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风云珠》第四章:金龙赌约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6423

金龙令蓝问天小说名字叫作《风云珠》,提供更多金龙令蓝问天小说大结局,金龙令蓝问天小说结局是什么。风云珠小说金龙令蓝问天节选:金龙令牌的企图!你说你骗走大家的金龙令干吗?”“毕竟有用!你想,原本他们三个是想用那块金龙…...

金龙令蓝问天小说名字叫做《风云珠》,这里提供金龙令蓝问天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风云珠小说精选:“哈哈,想起来了吧?!”红灵儿看到蓝问天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笑得合不拢嘴。然后,她一个漂亮的转身,像变戏法一样,眼前的金发老者已经变成了一个活力四射的大美女。红色的衣服,红色的头发,还有那双始终含笑的迷人的大眼睛,让蓝问天无法不相信此人就是自己上一刻所帮助的那个可爱又可气的美女。“原来你们真的认识?”黄傲天看了看含笑的红灵儿,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蓝问天。全场都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都在疑惑蓝问天这家伙怎么出卖自己的同伙…

“哈哈,想起来了吧?!”红灵儿看到蓝问天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笑得合不拢嘴。然后,她一个漂亮的转身,像变戏法一样,眼前的金发老者已经变成了一个活力四射的大美女。红色的衣服,红色的头发,还有那双始终含笑的迷人的大眼睛,让蓝问天无法不相信此人就是自己上一刻所帮助的那个可爱又可气的美女。

“原来你们真的认识?”黄傲天看了看含笑的红灵儿,又看了看一脸无辜的蓝问天。全场都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惊叹,都在疑惑蓝问天这家伙怎么出卖自己的同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呀?

“原来你是红灵儿呀!”旁边的绿舒情见到转眼之间就大变身的红灵儿,又惊又喜!

“当然是我,不是我还有谁?舒情姐姐!”红灵儿对已经来到自己身旁的绿舒情调皮地笑着。

“是呀,也只有你敢开这种胆大包天的玩笑,看你怎么收场?还笑得出来!”绿舒情担心地埋怨道。

“没关系,有这个蓝色至纯高手给我撑腰,我怕什么?”红灵儿笑着转向了一旁正苦思如何向大家解释自己不是红灵儿同谋的蓝问天。

“真后悔当初那么草率地帮了你,没想到你是抢了人家的令牌才被围攻的,我竟然天真地以为你是被三个男人欺负的弱女子!我怎么这么糊涂呀?!”

看着蓝问天后悔不已的样子,红灵儿笑得更起劲了,“我刚开始可没求你帮我哦,是你自愿帮我的吧?我想不麻烦你都不行,哎,魅力大也是种罪呀!无奈!”

看着装得一脸无辜的红灵儿,蓝问天气得一脸通红,“我帮了你,你不但没感谢我,怎么还把我拖下水,我可没有骗取各国贵宾金龙令牌的企图!你说你骗走大家的金龙令干吗?”

“当然有用!你想,本来他们三个是想用那块金龙令来通知各国贵宾参加比赛必须要有金龙令为凭证才能参加,让大家好好保管的。我听后,当时就想,如果用他们的金龙令假传收金龙令的命令,把他们的金龙令都骗走,他们一个都别想参加五国盛会,那样会是多么有意思的一件事呀?!想起来都令我激动万分,可你,帮我的是你,坏我好事的也是你,你想气死我呀?!”

红灵儿和蓝问天目不转睛地对视着,她用“耳语传音术”对他诉说着自己绝妙的计划是如何被他给破坏的无奈,表情就像是瞬息万变的天气一样。而蓝问天听了她荒唐的恶作剧顿感苦笑不得,回道:“我真服了你了!”

“喂,你们俩个在嘀咕什么呢,快点把金龙令还给我们,然后你们乖乖自首,省得我们动手!”一个黄发魁梧大汉此时已经十分不耐烦了,他一开口,全场都跟着叫了起来,红灵儿和蓝问天顿时当成了公敌!

“大家静一静!”嘈杂的声音突然被一个雄浑的声音震住了,显然,这声音蕴涵着深厚的内力,所发者必非泛泛之辈。

全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一个蓝发少年出现在了红灵儿面前。这人衣着华丽,腰配宝剑,英俊的面庞含着笑,对红灵儿开口道:“灵儿公主就是灵儿公主,什么事大就玩什么!”

“绝锋,你也来了。你不是神通广大吗,能帮我摆平吗?”红灵儿见到帮手来了,怎么会轻易放过?

“也只有灵儿公主会给我出难题!”绝锋说着,又看了看蓝问天,不禁吃了一惊,没想到眼前这个英武不凡的蓝族少年居然是比自己更高贵的蓝族至纯人中。绝锋的深蓝发色已经接近至纯,经过修炼而来的几根黑发也变得几乎和蓝发色度一致了,但在蓝问天至纯的蓝色面前,还是黯然失色,这不禁令他眼中射出羡慕甚至嫉妒的目光,虽然只是一闪而过,还是被蓝问天敏锐地捕捉到了。最让他不解的是,蓝问天看自己的眼神是那么的异样,仿佛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两个头的怪物一样!

“你叫蓝,蓝问天?”绝锋问道。

“没错,想必阁下便是我国太子吧?”蓝问天已经看出了对方的身份,却并没有行应行的礼。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当今世界强者为尊,至纯人已经可以和皇室之人平起平坐了。

“你认识我?”绝锋更加疑惑了。

“当然认识,只是你不认识我而已!”

绝锋更觉得奇怪了,至纯人应该在本国中非常出名,为什么自己身为太子,耳目众多,却从来没有听说蓝问天这么一个至纯人呢?他满意为蓝国不可能出现至纯人了,自己不是,别人更不可能是,但见到蓝问天之后,他所有的骄傲都化为了泡影,这当真令他对蓝问天陡增怨恨!

“喂,快把金龙令还给我们!”那个黄发大汉又来向红灵儿索要金龙令了。

“还给你们,那还有得玩吗?不给,你拿我怎么样?”红灵儿说着,竟向黄发大汉做了个鬼脸。

“岂有此理,看我不教训教训你这个臭丫头!”黄发大汉话未落音,沙包大的拳头便已夹着风声向红灵儿的面门打了过来!

“休得对公主无礼!”绝锋声起掌发,瞬间便轻易化解了对方的猛攻。

你可能要问,按理说像绝锋和红灵儿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会有无数高手在暗中保护才对呀,怎么会轮到他们亲自动手呢?但你可能忘了这是个强者为尊的时代,个人恩怨个人解决,如果靠自己的势力帮助,那绝对会令世人不耻!在金国的金龙城更是如此。进入金龙城的都必须是高手,而且不能带随从保镖,必须凭借金龙令才有资格进入。即使是各国皇帝,在没有金国皇帝的首肯下也要凭借金龙令进入金龙城,当然,他们的金龙令肯定要比一般的金龙令高级。所以,进入金龙城的人身份等级便不再发挥作用了,一个普通身份的高傲强者,挑衅皇族中人的事时有发生,不足为怪。

“小子,你要多管闲事,那我就先让你尝尝多管闲事的苦果!”黄发大汉说着,便向绝锋发起了更猛烈的攻势,于是,二人立时在大厅中的舞台上展开了龙争虎斗。众人却都在坐山观虎斗,没有人制止,高手争斗外人一般不会插手,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喂,趁此机会溜吧!”红灵儿小声对蓝问天说着,一把拉住蓝问天的手,便向大厅外夺门而逃。

“你别拉我,我跟你跑什么,我跟你逃了的话,就真成你的同党了,那时,我就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蓝问天说着,已经挣开了红灵儿的手。还没出大厅的门,众高手已经围了上来,更要命的是,大厅外此时已经布满了金发侍卫,都手持兵器,原地待命。

“糟了,那三个家伙已经带人来了,这下插翅难飞了!”红灵儿此时已经看到了那三个被自己戏弄的金发侍卫统领朝自己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那眼神好象要把自己吃了一样!

“你真是胆大包天,居然敢抢我们的金龙令假传命令来此收取各国贵宾的金龙令?你知道你会有什么后果吗?”那个为首的金发侍卫统领首先兴师问罪了。

“过奖了!就拿你们的金龙令玩玩,不需要多大的勇气!”红灵儿还是笑着回道。

“还耍贫嘴,给我拿下!”话未落音,十多个金发侍卫便持枪围攻了过来。

红灵儿此时已抽出随身携带的的红红的鞭子,当空一甩,啪——!红鞭扫过之处,顿时红光闪现,如火花四溅,迫使众侍卫不得不连连疾速后退。

红灵儿把红鞭舞得像一条火蛇一样,照这气势看来,红鞭一旦打在侍卫身上,必然立时便皮开肉绽,甚至起火燃烧!众侍卫虽然训练有素,却无人敢近身攻击。

“还不过来帮我?”红灵儿虽然还应付地过来,但看到蓝问天竟然在一旁看热闹,哪里受得了。

“我帮你一次已经是犯了一次错了,不能再犯第二次了,你还是快把金龙令交出来吧!”蓝问天对红灵儿开始忠言逆耳地劝导道。

“好小子,你也在这,你一定是她的同谋吧。给我拿下!”金发侍卫统领见到蓝问天,立时便想起了就是这小子帮红灵儿脱身的,怎么能放过他呢?

于是,更多的精兵侍卫向蓝问天围攻了过来,这下有他忙的了。“哈哈,想偷懒,门都没有!”红灵儿见此变故,大感畅快,你不帮我,你自身也难保了吧!

“住手——!”正当场面异常紧张之时,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过来,它就像一句定身术一样,所有围攻蓝问天和红灵儿的侍卫全都停止了进攻。蓝问天和红灵儿一起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发现替他们解围的人是一个威严的老者。这人一出场,那三个金发侍卫统领便一起毕恭毕敬地迎了上去。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和贵宾动起手了?”老者对三人发问道。

“禀告总管,这两个人抢走了您发给我们的金龙令,来这里虚报命令,骗取各国贵宾的金龙令。属下令他们交出金龙令还拒交,所以,不得不动手拿下他们!”侍卫统领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让人家把至高无上的金龙令骗走?!”

“哦,主要原因不是因为他们太笨了,而是本小姐太聪明了!哈哈!”红灵儿的话让那三个家伙气的七窍生烟,总管却不动声色,只是朝红灵儿和蓝问天仔细打量了起来,尽管他已经看出了这两个闹事的家伙都是高贵无比的至纯之人,心中惊讶万分,但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来半分失态的表情,威严如旧。只是他有点犯难了,对待这样非同一般的异能人,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才好呢?还真让人头痛。

“让侍卫们都退下吧,我来处理这件事。”这声音柔中带刚,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仿佛来之天外,却又真实地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蓝问天心道:来者绝不简单!

此时,门外又走来了一个人。只见这是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人。此人衣着奇特,头带红冠,身披黄色斗篷,最神秘是他的眼睛被一副蓝色的眼罩罩着,让人无法看得出他的真实面目。

蓝问天和红灵儿对这个神秘人都来了兴趣,都仔细打量起了他。蓝问天感到他眼罩下的双眼也在他和红灵儿身上搜索让他感兴趣的信息。不,应该是欣赏!

“你们都退下吧!”总管又对众人吩咐道。于是,近百号侍卫都退出了庭院。

“总管,别让贵宾们饿着,快吩咐上酒菜吧!”神秘人已来到了总管身旁,吩咐道。总管应了声是,便去准备了。

“二位贵宾,我们到大厅里聊聊吧!”神秘人热情邀请着红蓝二人。

“那是最好不过了!”蓝问天对他处理问题的方式相当满意,心想能解释清楚自己的冤情了。

“要我进去有一个条件!”红灵儿对神秘人笑着说道。

“这都要跟我讲条件?让我猜猜你会说什么.”神秘人走近了红灵儿,接着说:“你应该是想让我告诉你我是谁吧?”

“你怎么知道我想问这个?”红灵儿对他一下子就猜中了自己的想法感到不可思议。神秘人更神秘了。

“你觉得是我直接告诉你好呢,还是你猜出来更有意思?

“对呀,还是我来猜吧!”

“现在先别猜,我们进去再聊吧!”神秘人说着伸出手,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红灵儿觉得这个神秘人很有意思,所以,不打算逃了,也就跟蓝问天一起又进入了大厅。

大厅里的众人见二人又回来了,也都坐回了自己的位子。而刚才绝锋和黄衣大汉的争斗此时也已经以绝锋的胜出宣告结束了。二人都耗费了不少功力,此时正在一旁打坐调息。绝锋动手之初就后悔自己的冲动,看到红灵儿拉着蓝问天逃走,更感自己实在是多管闲事,自找麻烦。想住手吧,无奈高手对决必分输赢,除非有人提前认输,但二人尽管都想停手,但却没人拉得下面子认输。所以,尽管是出力不讨好,火中取栗,还是非战不可,只能速战速决。绝锋只能自认倒霉,他如果看到红灵儿看到自己的窘境非但没有露出感激之色,而且一副玩死人不偿命的笑脸,估计要气得当场吐血!

蓝问天和红灵儿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绿舒情和黄傲天还坐在那里。神秘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中。

“大家都饿了吧,马上会有丰盛的酒菜供大家享用。至于金龙令的事,我会解决好的,大家尽可放心!”神秘人具有磁性的声音一下子盖过了众人的喧闹。

刚才,众人都看到了总管都听神秘人的吩咐,所以,他的话没有人不相信,也就安心坐在座位上等待美味佳肴的享受了。

神秘人又看了看红黄蓝绿四人,嘴角上扬,似乎在微笑,然后率先开口道:“今天真是来对了,竟然有幸见到四个至纯之人,实在令我高兴,好久没见到你们这么优秀的异能人了!我想先认识一下你们。谁想第一个自我介绍一下呀?”

“干吗让我们自我介绍,你那么厉害,能猜出我们的身份吗?”红灵儿笑道。

“好吧,那我就猜一下你是谁!”神秘人看着红灵儿,说道:“你纯正的红发代表你是红国人,而敢骗取各国贵宾的金龙令的红国人恐怕也就只有人见人怕的大名鼎鼎的红国九公主莫属了!”

“你也听说过我?你是听谁说的本公主是人见人怕?明明是人见人爱嘛!”

“哈哈,人们大都是第一眼见到你美丽的容貌而感到你是人见人爱;相处不久就都体会到什么叫人见人怕了!”神秘人笑着说道。

“同意!”蓝问天顿时产生了共鸣,不禁当即发出了赞同的声音。他的话显然表明他已经深有体会了!当然,也换来了红灵儿粉拳的惩罚。

“好了,你们三人是想让我猜,还是自己说呀?”

“我叫黄傲天!”黄傲天的回答非常简洁。

“我叫绿舒情,是绿国的三公主。”绿舒情接着答道。

“轮到我了,我叫蓝问天,没什么特别的身份。”

“现在让我来猜一下你是谁吧!”红灵儿说道,“你能够指使金龙城的大总管,一定是金国皇族的人吧。应该是金国的皇子吧?”

“呵呵,你猜错了,我不是皇子!”神秘人笑答,“你只有一次猜的机会,现在轮到别人猜了。你们猜不到的话,我就不告诉你们了!”

“怎么可能,你不是皇子会是什么身份呢?”红灵儿不解地问。

“好了,我不想知道你是谁,我只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红灵儿骗取各国金龙令的事?”黄傲天不耐烦地对神秘人道。

“简单,红灵儿是红国公主,而且又是红色至纯人,对于本国来说是贵宾中的贵宾,”神秘人对黄傲天说着,又转向红灵儿接着道,“我当然不能对你实施什么严厉的惩罚。但你戏弄各国贵宾,我当然也不能偏袒你。所以,对于金国,你需要保证不再捣乱;对于各国贵宾,你要做的是把金龙令还给大家,并向大家真诚地道歉。当然,你的保证能否令本国满意,你的道歉能否让大家接受,还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

“这样最好!”蓝问天道,红灵儿却瞪了他一眼,对神秘人道,“我要是不答应呢?”神秘人道:“你不答应,金国就只能取消你的参赛资格,你也会因此被软禁起来。这两条路,你只能选一条!”

“我不服,你如果能让我心服口服,我会照你的吩咐做!否则,本公主是绝不会轻易屈服的!”

“好!为了不让你说我欺负你,你说,你要怎样才服我?”

“那好说,我们来定个赌约吧。你如果能赢我,我就照做,否则,你帮我摆平这件事,怎么样,你敢吗?”

“当然,你说吧,赌什么?”

“就赌金龙令!”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