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6章 早饭

小兔子 | 发布时间:2021-01-15 | 阅读次数:15235

免费提供更多秦小山唐芳第6章 早饭的全文深度阅读,脑海里一冒出这个念头,秦小山莫名的感觉的兴奋出来。小姨了寡居五六年了,但是也没夫妻生活的...小姨已经守寡七八年了,虽然没有夫妻生活的七八年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秦小山无法得知.。...

  脑海里一冒出这个念头,秦小山莫名的激动起来。

  小姨已经守寡七八年了,虽然没有夫妻生活的七八年对于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秦小山无法得知.

  但是他知道,唐芳那个骚婆娘只是因为老公不行,就已经主动勾搭自己,那如果是七八年的话……秦小山不敢细想,他知道这肯定是一种常人难以忍受的折磨。

  小姨都是为了我才守寡,我却在这里偷看她的贴身小裤,我真不是个人!

  心里带着对小姨的愧疚,秦小山轻轻放下贴身的衣裤,然后打了井水直接在门口光着身子洗澡。

  虽然井水很凉,但是却浇不灭秦小山心里的燥热。

  他在想,小姨也是女人,有那方面的需要是很正常的,如果一直憋着,恐怕时间一长,会憋出病来。

  给她找个男人?

  不行!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被秦小山给否定了,他容不得小姨身边有别的男人。

  一顿胡思乱想之后,秦小山转过身来,准备擦干身上的水珠时,忽然就听见砰地一声,他连忙抬头一看。

  皎洁的月光下,右边的窗户忽然动了一下,然后关的严严实实。

  很明显,刚才这扇窗户应该是开着的,而在这个房间可是小姨的。

  难道说,小姨刚刚在偷看我?

  就在秦小山心生怀疑的时候,陈凤玉伸手捂着上下剧烈起伏的胸口,她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静,刚刚秦小山转过身来,那家伙大的出奇,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小山以前都很小,怎么突然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大了?

  陈凤玉心中惊诧万分,她很快就联想到了之前唐芳说秦小山来看病的事情。

  “难道说,小山生病了这才变成这样的?”

  陈凤玉拿捏不准,不过不管怎么样,现在她为自己刚刚偷看小山洗澡的画面而十分的内疚。

  但是,这也不能怪她啊。

  守身如玉整整八年,那个女人能做到,她已经很压抑自己了,在外面几乎不跟村里的男人多聊,她只想在小山的面前保持一个好女人的形象。

  可是,自己也是女人啊,自己也是有血有肉的,也有需要。

  为了保持这种好形象,她都是等秦小山出去之后,自己在家里用手宽慰一下自己愈发疯狂的念头。

  “小山,你不要怪小姨,小姨也是正常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安慰……”陈凤玉喃喃自语,仿佛在为刚刚自己的羞耻行为,做一点点的解释。

  只不过陈凤玉不知道,此时一门之隔的那边,秦小山正站在门口,手一直保持着敲门的姿势。

  “小姨,你辛苦了……”

  秦小山鼻子一酸,刚刚嫂子那一句话,长点让他冲进去紧紧的抱住小姨,他想要好好的安慰一下她。

  但是最终他放弃了,因为他知道小姨是个要面子的人,如果现在冲进去,不就摆明了告诉小姨自己已经知道她偷看自己吗?

  缓缓摇了摇头,秦小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小姨,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日子,一定!”

  这一夜,秦小山感觉自己是时候把家里的担子挑起来了,他已经是一个男人了。

  东方刚刚泛起鱼白的时候,秦小山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小姨的房间,发现灯还没亮,于是就先去煮了稀饭,然后提了一个麻袋往瓜田里跑。

  清晨的露水打湿了秦小山的裤脚,他精神抖擞的在瓜田里挑熟透的西瓜,这一点农村长大的孩子都懂,只要用手拍一拍,听声音以及看瓜藤的颜色就能知道熟没熟。

  很快,秦小山就挑好了一麻袋的西瓜,足足有一百多斤重。

  只不过在挑瓜的过程中,他在想一个问题,就是昨个傍晚村主任许淑英在自己家瓜田里干嘛?

  能够确定的是,许淑英不可能偷自己家的西瓜,既然不偷西瓜的话,那在田里干嘛?

  秦小山想半天都没有想明白,不过一个新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那就是这一麻袋的西瓜,他根本就扛不动。

  “算了,先去曹嫂子家借她的三轮车,然后再拖过去。”

  打定主意,秦小山把一麻袋西瓜藏好,然后就往曹薇家里跑。

  曹薇家在村中央,此时村上的人大都没有起来,秦小山一路小跑到曹薇家门口。

  因为要开门做生意,所以曹薇家并没有院子,她家有一个红墙黑瓦的大房子,是用来住人的,还有一个铁皮小房子就是村里的小卖部。

  秦小山一看曹薇家大门紧锁,小铁皮房子也是没开门,立马明白曹薇应该没有起床,于是就准备张开嘴巴喊一嗓子。

  但是这一嗓子还没喊出来,秦小山的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这是?”

  秦小山皱了皱眉,努力辨别着声音的方向,然后一点点的靠近。

  “好像是曹嫂子家里的声音,听这声音……”

  秦小山把耳朵贴在红砖墙上,这才勉强听到房间里传出来那种似乎很难受的声音,像是一个女人在小声的哼唧一样。

  “这声音听起来这么痛苦,难不成是曹嫂子生病了?”

  一想到这里,秦小山立马去敲门。

  但是这门敲了根本就没人回应,秦小山当即意识到,恐怕曹薇病得很重,连起来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想到这里,秦小山鼓足了力气,一脚踹开了本来就不结实的木头门。

  曹薇家里他来过,他很快就冲进了卧室里。

  “曹嫂子,你这是?”

  冲进卧室看到眼前的一幕,秦小山彻底傻了眼。

  只见,曹薇穿着一件白色的几乎半透明的纱质睡裙,她俏脸通红,而且上半身两处殷红透过睡裙清晰可见,最关键的是曹薇的右手正握着一只削了皮的黄瓜。

  黄瓜上面,赫然有一丝泛着光泽的浆液。

  “额……,是这样的,嫂子早上起来饿,就削了一根黄瓜准备当早饭。”

  曹薇虽然极力想要自己镇定,但是眼中慌乱的神色依旧逃不出秦小山的眼睛。

  他娘的,小爷好歹也是考上大学的人,把黄瓜削的这么干净,肯定是用来倒腾更自己的,还说是早饭,糊弄鬼呢?

  心里这么想,秦小山忽然嘿嘿一笑,心生一计。

  “那,曹嫂子,你赶紧把这早饭给吃了吧……”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