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南下

冷清木 | 发布时间:2022-01-12 13:10:13 | 阅读次数:22071

霍二郎盯着蓝月,大眼睛里饱含的都是不解,这个人怎么变了?原来是有什么非常好吃的东西从来不不给他们吃,只让吃几口粗粮让他们饿不死就行。他不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而已默默的的喝着水。霍大郎别看是大哥,也没霍二郎这么心细如发如尘,并也没意外发现蓝月的相同。他总我以为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默默的喝着水。。...

霍二郎盯着蓝月,大眼睛里充满的都是疑惑,这个人怎么变了?

原来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从来不给他们吃,只让吃几口粗粮让他们饿不死就行。

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默默的喝着水。

霍大郎别看是大哥,没有霍二郎这么心细如尘,并没有发现蓝月的不同。

他总以为是蓝月想开了转了性子。

到了晚上也不见得有多凉快,蓝月睡着觉都觉得自己身上还在出汗。

浑身黏糊糊的还夹杂着一阵阵的汗臭味。

蓝月嫌弃的撇撇嘴,臭就臭吧!

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弱,她的异能也没有被激发。

更何况,想要打开九窍何其艰难?

她现在一窍都没打开,能够揍那些人,是因为她本身就有实战经验在里头。

在末世里打架那还不是天天打?揍人早就练出来了。

不远处的火堆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发出轻微的声音。

“妹妹!妹妹!”听到声音蓝月猛地睁开眼。

发现周围没什么事,转头就看到霍大郎拍打着大丫的脸庞。

只不过无论他怎么拍打,大丫就是醒不过来。

“我看看。”蓝月覆上大丫的额头,发现是发烧了。

拿出水喂给大丫道:“她发烧了。”

“嫂子,你救救妹妹。”霍大郎哭的满脸鼻涕。

霍二郎小小的身子依偎在树干上,眼里带着惊恐。

“她会没事的。”蓝月现在没法明目张胆的拿出感冒退烧药给她吃,只能让她先多喝水。

看到大丫喝了不少水,把她放在霍大郎怀里,“你们等着我。”

蓝月跑到远处,发现这里有些破瓦罐,看来是那些逃难的留下的,找到了一个破了的瓦罐片。

用空间里的水冲洗干净,把感冒药捻成粉末端着回到了树下。

蓝月把感冒药兑上水,扶起大丫一点点的喂给她喝下。

二郎抹着眼泪,着急的看着大丫。

“嫂子,妹妹怎么还没醒?”一张小脸上全是担忧。

“没事了,她明天就好了。”让大丫服下药后这才放心。

大郎擦擦眼泪道:“这真的能好吗?”

以前发烧都会死人,他们的父亲就是发烧死的。

二郎仿佛想起了什么,蜷缩着身子躲在大郎的身后都在颤抖。

“发烧妹妹会死!发烧妹妹会死。”

二郎口中不断的喃喃自语。

蓝月头疼,看到他那个无助的样子没办法狠下心,这些小屁孩子什么的最麻烦了。

把他和大丫小小的身子揽在怀里,轻拍着他们的后背哄着。

大郎也小心的靠在蓝月身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自己的弟妹。

最后都抗不过困意沉沉睡去。

二郎感觉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他跟大丫正在被蓝月搂着。

“既然都醒了我们就走吧。”摸了摸大丫的额头,已经退烧。

二郎挣扎着从她怀中起来,“妹妹好了是吗?”

“好了!”大丫也已经醒来,但是因为还没好利索,浑身软绵。

蓝月没办法,只好背着她让她继续睡,另外两个小的边走边吃着土豆跟着。

水囊在大郎的怀里,所以两个人吃完后每人喝了一口水,一顿饭就这么解决了。

经过了五天的路程,蓝月带着他们终于遇到了一个破败的城镇。

这个地方也已经人去楼空,整个镇子上空无一人。

大街上到处都是逃难时没来得及收起的破烂东西。

蓝月找到了一个还算完好的房子。

“我们先在这里住一晚上吧。”

大丫的病已经好了,自从她生病好了以后,十分的黏糊蓝月。

“嫂子,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大丫这几天仿佛对她也不是那么害怕,偶尔还会问她问题。

蓝月坐下后道:“我们要去有水的地方。”

一般南方多水患,所以南方也容易多水。

这个干旱的年头,南方应该水会多一些。

据她这一路上的无意打听,知道了这个国家被称之为大禹国。

禹国首都被称之为洛都,坐落在北方。

蓝月带着他们要去的地方是,一年四季如春的南方。

逃难的难民,也有不少去南方的,只要到了南方最大的城镇湄洲城就好了。

湄洲城是大禹国的重要城镇,那里紧靠湄洲江,走水路可以直通洛都。

“那里有水吗?”二郎也好奇询问。

在他心里这个女人临时只不过是养大他们的工具,心里的仇恨并没有消失,但是面上不显。

这个女人把他们的母亲活活气死的事情,这些年责打他们的帐他都记得清楚。

蓝月道:“你们跟着我走就能找到有水的地方了。”

在这个乱套的房子里,找到了做饭用的东西。

蓝月利用寻找东西的空档,偷偷从空间里拿出来了一些不太好的碎大米。

据她了解,这个地方不属于华夏国的任何朝代,这里很落后。

大米这种东西,在这里倒是见得到,但也只有大户人家吃的起好米。

普通百姓吃的大米,都是一些碎米,能吃上一顿碎米也算是吃顿好的了。

种植出来的大米都是拿去换了粗粮,一斤大米能够换二斤粗粮。

只有这样,老百姓的日子才能过下去。

所以蓝月拿出这些碎米也算是合理。

“今晚我们喝点粥。”抓了一把碎米在陶罐里,又在后院的井里沉淀了一点清水准备煮粥。

只不过煮粥的时候,清水被蓝月换成了空间里的清水。

这样浑浊的井水她可不敢喝。

这后院的井水打上来就是些泥浆,就算是沉淀了,也都是浑浊不堪的。

“喝粥。”大丫看着瓦罐里的粥,不争气的舔着嘴唇。

大郎和二郎也渴望的看着那只瓦罐。

砰——

蓝月刚刚盛好粥,就听到门口一声巨响。

“你们先喝。”放下手中缺了一个口的碗,到了门口。

小心的打量着外面,扫射了一圈发现没人。

慢慢打开门,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

蓝月小心的用脚踢了一下,“喂,还活着吗?”

地上的人还是一动不动,把人翻过来,发现是一名老者。

试探了一下,发现人还有气。

“看在你是老人家的份上,我也不能见死不救。”

蓝月把人拖进屋内,小心的喂他喝了一碗米汤。

老者已经半昏迷状态,也失去了开口能言的能力。

蓝月看着老者,要不是门口周围空无一人,只有这一个老头躺在地上,她才不会手贱去救人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