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四章 梦里无时莫强求

市井俗人 | 发布时间:2020-11-22 10:32:52 | 阅读次数:4245

手上的那部推背图不明白怎么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面的一部分文字居然消失了了,直到送进京城的时候,每一页上都只余下一副光秃秃的图画,而这时徐维掏出的颂词却正好应证了其中的一副图画,困恼研究组成员的一个难题登时迎面而来而解。  “小徐啊,你这颂词原来在推背图出土之刻国家就专门针对此书成立了一个研究组,组里的成员全都是享受国家津贴的两院院士,孙教授虽然不是院士,但因为是第一发现人,所以也有幸参与到小组当中。。...

  第四章

  孙教授听到听到徐维的问话满脸惊诧,随后便是一阵惊喜。

  原来在推背图出土之刻国家就专门针对此书成立了一个研究组,组里的成员全都是享受国家津贴的两院院士,孙教授虽然不是院士,但因为是第一发现人,所以也有幸参与到小组当中。

  虽然小组中聚集了众多科研学者,但几天过去他们也没有研究出了啥来。孙教授一直在为此苦恼,此时听到徐维的话语顿时有了一种拨云见日般的感觉。

  怎么回事?!原来孙教授等人手上的那部推背图不知道怎么搞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上面的一部分文字竟然消失了,等到送到京城的时候,每一页上都只剩下一副光秃秃的图画,而此时徐维拿出的颂词却正好印证了其中的一副图画,困扰研究组成员的一个难题顿时迎面而解。

  “小徐啊,你这颂词是从哪里看到的?是不是当时你在古墓里还发现什么,自己留下了?”孙教授和颜悦色的问到。

  徐维听到问话却是一阵紧张,他手里的三本书是他的秘密,他可不想告诉别人,于是他便推说是推背图出土的时候自己随意翻了翻,将里面的内容记下来了一些。

  孙教授急忙追问他还记得多少,但听到徐维说只记得这些后却感到一阵遗憾。

  孙教授急着赶回去继续研究,但这颂词毕竟是徐维拿过来的,他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只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思绪早就飞回了研究室内。

  眼看孙教授越来越没有谈性,徐维有些急了,毕竟他只剩下三年小命,不弄个水落石出他如何能够安心。

  “孙教授,我有个冒昧的请求,不知道我能不能加入到研究组当中去?”

  徐维问话的时候心里忐忑,毕竟这也算是国家的一个重点项目,有关人员都是受过国家检查的值得信任的同志,而徐维活了快三十年,别说党员,小时候连团员都不是,填写资料的时候政治面貌那一栏永远是“群众”这一词,不说学术基础,就连安全性这一条都不能够通过国家的检查。

  “这……”

  孙教授有些为难,按理来说徐维才是推背图的真正第一发现人,而自己只是沾了他的光,更不用说此时他也有着重大的贡献。但毕竟孙教授自己也只是有幸参与其中,在全都是两院院士的研究小组中话语权最低。

  “这个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毕竟这个项目属于国家的保密项目,在安全性这一环上要由国家有关人员来核实,至于学术水平这方面,只要你能够通得过政审,那我这张老脸还是能为你担保一下的!”

  徐维听到话语满心欢喜,没想到孙教授竟然还是一个重情义的耿直人,原本自己是抱着有枣没枣捅一杆的心思,现在竟然有了希望!

  接下来几天徐维就在京城住了下来。徐维第一次来京城,本想四处好好转转,没想到与孙教授谈话的第二天就有国家的人来找他谈话,在徐维将自己的祖宗八代都交代清楚后,来人便匆匆离开,直到三天之后,孙教授才给他打电话通知他去燕大的研究所。

  徐维打车来到研究所,在大楼门口便被拦了一下,一个干部模样的中年男人将他引入一间偏室,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了徐维的面前。

  “保密协议,你不得将在研究所内看到的听到的任何有关研究项目的话语透漏给包括你父母妻儿在内的第二个人知道,如果违反了相关规定,国家会对你采取必要措施,希望你不要以身犯险!”

  中年人的警告让徐维顿时警醒

  起来,他仔细的研究了一下文件,才慎重的签下了名字,这一刻徐维也成为了研究小组当中的一员,虽然只是研究助理的身份,但也有机会参与到推背图的研究之中。

  …………

  研究所没有徐维想象的先进,毕竟不属于科技范围,所以所里的设备比较普通,一整层楼分为不同的科室,同时进行着研究。徐维被分到孙教授的科室,负责所有助理打杂的工作。

  科室里人员不多,科室科长是燕大历史系的一个老教授李老,今年已经八十多岁了,二十多年前便被评为了两院院士,孙教授这么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在他面前都是一个小辈,更遑论徐维这个小年轻了。

  除了李老和徐维外,科室里还有五个人。四个正职研究员和一个打杂的助理。

  四个正职研究员都是德高望重的学术大家,而剩下一个打杂的助理则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小年轻。

  几位教授看到新来的徐维都没摆什么架子乐呵呵的打着招呼,毕竟有李老这么尊大神在这还没有轮到他们摆谱,只是那个小年轻却满脸不愤的盯着徐维,好像徐维抢了他的老婆一样。

  “孙教授,那边那个年轻人什么情况?”徐维被小年轻盯得有些发毛,扯了扯一旁孙教授的衣服,小声的问到。

  孙教授往小青年的方向望了一眼撇了撇嘴低声说:“这小子是刘教授的儿子刘员,自己都是靠关系才混进来的,竟然还想安排她女朋友一起进来。不过你来了,他女朋友的事自然就黄了。”

  徐维听完孙教授的话恍然领悟,摸着下巴略有所思,看来政府的工作不好干啊,以后得防着一点这个叫刘员的小子。

  连续几日徐维都耗在研究所里,眼看着研究就要出结果了,这天白天徐维却被告知接下来的工作因为他的保密级别不够,不能够继续进行。

  听到这个消息,徐维顿时急了,他来这里做什么,还不是为了解开推背图的秘密么!?

  望着一旁刘员小人得志的模样,徐维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肯定是这孙子搞的鬼,不然为什么偏偏就自己被撇开了呢!?

  徐维急忙拉着孙教授,想要他帮忙疏通,可孙教授也没办法,毕竟他也是人微言轻,做不得主呀!

  得想个办法,不然就这样被撇开徐维实在是不甘心,但他有什么办法呢,自己在京城举目无亲,唯一一个熟人孙教授也帮不上忙,本来自己就属于可有可无的加塞人物,又有谁会在意呢!?

  想到这里徐维精神一振,看来还是得靠自己,自己不是也有一本推背图么,想必这部图册对研究室的工作有巨大的推进作用,如果自己将其交给国家,那么换去一个研究员的位置应该是很容易的吧?

  思来想去,徐维一咬牙,便决定将自己的推背图交给国家,毕竟袁天罡遗留下来的三本书都存放在自己的泥丸宫内与自己心意相通,即便交给了国家只要不被毁坏那么就还是属于自己的。

  徐维扯了扯孙教授的衣服,将他拉出科室,小声的说到:“孙教授,如果、我说如果我这儿有一本书对研究所的帮助巨大,那么我将其交给国家,国家能答应我继续参与下去么?”

  “什么书对研究所的帮助能有那么大?这里的文献古籍不少,如果是一般的古籍那么我想帮助是不大的。”孙教授听到徐维的话语有些好奇,不知道他究竟藏了本什么书。

  徐维意念一动,推背图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怀里,他打开衣服从怀里掏出来一看,孙教授顿时眼睛就直了!

  “这!你怎么会有……”

  徐维连忙捂着孙教授的嘴,尴尬的笑了笑,说:“收声、收声……,嘿嘿上次您不是问我那颂词是哪里来的么,就是从这上面抄下来的。”

  “跟我走……”孙教授急不可耐的拉起徐维的袖子就走,不一会儿便到了研究小组组长黄主任的办公室内。

  孙教授将徐维的情况说了一遍,黄主任便急不可耐的将书从徐维的手里拿了过来,一边仔细揣摩、一边低头沉吟。

  “原来是这样,看来以前我们都走入了误区,那本出土的推背图根本就是一部残本,结合了这本才得以补全,看来以前的时间都被我们浪费了……

  小徐啊,你做得好,不管你这本书是从哪里来的,但你现在将他交给国家便是对对国家有功,你这个事情我会像组织上反应的!”

  徐维支支吾吾的问道:“黄老,那我继续参与研究的事?”

  “哈哈,你这小娃子一点耐心都没有,你对国家有功,国家自然也不会亏待你,既然你对这方面有兴趣,那我给你打包票,你肯定能继续参与研究!”

  黄主任珍惜谨慎的将推背图存入了修缮科内,这次徐维也有幸跟随,因为这里的保密级别过高,这也是他第一次进入。

  科室内的一个成员小心慎重的接过黄主任手上的推背图,将其放在了另一本推背图的旁边。

  当两本推背图叠放在一起的时候,徐维突然感到一阵悸动,仿佛身体内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随后他便感到一阵恍惚,他眼前的两本推背图竟然融合在了一起!耳边传来虚幻飘无的音响,徐维恍若梦中。

  “徐维,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孙教授的话语将徐维拉回了现实,徐维定眼一瞧,两本推背图还好好的躺在那里,根本没有融合。但他却感觉自己的那本推背图有了变化,仿佛多了些什么。

  徐维不管不顾,强行将自己的那本推背图从玻璃罩中拿了出来,翻开一看,果然有了变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