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倾世花容》第五章 耳坠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0-11-20 18:05:15 | 阅读次数:26162

红菱红梅小说名字叫作《倾世花容》,提供更多倾世花容红菱红梅,倾世花容红菱红梅小说。倾世花容小说红菱红梅摘选:红菱和红梅进来。红菱和红梅正门口说话的,突然间听到里面秀筠叫两个人的名字,忙跑进来看,意外发现梳妆打扮台上的首饰盒…...

红菱红梅小说名字叫做《倾世花容》,这里提供红菱红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倾世花容小说精选: 秀筠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窗前看着远处的一丛梅花,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眼中盈盈含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牡丹缠枝纹的铜镜来细细地照了照。镜子里果真是个倾世的美人:眉如远山寒烟翠,目若秋水碧波横,鼻若琼瑶,肤如凝脂。秀筠仔细打量着自己,今天只梳了一个简单的双垂鬟髻,戴着一支珊瑚素簪,穿的是水蓝色银丝暗花蜀锦褙子,粉黛未施。唉,今天穿的太简单了,早知道能遇见他,我就好好打扮打扮了,不知道今天的模样洛…

秀筠一个人默默地坐在窗前看着远处的一丛梅花,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眼中盈盈含笑。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跑到梳妆台前,拿起一面牡丹缠枝纹的铜镜来细细地照了照。

镜子里果真是个倾世的美人:眉如远山寒烟翠,目若秋水碧波横,鼻若琼瑶,肤如凝脂。

秀筠仔细打量着自己,今天只梳了一个简单的双垂鬟髻,戴着一支珊瑚素簪,穿的是水蓝色银丝暗花蜀锦褙子,粉黛未施。

唉,今天穿的太简单了,早知道能遇见他,我就好好打扮打扮了,不知道今天的模样洛公子喜不喜欢......

想什么呢!秀筠对自己不知害臊的想法吃了一惊,忙摇摇头努力忘掉这些念头。

这一晃脑袋,秀筠才发现不对劲了,左耳朵好像少点儿什么。再伸手一摸,怎么左耳垂上的那只金累丝镶玉的耳坠儿不见了?刚才照镜子时一心想着洛公子,竟然没有发现。

那对耳坠可是去年生日的时候祖母送给自己的,要是丢了,祖母不知道会有多伤心呢。

秀筠惊慌起来,忙喊红菱和红梅进来。

红菱和红梅正在门口说话,忽然听见里面秀筠叫两个人的名字,忙跑进去看,发现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全部打开着,秀筠正在仔细地翻检。

“小姐,怎么了?”红菱不明所以,连忙问道。

秀筠正要答话,红梅突然推着红菱说:“姐姐,小姐的耳坠少了一只。”

红菱这才看见秀筠左耳上带的耳坠不见了,刚才自己一心想着洛公子的事情,竟然没有注意到。

两人也都慌了,又不敢惊动小丫头和老妈妈们,生怕被夫人和老太太知道了,只好自己满屋子翻找。

床上的枕头被褥都翻了个遍,屋里屋外都找过了,还是不见那只耳坠的踪影。

红梅累得满头大汗,心里越来越着急,忍不住哭了起来。

红菱又问秀筠:“小姐,您再好好想想,是什么时候丢的?今天都去哪儿了?”

秀筠说:“今天早上红梅给我戴的时候还好好的,就是刚才丢的。”

红菱想了一想,说:“小姐刚才忙忙地跑回来,会不会是丢在路上了?”

秀筠听了,便带着红菱和红梅沿着原路往回找,又要躲避着不能让人看出是在找东西。顶着日头来回走了几遍,都没有看见那只耳坠子。

“不会是让哪个小厮或者是好赌的老妈子拿去当了吧?”红梅担心地说。

抬头却看见秀筠望着前面的一枝青梅怔怔的站着,好像并没有听见自己说话,只好又叫了两声:“小姐,小姐?”

秀筠回过神来,只淡淡说了一句:“不必找了,也许哪天它自己又冒出来了呢。咱们都回去吧。”

红菱两人不知道秀筠是什么意思,只得跟着秀筠先回到清华苑了。

秀筠心里存着一丝侥幸,会不会是被他拾去了呢?

他明明也是在看着我的,未必就不会看见那只耳坠儿。

想到自己戴过的耳坠此刻也许就握在洛公子的手心里,秀筠的心缠绕上淡淡的欢喜,双颊微红,眸子里熠熠闪着柔光。

羞涩和喜悦转瞬即逝。一种落寞,在如水的眸子深处,覆盖上浓重的阴影。

怎么可能?秀筠在心里对自己冷笑了一声。真是傻念头!

还当自己是从前受尽宠爱的千金小姐呢?

洛公子锦绣前程,怎么会不选择在朝中有势力的人家结亲?怎么会要一个没有了父亲的罪臣的外孙女?

就算是拾起了那只耳坠儿,把玩一番,也就扔掉了吧?

转眼间天色已晚,四周一片黑漆漆的夜色,好像要把一切都吞噬在这无边的黑暗里,就像自己的未来,凶险莫测。

秀筠闭上眼睛,觉得自己的心冷得就像黑夜里孤零零悬在天边的月,无依无靠,没有着落。

一连好几天,红菱和红梅都看见秀筠常常一个人沉默着看向窗外,眼睛不知道在望向什么,蹙眉叹息,神情落寞。

红梅不敢打扰,但心里却十分担心。红菱也暗自替秀筠着急,心中暗暗祈祷,盼着洛公子早点儿托人来提亲。

音信是盼来了,却与秀筠无关。

洛家请了与两府都有交情的孔家太太做媒,求的是李秀棠。

这样的结果,让王氏和李晏平也颇为失望。两人虽不知道秀筠和洛清鸿见过面,但二老爷生前常常提起,人人心里也就都明白地存了这个意思。洛家也有此意,只是当时两个孩子尚小,没有提出来。以洛清鸿和李典承、李晏平的交情,这门婚事怎么也该是秀筠的。

还没等秀筠的事提到日程上,二房便接连出事,这桩婚事也便搁置不提。

自从知道洛家向秀棠提亲,李晏平心里气愤难平,王氏却想得明白:如果秀筠早就和洛清鸿订了亲,现在二房出事,人家就是退亲,也说得出理由来,倒更坑害了秀筠。

秀棠到底也是李晏平的堂妹,李晏平不可能在洛清鸿面前去质问他为什么不要秀筠,那就真的自轻自贱了。

同窗之谊还在,也照常相处,李晏平没有提起两家的婚事,洛清鸿也没有问他关于秀棠的事情。

只是心里添了一层隔阂,自己知道罢了。

且说秀筠病好以后,在母亲的房里又躺了两日,王氏每日亲自喂女儿喝药,秀筠渐渐觉得身上有了力气,能起身下床走走了,便不忍再劳累母亲,说服王氏,仍旧回到自己的清华苑来住。

这一天,秀筠正在房间里读书,忽然听得院子里一阵笑语。抬起头便看见四小姐秀箬走了进来,一进门就冲着秀筠吵嚷:“二姐姐,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说着把藏在身后的手一伸,一个眉眼雕刻得极精致的泥娃娃便出现在秀筠眼前,鲜红的小嘴儿,穿着红绫肚兜,全身雪白,宛如一个新生的婴儿。

秀筠笑吟吟地接了过来,仔细赏玩着,又抬眼看着妹妹问:“给我的?”

“当然是给二姐姐的。前两天立秋,三哥哥带我出去玩儿,我要了两个。这个穿红兜兜的娃娃是给二姐姐的。”

“秀棠也去了吗?”秀筠随口问了一句。

“三姐姐不肯去,她不是扭了脚了嘛。其实已经好了,只是你落了水,三姐姐心里自责,这两天看起来很难过呢。”

“哦。”秀筠轻轻应了一声,心里想,是在难过我还活着吧?

秀箬看秀筠的桌子上一本书翻开着,拿起来一看,是一本《汉书》。

秀箬打趣道:“二姐姐,你总是在看书,比哥哥们读的书还要多呢。连太学里的公子们也比不过你,将来他们都不敢娶你了,那可怎么办?”

正端着一盏茶走过来的红梅脚步停了一下,与旁边的红菱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紧张地察看着秀筠的脸色。

秀箬和秀筠俱是二太太王氏所出,秀箬只有七岁,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女红,最开心的事情便是每逢节日跟着哥哥姐姐们出门游玩看戏,收集各种新式样的花灯、娃娃等奇巧的玩意儿,屋子里已经堆满了这类小东西。

王氏为此十分担忧,一个女孩子家,整天出去野,什么正经的活计也不会,将来怎么嫁人呢?无奈祖母梁老太太十分骄纵这个孙女,不让王氏管得太严。秀箬想要买什么东西,或是想要去什么地方,如果母亲不同意,只要是央求祖母,梁老太太都会答应她的。

对于姐姐的心事,秀箬浑然不知。至于两个姐姐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矛盾,则更是超出了她能理解的范围。

而红菱和红梅却明白,秀箬无意中提到“太学的公子”,对于秀筠来说,是正戳着痛处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