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为你失眠

止语姐姐 | 发布时间:2021-01-15 03:03:49 | 阅读次数:22173

fri dec 16 08:00:00 cst 2016晚饭之后,梅子坐在沙发上,和哥哥博古论今,谈的不亦乐乎,一旁的手机也是不时地接收着新的消息。她明白自己在乎的人,是会轻意给自己发信息的,并也没心急拿起手机,也不去理睬发信息的人,是...
fri dec 16 07:00:00 cst 2016晚饭过后,梅子坐在沙发上,和哥哥博古论今,谈的不亦乐乎,一旁的手机也是时不时地接收着新的消息。她知道自己在意的人,是不会轻易给自己发信息的,并没有着急拿起手机,也不去理会发信息的人,是多么盼着她的回复,接着与哥哥谈天说地,以此为乐。妈妈走了过来说道:“都这么晚了,怎么都不去睡觉呢?天气冷,快去早点睡吧。”妈妈的话打断了兄妹俩的话题,梅子这才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说:“呵!都九点多了,哥,我睡觉去啦!”看妹妹走向卧室,哥哥笑着点点头也准备睡了。打开手机,梅子才发现有这么多的消息未读,她一一查看,信息有以前同事的,但更多的是驾校学员的,有张元霞的、也有韩纯寅的,咦!怎么还有校长的。正准备回复,手机又接收了一条新的消息,点击消息,仔细一看,呵!是教练的,梅子心中大悦,教练终于主动给自己发信息了,她按耐心中的兴奋,给教练回复了信息,把其他的消息都视而不见,留在最后回复。“在吗?睡了吗?”“在,还没睡呢,现在不忙了。”“嗯!刚吃完晚饭,再忙也想抽出时间给你发条微信,因为关心......”“真的呀!你可知道我正在为你的信息而开心不已。”“那你也看不见我和你聊天时这愉悦的心情了。”“原来我们彼此心照不宣,怎么这么晚了才吃晚饭呢?不饿吗?”“那有什么办法啊,我家都是这个时间点吃晚饭的。”“奥!我家吃饭早,下午六点左右就吃了。”“晚饭吃的是什么呀?”“摊的煎饼,还有鱼香肉丝和面粉汤。”“吃的这么丰富啊,谁做的,手艺不错嘛。”“我做的,还行吧!要是有机会可以让你尝尝我的手艺。”趁着教练没有及时回复自己的消息时,梅子点击微信首页,准备回复其他好友的信息了,她先回复以前同事的信息。看着同事的消息她回复道:“姐,不好意思啊,刚看到信息,睡了没有,驾照还没考下来呢,得等到过了年再回去。”梅子点击发送,就这样简短地回复了一个好友的信息,并不盼着同事再有新的消息。她又看着张元霞的信息便回道:“还在吗?刚看信息,是不是有事啊?”由于张元霞年龄较大些,手机用着有些吃力,也是寥寥数语地回道:“明天驾校聊。”梅子回道:“嗯!早点睡吧,晚安!”每回复一个好友,她的心思总是格外明显。又打发了一个好友入睡,她却为了某人毫无睡意,不免觉得自己有些傻,而且还痴痴的犯傻。接着她又排斥性地看了一眼韩纯寅的消息,只是没有回复。握着手机的梅子,或许还在盼着他人的回复,迟迟不肯入睡,滴答,手机还真的响了,她赶紧打开手机,却又有些失落,不是他的信息,而是校长又发来的新消息。“睡了吗?怎么不理我呢?”梅子这才想起还有他的信息没有回复,看着他以上几条信息,笑着回道:“没睡呀,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也没睡呢。"终于等到了她的回复,校长也第一时间作回应:“想你啊!所以睡不着了。”梅子眼瞅着手机,半天没有回复,校长又发来一条消息:“怎么不回呢,害怕了。”“是,又不是。”“怎么是,又不是呢。”“你堂堂一个驾校的校长,怎会轻易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呢,再说了,你能说会道,我只当你是开玩笑的。”“这都是真心话,你怎么能当成是玩笑呢!”“呵呵!瞧你认真的劲吧!不早了,早些睡吧!”看着手机上的各条信息,梅子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她只想早早应付,好腾出时间来与教练聊天。她叹了口气,主动给教练发去了一条信息:“睡了吗?还是???”不一会教练也有了新的信息:“没睡呢!手头还有些事,一会就睡了。”梅子也很知趣,简单地回道:“奥!那你忙吧,不早了,忙完你也早点睡吧!”教练看上去很开心,他高兴梅子能这么理解他、关心他。他满意地回复:“嗯!你也早点睡吧,晚安!做个好梦。”梅子望着手机,来回翻看着与教练的聊天记录,久久不能释怀。夜色沉静,梅子有了睡意,她闭上眼睛,幻想一切有他关的画面,甚至也幻想他能早点入梦,以慰藉她内心的期待。不知过了多久,梅子似睡未睡地听见手机响了,滴答,她的手机又响了,梅子抬头看了一眼窗外,月光依然高高在上,还是深夜,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给她发信息呢?她睁开朦胧的眼睛,打开手机定眼看到,原来又是校长韩东发来的,都已经是第三条信息了。躺在床上,梅子定了定神回道:“都已经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呢?不怕你身边的“她”生气吗?”校长兴奋地回了信息:“身边除了韩月,那会有她呀!”梅子很惊讶:“什么?韩月,那不是我的教练吗?”校长并没有留意,梅子与他聊天时的变化。“是啊!我今天住在驾校,和你们教练睡在一张床上。”校长说的像是很无奈。梅子偷笑,回了信息:“啊!那你还敢给我发信息,不怕教练知道吗?”校长轻松地回道:“不怕,你可以问问我怕过谁。”梅子多少也听说过,他人脉很广,在镇上也是个能呼风唤雨、叱咤风云的人物,更能听的出他的话,桀骜不驯很是霸道。望着窗外的月光,梅子又没了睡意,只是看着微信上的聊天记录,暗自忧伤,她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已是凌晨两点了,她虽无睡意,也不再回复韩东的信息了,她不想让任何人打乱她的心思,打破这原有的安宁。今夜,梅子失眠了,自打选定驾校考取驾照,她时常会失眠,这次又不例外,只是更添了些忧愁和无奈。想着想着,她被手机的响声,打乱了思绪,心想;谁会在天刚要亮的时候打扰自己,她顺势拿起枕边的手机,突然愣住了,怎么又是他,她心情有些紧张,正在琢磨怎么回他的信息才好,停顿一会,梅子向他做了回复:“韩校长,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很快,那边又发回一条信息:“不是起得早,而是一夜未眠哪。”梅子无语,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措手不及的事情。这时手机又来了一条消息,她有点犹豫,也不好再回这样的信息了,思来想去梅子回道:“是吗?即使一夜未眠,那就好好休息会吧,不要总发信息给我了。”眼见梅子回信息给自己,他便来了精神,想再度与她聊聊,梅子也想借机消去他的念头,就答应了。“你可知道,我还是第一次为了别人而失眠呢?”“是吗?即然是别人,你就不应该再失眠了。”“对,不是别人,是你,第一次为了你而失眠。”“那也请你不要这么说,我受不起,怎能劳你为我失眠呢,是你多虑了吧。”“不是多虑,自从与你一见,我就无时无刻不在想你,现在想的都睡不下了。”“不是想我,或许是你不困吧。”“为何你总是不信我呢!你能单独见我吗?我现在就可以去找你,也可以接你出来聊聊。”“不是不信,而是没有理由相信。我不会单独见你,也不会跟你出去的,无论你的话,是真是假,还请你收了心吧,不要错付了她人,再添惆怅。”“不会,我想要的一定会得到。”“可是你应该知道,占有不如远欣赏,不要执迷不悟了。”“我挡不住自己想你,那你可以告诉我,该怎么办吗?”话已至此,梅子不再回他的信息了,她忧心忡忡的来回思索着,不知如何应对,这也让她心烦不已。她又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快早上六点钟了,天亮了起来,几乎一夜未眠的她,想再睡会,即使睡不着也想闭着眼睛养精蓄锐,怕在驾校练车时打不起精神。简短打了个盹,梅子准备起床了,虽然没有睡好,她依旧勤奋地去驾校练着车,不辞辛劳,可知辛劳的背后,不只是练车,终究还是练车时的某人,让自己牵肠挂肚,魂牵梦绕才是最为辛苦。到了驾校,梅子还是一如既往地练着车,认认真真、恭恭敬敬,不敢有半分松懈,生怕一个疏忽让教练烦心,也怕会有所差池惹教练生气。为此她总是小心翼翼的,正如别人也在小心翼翼地在意她一样......练了有一会车,也已经是日上三竿了,接待室里的校长,这才毫无精神地走了出来,学员看他如此憔悴不堪,就上前问道:“吆!韩校长这是怎么了?无精打采的,定是昨晚去哪花天酒地了吧。”虽是斗嘴说笑,校长也没生气,只是懒懒的说:“哎!哪有精神去花天酒地啊!只是昨晚失眠了。”说完校长看了看梅子,梅子有意地避开了他的眼神,心情确是久久不能平静。说着无心听者有意,教练看了看梅子,又转眼看了看哥哥,他回想着,昨晚睡觉时哥哥的状态,又联想到今日梅子的神情,他犹如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梅子借机坐在了练习车的副驾驶坐上,不理会眼前这种情景。驾校里一切如旧,学员们也都在规规矩矩地练着车,表面上的平静不代表内心没有波浪,每人都怀揣着小心思,懵懂由生。车里的梅子,随着学员们的练习,一遍一遍地出现在他们面前,在有意的人面前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临近中午,太阳高升,普照大地,学员们的心情也算是松懈了些,梅子也从车里下来,来到等待练车学员们的身旁,都在三五成群地聊着天,这时,校长也走了过来,扎在人堆里,总是向梅子肆无忌惮地开着玩笑,这让她应接不暇,偶感无奈,只是摇头作罢。言谈话语中,梅子听不出他字里行机中,流露出的真心实意,倒是玩笑中透露不少虚情假意,这让梅子琢磨不明白,人前人后他为何差别总是那么大。或许,是别人的一句戏言,她却当成誓言来听了,此时,梅子闲散一笑,终于释怀了。梅子像是放下了百斤之担,心里轻松不少,她又变得活泼了些,不再是那个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多愁善感的人了。此后,她把所有人的誓言也都当成了戏言,不在为之动容。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