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科二项目学习

止语姐姐 | 发布时间:2021-01-15 03:03:48 | 阅读次数:2352

tue dec 13 07:00:00 cst 2016这天更早,梅子就满心期待……地回到了驾校,为了昨天其他项目的去学习做准备好。她照旧停好了车子,摸了摸小手和脸蛋冻得冰冷,没办法在驾校门口来来回回四处走动着,以确保活动带给温暖。她的气质透漏着不凡,总会给...
tue dec 13 08:00:00 cst 2016这天很早,梅子就满怀期待地来到了驾校,为了今天其他项目的学习做准备。她照例停好了车子,摸了摸小手和脸蛋冻得冰冷,只能在驾校门口来回走动着,以保证活动带来温暖。她的气质透露着不凡,总能给人留下很好的印象,这时一个平时不经常练车的男学员走过来搭讪了。他脸带笑意,走到梅子面前说道:“吃饭了吗?来的这么早?”“没有啊!”男学员接着说:“我也没吃,我去买早点,给你带一份哈!”梅子紧忙说:“不用了,我早上吃不下东西的。”男学员只是笑了笑,去买早点了。望着这名男学员的身影,奥!她突然想起来,她第一次体检的时候,还有科一考试的时候,好像也是和他一起去的,叫什么来着?她仔细地想着,对了,叫赵勇,是一名乡村医生,别的学员都喊他赵医生,只是梅子没有留意他而已,难怪会感觉这么熟悉。赵勇手提着早餐回来,随手递给梅子一份,梅子说什么也不肯接着,推脱之际男学员竟然说:“接着吧,我都买来了,算是我报答你的。”听了这句话,梅子接过早餐说道:“你是弄错了吧,为什么说是报答我呢?”赵勇笑了笑说:“你忘了吗?我们第一次去体检,回来的时候我有点晕车,感觉特别难受的时候,你把你买的橘子给我吃了,才减轻我晕车时候的困境。”梅子努力地回想着,奥!是有这回事,难得他会记得这么清楚。“想起来了吧,你说我是不是得报答你呢!”赵勇边吃早餐边向梅子说着。梅子解释道:“你太客气了,我都没放在心上,再说了,这点小事,这也谈不上报答,是你看的太严重了。从考了科一以后,你都没怎么来练车,怎么今天来的这么早呢?”梅子把早餐放在了车子上,与他闲聊着。看梅子没有吃早餐,他有点严肃:“快吃吧,趁热吃还能暖和点。”梅子好像不领情,她随口便说:“先放着吧,等我饿了,再吃吧。”“是不是今天真的教新的项目啊!”赵勇向梅子问道。她低头玩着手机说:“好像是吧,昨天听教练说的今天教。”赵勇继续攀谈着:“希望是教吧,要不然我又白来啦。”梅子看了一眼赵勇说:“为什么是白来了呢?我们每天都来练车,好像你不常来,是没空吗?”“是啊!我是医生,走不开的,再说了,我会开车,只是没有驾照,想简单地练习练习就去考试,看看能不能考过,听说今天教新的项目,我才来的。”梅子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前不见他来练车。赵勇吃完早餐,去敲了接待室的门,他喊醒了教练,拿到了教练车的钥匙,然后熟悉地发动车子预热,梅子看着真羡慕,心想;瞧他,虽然不经常来练车,可是操作起来,还是那么的轻松。被叫醒的教练开门走了出来,他在驾校不远处吃了点早餐,便通知昨天没考过的学员,今天再来驾校好好学学,不要考试的时候,老是死在小细节上。学员都来的差不多了,教练示意所有的学员都过去,先教倒车入库。梅子突然发现,白天时的教练,和晚上的他,有截然不同的地方,教起学员更是严肃的不得了,连梅子也包括在内,该批评时,他会毫不留情。或许是教练的严肃,新学员们学的总是格外用心,只有个别的学员,方向感总是弄混了,以至于被教练训斥的抬不起头。梅子暗喜,还好自己能马马虎虎过关,要不然她是接受不了教练的冷嘲热讽。一个上午都在教练的疾言厉色中度过,一会看见教练,指着地上画着的红线说:“我不是说了吗?等你们的肩旁对着这个点的时候,再打死方向盘,怎么就是不听呢?”一会又听见教练说:“车速要慢、要慢,只要保持车子别停下来就行,你看看你们,后面的“倒车入库”杆,都被你们撞歪了,要是个人早被你们撞死了。”在教练的严肃下,学员们都在战战兢兢、小心翼翼地练着车。最后教练又重新说了一下,倒车入库的细节,他认真地说:“从右边倒库时,看好了点,向右打死方向盘,等后轮进入库角时,回直方向盘,等车身正的时候,再向右打一圈方向盘,等车子进库后,再回直方向盘。左边倒库更简单,车从库里怎么开出去,还保持出来时的方向,再怎么倒回去,就ok了。”看教练说的很是轻松,这却让学员们伤透了脑筋。等到所有学员都练习了一遍,教练也是口干舌燥,他喝了口水,停顿一会说:“都去桥上等着,一会教坡道定点与起步。”此时的学员战战兢兢地来到了桥上,等待教练的指导。第一个上车的是老学员,他示范了一遍,再由新学员操作,教练在旁边指导着。“对,放下手刹,慢慢的松离合,我喊停的时候,你们停下车子,从后视镜下看清楚自己的点在哪?下次停车还在这个点停。”教练用脚点着桥上半坡的红线。教练问道:“都听明白了吧,起步的时候,先松离合,等到引擎盖震动时,再慢慢的松刹车,这样保证车子不溜车,不熄火。”学员们都在教练的指导下,紧紧张张地练习着。轮到梅子练习了,她调好座椅,紧张地就上了桥,听见教练喊停,她及时停住车子,起步时也操作的相当完美,为此还受到了教练的表扬,教练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梅子也开心不少。教练接着向梅子说道:“好,记着自己的点了吧,下次还在这个位置停。”梅子点头表示记住了,教练又说:“松离合,刹车,把车子倒下去,换下一个学员练习。”梅子按照教练的指导,把车子倒了下去。“下车后必须把手刹都拉上来,才能下车。”教练这一喊,梅子多少会有点惊慌失措了,她准备拉上手刹下车时,才发现手刹已经拉上来了。教练看到梅子皱着眉头,他问道:“你刚刚上桥的时候,该不会没把手刹放下来吧。”梅子低下了头,看了看手刹抬头对教练说:“我也不知道啊,就是停车的时候,你说把手刹拉上来的时候,我就拉不动了。”这时,教练无奈地说:“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吗?你手刹不放下来,就能爬到桥上,我真佩服你了。”听到这里,学员们一阵哄笑。下一个学员刚上车,就听见韩纯寅喊道:“展云飞,别忘了把手刹放下来哈!”展云飞探出脑袋:“放心吧,我没那技术。”学员们又是一阵好笑。被嘲笑的梅子噘着嘴站在了桥上,看其他学员练习定点与起步,她脸上很是挂不住。教练开口了,他说:“好了,都好好练车吧,自己都练的不咋地,还好意思嘲笑别人呢。”看教练为自己解围,梅子也开心了不少。大家又恢复平静,只有张元霞大姐安慰道:“别放在心上,他们都是开玩笑的,你看,这会教练也没那么严肃了,证明他没生气。”一旁的梅子偷偷斜视了一眼教练,发现教练的确没了以往的脾气,刚刚还为自己开脱,教起学员来也很幽默,心想也好,让自己的失误能换掉教练的疾言厉色也值了。忙忙碌碌的一个上午,每个人都学的不亦乐乎,因为这次教练没了严厉的脾气,练起车来也是别有一番趣味。说说笑笑、互相调侃,总是那么适合事宜,或许,这是他们学车时最难忘的一天了。临近中午了,教练看了看手机,对学员们说道:“好了,上午就先教这两个,下午教侧方停车,剩下的时间,由你们自由练习吧。”教练说着就走回了接待室。个别爱开玩笑的学员对梅子说:“看,教练今天挺高兴,都没怎么训斥我们了,要是男学员不放下手刹就上桥,早被教练骂死了。”梅子看着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有些生气地说:“这也不怨我呀,我也不想这样啊!我都被你们嘲笑的抬不起头了。”韩纯寅走了过来说:“不是嘲笑你,只是你会成为驾校里唯一一个,不放下手刹可以开走车的学员,这是一份荣耀呢!”梅子虽然因此事被嘲笑,但是她并没有真正的生气。教练不在场的时候,大家都在散漫地练着车,有的学员还在相互传授着自己的经验,一本正经,有的学员在吹嘘作假,让人啼笑皆非, 只有梅子坐在角落里,脑子里想着教练教的细节与实践。午饭过后,大多数学员都及时回来了,在等着教练教侧方停车,梅子也一样,忐忑不安地等着,生怕自己再让教练生气了。看着教练走了过来,学员们都跟在他后面,听他讲解侧方停车的技巧,一番讲解后,为了方便学员学的更好,教练亲自指导授教,连续示范了三四遍,才让学员们逐个上车学习,他在一旁指导。由于紧张,梅子排到了最后练习,前面的学员在教练的指导下,都操作了两遍侧方停车,轮到梅子练车了,她紧紧张张地上了车,半天也没动,最后他透出脑袋问道:“教练,我不会倒车啊!该怎么练习呢?”教练是彻底无语了,他指着倒车入库说:“倒车入库时,你不是都会倒车吗?怎么不会倒车了呢?”梅子拍着脑门说:“奥!我忘了,我在试一次吧。”在种种压力下,梅子操作了一遍侧方停车,教练看上去不是很满意,又指导她操作了一遍,还是不够满意,一连练了四五遍,教练才点点头说:“好了,下来吧,再练就更迷糊了。”梅子下了车,站在一旁,低头沉思着。在教练看来,梅子练车还是有些天赋的,他主动开起玩笑说:“看到了吗?别人都是练两遍,唯独让你练了五遍,以后可不要再说我没教你倒车了。”梅子羞愧地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再看教练了。科目二的全部项目都教完了,教练像是送一口气地说:“今天科目二五项全部教给你们了,明天再来练车,不能光跑圈,得五项一起练了。”梅子还是不解,她向张元霞问道:“大姐,不是今天总共教了三项吗?怎么会是五项呢?那两项是什么啊?”她又犯起了迷糊,不假思索地问着。还没等到张元霞回答,教练是气不打一处来,他问道:“你前几天练的是什么?”梅子想了想说:“我从来到驾校,一直练的是跑圈啊!”教练指着前方又问:“那是什么?”梅子顺着教练的手看了过去说:“路牌上写着直角拐弯和s弯行驶。”教练接着问道:“加起来是几项啊?”“啊!难道是这五项啊!”教练看着梅子的幼稚,他摇头离开了。张元霞对梅子说道:“是啊!科目二就这五项:倒车入库、坡道定点、侧方停车、直角拐弯,和s弯行驶。”梅子一脸无奈地说:“哎!今天教练都快被我气死了,这下可是知道了,再不知道,那真就是不长记性了。”张元霞听了梅子的话,忍不住也笑了起来。又是自由练习的时刻,梅子还是光跑圈,这被刚从接待室走出来的教练看见了说:“哎!哎!不是说了吗?要五项一起练,怎么又跑圈了。”梅子回答道:“你不是说明天五项一起练吗?一会天就黑了,我先跑跑圈算了,这都迷糊了。”教练被梅子的天真是彻底打败了,只是一个劲的摇头。他不忍心地说:“哎!碰见你这样的学员,我真的是无语了。”“忍忍吧,教练,我是对练车一窍不通,能练成这样,我也算是尽力了。”是啊!她做错了,教练都始终不舍得骂她,不舍得用狠话伤她,也只能隐忍不发,任由她挑战自己耐性了。这一天,梅子在驾校出尽了洋相,天还不黑,她就早早离去了。回到家里,她向家人说着在驾校的点点滴滴,家人也会根据她出的丑,笑的是前嗑后仰,也会随着她的无奈,为她时时揪心。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