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何曾到谢桥》良晨4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1-14 | 阅读次数:26796

郑泽萧神医小说名字叫作《几曾到谢桥》,提供更多郑泽萧神医小说大结局,郑泽萧神医小说结局是什么。几曾到谢桥小说郑泽萧神医节选:郑泽来了,我想清儿所以也也没事吧。现在的所以要去看官思晨怎么样了,希望能他会也没事吧,是不…...

郑泽萧神医小说名字叫做《何曾到谢桥》,这里提供郑泽萧神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何曾到谢桥小说精选: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四处看了看,是梅香阁,那就是说我们回到王府里了,不知道官思晨怎么样了,还有清儿,那时侯郑泽来了,我想清儿应该也没有事吧。现在应该要去看官思晨怎么样了,希望他会没有事吧,就是不知道如果他要是问我如何去了顺康寺的后山,我该如何说。我推开门,一个丫鬟摸样的人就迎了过来,“公主,奴婢叫莲儿,是王爷派来侍侯公主的。”侍侯我?那清儿呢?我压下心中的疑惑问道:“王爷现在在哪里?”莲儿躬身说道:“回公主,王爷现在在书房…

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四处看了看,是梅香阁,那就是说我们回到王府里了,不知道官思晨怎么样了,还有清儿,那时侯郑泽来了,我想清儿应该也没有事吧。

现在应该要去看官思晨怎么样了,希望他会没有事吧,就是不知道如果他要是问我如何去了顺康寺的后山,我该如何说。

我推开门,一个丫鬟摸样的人就迎了过来,“公主,奴婢叫莲儿,是王爷派来侍侯公主的。”

侍侯我?那清儿呢?我压下心中的疑惑问道:“王爷现在在哪里?”

莲儿躬身说道:“回公主,王爷现在在书房。”

我点了点头就去了官思晨的书房,一路走来侍卫比平时多了很多,应该是与官思晨受伤的事有关,走到书房门口就看到黑风在门口守着。

“黑风,王爷怎么样了?”黑风抬起头来正要说话,房门就被人打开了,接着郑泽从里屋走了出来。

“云儿,你不好好休息,怎么过来了?”看到郑泽一副愁容的样子,我心里一惊,官思晨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王爷呢?怎么样?没事了吗?”我边说着边向里屋看去,郑泽看了我一会,无奈的摇摇头,“进去吧,萧神医在里面呢!”我连忙随着郑泽进了里屋。

进门后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立在床前直摇头。“萧神医,到底怎么样了?王爷怎么还不醒?”郑泽上前问道。

我看到旁边凳子上的一盆血水和地上那满是血的布条,顿时心疼了起来。

“可是伤到大动脉了。”我摸着胸口看着床上的人却是向那边的萧神医问道,萧神医一双细小的眼睛审视着我,我莫名的转头看他,立刻明白了过来,恐怕他是不知道大动脉吧,也对,是很奇怪。

“是伤到血管了吗?”我定定的看着他,不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萧神医几不可视的点了点头。

我摸着胸口的手抖了抖,这个年代,失血过多,又不能输血,要怎么做啊!可怜我对这方面一窍不通帮不上忙。

“那神医,可还有别的危险吗?”郑泽将头转向萧神医,是了,如果只是失血过多,那应该不至于神医摇头啊?我也一脸焦急的看向萧神医。

“失血过多,不是大问题,重要的是剑上有毒,老夫无能,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毒,如何解,现在只好先想办法让王爷醒过来再说。”

郑泽听后看了我一眼说道:“那有劳了!”说罢就与萧神医去了外室。

我看向床上的人,脸上没有一点血色。额头上全是汗,眉头微皱,双眼紧闭,是哪里痛了吗?

我轻叹口气,拿出手帕擦去他脸上的汗珠,突然想到他抚上我的脸为我擦泪时的样子,他如果不是王爷多好,我现在如果没有烟国公主的身份多好,要是我以我的真实身份见他会如何呢?

是了,我心里有他,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许是第一次见面时他看我的眼神,又或许是我对于他的好奇,总之在他为我挡下那一剑时,我就明白了。

想我这么着急的离开,恐怕是不想他把我当香云而娶了吧,想想我一个现代人,前世今生加起来活了四十多年了,怎么会把自己弄到这种地步呢?

我应该理直气壮的告诉他,我不是烟国公主,我是白夏雪,但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然后再想清楚自己是否离开。

可是我没有这么潇洒,我自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弄清楚,比如清儿,她竟然会武功,我和她在一起五年了,每天朝夕相处,我从来都不知道她会武功,而师傅知不知道呢,如果师傅知道那为什么要瞒我。

还有师傅,我知道师傅一直有另一个身份,我曾经无意中听到有人叫她宫主,其实不只是师傅,就连付叔叔和师哥也一样,我从来没有问过师傅,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因为从我到这里以来都是他们在陪我,他们是我在这个时代里唯一的亲人,可是现在我觉得,好象有什么事是我没有掌握的却是与我息息相关的,对此我迷茫了!

我在书房里待了一夜,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官思晨的床上,而房间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官思晨出事了,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急急忙忙出了书房,碰到莲儿,这才知道,原来是官思晨醒了,现在是进宫了,我明白他受伤的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何况此事还与我有关,因此有些应酬是不能推掉的,他只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不禁担心起他身上的毒怎么样了,他们并没有询问我为什么会到顺康寺的后山的事,对此我虽然感到奇怪,但确实另我松了口气。

我问了郑泽清儿的事,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见到清儿,我就知道出事了。

郑泽的话肯定了我的想法,清儿被黑衣人趁乱掳走了,我不由的担心起她来,她的身上有伤,不知道那黑衣人是什么人,会不会害清儿,而我却不知道清儿此刻其实离我很近。

大约中午时,官思晨从宫里回来了,萧神医他们在书房里待了好久也不见有人出来,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伤口有没有裂开,毒有没有发作。

我站在书房门外,进也不是走也不是,不去理会旁边黑风看我的眼神,我着急的来回踱步。

“吱”书房门被打开了,我急忙上前问道:“怎么样了?伤口好了没,毒有没有解?”

而郑泽只是默不作声的盯着我看,“说话啊?到底怎么样了?”我冲着郑泽喊道。真是的,人家在这里这么着急,你还这么慢悠悠的。

“放心吧,暂时没事了,只不过……”郑泽似笑非笑的说,“不过什么?”

郑泽看了我一眼说道:“只不过啊,没有合适的人选照顾思晨啊,你也知道,思晨受伤的是不能让外人知道的,本来其它皇子贝勒就和思晨不对盘,要是让他们知道这件事还了得,再说了……”

看郑泽在那里滔滔不绝,我不禁翻了个白眼,“不就是让我去当他的丫鬟吗?用得着这么长篇大论的,那么不干脆,我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啊?”话刚说完我就脸红了,怎么说起这个来了,惨了说了不该说的话,死郑泽!

郑泽听后走到我面前,盯着我看了半晌,直到我头低的不能在低了,他才冒出来一句:“你要不要拭试看我是不是男人?”

我当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无奈没有地洞我只有装作若无其事的跑开了。

我知道官思晨现在的处境有多艰难,他的母妃在瑞国五年时就去世了,当时他才十岁,在现代看惯宫廷戏的我深知生在皇家没有娘亲的苦楚,这也可能是他性子冷淡的原因吧。

如今瑞皇有七个皇子和三个公主,而其中被封为王爷就只有排行老三的官思晨和五皇子罗王爷,官思晨自小就跟随瑞皇四处打仗,深得瑞皇满意,手中更是握有瑞国三分之一的兵权且掌管着皇城护卫军,加上瑞皇已年近六十,却至今未立储君,自然会受到其它皇子贝勒的压制。

而我却从郑泽那里知道官思晨并无意那个位置,其实在瑞国被封为王爷的还有一位,那就是当今瑞皇的弟弟——贵王爷,郑泽曾对我说起过这位王爷,言语中对这位贵王爷很是敬仰。瑞国是当今的瑞皇与贵王爷一起打下来的天下,不过因为这位贵王爷不喜朝中生活,故而才会行走江湖,只有瑞国有大事时才会出现。

我知道能让郑泽如此欣赏的一定会是个不凡的人物,却不知这一生我因为此人失去了很多。

拖郑泽的福我这几天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官思晨书房里待着,就连晚上也是宿在书房外间的,不过他的病情倒是好了很多,听萧神医说官思晨中的毒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已用药物抑制住了,慢慢的身体里的毒就会被排出体外了,但看萧神医一日三次的煎药来,就知道一定不好解。

有时我会忍不住看着他发呆,很好奇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比如说为什么要替我挡那一剑,又比如说为什么要将婚期延后,将婚期延后的事是郑泽告诉我的,我不禁有些想不通,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做,随后想想也可能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当我知道后是应该放心才对,但却让我心里有些失望。

又到了官思晨吃药的时间了,我从萧神医那里端来药去了书房。自从他受伤之后,他的衣食住行几乎全是我照顾的,他也很配合的喝药,另我佩服的是他喝药从来不用蜂蜜水的,后来在莲儿那知道原来他是怕甜,不知道是不是男人都比较不喜欢甜的东西,反正我是最讨厌中药了,就是有蜂蜜水也会喝不下去。

这几天我与府里的侍卫都混的比较熟了,原来着黑风黑云是两兄弟,可他们的性格却完全不同,黑风是比较严谨的,而黑云则是比较开朗的。

虽是如此,但经过了这几天的相处我发现原来黑风也有很可爱的时候,比如说夸他的时候;盯着他看的时候或者是和他开玩笑的时候他都会不好意思,记得当时郑泽还笑我说像个小女孩,喜欢捉弄人呢。

“黑风,王爷在吗?”到了书房门口我向黑风问道。

“王爷在里面,公主进去吧。”黑风说着把房门帮我推开了。

我向黑风微笑着点点头走了进去,到了里屋我将药放在一旁的书桌上,“王爷,该喝药了。”

说完我抬头看向官思晨,发现管家凌桂也在,我忙上前问道:“凌管家,可是有清儿的消息了?”

官思晨受伤后的第二天,就派人去打探消息,由于不能张扬,只能是官思晨府里的人去,现在凌管家回来了,也就是说清儿有消息了。

凌桂没有回我的话,只是看向了官思晨。我正要着急的再问。

官思晨开口道:“凌桂,你先下去吧。”说完这凌桂就退了出去。

我看到这里一楞,怎么回事,难道说清儿她……

“拿药过来,不是要喝药吗?”

听到官思晨的声音,我麻木的将书桌上的药递了过去。

看着他喝完药,我将药碗接过来放在了书桌上,背对着官思晨问道:“清儿她是不是出事了?”说完我闭上了眼睛,书房里一下子安静了许多,我身后也一点声响也没有。

果然是这样,其实在得知清儿被掳走时,我就不报什么幻想了,可是我还安慰自己,清儿会武功啊,说不定清儿就会逃了出来,哪怕是我见不到她只要她活着,对我来说也是好的,是我害了她,她是为我死的。

我在心里默念一声“清儿”,“啪”一颗泪珠露在了那只空了的药碗里,如果我没有来到这里多好,如果我没有进到王府多好,如果我现在没有烟国公主的身份多好。

我回过头去看向官思晨,他正定定的看着我,眼里有些伤痛,有些无奈,还有些什么我看不清楚,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悔恨闭了闭眼睛头也不回的跑出了书房。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