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6章 被遗忘的事件

五色枫桐 | 发布时间:2020-11-20 | 阅读次数:16689

吃完早餐,将盘子端到厨房彻底清洗非常干净,马维晋摊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了。(w?ww。 ns novel。 com)短暂休息了左右半个半小时,马维晋无尽虚空打了个响指,那条小花蛇便不知道从哪个角落爬出,沿着他的裤管爬了上来,“哧溜”滑进了修长的运动服口袋去了。一...
吃完早餐,将盘子端到厨房清洗干净,胡利晋摊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了。(w?ww。 ns novel。 com)休息了大约半个小时,胡利晋虚空打了个响指,那条小花蛇便不知从哪个角落爬出,沿着他的裤管爬了上去,“哧溜”滑进了宽大的运动服口袋去了。一个小时后,胡利晋鬼头鬼脑地出现在了一幢破烂的建筑旁。“丝丝,你是说这幢破房子里可能有我们要找的东西?”小花蛇缠绕在胡利晋的手腕上,“嘶嘶”吐着红信。“不是?不是你带我来这里干嘛?”胡利晋忿忿地伸出手指弹了小花蛇一记。“好了好了,知道你饿,可你这家伙的食物太过特殊,一时半会让我去哪里给你找吃的?”“……这里面住着一只鬽?你确定?”“好好好,我这就去把它抓来给你当口粮……不过你确定那家伙并不强大?你知道,爷为了治好那女人浪费了大半灵力,虽然吸收了那只冰灵蟹的精华补充了一小部分,可实力有限,也就比普通人类强上那么一点而已。”“好了好了,我这就去总行了吧?小师叔说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我看是唯小蛇与女子难养也……”胡利晋絮絮叨叨地朝着破旧的筒子楼走去。这片地方显然不知荒废了多久,楼房前原本应该是草坪的空地上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荒草,老鼠雀鸟不时在荒草丛中出没。靠近楼房处种着一排细叶榕,这些榕树很有些年头了,巨大的树冠交织成了一片,无数细长的气根从树干垂下,宛如蛛网。由于长年无人修剪,长得异常浓密的榕树枝丫甚至从一些残破的窗户伸了进去,宛如和房子连成了一体。走在铺满落叶的林荫路上,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而来,夹杂着阴森幽凉的林木气息,非但没有令人感到心旷神怡,反而令人感觉心头沉甸甸的,仿佛压着一块铅。“这里的气息的确有些古怪。”胡利晋皱起了眉头,脚步却没有停顿,径直走向了这幢楼房的入口处。沿着落满灰尘的楼梯向上,胡利晋在小花蛇的指引下朝着三楼尽头一间狭小的屋子走去。推开积满灰尘几近腐朽的木门,扑面而来的死气令他有些吃惊——这个房间里显然死过不少人。而令他吃惊的还在后头,在他踏入门口的刹那,一股怪异的寒气朝他的面门疾袭而至。身形一闪避过那股攻击,胡利晋双手掐诀朝攻击来处打出一个光团。刹那间,房间内一片尘土飞扬。尘埃落尽,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现出形来。“我不管你是谁,从我的地盘滚出去!”女子阴恻恻地说道。“如果我不呢?”胡利晋抱着双臂笑眯眯道。“那就永远留下来!”女子说着屈起双爪朝他的面门抓来。“哎哟……别那么凶嘛,女人家家的要温柔,不然没男人要的!”胡利晋边闪身躲过女子的攻击边戏谑地说。女子似乎有些惊讶于眼前这小东西的身手,身形一滞,紧接着凌厉的招术不断袭来,逼得他瞬间手忙脚乱。眼看女子渐占上风,胡利晋不由暗自苦笑——没想到他竟然有朝一日连只不成气候的邪祟也对付不了。这只邪祟显然杀了不少人,戾气颇重,力量也很强,也不知道蛰伏在这里这么久是什么原因,但他明白,这样的家伙一旦跑到外面,受害者那是一拨一拨的,甚至都不用她动手,她身上的气息就能让靠近她的人大病一场。所以,这样有违天道的东西是不应该留在世上的。眼看女子双爪直取双目而来,胡利晋眼中杀机骤生,双手快速结印,一道白光往女子身上罩落,同时一块圆形的铜镜凭空浮现,镜中射出一缕金光,直奔女子头面。“啊”的一声惨呼,那白衣女子忽然捂着双目哀号不止。趁此机会,胡利晋将缠绕在他手腕上的小花蛇甩向那女子,“丝丝,上——”只见白光一闪,小花蛇的身形瞬间暴涨千倍,巨大的蛇首立起,蛇口大张,飞快地朝前噬去。眼看那蜷缩成一团犹自哀号不息的女子就要被它吞入腹中,忽然前方的空间氤氲了一下,一个满面怒意的黑衣男子站在了两者之间。“孽畜,你敢伤她?”黑衣男子轻描淡写地一掌拍飞了巨蛇。“丝丝——”胡利晋眼睁睁地看着巨蛇飞出门口,狠狠地砸在走廓的墙壁上,重新变成一条手指粗的小花蛇落到地上。“可恶——”胡利晋双手握拳,死死地瞪着凭空出现的黑衣男子,“为什么?阁下明明一身正气,为何要助纣为虐助?”“本君行事,何时轮到你一介黄口稚子来多嘴?”黑衣男子轻飘飘地瞥了一眼胡利晋,转头察看那名白衣女子的情况。只一会儿,黑衣男子猛地抬头望着胡利晋,眼神凌厉而可怕,“是你伤了她?”“没错——”胡利晋昂首承认,“如此邪祟之物,伤她何惜?”“邪祟之物?”黑衣男子的脸黑了下去,凌空一个巴掌把胡利晋扇了个滚地葫芦,“不学无术的东西,她是邪祟?睁大你的狗眼看看,她是以身饲虎的菩萨,当年若非她及时挺身而出,你以为这座城市仅仅死了这百十人?”“什么?她……她是镇压一方世界的恶灵?这个世界,原来也是不稳的吗?”“小子,你知道得太多了,你修为末微,这对于你来说并非好事,还是将它忘了的好。”黑衣男子朝胡利晋一挥手,“去吧——”黑衣男子话音刚落,胡利晋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黑色旋涡,“咻”的一声,将他吸附了进去。“你也去吧,巴蛇幼兽,也算是天赋逆天的存在,既认他为主,万不可图一已之私,引其涉险,此番念你初犯,不予重罚,望你好自为之。”小花蛇匍匐在地朝黑衣人一拜,快速游向那黑色旋涡,“咻”地消失其中。“这小家伙就是天外来人吗?怎么看起来那么弱小,要等他一步步成长起来,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唉……”黑衣人抱起瑟瑟发抖的白衣女子,脚步轻移,转眼消失不见。黑山公园,一处植被繁茂的区域。胡利晋呻吟着抱头坐起,原本在他身体周围焦躁地绕来绕去的小花蛇见状,“哧溜”一下盘上了他的手腕,“嘶嘶”吐着红信。“头好痛……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怎么记不起来了?”“对了,丝丝,你不是说发现了什么宝贝,宝贝在哪儿?……什么,你弄错了?哪有你这样糊弄人的……”胡利晋总觉得似乎遗忘了什么,可丝丝告诉他,说他来到这里就莫名其妙地睡着了,这不,看时间他睡了得有两个小时。奇怪,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嗜睡了?算了,反正他也没想着短时间内找到那什么雪魄琉璃,小师叔夫妻俩找了十几年也不过找着半片,这次他犯了错被爹爹责罚,小师叔劝说爹爹让他来寻找那另外半片雪魄琉璃,虽然他在爹爹面前痛哭流涕说不想来,要留在爹娘身边承欢膝下,可天知道他暗地里都要笑出内伤了,跑到爹娘都抓不到的小世界里,最少有好几年可以逍遥自在了,这真是天底下最值得狂欢的事情了。嘿嘿,照小师叔的计划,要封了大半修为,变成一个小孩子的模样才好。原因嘛,就是小孩子只要长得可爱,无论说错什么做错什么,只要撒娇卖萌耍赖,谁都拿你没辙。小师叔还说,这个叫地球的地方是一方净土,就算没有灵力也能活得万分精采,所以帮他把灵力封得只剩下十分之一不到,要想解封,要么找到雪魄琉璃,要么面对生死危机。本来嘛,对于这样的安排他也没什么意见,可来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的灵气匮乏得不成样子,连维持最起码的灵力运转都有问题,更别说这里的食物所含杂质太多,没了浑厚的灵力,要想长久呆在这方世界不生病可是个技术难题。还有,他发现这里的人虽然没有灵力,可活着也是步步惊心,就像昨天,那些飞速奔驰的汽车要真撞到身上,哪怕是他,怕也免不了断几根骨头“唉……”胡利晋将自己摊平在柔软的草地上,叹息道,“我发现无论活在哪个世界,其实都有各自的烦恼,就拿那个笨女人来说,找了半年才找着一份工作,赚那么点工资想吃顿好的都斟酌来斟酌去,昨天那只冰灵蟹据说花了她一个月的工资,啧啧,一个月啊!”“丝丝啊,你说我在家里的日子是不是舒服过头了,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闷得慌了拿夜明珠当弹珠玩,玩毁了也没人责骂你,不开心了拿灵果园炼剑,糟蹋了满园子灵果也就被禁足几天,打死我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想吃顿好的还得昧着良心用暗示秘法对付一个笨女人,亏心啊……”“啧啧,没想到有一天我胡利晋也会活得这么囧,我好像被小师叔那只狐狸给卖了,他现在一定躲在哪个角落里偷笑吧!”胡利晋寻思着,得好好计划一番了!如果想在这里生活得舒适些,得尽量寻些浊气少的食物充饥才行,炼些丹药防身也是必要的,弄不好哪天生病了,那些凡人的药丸子对他可没用……嗯,炼制几个防身的法器也刻不容缓,这万一遇到意外,起码多几个保命利器……可这些好像都要用到钱,现在最紧迫的,就是想办法怎么赚到钱。可到哪里赚钱呢,他昨天晚上翻遍了这个世界的所有法律法规,其中有一个什么未成年人保护法,是规定不准使用童工的,所以想通过工作赚钱那是连想都不要想的。做些小买卖?也不成,一个毛都没长全的小屁孩,谁会相信你啊?像他那个世界的很多修者一样,炼些法器或者炼些丹药交给别人去卖?没准别人把你当神经病,毕竟这是个相信科学,敬鬼神而远之的世界。胡利晋想得脑门生疼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才知道,原来想赚点钱还真他么的不容易,他真该为以前那个奢靡浪费的胡利晋切腹谢罪。胡利晋继续在脑海中丫丫各种赚钱之法,忽然间耳朵一动,听见远处传来了可疑的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是重物被拖拽的声音,还有一名女子被捂住了嘴发出的断断续续的“唔唔”声,紧接着便听见衣物被撕开的声音以及一名男子粗重的呼吸声。就算胡利晋迄今为止尚是冰清玉洁处男一枚,但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一听动静就知道哪个混蛋在欺负女人了。胡利晋是公认的护娘狂魔和护妹狂魔,所以一向最看不得女人被欺负……当然,他欺负女人例外!所以,这家伙不管三七二十一,爬起来就往出事地点奔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