八糟,咬着牙忍着身上的疼痛睁开了眼。

啪!伸手抓住了一只刚要踩到她头上的脚。

“敢踩老子的脑壳?你特/娘的脑袋长包了吧?”

蓝月使出了浑身的力气,那人的脚硬是没再前进一寸。

“啊啊啊啊!你放开老子你个臭婆娘!”

男子感觉自己的脚脖子都要被捏断了。

嘭!蓝月没理会他的叫嚣,拽着他的脚脖子狠狠一拉,人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脑袋着地,一看就摔的不轻快。

其余几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的蓝月一拳一个放倒了。

“敢踹老子?我让你踹!”

咔嚓——

啊——

一脚下去,其中一人的腿就像是掰甘蔗断的十分干脆。

凄惨的叫声简直就是虎啸山林,气吞山河,凄凄惨惨戚戚——。

“让你踹老子!”

“老子活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踹过呢!”

嘭嘭嘭!

蓝月就像是那爆发的母暴龙,不管身旁的人是谁,逮住就是揍。

咔嚓——

啊——

“别打了!干粮给你就是了!”

“姑奶奶饶命啊!”

“别打了!娘啊!别打了!”

一声声惨叫夹杂着求饶声让周围的人纷纷做鸟兽散。

特/娘滴!那凄厉的惨叫声,比老娘们生孩子喊的都高亢。

“快走!”霍大郎拉着自己的弟弟妹妹闪躲到了一旁。

大丫已经吓的浑身哆嗦,还尿了裤子。

霍二郎收回仇恨的目光只剩下惊恐,“哥,她没死,我们逃吧。”

霍大郎紧紧搂着自己的弟弟妹妹,浑身衣衫褴褛,脸上脏兮兮的看不清容貌。

只有那一双双带着仇恨的眸子格外明亮,透过破碎的衣衫隐约还看着几个孩子身上带着伤。

“我们这个时候走了就活不了的,有她在虽然我们被打但是还饿不死。”

霍大郎也恨那个人,恨不得杀了她,但是她现在还没死,是无法摆脱她的掌控的。

“滚——”一声怒吼又让霍大郎三人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我们滚!”

“我们这就滚!”四五个大汉拖着一根断腿屁滚尿流的逃了。

蓝月感觉打这一架把浑身的力气都用完了。

她现在很想睡一觉,但是她总觉得自己不能睡。

踉跄着身子慢慢靠近附近的一棵树。

霍大郎看到她径直冲他们三人走来,赶紧把弟弟妹妹护在身后。

抬起头然后一脸视死如归道:“嫂子,你不准再打我弟弟妹妹了,有什么气你就冲我来!”

蓝月勉强的睁开眼,盯着眼前的三个小萝卜头。

眼前脏兮兮的三个萝卜头正在抱成一团瑟瑟发抖。

“什么嫂子饺子!老娘男人手都没摸一下,嘴都没亲一个,到现在还是个处呢!喊什么嫂子!你们一边去!”

蓝月感觉她现在随时都能死过去。

现在的脑子里一半是面粉,一半是水,一晃荡全是浆糊,啥都想不明白。

艰难的靠在树上,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头一歪直接昏睡了过去。

脑海里的一幕幕让蓝月想再死一次的心都有了。

赶了一回潮流,穿了一个越,穿什么不好穿在一个极品寡妇身上?

她最讨厌的女人就是极品人设的女人了!

看着倚靠在树下昏死过去的人,霍大郎小心翼翼的拿起地上的树枝戳了一下。

“喂!你醒醒!”无论他怎么戳她就是不动。

大丫带着哭腔道:“哥哥她,她死了吗?”

霍二郎从自己哥哥怀里钻出来,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

“二郎,你要干什么?”

霍大郎赶忙抓住了自己弟弟的手。

“哥,你放开我!咱家都被她给搅和了,整天打我们,我要杀了她!”

霍二郎紧紧抓着手里的石头就是不撒手。

小小的个头也就五六岁年纪,最特别的就是那双眼睛,金色的瞳孔让他格外的与众不同。

“你不能这么做,杀人是要断了前程的。”霍大郎拿下他手里的石头好言相劝。

“哼!”霍二郎拉着自己的妹妹躲在了不远处。

霍大郎攥着手里的石头松了又紧,看着昏死过去的蓝月最终还是过不去那道坎,把石头扔在了地上。

转身回到了自己弟弟妹妹身旁,三人抱成一团,不安的看着蓝月。

她这一睡就是一天时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黄昏。

迷迷糊糊睁开眼,盯着蜷缩在不远处的三只萝卜头,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们过来。”蓝月勾勾手指,眼神不善的盯着他们。

自己刚挖出丧尸王的心脏来,就被那个白莲花小贱人从背后暗算了一把。

死了也就算了,竟然穿成了一个自己最恨的极品身上。

极品人设特么的也就算了,竟然还带着三个拖油瓶。

霍大郎护住自己的弟妹,战战兢兢的移动了过来。

“你、你想怎样?”说话都有些哆嗦,但还是把自己的弟妹护在身后。

蓝月打量着眼前的三个小孩子,“你们多大了。”

三人盯着她就是不敢说话,双眼里全是仇恨的目光。

蓝月直接无视了他们仇恨的目光,忍着身体的疼痛依靠在了树干上,目之所望满目疮痍。

果然是天下大乱加上民不聊生,看看这干裂的大地,天下大旱也不知道干旱了几年。

这环境跟末世也没什么差别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