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 入道求真!

市井俗人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21152

派出所的小王是个非常热心人,自小和徐维一个院子,是老俩口望着慢慢长大的,老俩口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一件事情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才让小王听了个明白了。  小王略为沉吟片刻了片刻,边宽慰着二老边地说,伯伯、伯母别急,徐维自小就很老实本分,会出什么事情的徐维的父母急忙拨打他的电话,但是怎么也打不通,联系他的亲戚朋友,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第一章入道求真!

  徐维疯了!

  一个星期前,不知道怎么地,徐维竟然闹着要出家!

  一开始大家还不成察觉,直到公司里打电话来,才知道这小子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去上班了。

  徐维的父母急忙拨打他的电话,但是怎么也打不通,联系他的亲戚朋友,也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

  这个时候徐维的父母才急了,这孩子竟然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俩老越想越怕,生怕他是出了什么事情,一合计,赶紧报警!

  派出所的小王是个热心人,从小和徐维一个院子,是老俩口看着长大的,老俩口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一件事情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才让小王听了个明白。

  小王略微沉吟了片刻,一边安慰着二老一边说道,伯伯、伯母别急,徐维从小就老实本分,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这样,我去查一下他的通话记录,估摸着就能发现一些线索!

  小王说完也不啰嗦,立刻就回所里查了起来。二老也没心思在家里干等,便和小王一起到了所里,只看到小王打了几个电话,然后在电脑上鼓捣了一阵,便笑着拿了一份传真说道,这就是徐维最后的通话记录,上面有一个号码拨打得比较频繁,我们照着这个号码查一下,估计就有线索了!

  谁知道不查不要紧,一查顿时二个人都愣了!

  这个号码竟然是归元观的电话号码!

  坐在车上,二老一直想不通,从来都不烧香拜佛的徐维怎么跟道观扯上了关系,好在不一会儿车便停了,二人来到了归元观的门前。

  按说因为天师道的关系,西江省一带的道教比较昌盛,逢年过节都有不少香客到道观里上香拜神,但是眼前的归元观却又是不同,地处偏僻不说,道观也是又小又破,环顾四周竟然一个人影子也看不到,只有一扇破旧的木门矗立在眼前。

  二人站在门前敲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回应,直到渐感不耐才听到‘吱呀’一声,木门从后面打了开来。

  “慈悲,贫道有礼了,不知善信到此有何贵干?!”木门后头一个道童吃力的将木门打开,一面躬身,一面双手于腹前合抱,自下而上,向着二人分别作礼。

  门后的道童大约七八岁的模样,身上的道袍显得有些宽大,显然是用旧衣服裁改而成,但却浆洗得一尘不染,脚下布鞋白袜,不丁不八,头上挽起的束发上随意的插着一根竹髻,虽然年纪不大,却明显的恭敬知礼,让人一见便生好感,不自然便对这座能够教导出如此弟子的道观正视了起来。

  徐维父母二人一愣,正不知道该如何还礼,好在小道童瞧了二人几眼,略作思考便问了一句,这才为二人解了围。

  “请问二位是寻人否?”

  徐妈妈一听这话激动得不行,急忙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弓着身子拿到道童面前说道:“小道长,我们就是来找人的,你看看这个人,见过没有,有没有印象!?”

  照片上的人大约二十七八岁的模样,短发无须,模样还算周正,有着西北男人的高大硬朗,此时正站在一个女子的身旁摸头傻笑,不是徐维还能是谁!?

  道童看了眼照片,说了句‘随我来’便当先领着二人向着观内走去。道观不大,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后殿,道童向着后殿的偏房指去,说:“善信要寻之人便在此处,请各位自便,贫道便不打搅了!”说完略作礼仪,便又向来路走去。

  徐维父母也不理道童的离去,径直向着偏房走去,推开房门,见到一个人正翘着腿躺在床上,手上捧着一本书读得津津有味,不正是徐维是谁!?

  床上的男人被推门的声音惊醒,扫眼看了过来,见到来人便是一愣,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喊道:“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徐妈妈听到话语双眼顿时微红,急冲冲的走过去,对着床上的男人又拍又打,一边打着一边说道:“你这个死孩子!一声不吭的躲在这里,害得我们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这个死孩子,一点也不孝顺,你也不想想,如果你出了什么事,让我跟你爸两个老的可怎么活啊!”说完,徐妈妈也顾不得继续拍打徐维,一个人站在旁边呜呜的哭了起来。

  徐维手脚无措的拍打着徐妈妈的后背,满脸无可奈何的说道:“妈,您说说,好好的,您哭个什么,外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您的事情,咱好好的呢,有什么好哭的呢!”

  徐妈妈听到这话顿时便怒了起来,双目一瞪,说道:“谁说好好地,你说,当初你不是说你去出差么!要不是你们公司打电话过来,我们还被你蒙在鼓里,还不知道你竟然一个星期都没有去上班!”

  徐爸见到徐维支支吾吾地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安慰了一下一旁的徐妈妈,语重心长的对着徐维说道:“你说说你这孩子也是的,咋就干这么不靠谱的事情呢,你说说,为啥不去上班?”

  “干得不开心,所以不想干了!”徐维低着头,闷头闷脑的回答,眼神有些闪烁。

  徐爸听到这话长叹了一声,正待说话却被徐妈拉到了身后,“你这个死孩子,不开心能咋地,想当初咱不开心的事情多了去了,难道也像你一样,一声不吭的就跑了!?”

  “妈,这能和您比吗!您那是国企,待遇好福利高,逢年过节哪次礼品不是成箱的往家里拿!”

  徐妈听到这话顿时怒了,作势要打,却被徐爸拦了下来,“你这死孩子还有理了,赶紧收拾东西跟我回去,你这工作也做了三五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好好给你们经理说一下,明天继续上班!”

  “你们走吧,我不回去!”徐维听到连连向后退去,脑袋摇得如拨浪鼓一般。

  “不回去做啥,难道在这里出家当道士!?”徐妈双目一瞪,作势要打。

  徐维连忙向着一旁躲去,笑嘻嘻的腆着一张脸说道:“您还真说对了,我就是要在这里出家当道士!”

  徐爸徐妈被徐维的话语噎得不行,这次徐爸也不拦着徐妈了,他一张老脸憋得通红,手指颤巍巍的指着徐维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这孩子,你说啥!?出家?!你这是要断我们老徐家的根啊!”

  徐维满脸无奈的瞟了一眼徐爸徐妈,说道:“爸,妈!您说我说您什么好,我这是出家当道士,又不是出家当和尚,道士不禁婚娶的!在说这都啥年月了,就是当和尚地也不见得真有几个是五根清净的!”

  说着,徐维便从行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徐爸,腆笑说道:“爸,我在来这之前就在天师道那里打听清楚了,这当道士只要年满十八,父母同意,无犯罪记录便可,我这三条当中两条都合适,只差这父母同意了,您看您是不是在这里给签了!?”

  “我签,我签你个大头鬼!”徐爸不动声色的扫视着手里的文件,直到徐维说完,才冷笑一声,将手里的文件揉成一团,向着徐维扔了过去,一边扔着一边骂道。

  徐维一个闪身便躲了过去,满脸无奈地说道:“爸,你咋也学妈无理取闹呢!咱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徐妈听到这话不乐意了,“你这死孩子,我咋就无理取闹了!?你说你这当道士没钱吃啥喝啥,难道道观就白养着你!?”

  徐妈这话说道正题上了,徐维连忙解释到,“妈,这当道士咋会没钱呢,我在来这之前都打听清楚了,听说天师府的道长随便作一场法事红包都是好几万,这一个月做上那么几次,不比上班来得强多了!”

  “你就美得你吧,别人说啥你都信!”徐妈听到这话翻了一个白眼,“你说你都这么大人了,咋就不长脑子,这话也信?即便是那样也是那些资历深厚的老道士,跟你有啥关系?”

  “那可说不准,修道这种事情可是要看慧根的,有的人修了一辈子的道却不得其门,有的人修行时日尚短,却突然顿悟,可谓得道全真。我这还没开始修行呢,您咋知道我有没有慧根!”徐维撇了下嘴,反驳道。

  “就你还慧根,还得道全真!我生的孩子我还不知道,拉倒吧你,别扯这些乱七八糟的,赶紧地跟我回去,好好的上你的班!”徐妈听到话语嗤笑一声,笑呵呵的说道。

  “妈!您说您咋就不理解我、不支持我呢!我这次可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当道士的!”徐维被徐妈笑得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喊了起来。

  徐爸听到这话却疑惑起来,满脸好奇的问道:“你这孩子,往日里也没见你有这方面的兴趣,咋就想不过一定要当道士呢!?”

  徐维听到这话却沉默了,半响才尴尬的回答了一句。

  “额,爸,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