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何曾到谢桥》梅景2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18:05:55 | 阅读次数:7649

李彩儿郑泽小说名字叫作《几曾到谢桥》,提供更多几曾到谢桥小说以及最新章节,几曾到谢桥以及最新更新。几曾到谢桥小说李彩儿郑泽摘选:李彩儿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我摇了摇头一声,也仅有这黑风能把她气成这样,要不然换了别人怕是早已冲上…...

李彩儿郑泽小说名字叫做《何曾到谢桥》,这里提供李彩儿郑泽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何曾到谢桥小说精选:用过晚膳,我与郑泽商议好明晚的计划,送走了郑泽后。我坐在书桌旁写给父皇奏折,最近为了调查遇劫的事,父皇准了我无事可不用上朝,但是近几天朝上发生的事我还是略有所闻。大哥与四弟朝上朝下斗了不可开交,互相揭短,其实没有必要,父皇虽年近六十五岁,但是心却不糊涂,大哥虽是长子,但他好大喜功,性格急躁,为人手段也是残暴至极,眼中只有利益,而四弟却是心性不定,易受人挑拨,经常做事有头无尾。对于这样的斗争,我一直处于中立,不拔尖也不…

用过晚膳,我与郑泽商议好明晚的计划,送走了郑泽后。

我坐在书桌旁写给父皇奏折,最近为了调查遇劫的事,父皇准了我无事可不用上朝,但是近几天朝上发生的事我还是略有所闻。

大哥与四弟朝上朝下斗了不可开交,互相揭短,其实没有必要,父皇虽年近六十五岁,但是心却不糊涂,大哥虽是长子,但他好大喜功,性格急躁,为人手段也是残暴至极,眼中只有利益,而四弟却是心性不定,易受人挑拨,经常做事有头无尾。

对于这样的斗争,我一直处于中立,不拔尖也不落后。不拔尖是因为我对于那个位置没有兴趣,不落后则是因为我需要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

这样的斗争这样的勾心斗角不知何时才有头?或许我这一生注定了要在这样的世界里度过了。

我轻叹一声,看向手里的奏折,这是关于调查遇劫事件上奏父皇的一个奏折。我将怀疑南山白宫与此次遇劫事件有关的消息写了上去,而并没有将怀疑府里烟国公主的事写上去。

不知为何,我从心里不想这样做,或许是因为她长得像母妃,或许是因为我下意识的觉得她并不是坏人。

我正想着,门外响起了说话声。“李夫人,王爷在办公事,吩咐了不许人吵他,如果夫人没有什么要事就请回吧!”

我在房里无奈的摇了摇头,黑风这个性子啊,太直板不会拐弯,不像黑云知道分寸,懂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就因为这经常被黑云在嘴皮子上占便宜。

他们俩跟了我有十年了,对于他们的性子我是习惯了,但也并不是什么人都接受的了,比如说现在的这位,说起来还是我的不是呢,我的确是吩咐了不许人打扰。

我在奏折上写上自己的名字,放下笔,静静的听门外的动静。

“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说话就可以了,我告诉你,我今天非要进去,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我让爷砍了你。”李彩儿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我苦笑一声,也只有这黑风能把她气成这样,要是换了别人怕是早就冲上去动手了,估计现在黑风应是眼观鼻鼻观心了吧。

罢了,这李彩儿仗着她父亲张扬跋扈也不是一两天了,这次来大概又是为了那个烟国公主吧,上次就因为父皇封了烟国公主为侧福晋闹了一次了。

我将奏折放到一边向门外说道:“黑风,让她进来吧。”

门外李彩儿得意的看了黑风一眼抬脚进了书房。“爷,您看看那个死奴才,竟然这样对彩儿,您……”

“好了,说吧,什么事?”我不耐放的打断道。

平时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在我面前我决不允许这种人颠倒是非。

李彩儿看了我一眼讪讪的说道:“是这样的,爷,那个烟国公主啊不是已经进府一段时间了吗?虽然她是公主没错,可进了爷的府里就是爷您的人了啊,按规矩她是要来给福晋请安的,可您看她那连个意思都没有,福晋姐姐大气不计较,可她也太不懂规矩了吧,这样以后府里的规矩不就乱了吗?您说呢?爷?”

我听完心里叹一声说道:“恩,可是瑶儿说了什么了?”

李彩儿栖身上前挽住我的胳膊说道:“福晋姐姐倒是没有说什么?可是彩儿想去看看那位公主,一来呢去给她提个醒,二来嘛这样也好让我们姐妹更亲一些,想人家大老远的来了,无亲无故的咱不能怠慢了人家嘛?爷您看呢?”

我笑着抽回胳膊道:“恩,你看着办吧。”

说完我开口叫道:“黑风,去花园里转转。”

黑风会意的跟在我身后出了院子,对于他们女人的斗争我已习以为常,在皇宫里这样的斗争每天都在上演。

我的一贯做法是置之不理,或许李彩儿可以让这位公主露出原形也说不定,我也可借此看看这位公主有多厉害。

我不是一个会将心放在男女感情上的人,至少现在我的心里除了母妃还没有存在过任何一个女人。

可能是那个人还没有出现,也可能她就在我身边但我还没有发现,府里的女人没有一个是我真心想娶的,大都是父皇选中赐婚的,有的只是义务。

我走进花园里,在石子小径上静静的走着,突然一阵琴声随着微风缓缓的飘了过来。

我不禁疑惑起来,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会是谁在弹琴,我随着琴声走了过去。

“爷,是梅香阁传来的。”身后黑风开口道。

我一顿,轻轻的走到了梅香阁的院外,果然从里面清晰的传出了刚刚听到的琴声。

传来的琴声中隐隐约约的夹杂着歌声,我在院外静静的听了一会,就明白了,原来唱的是黑风带回来的那张纸上的字。

“红尘自有痴情者,莫笑痴情太痴狂,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声音很是婉转动听,让我联想到第一次见她及那天在直廊上遇见的情形。

我不由得愣了神,直到院子里没了声音熄了灯,我才想起来回房休息。

从正阳宫里出来,我顺着曲折的宫路向宫外走去,刚刚和父皇讨论了白宫的问题,父皇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不管此次遇劫事件与白宫有无关系,都不能允许白宫继续壮大,皇城周边决不允许有隐患存在。

“三哥。”

我回头看去,原来是七妹官思琪,这个小丫头与我是众兄弟姐妹中感情最好的了,也是我最疼爱的妹妹。

“三哥,我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你啦,你都不去看我。母妃又不让我出宫,我都要闷死了。”

我看着思琪那四处张望的眼睛,开口道:“是想郑泽来看你吧?”

官思琪听后红着脸嘟嘴道:“三哥,你就会笑话人家。”

我笑道:“没事,你就是承认拿我做幌子也没事,我约了郑泽去华阳楼,你要不要一起去?”说完我一副宠溺的样子看着她。

果然官思琪一听立马兴奋叫道:“真的吗?三哥最好了。”

我看着她那高兴的样子,心里却叹道:自古皇家儿女的婚事从来都是利益交换的哪会由得自己。

何况思琪的额娘和郑家本就是死对头,再加上上次的事情恩怨就更深了。

说起来上次的事都是因为我,思琪的哥哥老四官思杰以前是皇城护卫军的总统领,因贪污被在稽查府当差的郑泽查出并上报了父皇,父皇一气之下便撤了老四的职。

后来由我接任,郑泽这么做是为了我,所以现在能帮思琪是最好的了,希望他们会有好结果吧。

在华阳楼吃过晚饭,郑泽送了思琪回宫。我自己早早的回了府,今晚还有一出戏要演。

回到府上,在书房里见过黑云,得知黑云一直跟踪卖清儿胭脂的小贩去了南山下,却在半山腰处把人跟丢了了,黑云在南山上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有何可疑之处。

这使我想到了白宫,如果这位公主是白宫的人那就可以解释了,但是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

“王爷,李夫人身边的丫鬟翠屏来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禀告。”黑风在房外禀道。

我收起刚才的思绪说道:“让她进来。”

接着转头对黑云说道:“派人守着南山,若有人出入不要打草惊蛇,先摸清他们的宫址。”黑云领命出去了。

我坐在书桌旁拿起一本书来翻看,李彩儿身边的丫鬟翠屏一进房门就跪下来说道:“王爷,,夫人她流产了,现在夫人她不吃不喝的还不让我们伺候,王爷您去看看吧?”

我听后将头抬起来问道:“流产?”

自从李彩儿进府,虽说我去她房里的次数最多,但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总共加起来也没有碰过她几次。

我并不是个纵欲的人,也不会把心思放到这上面,所以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孩子,就连最早进府的福晋李可瑶也是如此,更何况是李彩儿,我每次碰她都会吩咐凌桂在她的膳食中加入会使人不孕的药物。

这并不是说我不喜孩子,这只是因为我不想她生我的孩子。今天却突然说流产了,我心里冷笑一声,应该是在哪里吃亏了吧。

打发走了翠屏,我吩咐了凌桂将府里凡是补身子的药材都送到了采春园,虽说我不喜李彩儿的这种把戏,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又听凌桂讲了今天花园里发生的事,我听后对这个烟国公主更加好奇了,李彩儿只不过是打了她的丫鬟,她竟然会还李彩儿一巴掌。

真不知该说她自不量力呢还是说她不畏强权,这种人怎么会是在宫里生活的呢?

交代完凌桂,郑泽就来了,我将黑云跟踪小贩的事向他说了一遍。“有意思,那就简单了,这位公主身上定有秘密,那现在怎么办?计划取消吗?”郑泽听后说道。

我拿起桌上的东西开口道:“不”接着转头向外说道:“去把烟国公主请来。”

说完我看向郑泽,郑泽会意的转身走进了书房的密室里。我坐在书桌旁顺手拿起一本书来边看边等,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我知道好戏开始了。

看她推门进来后,先是环顾四周,随后看到书桌后的我,轻声走了过来。我心里满是疑惑,她怎么看也不像是个探子,到底是为了什么混进王府呢?

表面上我却装作平静的说道:“坐吧,再等一会就好了。”

我这样说是因为想看看她的反应。一开始她先是向我这边看了一会,像是在观察什么,面上有点忐忑不安,她是在害怕吗?打了我的夫人还流产了,应该是害怕我处罚她吧。

她就这样看了我一会,面上有一点失望,又好像有点释然。失望?她是在失望什么?又在释然什么?

心里想的全都写在脸上了,也太没有心机了吧,这样的人也会是探子吗?我按下心里想的,努力不让自己去看她,我倒要看看她有多大耐性,没有想到,才一会时间,她就忍不住了。

“嗯,王爷,那个……”我想她应该是想说在花园里发生的事吧,她是迫不及待的想看我怎么处罚她吗?再看她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不禁心里有些好笑。

我抬起头来伸手将一个信封递了过去打断了她下面的话,对了,这个信封就是我的第一个测试。

自从遇劫后,烟皇就派了使者前来,说是公主走后烟皇甚是想念,特写了一封信以表思念之情,我以公主待嫁瑞国不便见客为由将那封信带了回来,这也正好给了我试探的机会。

我找人看过信,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现在我给她的却是用蒙文写的,内容与烟国使者带来的信是一样的,自从我看过她用瑞文写的那首词我就有了这个想法了。

她接过信后,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好像在想着什么,眼中有惊恐害怕。

我不由得出口戏谑道:“公主不打开看吗?还是说公主需要本王代劳。”

说完我欣赏着她那很是可爱的表情,看着她打开信,然后完完整整的将信看了一遍,她难道就一点都不设防吗?

我正想着,不料她竟抬起头来对上了我的眼睛,一时间我愣了一下,定了下神我问她用不用回信。

如我所料,她很惊讶紧张,愣愣的看了我一会才回答我说不用了,看到她全身心备战的状态,我当时就想到对于她这样单纯可爱的女孩似乎用不上什么阴谋计划,或许相处久了她就会无话不说了。

于是当晚在她走后,我就做了一个决定:让郑泽去接近她,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第二天一大早,郑泽就按计划进了梅香阁的院子,从那天开始我每天都会听到关于她的消息。

比如说:她前天下荷塘抓到了一只雪锦鱼却又放了,理由是外表美丽的东西内在不一定会是好的;又比如说她昨天和郑泽比力气,看谁能将一张纸仍的远,结果是她赢了,还有就是她竟然给郑泽出脑力测试题。

我听完郑泽说的话后,禁不住大笑起来,‘是青蟹跑得快还是红蟹跑得快’?这样的问题我们听都没有听过,真不晓得她是打哪看来的?

就这样,郑泽带回来的消息每天都不一样。可就是白宫的消息是一点也没有,我不禁有些疑惑。

自从派人去南山打探白宫的宫址,府里后门街上的那些个小贩就陆陆续续的不见了,到现在为止,所有的线索全断了,只剩下烟国公主这一条线索了,我不禁怀疑是不是什么地方弄错了。

“什么?思晨,你要引白宫的人出来?”郑泽站起身来激动的问道。今天晚膳后我叫郑泽到了书房,离大婚没有几天时间了,不能再等了。

我看着郑泽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既然在她身上找不到线索,那就只能引对方出来了。”

郑泽想了一会道:“怎么引?这件事要从长计议,不能冒然,对方在暗我们在明,纵然找不到线索也不能冒险。”

我听后陷入了沉思,郑泽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府里的这位烟国公主现在还不能动,烟国和父皇那边还不知道此事,如果一动,必会引起两国战乱。

但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抬起头开口道:“想办法将她带出去,如果她是白宫的人,那对方一定会与她联系,就算不联系那附近应该也会有他们的人,不能出城,城外目标太大,而且附近一定要有我们的人。”

听完说完,郑泽想了一会道:“好,我来安排。”就这样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开始了。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计划才安排好,那位烟国公主就来了。

本来我还在苦恼应找个什么样的理由带她出去,她竟然自己就主动说想出去转转,在我惊讶之余不禁怀疑起她的目的来,难道他们有什么动作了吗?

应下了她的要求后,我叫来了郑泽,稍稍改变了原来的计划。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