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风云珠》第八章:武皇认输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11-22 18:04:49 | 阅读次数:9518

金龙舒情小说名字叫作《风云珠》,提供更多风云珠,风云珠小说深度阅读。风云珠小说金龙舒情节选:金龙会客大厅里的人却依然沉侵在上次的梦境之中,久久地难以回现实中来,在内,神秘的人。连绿舒情自己都敢我相信自己的琴声竟有如此神…...

金龙舒情小说名字叫做《风云珠》,这里提供金龙舒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云珠小说精选:绿舒情坐好后,一双纤细嫩滑的玉手便开始在琴弦上滑行起来,悠扬的琴声顿时像泉水般从琴弦上倾泻而出,源源不断。这意境就像是见到了潺潺的流水,顺流而上,流水声越来越喧嚣。很快,就见到了一幕壮丽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感觉。这感觉不但震撼着耳膜,而且,还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没错,那是水花溅在脸上的感觉,凉凉的,使人顿时神清气爽。然后,是欢笑声,人的欢笑声,就像你在瀑布里与心爱的人在泼水嬉戏一样畅快。全身都湿…

绿舒情坐好后,一双纤细嫩滑的玉手便开始在琴弦上滑行起来,悠扬的琴声顿时像泉水般从琴弦上倾泻而出,源源不断。这意境就像是见到了潺潺的流水,顺流而上,流水声越来越喧嚣。很快,就见到了一幕壮丽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感觉。这感觉不但震撼着耳膜,而且,还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没错,那是水花溅在脸上的感觉,凉凉的,使人顿时神清气爽。然后,是欢笑声,人的欢笑声,就像你在瀑布里与心爱的人在泼水嬉戏一样畅快。全身都湿透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自然之中。逐渐地,水声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清脆的鸟鸣声,百转莺啼,百鸟朝凤,鸟儿们在林中尽情地嬉戏,人在林间随鸟而追,相互打闹,没有任何烦恼。更奇妙的是,你可以闻到一丝淡淡的香味,然后是扑鼻芳香,沁人心脾。你仿佛看到了大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百花,有怒放的牡丹,有红艳的玫瑰,有雪白的梨花,还有浪漫的樱花,一时之间,全都开放了,争奇斗艳,万紫千红,你的鼻子,你的嘴,你的手,你的脚,你的全身都是诱人的芳香。梦境中的男主人公已经抱起了女主人公,在花间旋转,花瓣像雨一样洒落,在他们周围飞舞,他们就这样不停地转,花瓣也不停地飞舞,欢笑声不断,幸福也就不断,整个世界的美丽加起来,也比不上这样的美丽,那是人与人,人与自然完美结合的美,美的让人永远不想停,就一直这样下去,如果是梦,就一直不要醒,不要醒……

这时,琴声戛然而止,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绿舒情已经睁开了眼睛,但整个金龙会客大厅里的人却仍然沉浸在刚才的梦境之中,久久无法回到现实中来,包括,神秘人。

连绿舒情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琴声竟有如此神奇的效果,真的能够带人进入梦境,而且不论何种性格多高修为的人,都能沉浸于她所创造的梦境中,不能自拔!这几乎就像她所创造的梦境一样,显得那么虚幻,但事实又像梦境一样逼真,让人不得不信!

也许,是她的琴艺高超,加上她梦仙琴的奇效,才能创造出如此真实的琴声编织的梦境。绿舒情这样解释着,但连她自己也觉得这样的解释好像还缺点什么,而那所缺少的元素,才是其本质原因,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诸位,我已经弹完了……”绿舒情有点尴尬地大声提醒了一下,她的声音显然是借助了异能发出的,几乎可以传遍每个人的耳边,直达每个人的心里。绿舒情知道,只有这样,才可能把众人唤醒。

然后,全场再次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而且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息,越来越激烈。

直到绿舒情下了舞台,回到了座位上坐好,掌声仍然没有停息的意思,绿舒情只能怀着万分感恩而又无奈的心情提醒大家适可而止。

掌声却不像绿舒情的琴声一样能够戛然而止,而是渐行渐远的那种停止。延续了好久,终于没有了掌声,全场却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每个人的眼睛都盯在绿舒情身上,搞到她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俏脸已经满是红霞。

“怎么样,你小子知道什么叫天籁之音了吧?还敢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地在大家面前献丑吗?”

神秘人并没有把头转向一旁得意万分的红灵儿,而是直接对绿舒情说道:“舒情公主的琴艺精妙绝伦,美仑美奂,不知师从何处?”

“这,请前辈恕罪,师父不准我透露她的半分情况,所以,我只能无奈地说一句,不好意思了!”

“既然如此,我就不强求了。刚才听到舒情公主梦幻般的琴声,我确实感到自愧不如呀。所以,就不再多此一举的献丑了,我认输了!”

红灵儿一听这话,身子马上离地三尺,欢呼起来:“终于赢了!终于赢了!还是舒情姐姐最棒……”

“舒情公主,我输了,你可以随便要求我为你做任何一件事,我都会尽量帮你办到!”

神秘人向绿抒情的许诺在红灵儿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于是抢先对神秘人说道:“奇怪了,你是在跟我赌,姐姐只是我的帮手,就算赢了你你也没必要那么讨好她吧?竟然说可以随便要求你做任何一件事,如果要你死,你会不会答应?肯定是骗人的吧!是不是因为我舒情姐姐色艺双绝,所以,对她有什么企图……”

“不准胡说……”这声音实在是令人震撼,不仅震撼了红灵儿,也震撼了蓝问天和神秘人。因为,这是个二重唱,一句话出自两个人的口,异口同声,一个是理所当然的绿舒情,另一个却是名不正言不顺的黄傲天。红灵儿被吓了一跳,然后,分别看了看二人,开始掩饰不住的偷笑起来。这一举动顿令绿舒情的脸像火烧一样红,也令黄傲天恼羞成怒,“不准笑”还没落音,就要动手去打红灵儿,不料,伸出的手在离红灵儿只有五寸的地方,被蓝问天死死地抓住了。蓝问天严肃地呵斥道:“不准随便打人!”

“你管不着,快点松手,否则对你不客气!”黄傲天此时竟然眼中冒火,蓝问天也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怒火不断升级,一触即发!

一旁的绿舒情赶忙来制止,当事人红灵儿却不动声色,她只是痴痴地看着蓝问天,眼中久违了一丝晶莹和剔透。

“黄傲天,在我面前还敢闹事?刚才的苦是不是没有尝够呀?”神秘人的声音严肃而又浑厚,透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和霸气!

“哼!”黄傲天用力挣脱了蓝问天的手,气愤地回到了座位上,狠狠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从来没有输给过谁,所以,输了就要有所表示。而且,我一言九鼎,既然答应可以尽力为舒情公主做任何事,如果绿公主想让我死,我也不会有任何疑义,绝对照做!”神秘人看着红灵儿严肃地解释着他的惊人之举,见红灵儿仍然一副难以理解的样子,神秘人竟突然一笑,然后转身对着一副受宠若惊的绿舒情道:“我之所以会答应公主可以做任何事这样绝对的承诺,而没有任何诸如不能做一些我不能做的事之类的限制条件,是因为我能确定凭舒情公主的为人,是绝对不会提出让我为难的非常过分的事让我来做的,我说的没有错吧?”

“当然,我怎敢劳驾前辈帮我做什么事呀!”

绿舒情的回答早就被神秘人料到了,所以又一笑,对红灵儿说道:“看吧,我即使做出这样的承诺,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是吗?关键是对什么人,如果是对你,我当然要考虑清楚再说话。不然,我还真的有可能被你一句话就整死了,那我可就太冤了!”

“好狡猾的家伙!”红灵儿不服气地瞪了他一眼。神秘人却并不在意,又对绿舒情道:“我知道公主不喜欢麻烦别人,但我也知道公主更喜欢为人着想,你看,我既然输了,如果不表示一下的话,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当是帮我的忙,随便要求我为你做一件事吧,好吗?”

“既然前辈这么说,我再推辞就太说不过去了!我倒真有一事相求!”绿舒情难得求人。

“但说无妨!”

“我自幼酷爱弹琴,仰慕过两位琴之大师,一位是家师,另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贵国领袖人物——武皇!听师父说,武皇的琴技不在自己之下,而且,有种感天动地的力量。所以,如果能听到武皇的琴声,此生无憾!看来前辈在贵国地位极高,不知能不能帮我办成此事?”

“哦,是这件事呀……”蓝问天见一向爽快的神秘人突然犹豫起来,却满意的笑了。红灵儿见蓝问天无端发笑,非常好奇,便问:“你笑什么?是不是见这家伙刚刚还大言不惭地说可以帮舒情姐姐做任何事,现在却为此事犹豫而感到好笑呀?”

蓝问天却道:“不是,我是笑他要办成舒情公主的事只要点个头就能办到,此刻却在犹豫,实在有意思!”红灵儿却大惑不解地问:“点个头就能办到?你搞清楚,那是让全世界最厉害的家伙为姐姐弹琴呀!我估计,除了他本人同意,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强迫他。你也太高估这家伙了吧?”

“是呀!你太高估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呀!”神秘人似乎故意不给蓝问天面子,竟主动示弱,但不料蓝问天并没有窘迫的表情,却显得相当自信,这令红绿黄三人都十分疑惑。

“就像红灵儿所说,只要武皇本人愿意为绿公主弹琴,否则无人可以强迫他。这件事对于别人确实难如登天,但对于您可就只有点头这么简单了!”蓝问天给了神秘人一个自信满怀而又意味深长的微笑。

“你的意思是说,这,这家伙就是——武——皇?!”红灵儿惊讶地认真打量起了神秘人。

“为什么说我就是武皇?”神秘人笑问,没有任何慌张的表现。

“其实很简单,只是大家受到思维定势的影响,谁也不会相信武皇会贸然亲自来此处理这件事,这似乎是折了天下第一的面子。所以,没有人会认为你就是武皇。”

“有道理,那么,你为什么就敢大胆猜测我就是武皇呢?”神秘人对蓝问天的解释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

“因为我相信,越厉害的人物,越是与众不同。就好像阁下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还能以赌局的形式陪我们玩来处理红灵儿的事这么与众不同一样!”

“是吗?”红灵儿更不可思议的打量起了神秘人,神秘人却依然不动声色,接着问:“接着说下去!”

“刚开始听到你的声音,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而且非常不简单。接着,你可以指使金国大总管,就证明了这一点。红灵儿猜你是皇子,你说不是,她就不敢猜你就是金国地位最高的人了,但我却从那时开始,就怀疑你就是武皇了。”

“那也不能证明他就是武皇呀!”红灵儿对蓝问天的解释非常不满意,似乎怎么也不愿意相信神秘人就是天下第一的武皇。

“听我慢慢说。首先,你的金龙令是最与众不同的。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只有一条金龙的金龙令,这应该是级别最低的金龙令了,它用来邀请贵宾进金龙城。比我们的金龙令高一个等级的,应该就是红灵儿骗来的那块有两条金龙的金龙令,那应该是金国大总管用来分配任务的令牌。而你的金龙令有三条金龙,那就代表你的级别比总管还要高的多,如果不是皇子,那就只有可能是地位最高的武皇了吧?”

“说得不错,但你可能不知道,有三条金龙的金龙令也不是最高级别的金龙令,不仅金国皇家的人有,还有少数几位金国上上之宾也有。比如各国皇帝。所以,我有三条金龙的金龙令,也不能证明我就是武皇!”

“我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不敢肯定地说你就是武皇,所以,我会更留意地找你就是武皇的证据。接下来,你用你的实力让我更加信服你就是武皇。”

“哦,我显露了什么实力?”

“你可以轻易打败可以开启异能空间的红灵儿,异能空间是武圣级的人物的绝招,虽然红灵儿异能不济,但也决不是一般的高手轻易可以化解的。除非他是武圣或更高一级的武皇!而让我觉得你不仅仅具有武圣的异能,而是已经达到天下只有武皇一人可以达到的武皇境界的事是,你可以用红族的异能为红灵儿补充大量红色异能元子而没有丝毫不适,除了红色异能已经达到顶峰之外,是不可能做到的。一般的武圣只是在本族的异能上达到顶峰,很少可以兼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异能都达到顶峰,而你却做到了,除了你是武皇,我想没有什么可以解释这一点了吧?”

“是吗?但我能用红族异能为红灵儿补充异能并不代表我的红色异能就已经达到了红色异能的顶峰吧?据我所知,世界上有不下五个武圣把两种或两种以上的异能都修炼到近顶峰的境界,虽然都还没有像武皇一样达到顶峰,但像补充异能这样的事还是可以轻易做到的,所以,这一点依然不能解释我就是武皇!”

“也有这种可能,所以,我也没有就此肯定你就是武皇。但直到最后一件事,让我彻底相信你就是武皇!”

“什么事?”红灵儿迫切地追问了一句,神秘人却问:“你是说我没有立即答应绿舒情的要求?!”

“没错!因为我听说,武皇爱琴如命,琴技高超,但已经很久都没有弹过琴了,具体什么原因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如果想让武皇再弹琴,那真的是难如登天。所以,我怀疑,如果你是武皇,你肯定不会爽快地答应为绿舒情弹琴!即使是失信于人,也在所不惜。结果,你果然犹豫了,所以,我到现在才能确定你就是武皇!”

“这么说来,如果他真的是武皇,他完全可以在弹琴上赢我,可他连弹都没有弹,就认输了,原来是因为……”绿舒情恍然大悟,蓝问天接道:“没错,这也就证明了武皇不再弹琴的事实,所以,你就是武皇,明明有实力赢,却故意认输,不愿一展琴技。所以,也就不可能轻易答应绿舒情的要求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