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堂课

冷清木 | 发布时间:2022-01-12 13:10:13 | 阅读次数:26177

两个孩子被人揍的有些奄奄一息,蓝月把饼子往怀里一揣,一只手扛着一个就到了原来的枯树下。周围的人争相闪躲统统敢靠近了,这种打人抢食物的事情常常戏码,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现在的这个年头,统统是事不关己高高地挂起才能保命。伤的三人睁睁望着人走远,周围的人纷纷躲闪全都不敢靠近,这种打人抢食物的事情经常上演,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两个孩子被人揍的有些奄奄一息,蓝月把饼子往怀里一揣,一只手拖着一个就到了原来的枯树下。

周围的人纷纷躲闪全都不敢靠近,这种打人抢食物的事情经常上演,他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现在这个年头,全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才能保命。

受伤的三人眼睁睁看着人走远,再也不敢拦着半分。

蓝月把两人扔在地上,脸色难看道:“今天就给你们上第一堂课,财不外露,没有本事护住就别露出来,东西还是吃在肚子里实在,否则被人打死也是活该。”

霍大郎忍着浑身疼痛扶起自己的弟弟,眼中全是懵懂。

霍二郎带着仇恨的目光瞪着她,为什么她能看着他们被打?

蓝月并没有同情两人,转眼又看着霍二郎,“你被打更是活该,自己没本事,吃的被抢那就认命,自不量力只会拖累别人。”

霍二郎眼中原本的仇恨消失殆尽,转身看着自己受伤的哥哥,的确是他自不量力连累了哥哥。

“我懂了。”霍二郎再看蓝月,眼中只剩下复杂。

蓝月从怀中拿出那半块饼,这么一番折腾这饼子都没碎,还真是坚强。

“赶紧吃,以后给你们吃的就赶紧吃。”

在末世谁还管你吃不吃东西,只有吃到自己肚子里那才是真理。

像这里让来让去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霍大郎拿着饼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蓝月,用石头把饼砸开分成了四份,一人一块,最后一块放在了她手里。

蓝月没有再说话,看得出这孩子就算是到现在也还保留着一份善心,这是难能可贵的。

有善心是好事,但也要看是对谁,什么时候,这种善心有时候也会是伤人的利器,因为太容易心软。

罢了!以后慢慢教导吧。

“卧/槽!这么硬?”蓝月咬了一口愣是没啃动,还差点把牙齿给铬下来。

像这种沾满灰尘的饼子,在末世也是被人争抢的存在。

也不知道她的领域空间还在不在?

尝试用精神力联系自己的空间,也不知道空间里的东西还有没有?

嗡!唔!脑子里一阵刺痛,接着脑海里灰蒙蒙的一片地方,像是拨开了云雾,空间的大门缓缓打开。

蓝月心中一喜,果然空间还在。

嘶——

又一阵刺痛让蓝月脸上布满了冷汗。

看着空间里的变化蓝月有些傻眼。

自己空间里什么时候变了样子?

她原本的空间叫做精神领域,在末世她可是九窍全开异能者。

想她堂堂末世霸王,竟然到了这个破地方,到现在她还没缓过劲来。

她这也算是一个奇葩了吧?毕竟没有谁跟她一样这么倒霉的。

也幸好她的精神领域还在,否则她绝对想再死回去。

因为在末世能够开启九窍的异能者,外加能够开辟精神领域空间的也只有她自己一人而已。

为了保命她没告诉过任何人,也没人知道她是九窍全开异能者。

在末世,想要保命,留着底牌才是最大的保命手段。

这次要不是她正在跟丧尸王对战,没有注意那个贱人在背后搞鬼,否则也不能在她掏出丧尸王心脏的那一刻自己的异能失效。

对了!丧尸王的心脏呢?

蓝月忍着头疼在空间里寻找,终于在精神领域空间里的半空看到了那颗心脏。

心脏不是普通人那种血淋淋的心脏,而是一颗如蓝色水晶般的心脏。

“呵呵呵!终于让我找到了!”蓝月睁开眼,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因为使用精神力太多,蓝月又开始睡了过去。

夜晚的荒郊野地十分危险,霍大郎拉着自己的弟妹靠蓝月近了一些。

仿佛靠近蓝月才能让他们有安全感。

“哥,她不让我们靠她太近。”大丫拉住自己哥哥,害怕的猛摇头。

霍二郎也拉住自己大哥猛地摇头。

“如果害怕就靠近些,我们明天出发。”

蓝月就算是睡着也会保持半醒状态,所以几个小家伙的动作她一清二楚。

“是、是嫂子。”霍大郎搂着自己的弟妹躺在地上,距离蓝月只有半米的距离。

霍二郎黑夜中的眸子仿佛是一双狼眸。

盯着蓝月的侧脸了一瞬间,然后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蓝月好不容易恢复了一点体力,开始跟着逃难的大部队北上。

“这些人上哪儿去?”蓝月跟着走了半天,发现越走越荒凉。

炽热的太阳烤在大地上,远处的景物都在扭曲着。

地上的裂纹约有两指宽,如蜘蛛网般布满了整个大地。

“听说是去京城。”霍大郎小声解释。

蓝月驻足一拍额头,这才想起来,原主带着他们逃难就是为了去京城能够嫁给贵人当个妾。

这特么的什么奇葩思想?嫁给穷人当正妻也比当妾好百倍吧?

“我们不去京城,你们是跟我走,还是跟着他们走?”

蓝月才不去什么京城呢!就算是京城千好万好,但是也不是她这种难民能够待的地方。

早晚她要去京城,但不是现在。

“为什么不去?可是我们不去就饿死了。”霍大郎有些着急。

他们居住的村子早就被外敌侵略烧毁,又加上干旱庄稼颗粒无收。

如果回去就是死路一条。

“跟着我也不会饿死你们的,你们到底走不走?以后你们都是大老爷们,能不能别这么磨磨唧唧?”

蓝月是一个急性子,做一个决定之前,脑子里已经不知道转了多少圈。

人家说走一步看三步,而她却是走一步看十步的主。

“我们跟。”霍二郎上前一步道。

蓝月布满血色裂纹的嘴角勾起,“那我们走。”

霍大郎也拉着大丫的手跟上了蓝月。

路上的人搀扶着北上,只有他们四人这一队奇葩与他们背道而驰。

走了半天到了一座树林里,“这还叫树林呢?叫树干还差不多。”

“我们歇歇,你们等着,我去弄点吃的。”

蓝月从背上把大丫放下来让她坐好。

三个小孩子已经饿的走不动路她必须找点吃的。

“大哥,她不会扔下我们不管了吧?”

霍二郎盯着蓝月的背影眼神十分复杂。

“应该,不会吧?”霍大郎有些不确定。

大丫紧紧拽着大郎的衣服,大眼睛却盯着远走的蓝月。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