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何曾到谢桥》起始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18:05:54 | 阅读次数:9586

官治清儿小说名字叫作《几曾到谢桥》,提供更多官治清儿小说,官治清儿小说名字。几曾到谢桥小说官治清儿摘选:官治眉头缩紧的查询瑞国地图,前段时间几年烟国屡次来攻,去年更是很厉害,据探子报烟国的十万大军已抵达琼山附近,站事危…...

官治清儿小说名字叫做《何曾到谢桥》,这里提供官治清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何曾到谢桥小说精选:瑞国五十五年,正阳宫里,登基不到半年的瑞国皇帝官治眉头紧缩的查看瑞国地图,最近几年烟国频频来犯,今年更是厉害,据探子报烟国的十万大军已到达琼山附近,站事危机,可朝中又没有适合的大将。瑞皇官治无奈的放下地图,“郑爱卿,烟国军队已到达琼山附近,不知爱卿可有良策。”“皇上,臣与家父请战出征,但臣担心的是粮饷的问题,近几年为了战事,我国国库已近空虚,怕是经不起战乱了啊!”户部侍郎郑信从早朝之后就被皇上叫到了正阳宫,商讨烟国战事…

瑞国五十五年,正阳宫里,登基不到半年的瑞国皇帝官治眉头紧缩的查看瑞国地图,最近几年烟国频频来犯,今年更是厉害,据探子报烟国的十万大军已到达琼山附近,站事危机,可朝中又没有适合的大将。

瑞皇官治无奈的放下地图,“郑爱卿,烟国军队已到达琼山附近,不知爱卿可有良策。”

“皇上,臣与家父请战出征,但臣担心的是粮饷的问题,近几年为了战事,我国国库已近空虚,怕是经不起战乱了啊!”户部侍郎郑信从早朝之后就被皇上叫到了正阳宫,商讨烟国战事,年仅十七岁的新皇处理政事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偏偏碰上烟国来犯,新皇不容易啊!

“爱卿说的是,自古战乱粮饷确是大问题啊!”瑞皇官治也是一脸头痛的样子。

“皇上,臣有个提议,不知可否?”

“爱卿请讲!”

“听闻太上皇曾得到前朝尚国的藏宝图,不知此事是否真实,如确有那烟国战事粮饷应不是问题。”

“这个……”“皇上,皇上,不好了!”

“小安子,朕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没看到朕在处理政事,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奴才该死,请皇上恕罪!”小安子颤颤巍巍的跪了下来,哎做奴才不容易啊,要不是有大事,我也不会往这个枪口上撞啊!谁不知道皇上这几天火气大啊。

“好了,说吧,什么事?”这个小安子在宫里十几年了,也不是个不知轻重的,哎不晓得又发生什么事了。

“回皇上,刚刚太上皇身边的桂**派人来说,太上皇不行了,陆太医和其他太医们都已经去了正寿宫。”

“什么?”瑞皇疲惫的脸上满是伤痛,陆太医早就和朕说父皇这几年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没想到这么快。

正寿宫里太医们跪了一地,都知道皇上在气头上,没有人敢出来说太上皇病情到底如何,“朕要你们有何用,如若太上皇醒不过来,朕砍了你们的脑袋!”瑞皇踏进正寿宫就看到太医们摇头叹气的顿时来气。

“皇上,皇上,太上皇醒了!”太上皇身边的桂**看到太上皇微睁的眼睛赶紧叫了皇上进来。

瑞皇官治没待桂**说完就进了内室,“父皇,父皇,您放心,不管用什么办法,儿臣一定要你没事!”官治看着年近六十岁的太上皇顿时情难自禁。

“治儿,你让他们退下,父皇有话和你说。”官治看着太上皇要支起身子,忙拿了个靠枕放在太上皇身后。

“你们都退下吧!父皇,您说吧,儿臣听着。”看太医们宫女退下后,官治跪在床前用手抚着太上皇的胸口说道。

太上皇看着这个自己的唯一的孩子,不知是后悔还是庆幸。“治儿,烟国战事不可耽误,郑老将军虽年迈,但确是打仗行军的老将,有他在,我瑞国不会有事!”太上皇毕竟年迈,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有些气喘。

“儿臣知道,只是……”

“治儿,父皇知道你想问什么,你要答应父皇一件事“太上皇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不得不提到了这个。

“父皇,您说”官治虽不知太上皇要他答应什么,但听太上皇的口气,知道此事一定不简单。

“父皇要你答应,不管瑞国以后有何事,决不可打尚国藏宝图的主意,就是瑞国有灭国之祸也不可!”太上皇提到此事心里一紧,虽然不可思议,但他希望自己唯一的儿子能答应他。

“父皇,可是烟国战乱,国库空虚,父皇怎可如此弃瑞国安危于不顾呢?儿臣不明白?”官治不知父皇为何如此要求,不免有些不解。

“治儿,我瑞国江山来历你该知道,既如此,若要拿尚国国宝来保我瑞国,不正就是说我瑞国皇帝不如尚国吗?父皇要你做一个有能力统治瑞国的贤明之君!”太上皇说到最后竟激动的咳嗽起来。

“儿臣答应父皇就是了,父皇别急。”官治连忙抚上太上皇的胸口应了下来,父皇这样做一定有父皇的理由。“父皇,您放心,儿臣一定做一个贤明之君,儿臣要让烟蒙辛三国俯手称臣,儿臣要统一四国!”

太上皇看着官治那越来越亮的眼睛,欣慰的想:或许自己应该放心了,“希望你不会和父皇一样后悔。

“父皇……”父皇的口气很奇怪,但又抓不到什么。

“好了,父皇累了,你下去吧!”

官治看着父皇闭上的双眼,心里突然害怕那双眼睛不会睁开了,但还是轻轻的退了出去。

瑞国五十五年,瑞国的第二任皇帝官思晨去世于正寿宫,享年六十岁。在晨皇陵寝的陪葬品里,最珍贵的是一个放于晨皇胸前的盒子,据说里面放的是尚国藏宝图。

瑞国二十年,“师傅,师傅,您就让我去嘛!我保证一定早回来,不闯祸,师傅?”我抓着师傅的胳膊使劲撒娇,开玩笑今天可是通城的集市,我已经呆在南山上整整一年没有下山了,再不出去就发霉了,我已经求了师傅好久了,不过她一定会答应的。

师傅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让清儿跟着你,记住天黑之前必须回来,不许闯祸,不能去别的地方乱转,知道吗?”

“嘿嘿,知道了,我就知道师傅最好了!”我赶紧拉着清儿下了山,生怕师傅会反悔。

其实也不怪师傅这么小心不让我下山,这个年代是够乱的,四国鼎立啊!比三国时期还乱呢,是了,我是从现代穿越而来的,在现代遇到火灾而窒息,醒来时就成了一个粉娃娃,幸好我带着今生的记忆,不需要装失忆。

在这里我叫白夏雪,今年有二十岁了。初到这里时我费了好久时间才弄清楚现在的局势,我现在所处的南山是在瑞国的和辛国的交界处,与南山相邻的是琼山。

听说瑞国二十年前并不叫瑞国,是叫尚国,不过当时的尚国皇帝残暴不堪,坚信小人,使得民不聊生,于是在那时还是平民的官仁也就是现在的瑞国皇帝起义,才有了现在的瑞国,

当我听到时觉得或许尚国皇帝并不像说得那么昏庸,在现代不是就有什么历史秘史吗?说不定这里面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呢。直到很多年后,知道真相的我才明白了这里面的种种不堪,当然这是后话。

南山和琼山是瑞国东边的屏障,往北是蒙国,往西是烟国,往东就是辛国了。而此处最大的河—涞河横穿烟国和辛国,从而把四国分成了两部分,也就是涞河的东南部是辛国和瑞国,西北部是蒙国和烟国。

蒙国最近的老皇帝去世了,新皇才有十二岁大,自然是经不起动荡战乱,所以自从上次蒙烟两国战败后,蒙国向瑞国进贡金银珠宝一百箱,宫廷歌妓二百人及冰山雪莲十枝以示友好,

而烟国则把烟皇的第十三个女儿香云公主嫁到瑞国,好象瑞皇将香云公主赏给了打了胜仗的晨王爷官思晨,哎,又是一个为政治牺牲的女人,就是不知道那个王爷懂不懂得怜香惜玉。

现在我左手拿着小面人右手拿着冰糖葫芦,左瞧瞧右看看玩的不亦乐乎。“小姐,咱回去吧!不然回去晚了夫人又要骂我了!”我身后的清儿不耐烦的催我回去。

清儿是我十五岁生日那天师傅带给我的,师傅说,十五岁就并芨了,给我找个伴有事好商量,我偷笑,我在现代怎么说也活了二十年了,什么不知道啊,不过这话可不能说。

“好了,清儿,我还没有买完呢!再转转啦”开玩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买个够本怎么行啊。

不过也转了很久了,算了,先歇歇吧,正好前面有个茶馆,“小二,来壶好茶。”我挑了张桌子坐了下来。

“小姐,以后出来要叫上亦远哥,要不小姐以后要是再这样,清儿恐怕不能服侍小姐了呢?”

我恍然大悟,清儿可是二十一岁了呢,这个年龄在这里恐怕都已经是孩子他妈了吧。“亦远哥?叫的可真亲啊,我家清儿原来是看上师哥了啊,没事,别不好意思了,回山上我就给师哥说说,呵呵!”

清儿可是个脸皮薄的,我刚说完,脸就红的像柿子一样。“小姐,你怎么欺负清儿。”

哎,女大不中留啊!喝完了茶,又逛了一会,给付叔叔和师傅他们买了礼物,就已经是傍晚了,再不回去肯定要挨骂了,清儿去叫了马车,又把买的东西搬到了车里。

说实话,现在我可是极其想念在现代的汽车啊,在古代出行是最不方便了,记得第一次坐马车,颠的我是七昏八素的,到现在还不能适应呢。

“小姐,你先睡一会吧,到了我叫你。”

恩,还是我家清儿懂我。“清儿真好,回去给你找个婆家啊!”

清儿无奈的看了我一眼,看来这个丫头对我的调戏已经产生抵抗力了呢,

坐在遥遥晃晃的马车里,我渐渐了睡了过去,心里总感觉不是很塌实,梦到了在现代的家人,爸爸妈妈弟弟,他们好象过得不错,那我就放心了。

想起来问清儿到了没有,突然一声怪音传来,我一惊忙睁开眼坐了起来,车厢里清儿不见了,我疑惑的掀开车帘,车夫呢?

我巡视四周没有见到清儿和车夫的影子,怎么回事,我小心翼翼的下了马车,在不远处传来了声响,我顺着声音走了过去,死人?好多死人?他们的衣服很奇怪,是我没有见过的着装,嗯,应该是官兵。

我茫然的看向他们的旁边,有一顶红色的轿子,红色?不会是烟国的送亲队伍吧?白天在集市听说烟国香云公主今天到瑞国啊,不会那么巧吧?

我慢慢的靠近轿子,直觉告诉我,我现在应该掉头去找清儿,可是自己的好奇心作怪,站在轿子外,我摒住呼吸,用手去掀轿帘,谁知突然右脚传来一阵疼痛,我就昏了过去,哎,不会武功就是惨啊,我要是会,那现在昏的可就不是我啦!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