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2章 被威胁

秋生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29956

距离了够了!张程程心里心里想,身体在左手的支撑下一个翻涌,满是鲜血的右手像软面条一样猛的朝着男人的面目甩去。眼睛的话看见有水珠甩来会主动闭上,这是本能,即使经在男人闭眼的一个瞬间,张一凡咬紧牙关,脚下猛蹬朝着男人奔去,左手反握着的匕首在身体的转动下宛如流星一般朝着男人的咽喉划去。。...

距离已经够了!

张一凡心里想着,身体在左手的支撑下一个翻腾,满是鲜血的右手像软面条一样猛的朝着男人的面目甩去。眼睛如果看到有水珠甩来会主动闭上,这是本能,就算经过训练这种本能还是根深蒂固。

在男人闭眼的一个瞬间,张一凡咬紧牙关,脚下猛蹬朝着男人奔去,左手反握着的匕首在身体的转动下宛如流星一般朝着男人的咽喉划去。

“死吧!死吧!”

张一凡在心里怒吼着,可是这个时候男人却是已经反应了过来,看到张一凡如此,他身子往后一侧,手里的狙击枪宛如一个铁棍一般猛的向张一凡击打而去,可是毕竟是一把有棱有角的枪,远程的武器到了这个份上,还不如一跟烧火棍好用,张一凡仅仅一低头就躲开了横扫的狙击枪,右手甩出去朝着男人的脸上抓去。

可是这个时候的张一凡却忽视了一点,自己的右臂受了这么重的伤,已经不能支撑自己做出来这么赶紧的利落的动作。

本来准备扣入眼窝的手指只是在男人的脸上滑过,留下了两道血痕,虽然看起来比较惨烈,但是并没有给男人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男人暴怒,猛的跟了一步便用他那强壮的身躯狠狠的撞倒了张一凡,两个人便在地上缠斗着,完全是力量的对抗,由于失血过多,张一凡的手脚都有些发软,在这种激烈的对抗上面并不占据优势,男人的双手宛如铁钳一般狠狠的扣住了他的脖子,试图阻断他的呼吸。

张一凡的脸变得通红,极度的压力之下眼珠子都开始暴起,不过他现在实在无力挣脱这种困境。

“不甘心呢。”张一凡心里想到,自己有了死亡的觉悟,可是这一次不行!

男人狰狞的脸在张一凡的眼睛里渐渐的变得模糊,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满脸污渍却依然带着笑意的女孩。

“哥哥?哥哥?”女孩温柔的询问着,张一凡想开口答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哥哥,你为什么不回答我!你帮我报仇了么!”女孩咬着嘴唇噙着泪说道,那语气满是祈求。

“对不起,对不起!”

张一凡在心里吼叫着,泪水洗涤掉全部的幻想,责任感比求生的欲望更能让人振作,有意义的振作。

挣扎中的张一凡突然摸到了自己身边的一个硬物,一个战士的直觉让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就能分辨清楚这是什么,那个男人的狙击步枪。

宛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张一凡用尽全身的力气拽过了长枪,把枪口慢慢抵上了男人下颚,这么近距离的扣发狙击枪与自杀无异,虽然是自己扣发但是因为狙击枪那强大的后坐力打中自己和打中对方的几率是一样的,但这都不是张一凡所考虑的问题了。

“轰!”

巨大的轰鸣声如雷神的天罚一般降临在两人中间,在枪响以后二人的争端就结束了,张一凡慢慢的扯下来对面扣着自己喉咙的手掌,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血污两眼一黑便昏睡了过去。

躺在张一凡旁边的男人,手指还在有规律的抽搐着,往上看去,男人的下巴上只留下了一个还冒着鲜血的小眼,但是整个头部从鼻子开始再往上的就消失了,狙击枪巨大的冲击力带走了男人的整个头盖骨,留下了一个巨大到无法弥补坑洞,而整个坑洞现在依然往外喷涌着血液。

“耶和华,请你怜悯我,应允我,使我眼目光明,免得我沉睡至死。”

及时在梦中张一凡却依然在祈祷,上帝或许听到了他的祷告,等到张一凡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印入他眼帘的却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

“水……水……”张一凡虚弱的说道,极度的口渴感让他开始呻/吟着述说着自己的需求。

女人冲着张一凡轻轻一笑转身从桌子上端起了一杯水送到了躺在床上的张一凡嘴边,张一凡正要伸手去接可是刚一抬胳膊一阵金属的叮当声带着久违的束缚感袭来。

吃惊的张一凡赶紧抬头看去,自己全身居然被人锁到了床上。

“来,我喂你!”

女人并没有理会张一凡的惊讶,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动作温柔的把水杯中的吸管轻轻的放在张一凡的嘴巴里。

迟疑过后的张一凡也坦然了,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朝无常万事休。反正活着就是好事,张一凡把嘴巴里的吸管吸的呼噜噜直响,没一会就喝了整整一大杯水。

“谢谢。”张一凡脸上也露出了笑意,轻松的对着女人说道。

不过看到张一凡的表现倒是轮到女人吃惊了,在这种情况下张一凡居然能够表现的这么轻松,一点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觉悟都没有,这人的胆子到底是什么做的。

“不客气,以后还仰仗张哥照顾。”女人的吃惊也仅仅发生的一瞬,干她们这行的,什么人没见过。

“好说,好说。”张一凡嘿嘿的笑着,慢慢的眯起了眼睛。

可是他现在的内心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对方是谁?既然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么他们一定知道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动手的人,不是疯子也得近似疯子,疯子可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的。

“张哥就不问我们要你做什么?”女人饶有兴致的问道。

“问和不问有什么区别?哈哈……咳咳”张一凡好像听到了一件多么好笑的死,笑的自己开始不停的咳嗽。

女人那淡然的脸上闪烁着嘲讽,从自己身上掏出了一块手机摆弄了一下,单手握着随手放在了张一凡的脸前。

“哥哥!哥哥!是你么?”

一个在张一凡梦中出现了无数的脸,终于在现实中出现在了张一凡的面前。

“是……是我,你还好么?”张一凡尽力使自己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的声音变得平缓。

“我很好,这几个叔叔说的,哥哥你帮我报仇了。”女孩兴高采烈的说道。

“嗯,你要照顾好自己,别……”张一凡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女人已经拿走了手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