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何曾到谢桥》良晨5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10167

郑泽官思晨小说名字叫作《几曾到谢桥》,提供更多几曾到谢桥郑泽官思晨,几曾到谢桥郑泽官思晨小说。几曾到谢桥小说郑泽官思晨摘选:郑泽站在门外举起手刚要敲敲门,见我出正怕的望着我。“莲儿,去拿酒来。”我对郑泽身后的莲儿说…...

郑泽官思晨小说名字叫做《何曾到谢桥》,这里提供郑泽官思晨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何曾到谢桥小说精选:回到梅香阁,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我和清儿的点点滴滴,从十五岁那年我和清儿的第一次见面,很秀气的女孩子,这是我对清儿的第一印象,随后清儿一直陪着我,直到今天有五年多了,我们曾一起逃过付叔叔的课;一起偷偷溜下山去玩;一起跳进河里去抓鱼……我们一起玩一起疯一起调皮一起开心,每一次被师傅逮到清儿总会挡在我面前受罚,就连遇到危险也是一样,当发现她会武功时,我很震惊,怀疑她,为什么要瞒我,为什么不告诉我。既然她会武功那为什么…

回到梅香阁,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想我和清儿的点点滴滴,从十五岁那年我和清儿的第一次见面,很秀气的女孩子,这是我对清儿的第一印象,随后清儿一直陪着我,直到今天有五年多了,我们曾一起逃过付叔叔的课;一起偷偷溜下山去玩;一起跳进河里去抓鱼……

我们一起玩一起疯一起调皮一起开心,每一次被师傅逮到清儿总会挡在我面前受罚,就连遇到危险也是一样,当发现她会武功时,我很震惊,怀疑她,为什么要瞒我,为什么不告诉我。

既然她会武功那为什么不带我离开这里,去找师傅,我不解,就连我为什么会被当作烟国公主来到王府我也充满怀疑,如果她会武功那这一切都不该发生的不是吗?可是现在她走了我最多的还是心痛。

想着从穿越到这里以来,她是我最好的姐妹,我从未想过我们会分开,更何况她是因为我才会出事的,我更加不能原谅自己。

我打开房门,就见到郑泽站在门外举手正要敲门,见我出来正担心的看着我。“莲儿,去拿酒来。”我对郑泽身后的莲儿说道。

说完我走进院子里的石桌旁,看着满院的梅花,记得我刚来王府时才入冬不久,还没有那么冷,现在梅花竟已开了大片。

我伸手摘了一朵放在鼻间轻嗅,想我从现代穿越而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手臂上的那串紫水晶手链又有什么秘密?为什么师傅会说不可让人看,现在清儿走了,我该怎么办呢?

最近发生的事让我越来越感到师傅的不一般。我应该向官思晨说明一切吗?如果他知道了一切会让我安全离开吗?我没有把握。

我转头看向身后的郑泽,“郑泽你说如果我不是烟国公主会如何,小官……王爷会杀了我吗?”

看到郑泽还是一脸担心的看着我,我不禁气结。“别再用那种眼神看我,你以为我会怎么样?”说完我生气的坐在石凳上拿起莲儿端来的酒一仰头喝了下去。

顿时感到一股辛辣味蹿进了喉咙里,接着胃里一阵翻山倒海。

我闭上眼睛待了一会,觉得舒服多了,自己又倒了一杯,刚端起酒杯就被一双手抢了过去。

我生气的站起来对郑泽说道:“要喝你自己倒,干嘛要抢我的,堂堂的状元郎还没有酒喝吗?”说着我伸手就要去抢酒杯。

郑泽拦住我说道:“酒能伤身,你难过也不能伤害自己身体啊?别喝了。”

我拍掉郑泽拦着我的手向他吼道:“凭什么不让我喝,你是我什么人啊?凭什么管我,你把酒还我。”

我要去拿郑泽手里的酒杯,可郑泽一个转身让我扑了个空,我生气的看他,心疼?我竟然在郑泽的眼中看到了心疼,他是心疼我吗?

“呵呵。”我轻笑起来,他凭什么心疼,他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心疼?

我不顾郑泽那担心的眼神,抓起石桌上的酒壶就往嘴里倒,郑泽要来拉我,可手伸到一半又放下了。

“算了,我陪你喝。”话说完就从我的手里拿过酒壶,为我倒了一杯递了过来,我接过酒杯说道:“郑泽我敬你,不管以后我们会怎么样,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

我举起酒杯仰头喝了下去,然后将酒杯递给了郑泽,郑泽又倒了一杯也仰头喝了下去,我看后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郑泽,我们可算是有肌肤之亲了,你要对我负责任的啊!”我看着郑泽那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笑的更厉害了,这好象是我第一次占他便宜呢。

“郑泽,你说官思晨是不是有很多好酒,你和他关系那么好,你去向他讨点来我们不醉不归可好?”

渐渐的我开始看不清郑泽的表情了,感觉到自己的世界里是那么的孤独,泪水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胡乱的抹了一把,拿起身边的酒壶往嘴里猛灌了几口。

模糊的好象看到郑泽要来拉我,我紧紧的抱着酒壶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然后挑衅的看着郑泽说道:“这是我的酒,你要喝自己去拿,不许喝我的。”

然后我抱着酒壶朝房间走去,醉酒的我没有看到身旁的石凳。“啊”的一声,我一个跟头栽了过去。

在我因为要和大地亲密接触之前一双手接住了我,我抬眼看去,可模模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

我扯了扯嘴角,脚疼,是碰到石凳了吗?

我挣扎着推开郑泽顺势坐在了地上,一瞬间,寒冷,疼痛,害怕,孤独全涌了上来,我抱着双腿缩成一团大哭起来。

我想在现代的生活,想我在现代的家人,二十年了,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年我还是不习惯,不知道我死后会不会回去,感觉到有人在身边坐了下来,一双手放在了我的头发上,轻轻的抚着。

我抬起头来笑着说:“郑泽,你知道吗?我不是烟国公主,我也不是白夏雪,我也不知道我是谁,我甚至不是这里的人,我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我失去的家人,没有了朋友,再这里我好不容易有了清儿,可现在清儿也走了可,我该怎么办,我好恨,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是我,我没有害过一个人,在这里我更是小心翼翼的生活,为什么会有人来杀我,我从来没有骗过一个人,只有这一次就害了清儿,郑泽你告诉我,我哪里错了,你告诉我。”我抓着郑泽的胳膊无力的看他,恍惚中我好象看了官思晨那双黑黑的眸子。

“呵呵”我大笑起来,看来我真是爱上他了,我躲开抚在我背上的手,强迫自己站起来。

“要做什么?小心点。”一个低哑的声音传来,接着一双手扶住了我,我顺势靠在了那人的肩上。

“郑泽,你有喜欢的人吗?一定没有是吧?你是那种不想被束缚的人,可是你知道吗?我有,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我老是会去想起他,他有什么好,整天冷冰冰的,不爱说话也不会笑,老婆还有一大堆,凭什么让我喜欢他?你一定想不到,在我以前的世界里,每一个人一生中都只能有一个爱人,不管是谁,就是皇帝也一样,所以我不要他,我要不起他,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要他?清儿离开了,我也要离开,离开这里,离开他……”

我迷迷糊糊的要离开,刚站起身来就一阵眩晕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抚上了我的额头,在低语着什么,可我一点也听不清楚。

醒来时已是中午了,头很是疼,我抚上额头,想起昨晚的事,很模糊,好象我和郑泽在喝酒,然后 我喝醉了说了很多话,却又想不起来到底说了什么,酒真是害人啊。

我记得昨晚好象看到了官思晨,怎么可能呢?一定是我喝醉后把郑泽当成了他,我在心里祈祷希望自己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

我刚支起身子坐起来,房门就被推开了。“公主,您醒了。”莲儿端着东西走了进来,然后将一碗汤水放在床边的矮桌上。

“莲儿,这是什么?”我看着那碗黑黑的汤水不禁皱眉。

“公主,这是王爷清晨走时吩咐的,王爷说公主喝了头就不会痛了,公主快喝了吧,已经热了好几次了呢!”莲儿笑嘻嘻的看着我说道。

我立刻反应过来。“什么叫王爷走时吩咐的,莲儿你是不是弄错了?”难道我昨晚见到的真是他吗?一定不会是的。

“公主,莲儿怎么会弄错了呢?王爷昨晚将公主抱回房间一直到清晨才走的。”我看着莲儿那暧昧的眼神,顿时脸就红了。

这时房外有脚步声传来,我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官思晨就进了房来。“莲儿见过王爷。”莲儿忙向官思晨行礼。

而我在床上依旧保持着坐的姿势,动也不动的看着官思晨。

“恩,下去吧,再重新煎一副药过来。”官思晨说完就坐到了床沿上。

我忙向里挪了挪位置,两只手绞在一起低下头不说话,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如果昨晚的那个人真的是他,那我到底对他说了些什么啊?

“在想什么?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头疼了?”听到了官思晨的声音,我反射性的看向他,要怎么说才好呢?

“恩,王爷,昨晚发生的事请王爷忘记吧,如果香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王爷不要见怪,要是香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也请王爷不要当真。”我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说道,希望我没有说了什么不可饶恕的话。

“那请问公主,是哪一句不要当真呢?要是我已经当真了,怎么办呢?”官思晨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正想着要怎么样问他,我到底说了什么时?房门再一次被推开了,原来是莲儿端药来了,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王爷,药好了。”莲儿微服下身子说道。“恩把药给我,你下去吧。”官思晨说着从莲儿手中接过药碗来。

看着官思晨的动作,我苦恼的低下头想:我到底说了什么,让他这样对我。不仅对我不再用本王,还这样的温柔体贴。

“再不喝药就凉了,难道你还想让莲儿再跑一趟?”听到官思晨的声音,我猛的抬起头,就看到他正拿着汤匙在喂我吃药,而我因刚才在想事情没有看到已经送到了嘴边的汤匙。

我不由的一阵恍惚,心跳被乱了节奏,他为什么对我这样,干吗对我这么好,要是这样我还要怎么离开呢?

“我可以自己来。”说着我就去拿官思晨手里的药碗和汤匙。

官思晨微征了一下,然后笑着将药碗递给了我,看到他的笑,我的脸一下子就脸红了,我赶紧低下头喝起药来。

好苦!我扯了一下嘴巴,怎么忘了这是中药了呢。都怪他没事干吗乱笑。

我瞪了他一眼,然后将药放在了矮桌上。“我不喝了,太苦了。”说完我凶凶的看他。

官思晨看了我一眼,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拿起桌上的药碗,舀了一汤匙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送到了我的嘴边,我继续拿眼瞪他,不喝就不喝。

“听话,喝了头就不疼了,张嘴。”官思晨定定的看着我,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表情很是严肃,好象我要是不喝他就能直接把我扔出去。

切,谁怕谁啊?我无视他,就不喝,能把我怎么样?扔出去我还正高兴呢?无奈僵了一会我就败下阵来,他不说话的样子让我很是无措,我可不想他一直这么看我。

我不情愿的张开嘴巴把汤匙里的药喝了下去。好苦,我又裂嘴又皱眉的,这样一碗药,要是这样喝不把我苦死才怪呢。

我委屈的看向官思晨,不喝行不行啊,话还没有说出口呢,汤匙又到了嘴边,我不张嘴也不说话,低下头不去看他。

“喝了药,等你好了,我带你出去转转。恩?”官思晨似笑非笑的说。

诱惑,绝对的诱惑,不过说不想是假的,这样想着我从他的手里接过药仰头喝了个干净,看到官思晨那含有笑意的眼神,我突然觉得好象他也有很可爱的一面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