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1章 妙手回春

菠萝哥哥 | 发布时间:2021-01-14 20:22:58 | 阅读次数:5596

医院急诊室。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声音清爽自然透着自信。这女子刚一进屋,不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到了她,在内站在门外边的实习医生秦川。这女人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声音清爽透着自信。。...

医院急诊室。

门外传来了一个女子声音:“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声音清爽透着自信。

这女子刚一进门,在场的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向了她,包括站在门外边的实习医生秦川。

这女人身材高挑匀称,一张清秀美丽的鹅蛋脸,黑白分明的双眼看上去有些孤傲和冰冷,她那两片轻薄的粉色嘴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强者应该拥有的自信。

她是赵婧,医院的副院长,首席一把刀,是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在国外曾经获得过很多的医学奖项,对疑难杂症也很是有一手。

高院长看到赵婧来到,他紧张的脸色立马缓解了过来。

“你来了就好,快快帮我的儿子看看。”

赵婧翻起病人高布义的眼睛开始逐一检查起来。

只见他双眼无神,却还是能盯着自己色眯眯的看着,嘴里还发出淫之荡的笑声说道:“美女,你叫什么名字啊?跟哥出去玩玩吧。我们打一炮怎么样?多少钱我都能出得起哦。”

高布义说话的时候,嘴角还不断的流出哈喇子,就像饥渴的饿狼终于发现了一只美味的羔羊一般。

“打过退烧针了吗?”赵婧虽然厌恶,但医者仁心,她还是耐心的检查询问。

“打过了,可是高烧不仅没下,还有上升的趋势。”护士长说道。

“他病多久了?”

“昨晚还好好的,今天我准备来上班的时候,才在客厅上看到这小子,居然脱光衣服躺在地上乱叫,还发了高烧。”高院长回答道。

“他昨晚不会是去了迪吧或者去了什么地方,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吧?”

赵婧让人拿了冰块往高布义的额头捂了上去,还做了一些必要的退烧措施。

“没有,布义准备要考研,昨晚根本没有出门。”高院长回答。

本来,赵婧初步认为高布义是吃了k粉之类的东西才会这样的,但她也知道,像那种东西,即使过量了也是会直接有反应的,不可能会第二天才这样。

赵婧又摸了摸高布义的头,发现他的头并没有碰到哪里。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赵婧第一次遇到了如此棘手的病症,这也是她第一次感觉到无从下手。

十几分钟过去了,高布义的体温还是居高不下,高院长本来已经缓和下来的脸色又着急了起来。

砰!

本来已经关紧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了进来。

来人正是秦川,里面一团糟,半天没有结果,医者仁心!他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冲了进来。

“你是谁,进来做什么?”高院长很是不悦的问道。

“我来治病的。”秦川自信的说道。

“你来治病,治什么病?别在这里胡闹,快出去。”高院长喝道。

“我知道他得了什么病,如果再不治的话,不出半个小时,他就死定了。”秦川一副你不听,可别后悔的样子。

若是在平时,换做其他人,高院长很可能早就把秦川这个混小子赶出去,这家伙把自己医院名声搞的不像样。

可如今病人是自己的儿子,在场的专家包括外国留学回来的医学博士也束手无策,病急乱投医,高院长心里居然也升起了试试的想法,毕竟试试还是有可能会好,不试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先和我说说,他这是怎么了?”高院长试探性的问道。

“你儿子前阵子是不是得了小小的感冒?”

“这事你怎么知道?”高院长有了些惊讶,秦川怎么知道这事的,他可是连病人都没有接近过啊。

“如果真是这样,我就能确定他是中毒了。他应该是感冒期间吃了春之药,才会这样的。”

秦川说得很是肯定,却很快被专家们,特别是站在病人旁边的美女医师赵婧给歧视了,因为这根本不可能是中毒,更不可能是中了春之药的毒。

春之药的毒性不过也是就几个小时的时间,药性不可能能维持这么久的。

“你别乱说话了,快出去。”

赵婧本来就对秦川这小子有了些不顺眼,因为她经常能看到这实习生居然在专家给病人诊断的时候在旁边指手划脚的,根本不懂得谦虚。

更重要的是,他每次看自己的时候,都是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看自己。像这种不知道谦虚的色之狼,活该进来了三年也都是个实习生。

“你不让我试试,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真的假的?”秦川不以为然说道。

“这可是人命,怎么能让你来试试?”

“等会。”高院长急了。

赵婧的极力反对遭到了高院长的阻止,“我决定让你试试。但要是你试不成功,你就别在这医院呆下去了。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我只需要两分钟时间。”秦川淡淡说道。

一边的专家听到秦川这么一说,都不由得纷纷摇头,叹气,这年轻人实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

秦川没有理会旁人的想法,走到病人旁边,一把扯开床单,又把病人的裤子拉了下来,顺手拿过手里的保温瓶,朝着病人的小丁丁套了进去。

站在一边的高院长刚反应过来,想要把秦川推开的时候,病床上的高布义发出‘啊’的一声长啸声。

众人的目光立即被这叫声吸引了过去,只见刚才还乱叫的人立刻如同被放了气的气球,很快瘪了下去。高布义整个人安静了下来,但高烧还是没有立刻退下去。

“他怎么样了?”高院长着急的问道。

“比刚才能多活半个小时了。”

秦川说着,手却没有闲着。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黑木匣子,匣子里只装着一把针,针又细又长。

秦川又拿出打火机点上,细针在火上划过了一下,象征性的消毒。

接着,秦川又用这细针在高布义的十根手指头上,分别挑了一下,并把被刺破的手指用力一挤,把血给挤了出来。

等十根手指头全部挤出血后,高布义的那如火一般通红的脸才真正的恢复了正常。

此时,秦川并没有停了下来,而是继续分别在高布义的中庭穴,神庭穴和最重要的关元穴上扎了几下。

当秦川的细长针从高布义的关元穴上拨出来的时候,只听高布义‘哇’的一声大叫,紧跟着坐起来,张开嘴/巴不断呕吐。

一种黑色的液体如同污水一般被高布义给吐了出来,味道又臭又腥,闻得当场的人也跟着作呕起来。

等高布义吐了个干净,他便昏了过去。

只是这次的昏迷,不过是因为体力不支,沉睡了过去而已,面色已经转正常之色,现在的他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就好。

在那些所谓的专家忙着去呕吐的时候,事了拂衣去,秦川已经离开了病房,回到了他的值班室,拿出他昨天刚搞到的麻生希写真集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就在他刚看了一会,门外便传来了个女人的声音:“秦川在吗?你刚才在病房里用的是所谓的针灸术吗?”

秦川抬头看向走进来的赵婧,呵呵一笑后把视线拉回了麻生希的身体上。

赵婧走近了,才看清秦川的手上捧着的书居然是色之情书刊,她本能的发出“啊”的喊叫声,“你无耻,居然在值班室里看这样的书。”

秦川白了她一眼,说道:“如果我告诉你,我看的是女人在发之情的时候,身上穴位有什么变化,你相信吗?”

赵婧犹豫了片刻,继而冷哼一声,“鬼才相信你。”

秦川也没有再做解决,赵婧对他没有好感,秦川虽然对赵婧的身体很有好感,但对她的内在高冷却没有多少好感。

赵婧本想立即远离这下流的混蛋,但是她想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想弄清刚才秦川是如何把高布义救回来的,她终于还是忍了下来,最后低低声音,好声好气的对秦川说道:“喂,刚才你怎么救他的啊?”

“我不叫喂,我有名字的,我叫秦川。至于怎么救人的,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秦川在说话的时候,手上在麻生希这大美女的身上比划着。

赵婧也知道,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绝活,人家本来就没有什么义务要告诉自己。但她对医学的执着自然不会被这小小的困难给阻止了。 

“你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你需要钱还是什么?”赵婧道。

“别用钱来侮辱我。”

秦川终于把手里的书合了起来,靠着椅子,嘴角微勾,浮上一抹坏笑,指着自己的嘴巴很是无赖的说道:“你要真想知道,就先朝这吻上一口。”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