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三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2)

市井俗人 | 发布时间:2020-11-22 10:32:54 | 阅读次数:11153

为玄奥,初读不屑,重读注重、重读惊叹、重读不解、重读恍然大悟、重读感叹……吾一生所得皆源自此,能以游魂残余千百年,就是彰于此,然此书似为残本,只重神魂,而否肉身,当慎重修之;  二为《易镜玄要》,此乃吾一生学到的知识之精华,可分山、医、命、卜、成比例吾之一生,所得有三,一曰《太乙金华感应真诀》,此经书乃老道走访昆仑之时,于一处先辈洞府中所得,此书颇为玄妙,初读鄙夷,再读重视、再读赞叹、再读疑惑、再读恍然、再读感慨……吾一生所得皆源于此,能以游魂残存千年,便是得益于此,然此书似为残本,只重神魂,而否肉身,当慎重修之;。...

  第三章命里有时终须有(2)

  徐维听到老道士的话语呆愣在当场,难怪自己总觉得这座古墓怎么那么熟悉,原来自己的前世是李淳风,这座墓穴竟然是自己主持修缮的!

  只听老道士接着说道:“汝自改命格以全为师,为师因你而遗留于世,然千年过去,所剩不过残魂,虽有心替你逆天改命,然此时却法力低微,无能为力。

  吾之一生,所得有三,一曰《太乙金华感应真诀》,此经书乃老道走访昆仑之时,于一处先辈洞府中所得,此书颇为玄妙,初读鄙夷,再读重视、再读赞叹、再读疑惑、再读恍然、再读感慨……吾一生所得皆源于此,能以游魂残存千年,便是得益于此,然此书似为残本,只重神魂,而否肉身,当慎重修之;

  二为《易镜玄要》,此乃吾一生所学之精华,分为山、医、命、卜、相等五部。所谓“山”,既以食饵、筑基、玄典、拳法、符咒等修炼肉体和神识,以达其充满身心之学问;而“医”则为方剂、针灸、灵治等,以达保持健康,治疗疾病之方法;所谓“命”,则以推理命运之方式来了解人生,以穹达自然法则,进而改善人命之学问;而“卜”则涵盖占卜、选吉、测局等,主涉易经玄学,阵法,布局等,通过各种方式结合,以达预测占卜之效果;最后“相”则包括了“印相、名相、人相、家相、墓相”五种,以观察存在于现象界形相的一种方术。

  三乃《推背图》,此图乃为师于汝合著,旁人得之不过凡本,于汝却是一件宝贝!其间奥秘汝当自察之,为师不可多言以免影响天命。

  今以三书授汝,延接吾之传承!”

  说完,只见到袁天罡轻抚徐维的头顶,在接触的一刹那,徐维便感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等他缓过劲来的时候,便看到眼前漂浮着三本经书,竟然随着他的目光四处移动!

  徐维感到这三本经书似乎和他心意相通,一个意念,三本经书便收回了徐维的泥丸宫内。等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袁天罡已经消失,这时耳边响起了袁天罡最后的话语:

  “吾徒切记,三年后当有大恐怖降临于世,汝命格轻jian,为早夭之兆,当应于此,剩三年余命,非人力能逆改;汝欲破此轮回,当潜心修行,得尝大道,方能破之;所谓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由我不由天。从此跳出三界外,此身不在五行中!

  然大道何其茫茫,求之不易,且汝时日不多,更为艰难!汝欲避此劫数,唯有遁入道门,以求庇护!切记!切记!”

  本来徐维还在为得到异宝而欣喜,却突然被袁天罡的一番话语吓出了一身的冷汗!虽然他有心质疑,却又不敢不信!但这让他出家当道士嘛,却还是有些为难!

  此时的徐维已经二十七岁了,生活稳定工作满意,从哪里看都不像是要出家当道士的人,而且自己的二老年纪也越来越大了,这没个人在身边照顾着,也确实是让人放不下心来!

  徐维红尘未了,一路满怀心思的回到了家中,心情却是颇为复杂,一边为自己的小命担忧,一边又放不下这滚滚红尘。想起老道士的话语,自己的劫数当应在三年之后的大恐怖之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大恐怖,必须得躲入道门才能够避过!

  徐维正感无奈,却突然想起,自己不是有《推背图》么!?这可是一本预言了中华自唐代以来的重大事件的奇书!说不定能从预言中发现什么端倪,也好想出一些别的应对方式。

  只见徐维意念一动,一本《推背图》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没有慌着翻看,而是打开电脑将其和网上的版本对比了起来,发现其前面四十四卦的内容都是相同的,而从第四十五卦开始,内容却是变了!看来网上流传的版本果然是被统治者修改过,但这样也说明了统治者手中应该是拥有着真品的复印件。

  前面的四十四卦都已经在历史上一一应验了,而第四十五卦则是揭示了未来,徐维有心知道未来的大恐怖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他却先翻看起网络上的版本来,只见其记载着:

  有客西来,至东而止;木火金水,洗此大耻。

  颂曰:炎运宏开世界同,金乌隐匿白洋中;从此不敢称雄长,兵气全消运已终。

  网络上的版本写得云山雾绕的,他完全看不懂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个时候他又又对照着看了一下手中真品的记载:

  夜挂金乌,昼悬银月,恶客临门,太阿倒持。

  颂曰:污泥渐满凡尘中,夜客降世显不同;人心不古伦理丧,一朵荷花出墙东。

  徐维反复将真品的内容颂读了几遍,‘夜挂金乌,昼悬银月’这似乎是说的日月颠倒,‘恶客临门,太阿倒持’这似乎是说有敌人来了,自己却还把他当朋友,并把自己的把柄递交给了他!”

  而这下面的一首颂诗当中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呢?!这徐维便是完全看不懂了,看来还是他自己的玄学功底不够,理解能力太差,即便是得到了预言的提示,也还是揭不开未来的面罩!

  看来还是得请教一下高人!说道高人,徐维认识的好像就只有一个孙教授,毕竟他可是燕京大学的著名教授,研究了一辈子历史文物,对这方面的知识应该还是比较丰富的!

  徐维带着疑惑埋头就睡,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到了古墓挖掘的现场。刚到现场却发现文物局的同志都已经离开了,随便抓了个人一问,才发现原来古墓挖掘已经完毕,孙教授等一行人已经离开回京城了。

  这下徐维可急了,他连忙赶到公司里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好在因为古墓的原因,公司的工程也耽搁了,老总也就爽快的批准了他的假期,他乘坐着下午的飞机便一路飞往了京城。

  …………

  虽然天南地北徐维去过不少的位置,但这还是他第一次来京城,下了飞机他也不知道怎么走,便连忙拨打起孙教授的电话。

  这孙教授一行人似乎也是刚刚回来,听到徐维在电话里说他也来了京城,虽然疑惑,但还是热情的说会在燕京大学里等着他的到来。

  徐维乘上一辆出租车便向着燕京大学的方向驶去,这京城的出租车师傅果然能侃,虽然徐维因为心里有事,一路上显得有些沉默寡言,但出租车师傅还是不断地找着新鲜的话题。

  “我看您这一路心思重重的往燕京大学赶,可是得了什么老物件要找专家鉴定!?”

  还别说这师傅还真有几分眼力,虽然说得不准,但也八九差不离十。徐维听到这话来了兴趣,说:“您怎么看出来我得了老物件!?”

  “像您一样的外地人去燕大,无非就是为了两件事,一件是寻人、一件是问事,看您也不像是寻人做学问的样子,那么便只能是问事了!

  而您一路上神色戒备,心事重重的样子,多半便是携有重宝,再结合您要去的位置,这就不难猜出来了!”

  徐维听到这话眉毛一挑,这师傅不去测字看相看来是亏了,刚要开口却听到师傅又说了起来:“您这去的可真不是时候,只怕您去了也没人有功夫理您?”

  “这话怎么说?”徐维好奇的问道。

  “这事还真别说,换了个人还真不知道,我也是因为我侄子在里面才知道的!”开车师傅颇为神秘的说道:“《推背图》您可听说过?被挖出来了!今早就跟着专家一起送到了燕大!现在燕大的专家学者们都正忙着研究呢,哪里有功夫去理你!”

  “不可能!棺材里不是空的么!”听到这话,徐维心里一惊,脱口而出。

  开车师傅有些疑惑的望着徐维,好在这时徐维也反应了过来,并不言语,只是一路沉默,不一会儿出租车便来到了燕大的门口。

  徐维站在门口,心里却有些疑惑,《推背图》不是在自己手里么,那么孙教授等人找到的又是哪里来的?而且当时明明记得开启的是一座空棺材,里面什么也没有啊!难道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对了,记得当时自己看完袁天罡的遗言之后就陷入了幻境,而等到自己出来之后却发现孙教授等人已经走了,难道是在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

  徐维带着疑惑来到了孙教授所在的大楼,却看到大楼此时正被团团戒严起来,徐维准备进去却被人拦了下来,打电话给孙教授才被满脸疲惫的孙教授给领了进去,孙教授却只是将徐维领到了一楼的待客厅内,满脸疑惑的问起徐维的来意。

  徐维连忙将自己的来意解释了出来,并小心的问道:“孙老,我记得当时并没有在棺材里发现《推背图》啊,您这儿的是怎么来的?”

  孙教授听到这话却是一愣,问道:“你不记得了吗?!当时还是你从棺木夹层里取出的《推背图》啊!?”

  啊!?

  徐维被孙教授的话吓了一跳,这事他怎么不知道!?但想着当时的诡异情形,也只能支支吾吾的遮掩了过去。

  闲聊了一会儿,徐维才转入正题,说道:“孙教授,我这有一首颂词,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您见多识广,帮我看看!?”

  孙教授听到这话来了兴致,示意徐维拿出来看看,徐维连忙将打印好的颂词给拿了出来,孙教授初看还不在意,等他定神一瞧,脸色却是变了!

  “你这是哪里来的!?当时你看到了多少!?”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