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七年,作死的节奏》第一章 理想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0-11-22 | 阅读次数:7303

冯子宏梁嘉俊小说名字叫作《六年,花样作死的节奏》,提供更多冯子宏梁嘉俊小说,冯子宏梁嘉俊小说名字。六年花样作死的节奏小说冯子宏梁嘉俊摘选:冯子宏则坐在操场旁边的座位上,用水瓶余下的水把头都被雨淋湿了后,冯子宏甩了甩头发,接着…...

冯子宏梁嘉俊小说名字叫做《七年,作死的节奏》,这里提供冯子宏梁嘉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七年,作死的节奏小说精选:下午6点,太阳已经渐渐下山了,但燥热的天气还笼罩着整个学校的操场上。刚打完篮球的梁嘉俊和好朋友冯子宏则坐在操场旁边的座位上,用水瓶剩下的水把头都淋湿了后,冯子宏甩了甩头发,然后对着旁边的梁嘉俊问道:“嘉俊,你决定好要考哪间大学了吗?”没有看他,梁嘉俊只是静静地看着天空最后一抹晚霞,淡淡地道:“没有!”还离高考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这段日子以来大家见面聊得最多的就是要考报哪家大学。睁大了双眼,冯子宏紧张地问道:“吓?嘉俊,难…

下午6点,太阳已经渐渐下山了,但燥热的天气还笼罩着整个学校的操场上。

刚打完篮球的梁嘉俊和好朋友冯子宏则坐在操场旁边的座位上,用水瓶剩下的水把头都淋湿了后,冯子宏甩了甩头发,然后对着旁边的梁嘉俊问道:“嘉俊,你决定好要考哪间大学了吗?”

没有看他,梁嘉俊只是静静地看着天空最后一抹晚霞,淡淡地道:“没有!”还离高考只剩下四个月的时间,这段日子以来大家见面聊得最多的就是要考报哪家大学。

睁大了双眼,冯子宏紧张地问道:“吓?嘉俊,难道你真的不想考大学了吗?要知道你爸知道你这样子想肯定很失望的,其实像这般聪明的人,只要最后这段时间肯下苦功,肯定可以考上大学的嘛,为什么不试一下啊?”

冯子宏和梁嘉俊是高中时代最好的朋友,两人从高一至高三都是同一个班,兴趣一致让他俩变得无话不谈。冯子宏成绩不错,但梁嘉俊很明显就不喜欢学习,成绩一直靠后。其实冯子宏很清楚梁嘉俊一直很聪明,他不爱学习的原因大概是来源于他的家庭。

梁嘉俊的爸爸是这间学校的语文老师,梁妈妈却是一个电视演员,由于工作上的巨大差距,梁爸跟梁妈的关系从很久之前就破裂了,梁妈虽然还是很爱他,但她最终是为了工作而搬离了他家在外生活,家里只剩下他跟梁爸。

自从这件事后,梁爸把全副精力全部投入到教育中,并绝口不提梁妈的事,而梁妈也因为经常在外出差拍戏而鲜少能探望梁嘉俊,就这样,梁嘉俊从一个乖巧的好学生变成一个极度厌学的问题少年。

收回了视线,梁嘉俊无所谓地耸耸肩道:“考上大学又怎样,还不是继续读书。我对读书已经厌倦透了,根本不想再呆在学校继续受折磨。”

知道他心里并不是这样子想的,冯子宏尝试着劝解道:“嘉俊,你别这样子说嘛,咱们年纪还这么小,要是你不读大学能做些什么啊?嘉俊,我觉得你真的没必要浪费你的天赋,你不是喜欢搞艺术创作的吗?要不咱们一起报考G市的美术学院吧?”

转头看着他,梁嘉俊有点疑惑地问道:“你之前不是想考Z市的建筑学院的吗?干嘛无端改为报考G市的美术学院啊?”

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冯子宏回道:“呵呵,其实不瞒你说,我跟老师分析过了,以我现在的成绩要考上Z市的建筑学院可能没有多大的把握,所以我决定还是报考G市的美术学院,嘉俊,怎样,要不要陪我一起报考G市的美术学院,咱俩考上了还可以继续做四年的同学,想想也觉得很棒!”

很认真地看着他,梁嘉俊突然自嘲地摇了摇头,道:“子宏,你别骗我了,以你现在的成绩要上Z市的建筑学院根本没问题。你想转考G市的美术学院该不会是为了我吧?”

被他看穿了心思,冯子宏有点尴尬地挥了挥手,道:“嘉俊,什么为了谁啊?!难道你不想跟我再做四年的同学吗?嘿,要知道没了你,以后我在篮球场上很难灌篮啊,多不爽啊!”

嘴角向上扬了扬,梁嘉俊轻笑道:“就你这技术还想灌篮,你都不怕被人笑话啊?”

一拍他的背,冯子宏有点不服气地道:“嘿,你这是什么鬼话啊,我上次灌篮的时候旁边的女生叫得要欢了,我本来就有灌篮的实力好不好!”说着,他还故意做出一个臭美的pose!

把旁边的空水瓶往他的身上一扔,梁嘉俊大笑地回道:“滚吧你,还实力?!难道你忘记了那次你能灌篮还不是因为我把篮筐下的人全部都挡掉了,那种毫无阻碍的情况下你要是灌不了篮,你还有脸在篮球场上混吗?”

忙躲过空水瓶,冯子宏笑着回道:“呵呵,对啊,所以咱家两个才要一起上美大啊,你想想,美术学校那么多气质美女,要是少了你的拦截,我怎么可以用灌篮这一招来泡MM啊?嘉俊,为了兄弟我的美好前途,你就跟我一起报考美术学院吧!”

只是轻轻地笑了笑,梁嘉俊没有回答,他心里当然清楚冯子宏这么说也是也了让他好受了一点,但他根本不想让自己的好朋友为了迁就自己而放弃他最爱的建筑学院,况且他一点也不想上大学。

见他不出声,冯子宏也收起了笑容,缓缓地道:“嘉俊,你心里还在为你爸妈的事而纠结对吧?其实大人的事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但我知道梁主任为了你学习的事是没少操心的,你也好歹为了他努力一次嘛!”这是他憋在心里的话,之前一直不敢跟梁嘉俊讲,但他觉得现在不提不行了,梁嘉俊在最后的四个月再不努力,他要考大学是真的没可能了。

双手紧紧地握着,梁嘉俊有点闷闷地回道:“他一心只放在他的学生身上,我怎样他根本就无所谓。”他跟梁爸在家除了必要的交流外,两人根本就没什么沟通。梁嘉俊越长越像他妈,梁爸梁志启每次看到他就仿佛看到离开的妻子陶礼丽,这让他倍受痛苦,因此他总是有意无意地避开梁嘉俊,两人关系越来越淡漠。

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冯子宏体谅地回道:“嘉俊,我知道你心里痛苦,但怎么说你也是梁主任的亲儿子,他又怎么会不关心你呢?!不妨告诉你,前段时间他才专门找我过去聊天,他就是想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他对你有很深的愧疚,他真的很想对你做些补偿的。”

抿了抿嘴,梁嘉俊有点气愤地回道:“他想补偿?!他能补偿什么啊?自从我妈离开后,他根本就把我当作负累,连正眼也不瞧我一下。现在倒好了,突发其想要对我补偿,他是良心发现还是想尽快送我出去读书省心啊?”

见他情绪有点激动,冯子宏马上挥了挥手,示意他冷静,道:“嘉俊,你别激动嘛,梁主任其实一直很关心你的,前几次你跟隔壁班的人打架,有次还把人打到进了医院,学校想让你退学。你爸到医院亲自向伤者赔礼道歉,最后好不容易才说服对方家长不追究,学校才同意改为留校察看的,要是他真的不关心你,他怎么会低声下气去求人啊,嘉俊,你别对他有偏见啦!”

一提起这件事,梁嘉俊更加气,道:“谁让他去求那个渣子,难道你忘记了那个渣子连流浪狗也杀吗?那家伙我没少打他,让他进医院已经便宜他了,要再让我看到他,我是见他一次打他一次。我爸竟然还跑去医院求他原谅,我呸,我宁愿被学校退学也不想跟他有一丁点的牵扯。”

“那家伙的事我当然记得”,冯子宏也牙痒痒地回道:“有次他还抢了一个小学生的钱后还把人家关在垃圾箱里,一提起他我也恨不得把他狂揍一顿。但就算这样,你也不应该在学校几十双眼皮底下把他揍到进医院啊,你这不是给机会他反咬你一口吗?那次要不是梁主任不停地又赔礼又赔钱,他哪里肯放过你啊?!那渣子,总有一天会被收拾的。”

想起那次的事,梁志启亲自带着梁嘉俊来到医院赔礼,梁嘉俊是死活不肯道歉,这倒让对方的家长更生气。最后只得由梁志启亲自鞠躬道歉,说尽了好话就差没跪下来了,对方才肯收钱了事。自这件事后,梁嘉俊对他爸梁志启更加失望了,他不能接受他爸竟然对着那种渣子道歉,他更为他爸为了他的事而低声下气地求人而难过。

“别再说了,我不想再提那件事了!”梁嘉俊收起了书包就准备离开学校,每次聊到这些话题都会让他有种要逃开的冲动,这次也不例外。

“嘉俊,你别走嘛,先等等我再一起回家!”冯子宏在他身后忙喊道,今天是他当值日生,本来说好一起回家的,不过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挥了挥手,梁嘉俊没有转身,道:“不了,今天我还有点事,下次吧!”说完,他就径直走向校门离开了。

看着他落寞的背景,冯子宏只能叹一口气转身就跑回教室了,他不希望他的这位好朋友因为家庭的问题而放弃自己,放弃理想,他决定找机会再试试,再试试让他接受报考美术学院的事,他不想让他连自己的梦想也放弃了。

沿着小路一直走着,梁嘉俊双手插在裤袋里慢慢走回家,熟悉的街道却没让人感觉到一丝的温暖,他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存在。

公交车站的海报画又换了,他无意地瞧了一眼顿时停了下来,只见海报画竟然是他妈陶礼丽为最新的电视剧而拍的宣传画,想想他已经多久没见过她了,记得上一次见她时已经是大半年前了。

定定地看着海报上的人,一丝的仇恨在梁嘉俊心里一闪而过,继而眼里有点泪水在打转,他没想到再次见到他妈竟然是在公交车站的宣传海报上,她的笑是那么端庄迷人,但他却找不到一点儿的温暖。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