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 来自斯摩棱斯克的信

暗夜公爵FS | 发布时间:2020-11-22 04:32:11 | 阅读次数:27488

发亮,光芒玻璃窗云堆的空隙柔和温暖地洒在窗台上,那云烟放佛了溶化怠尽,但是离开了月亮后,又都凝结出来,变的又浓又厚。待得漂移落伍,了完全成了沉郁的,沉甸甸的云堆了……  这是1805年的初秋的一个夜幕降临时,莱因士·莱因西斯将军在枫丹白露宫外围的屋这是1812年的夏末的一个夜晚,弗朗士·弗朗西斯将军在枫丹白露宫外围的屋子里来回踱步。他是个中等个子,有着猫头鹰般锐利的眼睛、鹰勾似的鼻子,如湖水般平静的脸,络腮胡,薄嘴唇。身着笔挺的蓝色燕尾军服,肩配金色肩章和肩带,衣领和袖口均镌绣有金色松枝图案,纽扣上印着帝国之鹰,脚蹬长筒马靴。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望着窗外漆黑的世界,此刻他正满目愁容。虽然面对当下形势忧心忡忡,但思维却十分清晰。皇帝已经出发几个月了,当下已是果月中旬,如果皇帝目前还没有进入莫斯科,那么接下来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俄罗斯马上就要进入漫长的冬季了,这对帝国军队是极为不利的,毕竟60多万人的弹药与后勤供给不是随便就能解决的。当初军队集结前夕,弗朗士遭人行刺重伤,因此未能跟随大军东征俄国。“你说我为什么偏偏在那个时候受伤吧!”弗朗士一直在嘀咕这个不愉快的话题。虽说弗朗士曾极力反对远征俄国,但他仍不放心这次行动,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如今看来为时已晚,倘若远征军不能解决供给就无法度过漫长的冬季,那对帝国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第一章

  来自斯摩棱斯克的信

  已是深夜了,月亮孤独地悬挂在空气中,柔和的月光均匀地铺撒在巴黎的街道上。四下里没有一丝亮光,空气中凝聚着空濛的水汽,整个世界都变得寂静深沉了。此时那半轮微微倾斜高悬在大地上空的淡白色的明月,没有入睡,孤形单影只在迅速飘浮的烟色的云朵间浮游,而同时又一动也不动似的。月亮笔直地俯视着大地,它虽然皎洁,却稍有污浊,因而略带几分凄楚。一缕缕云烟飘移过它身畔时,都被它照得发亮,光芒透过云堆的空隙柔和地洒在窗台上,那云烟仿佛已经融化殆尽,可是离开月亮后,又都凝聚起来,变得又浓又厚。待到飘移过时,已经完全成了阴郁的,沉甸甸的云堆了……

  这是1812年的夏末的一个夜晚,弗朗士·弗朗西斯将军在枫丹白露宫外围的屋子里来回踱步。他是个中等个子,有着猫头鹰般锐利的眼睛、鹰勾似的鼻子,如湖水般平静的脸,络腮胡,薄嘴唇。身着笔挺的蓝色燕尾军服,肩配金色肩章和肩带,衣领和袖口均镌绣有金色松枝图案,纽扣上印着帝国之鹰,脚蹬长筒马靴。时而低头沉思,时而望着窗外漆黑的世界,此刻他正满目愁容。虽然面对当下形势忧心忡忡,但思维却十分清晰。皇帝已经出发几个月了,当下已是果月中旬,如果皇帝目前还没有进入莫斯科,那么接下来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俄罗斯马上就要进入漫长的冬季了,这对帝国军队是极为不利的,毕竟60多万人的弹药与后勤供给不是随便就能解决的。当初军队集结前夕,弗朗士遭人行刺重伤,因此未能跟随大军东征俄国。“你说我为什么偏偏在那个时候受伤吧!”弗朗士一直在嘀咕这个不愉快的话题。虽说弗朗士曾极力反对远征俄国,但他仍不放心这次行动,总觉得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如今看来为时已晚,倘若远征军不能解决供给就无法度过漫长的冬季,那对帝国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早在一年前……

  枫丹白露宫中,拿破仑与帝国将领们正在讨论远征俄国的计划。与此同时,弗朗士与达武元帅正在向拿破仑皇帝进谏:延迟攻打俄罗斯的计划。

  对于达武人们习惯以钢铁来形容他,是个极为出色的战术家,意志坚定,对拿破仑忠心耿耿,更为确切的说是对法兰西至死不渝,只不过拿破仑刚好代表法国而已。在战术上,除了拿破仑本人,他是唯一可以脱离拿破仑指挥进行独立作战的元帅,这一点令所有的将帅都无法与他匹敌。他在奥尔斯泰特和艾劳的出色指挥足以使他像汉尼拔和凯撒一样扬名后世。

  “陛下,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的军队还陷在哥特人的泥潭中无法自拔,再去远征俄国,怕是后方不稳!还请陛下慎重。”达武说道。

  弗朗士接着说道:“陛下,请恕我直言,我们还不具备拿下俄国的实力。正如奥古斯塔特公爵所言,自打四年前进入马德里后,军队的伤亡人数与日俱增,我不明白这能给法兰西带来什么荣耀。我们赶走了他们的国王,受到马德里人民的欢迎,这是陛下您的英明,但是帝国干涉他们,却造成现在我们无法从西班牙撤军。若是撤军和谈就会给威灵顿以可乘之机,联盟会再度进攻巴黎,若是不撤伤亡就会慢慢拖垮帝国,后果不堪设想。在没有解决这件事情前,陛下再去远征,那后方由谁去解决呢?”

  拿破仑轻蔑道:“威灵顿不算什么,如果他敢于和我正面决战,我一定会打垮他!有人不要以为自己才是军队的主宰,达武!弗朗士!人民不会忘记你们在奥厄斯泰特与艾劳的光荣,当然我更不会!你们是对的,但我不会去做,就连英国人都不会相信我们去远征俄国,我就要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

  弗朗士与达武在惶恐中只得答道:“誓死为您效忠,陛下!”

  “但是陛下,我有个请求,请允许我率第三军率先驻扎在华沙。”达武低头央求道。

  “嘿,伙计,你还在觊觎波兰的王位吗?”内伊元帅冷冷地讥讽道。

  “阁下,我只是希望成为一个解放者,把波兰的土地耕作的更加肥沃,为的就是法兰西的利益,还有就是为法兰西人民造福。很抱歉,陛下,我说了实话。”达武对拿破仑鞠了个躬。

  “够了”!拿破仑不耐烦的说。“打仗,最重要的是后勤保障,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达武!你是个出色的军人,我相信你的能力,这个没有人能比你做的更好,我毫不怀疑。”

  “可是陛下,战线太长,近百万人的粮草辎重、马匹难道要从巴伐利亚、萨克森出吗?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盟友身上,这不靠谱,也不现实,而且仅能维持几天。”

  “我们仍然向以往一样,以战养战,用斯摩棱斯克、莫斯科的粮草作为给养,巴伐利亚、萨克森作为盟友应该负点责任,我的军队不会耗费法兰西的粮食。”

  “是的,没错,陛下,可是军费呢?这个开支太大了,以我们目前的税收实在维持不了多久,巴黎不能再增加税收了。”达武表示很为难。

  “那就从德意志、那不勒斯出吧!我是不能让我的人民承受像彼得那头蠢猪一样要子民连刮胡子都要交税的举动。但是,彼得打败了瑞典人,赢了所有的财富、土地、人民,受人敬仰,不是吗?”拿破仑挥手说。

  缪拉一听要从那不勒斯出军费,悠闲的面孔一下子绷紧了,看的出来他十分恼火,但他不敢发作,这个自私的家伙一向不允许别人染指他的那不勒斯。

  “缪拉,你的那不勒斯王国休整的怎么样了?”

  “还没有做好充分准备,陛下!”缪拉耷拉着脑袋说。

  “是吗!我原想等打败了俄国人把波美拉尼亚封给你呢?看来缪拉并不是想要这个地方。”拿破仑戏谑地说。

  “哦?这是真的?请原谅,陛下,我可以向美第奇们借款,你知道他们一向很大方。”缪拉睁大了眼睛兴奋地说。

  “缪拉元帅未免言过其实,美第奇那帮人只知道如何赚钱,商人们狡诈是无孔不入的,美第奇甚至控制了佛罗伦萨和伦巴第的政府收入,所有人都成了美第奇的债务人,你在意大利没有听说?”弗朗士提醒道。

  “弗朗士将军难道不知道帝国主宰着佛罗伦萨和伦巴第吗?他们是帝国的肥肉,我们高贵的法国人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好啦!我的勇士们,这里不是争吵的地方,我想要看到的是你们把事情做好,而不是告诉我该怎么做。”拿破仑说。

  “可是陛下”,弗朗士和达武一起开口说道。

  “还有什么事?”

  “我觉得还是等到冬季即将过去时再集结出发吧!到时候我们可先囤积在里加或明斯克等待冬季过去,再打不迟,这不至于在冬季里消耗太多给养。”弗朗士慷慨激言地说。

  “难道说要让我的士兵在大雪中行军?告诉我你是疯了吗?不过,你不觉得在斯摩棱斯克过冬更好吗?它距离莫斯科更近,补给线路更短。在此之前,我最好还是先和亚历山大会谈一下。”拿破仑说。

  意见并没有被皇帝采纳,这在预料之中,皇帝一向不喜欢任人指挥,这大概是所有帝王的通病。话虽如此,弗朗士还是服从皇帝的命令。

  ……

  突然,一阵敲门声扩散到了耳边,弗朗士回过神来,虽然声音不大,但很急促。“该死的,要不是我受了伤,我一定会把布吕歇尔打的从马上掉下来跌死的。”弗朗士望着窗外的月光骂骂咧咧的。弗朗士停了半响转身说了句“进来”。一名士兵背着带着刺刀的滑膛枪应声推开快速走了过来。

  “一封达武元帅的前线急件,将军。”士兵说道,将信件递到弗朗士的手中。弗朗士一摆手,士兵转身走出了房间,并小心翼翼地关上了房门。

  弗朗士拿着急件,上面写着:弗朗士将军亲启。弗朗士揭掉封泥,迅速打开信封。上面是达武清秀的字体:仁兄,当你看到这封急件时,我们于10月23日刚好在马洛亚洛斯拉维茨打了遭遇战,消耗过大,城镇七次易手,但我们最终还是打败了俄国人。双方都在避战,我曾试图劝说陛下从卡卢加进军,但均被驳回。不过,我预测军队会在斯摩棱斯克遇挫。由于迪罗克和乌迪诺军团前往北方驻守带走了斯摩棱斯克的大部分给养,因此我初步估计这会对陛下进军莫斯科照成极大影响。陛下需要在斯摩棱斯克过冬,但是斯摩棱斯克的给养已经不足,马匹的草料急缺。我知道仁兄在波兰受人民拥戴,因此我才舍近求远需要你的得力协助从华沙运送给养,此事只有仁兄能够办到,更主要的是军队需要你!另外,仁兄在出发之前,先去找塔列朗那个老混蛋,这是个见风使舵的家伙,告诉他不要幻想在巴黎打什么坏主意。否则,直接送上断头台。望仁兄速召集贵部龙骑兵与近卫军赶往我部汇合。达武亲笔(签名)。

  弗朗士看完信件,一阵沉思。他不知道到哪去筹集金钱征集粮草,总不能撕破脸皮让士兵去华沙公开抢劫吧!但他实在拿不出征集粮草的款子。达武元帅也没说款项的问题,他怎么就断定只有自己可以办到?最重要的一点是,达武提到了塔列朗,为什么是塔列朗?难道这个混蛋又要背叛法兰西吗?弗朗士百思不得其解。

  “报告!”正当弗朗士沉思之际,一名执勤士兵推开门说道。“什么事?”“前方巡逻的卫兵报告说,有人想趁夜携带财宝离开巴黎,在香榭丽舍大街上被例行检查的卫兵扣下了。卫兵从他们身上搜出了藏匿的敌国来信。”卫兵回答说。“有没有问对方是谁?”弗朗士问道。“对方声称是开银行的巴斯蒂安子爵。”“带我去看看。”香榭丽舍大街上,一个柱拐杖的老年人正和络腮胡卫兵理论。卫兵问老人是哪里人?叫什么?做什么的?老人“嗯”了一下,自称是巴斯蒂安子爵,马赛人,是名银行家。但卫兵觉得这个人很怪,因为根据平常这样的人大多都会多少沾点违法的事情。而且似乎这个人并没有说实话,从他的动作来看也不像是一个奔走的银行家,更像是一名官员,虽然他在极力掩饰他的说话口气。“帝国勇士难道就这样对待子爵吗?要知道陛下经常会让我为他筹集款子的,对于为国家付出心血的人应该给予方便。”老年人说道。“我们有规定,不允许在半夜时分随意出行。只有那些干了违法生意的人才会急着在晚上离开,这封信就是证据,你还要狡辩不成。”络腮胡说道。“我说过了,那还是我从英国收回的欠款,你知道当时我们和英国还不算太坏,伦敦银行从我这转贷了一笔款项,由于陛下的封锁令一直没有收回。”子爵辩解道。“对不起,这个我不知道!”络腮胡回答。子爵使眼色对旁边的仆人说:“把车上的东西拿来!”那仆人转身从马车里拿出一个布袋子交到子爵的手里。子爵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惦着布袋子说:“喏,这一点诚意,还请收下。”络腮胡卫兵接过袋子,袋子突然往下沉了一下。他随即把袋子交给另外一名士兵,那士兵用手碰了一下袋子底部,硬邦邦的,那是金路易的金币,随之就把袋子装到了随身带的包里面。“多谢您对我们工作的体谅,还没有这么关心过我们几个呢!祝您永远健康。”络腮胡士兵拍拍子爵的肩膀笑道。“哎呀!法国人民都会体谅得到你们的辛苦的,有了你们我们这些人才能安稳地做生意啊!”子爵答道。“您太客气啦!正是有了你们这些有钱的爱国人士,我们才能吃饱饭啊!”络腮胡诙谐的说。“那么,再见啦!我们可敬的帝国精英们!”子爵脱帽向他们行礼道。说完就准备乘马车离开。“等等,你要去哪?”络腮胡卫兵问道。“我这是要去收欠款去啊!”子爵说。“我答应让你离开了吗?”络腮胡变脸道。子爵疑惑道:“你刚才的意思不就是说我可以走了吗?”“我从来没说过。”络腮胡回答说。“那你为什么刚才说祝福的话?”子爵一脸不满。“你看不出来么?这是对你礼物的回礼,我们不能对爱国人士无礼不是?”络腮胡说。卫兵带着弗朗士走了过来。络腮胡看到弗朗士就打了个敬礼,说道:“将军!我们发现了一个可疑人,怀疑是王党分子。”“王党分子?带过来!”弗朗士一摆手。“将军让你过去问话!”络腮胡大声说道。子爵从刚才就看到了这名威武的将军,他转过身去,不敢正眼看他。弗朗士发现了他的细微动作,感到十分诧异,虽是夜晚,但今夜的月光异常明亮,似乎要将这天下的丑闻全部爆料出来。突然他释怀了,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抬了抬手杖,挺直了腰板,十分悠闲地对卫兵说:“让你们将军过来!”卫兵很纳闷:莫非这个脑子进水了,竟敢让将军亲自过去!想罢就大声呵斥了子爵道“你以为你是高贵的王侯吗?竟敢如此对将军说话?”弗朗士“哼”了一声,抬脚大步朝子爵走过去。弗朗士快速地向子爵靠近,乌云在夜空中飘动,刚好遮住了子爵的脸。待到乌云过去,月光下,弗朗士看到了一张十分熟悉的面孔,那是——塔列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