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那时花开》(九)归来去

梧桐阅读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29241

陈涛青云小说名字叫作《那时花开》,提供更多那时花开,那时花开小说深度阅读。那时花开小说陈涛青云摘选:陈涛的思念揪动了益梅的心。冬天里再度到来的时候,益梅回去了,是的益梅回去了!这是件大事,消息不胫而走传闻了远远地。望眼欲穿…...

陈涛青云小说名字叫做《那时花开》,这里提供陈涛青云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那时花开小说精选:太阳一年操劳到头,忙到冬天,就筋疲力尽,几乎放不出热力来了。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在益梅走了的一年里,的确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出现在爷身边,爷也把家里很多值钱的东西送给了那些女人。只是没有一个真正打算和他过日子。失去能干的妻子为她打理生活他风光不再,生活一团糟。于是才发现原来生活不是想像的那个样子,便开始回想妻子在家的时光,到处找妻子回来,托人到处打听。也许是爷的诚心感动上苍,也许是陈涛的思念牵动了益梅的心。冬天再次来临…

太阳一年操劳到头,忙到冬天,就筋疲力尽,几乎放不出热力来了。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在益梅走了的一年里,的确有很多不同的女人出现在爷身边,爷也把家里很多值钱的东西送给了那些女人。只是没有一个真正打算和他过日子。失去能干的妻子为她打理生活他风光不再,生活一团糟。于是才发现原来生活不是想像的那个样子,便开始回想妻子在家的时光,到处找妻子回来,托人到处打听。

也许是爷的诚心感动上苍,也许是陈涛的思念牵动了益梅的心。冬天再次来临的时候,益梅回来了,是的益梅回来了!

这是件大事,消息不胫而走传出了老远。望眼欲穿的爷当然求之不得,声泪俱下地说了下别人的种种不好日风日下世态炎凉,同时说出很多益梅的优点,并表示愿意改变,好好对待益梅,好好和她过日子。孩子们也把远归而来的益梅围成一圈抱着哭了一场。之后还给孩子们分发从外面带来的礼物还单独问陈涛想不想她。陈涛说不想,一点也不想。

第二天,天刚亮闻讯而来的乡亲陆续来探望,并送来各种各样的礼物。来的客人有远有近,礼物从早到晚不断增多。中午开始屋场里的邻居们便为远到而来的客人打扫房间,二姐哥哥帮巧手的益梅一起做饭。屋场里的人也来帮忙招呼客人和帮益梅打下手。

晚上大家因为益梅归来齐聚一堂,举杯共饮,男的喝自酿白酒女人们喝自酿甜酒。屋里的壁橱里的火格外旺,红色火光中照亮了本来因高兴或因喝酒而红的笑脸。饭后,人们拿出各种乐器,爷还用那把心爱的二胡同人们一起奏起了欢快的乐章。

人们热情洋溢,歌声悠扬,声响传出好远,连林间路过的各种动物都老远绕道了。人们说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连往年过年都及不上。路远的都住下了,路不远的也没有喝多的,也带着一些人回家去了。大家纷纷离去的时候,也有人还在酒桌上划拳喝酒,看样子要一醉方休,幸亏家里人们送来的和家里的酒足够。

第二天,人们又相互问候,相互邀请到自己家做客仿佛成了交流会,然后昨天没有走的才纷纷离去。刚刚走了一批,又来了更远的一批,大多有很多住得很远,很少见的亲友,其中有姥姥外公和一些表亲。大家又聚在一起,热闹无比。

村长闻讯起来还把村里文艺团叫了过来,一起增加气氛,还说一般人家办喜事也没有这么热闹,益梅的影响力都把这个村长比下去了。过后几天,也陆续有人来送礼的,人们相聚甚欢,自不用说。

大家自行散去之后,远道而来的陈涛姥姥住了几日也告辞了,走之前嘱咐益梅要好好过日子并暗示一旁不出声的爷要好好对待益梅,家和万事兴。

另说自己是江南人由于战乱嫁到陕西,一去这么多年中间因各种原因,也没有回去到家乡看看。这么多年只有自己还操着江南的口音,后来年纪大了远行不便。如果有机会代她回去寻根。

热闹过后,日子还要照常过。这段时间,爷可能听了人们及长辈的劝导可能想起了自己一个人过的苍凉,很少对失而复得的妻子发脾气。美好的生活向他们招手。

“如果生活像这样过下去该有多好啊!”在屋前坐着小板凳晒太阳的陈涛望着冬日软缠缠的太阳自言自语。

“不好了,不好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和急切的语气便知道是不详的消息。

果然,爷跟着来人急急忙忙地走了。听说还来了很少能见到面的大帽子警察,听说死了人。当然,这一切陈涛都没有在现场只是听那人走的时候只言片语。

“什么?难道儿子杀人了?这……”满头银发的奶奶听到这个惊天的消息眼一黑昏倒了。

爹及大伙连忙去照顾奶奶,镇定地母亲让大家不要惊慌,她去打听消息弄明白事情状况。

大家在担心中度日如年,盼望着好消息或者消息回来。

“妈妈!”观望已久地陈涛眼尖看到妈妈回来了老远叫了起来。

大家赶忙迎接想知道结果。

额头上挂着汗珠的母亲没有来得急喝水就说不用担心了,事情和爷无关。听到这话,一片嘘气声,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在喝了口水后,母亲详细地道出了事情的始末。

原来村里到了冬天庄稼收完了,男人们放下镰刀拿起猎枪便成了经验丰富地猎人。一来可以增加收入,二来可以打来野味应对大雪封山后漫漫的冬日。

“砰!”应枪声响起,一头满身长刺毛色油亮地黑色野猪眼睛中弹倒地。

“好枪法!”一位头发花白脸上印满沧桑的猎人端着猎枪从对面埋伏点上赶过来看着倒地的野猪称赞道,“邓青云,好小伙啊。看来沟里大户人家陈家二女儿陈雪梅才配得上你了。”

“魏大伯,过奖了。这是蒙的。”在山里面好的猎人是很受姑娘欢迎的,何况俊朗飞邓青云一枪打中飞奔中的野猪眼睛,这种枪法连老猎人魏大伯也不住称赞。不过,小伙子一点也不骄傲实在难得。

“小毛头,你这枪法都赶上我年轻时候了。”魏大伯指着地上的野猪说,“这头野猪归你了,你家里还有人需要休养。”

“这怎么行呢?”青云急忙推辞道。按理说这头野猪虽然是青云打中的,但是大伙一起围剿应该有大伙的份的。

“行!”另一个身背着一个大酒壶地小伙子,成才走了过来也同意道。

“你就收下吧,下次打好狸子了请我们大家喝酒就行了。”另一个中年猎人也同意道。

“我也同意。”后面跟着的那个中年猎人也知道青云家里的情况,本来青云的父亲参加打土匪战斗中不幸受伤,前段时间旧伤复发,冬日里贫寒家庭漏风的屋子对于养伤很不利。

同时中年人对悄悄对青年猎人说:“你怎么又提起狸子了?”

山里面的猎人每人除了有把命根子一样的猎枪外,还有一只或几只勇猛地猎犬。训练有素的猎犬很有灵性,不光能听懂猎人的话上山打猎时更是好手。它们能通过路过动物留下地气味追踪猎物,小而灵活的动物有它们出手就可以猎获,大而危险地动物出现时如果主人有危险,它们会奋不顾身保卫主人。

山里的老狼都认识那几只威猛的猎犬,也都在身上留着它们的爪印。猎犬们也通过狼叫就听出是哪只狼。邓青云的猎犬就是其中之一,睿智机灵的猎犬不知道和他配合默契打了多少漂亮仗。可是上个月因为追一只黄狸子便一去不会,再也找不到踪影。急疯了似地青云找了好久没有找到,伤心欲绝。老猎人魏大伯推测不会是被狼或大型动物伤了,应该是追踪黄狸子钻进狸子洞然后不得出来困在里面了。很多次那猎犬把狸子追到洞口,毫不犹豫钻进洞里面和狸子在里面战斗,然后吊着奄奄一息的狸子胜利归来。因此,青年人又提到狸子会让青云想起远去未归地猎犬。

“走吧!我们继续打猎。”魏大伯看到青云顿了一下道。

“魏大伯,我想打黑熊!”青云看着魏大伯坚定地说。

“可是,黑熊太危险了。”放下酒壶地成才急忙道。

山里的猎人都知道黑熊的厉害,连成年地老虎都不愿意轻意招惹它。

“好吧!”老猎人魏大伯读懂了邓青云的目光同意道,“不过,先把黑野猪带回去,打黑熊需要从长计议。”

遮风避雨是一个房子的基本功能,对于眼前的这个不高的用石头做墙茅草盖顶的建筑来说显然称为房子名不副实。家徒四壁只有几具简单的木头家俱也舍不得生火,从墙的缝隙中可以窥见远方的青山及结冰的小河。长年吃药能够维持到这个水平已经很不容易了。

“青云,听说你要去打黑熊?”低沉的声音传来语气中透露着担心。

“嗯。”青云不知道哪个多嘴的人告诉他父亲这个消息。

“你不要,去了。”

“爷,你不要担心我。我会小心的。”语气中透露出坚决。

“唉。”其实青云父亲也知道劝不住青云,低声叹了口气。

“爷,我走了。”青云整理行装,背上擦地油光地猎枪出发了。

“等等。”青云的母亲追了出来,“带上这个,小心点!”

“嗯。”青云接过白发苍苍地母亲递来的干粮应着就走了。

“青云啊,你是个好孩子!”母亲挥挥满是老茧地手看着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

几天的仔细地追踪脚印,很有经验的魏大伯已经确定了黑熊的行踪。于是在大伙到齐了分派任务。

“一会儿成才你到这个路口埋伏,青云你到旁边这个路口埋伏,你们二个到另外二个路口埋伏。我带着猎犬去驱赶黑熊,它从个方向逃跑然后你们看到黑熊后开枪射杀。有意外情况呼救。好了,出发!”魏大伯在地上用枯树枝把任务画得很清楚。

青云埋伏在所在的路口旁边的林中一声不响地盯着前面,身后一只落光了叶子的柿子树上一只柿子掉到他身边一声落入落叶地闷响。林中寂静极了只有偶尔林间传出几声老鸦叫。过了一会儿一声尖叫从成才的方向传了出来。青云离他最近听得十分清楚,抱着枪快速朝成才方向冲进去。奔跑中被林间横伸出来地枝条刮破了衣衫,在脸上手上割破了一些小口子,奔跑中地青云毫无察觉。

喝了一口酒地成才埋伏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盯着前面的路口。突然从侧面传来动物急速奔跑带来的声音。一只狸子从他身边急驰而过快得仿佛只有一道幻影,还没有等他回过神来,一只浑身长满金钱斑点的动物冲他高速跑来。

因为一直盯着黑熊出现的方向,所以连串的事情发生时说时慢,其实就是一转头发生的事,成才被豹惊大叫一声。只是那豹子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他似的,从他身边一晃而过消失在狸子逃跑的方向。惊愕地成才刚回过头,看到林中一阵噼里啪啦声响传出,一个身形与黑熊大小的动物奔迅速向他接近。成长意识到黑熊到了,一枪打中动物的中心。

“黑熊”应枪前扑倒地,成才挺枪前进,接近才发现情况不对。中枪的“黑熊”正是听到尖叫声赶来地青云。

出了人命,警察就前来调查。其中那个中年人就是爷,所以叫去做证。后来查清楚是误伤人命案便按程序了结了。猎人把打到的黑熊胆给了青云的家人,并帮忙埋葬了这位勇士,他倒在了救同伴的路上,人们会永远记住他。他的灵魂会守护所有出坡的猎人,他的猎犬陪伴着他不会孤单。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场面太过让人心酸,谁会想到青云母亲临走时的一句小心成为绝唱?谁还知道勇士凯旋归来准备好对父母所讲的话语?谁曾只身救同伴时他没有考虑自己的危险?谁曾想过他还没有送出的给心爱姑娘的礼物?

逝者已逝,生者如斯。太阳依旧博爱地照耀着大地,看着世间万物生生不息。

生活又平淡下来,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母亲出走让爷生性收敛了很多,只是时间并没有维持太长。家里的争吵声又如同春雷滚滚而来,摔东西时候的振动更是还原了春雷影响力,夜里飞舞地烧火棍连声光效果也模拟出来。只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家里破了东西自不必说,邻居们大老远也听得到,份份过来劝阻。

看在眼里地陈涛不明白,大人们的世界为什么如此多的纷争,难道也是相互抢了玩具?邻居们的劝阻加上村长对爷的批评只是扬汤止沸。看透父亲本性地母亲实在是忍受不了这种不间断地“春雷”阵阵,加上不时火上浇油蛮不讲理的婆婆参与,便终于失去了耐心。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多少美好的景致啊,可是对于此时陈涛并不这样认为。五岁的陈涛没有能够收到“压岁钱”时在这场大雪纷飞的冬日里和妈妈翻山越岭。下坡的时候,武装地像雪球一样的陈涛被雪下面看不到的突出树根拌了一下,如雪球般地滚了下去。滚下去的陈涛被银杏树杆接住一点也不痛,于是半走半滚着前进,忙得不亦乐乎。只是如果他知道,他这么快乐地离开的是他的家乡——那个有着的哥哥、二姐、爷、婆婆、颖龙、颖蕾的地方,还会这么兴高采烈吗?

鹅毛大雪公平地下在每一寸土地上,小鸡画竹叶,小狗画梅花,小鸭画枫叶,小马画月牙,小熊展开一年一度的冬眠,饥饿的狼与猎物拉开了漫长猎杀与逃跑的游戏序幕。一样的大雪,却有着不同地结果。风雪中陈涛与母亲身形渐远,最终消失在纷飞地大雪中,等待他们的又是什么呢?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