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3.第3章 运尸尸体速递员

没眼皮的蚊子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23996

出了小区裴海峰开着小卡车回住处,想把车停在门口准备好短暂休息一晚,明日一大清早出发到达。山西小伙子这几天刚完全恢复回来,吃过晚饭他又在门口和大家侃大山,当裴海峰把小卡车驶进街道他就特别注意到了,正聊的开心被吓得一下停了下去。裴海峰从车上下去,山西小伙子我的妈呀一...
出了小区裴晓峰开着小卡车回到住处,想把车停在门口准备休息一晚,明天一大早出发。山西小伙子这几天刚恢复过来,吃过晚饭他又在门口和大家侃大山,当裴晓峰把小卡车开进街道他就注意到了,正说的高兴被吓得一下停了下来。裴晓峰从车上下来,山西小伙子妈呀一声大叫抬腿就跑,由于没认清方向,一头撞在了墙上。和裴晓峰同屋的那个小伙子走过来说:“晓峰,你答应那个老头儿啦。”裴晓峰点点头说:“这么长时间连个工作都找不上,没办法,哥得吃饭呀。”这个小伙子对裴晓峰的情况有所了解,他知道裴晓峰大学毕业就一直找不到工作,现在混的连他这个小学没毕业的还差。虽然大家都同情裴晓峰,可是把一个装死人的车放在房子外面大家心里都不踏实,裴晓峰还没进屋许多人就对他提出了抗议,他们说不是嫌弃裴晓峰,只是弄个死人放在外面对大家都不好,尤其是那个山西小伙子,怕得要死。裴晓峰是好人,非常有同情心,在大家的一致反对声中,他开着车离开了棚户区。把车放在停车场,裴晓峰在一个饭店吃了饭后拿出地址仔细研究了一下,那个地方离这个城市一千多公里,白天赶路晚上休息得走两个白天,如果路上遇到什么事儿时间还会更长。裴晓峰知道国法规定必须火葬,被允许土葬的很少,走的时候干瘪老头儿没给他允许土葬的证明,这就说明他是在做违法的事儿。做违法的事儿就得悄悄做,如果白天被交警截住就赚不到钱了,尸体被弄去火化了没法和家属交代,裴晓峰前思后想之后决定晚上赶路,白天休息。吃过饭开车出城,找了一个加油站加满油就直奔高速。晚上车少,车开的比较快,第二天天亮的时候竟然走出了七百多公里,下了高速找了一个小店住下,把车放在背阴的地方,免得太阳把车里的尸体晒臭了露出马脚。白天除了吃东西就是睡觉,晚上吃过晚饭裴晓峰又接着走,如果一路顺风的话不到天亮就能到地儿。路上不是一般的顺,是非常非常顺利,一晚上都没发生什么,下高速,休息,上高速,一路狂奔。天快亮的时候又走了六百多里,这还是因为小卡车跑不起来,要是几十万的好车,一千多里一天一夜就能到达。天快亮的时候下了高速把车停在路边,裴晓峰下车伸伸腰,感觉快累死啦,他看看看看地图还有不到一百公里,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出错,他决定休息几分钟,撒泡尿,找个旅馆休息。毕竟是念过大学的,就算路边没人也不会站在路边掏出家伙就尿,裴晓峰下了公路往前走了十几步,找了一个土坎儿,准备站在土坎儿上往下尿。刚刚解开裤子,就听土坎儿下有人说话:“大哥,天快亮了,咱们回吧,剩下的一个咱们明天再来。”“找不舒服是不是,今儿晚上必须办的事儿没完,回去怎么向主上交代。”声音很低有点儿飘忽不定,很怪异。裴晓峰没想到土坎儿下还有人,急忙把掏出来的家伙又放进裤子,提着裤子退后两步,这要是一不小心尿到这两个人头上,麻烦大了。“大哥,天亮咱就走不了了。”一个阴冷略带沙哑的声音说。“怕什么,还有一刻多才鸡叫,你留在这里看着,我去路边等他。”另一个阴森飘忽不定的声音说。裴晓峰的尿意没啦,这两个小子要干什么,黑天半夜出来肯定没好事儿。裴晓峰自认为自己是好人,也做过见义勇为的好人好事儿,要是这两个家伙是坏人,到时候打不过报个警也算是帮助别人。裴晓峰往前悄悄的走了两步,伸出头向土坎儿下看去。土坎儿下两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人蹲着商量事儿,在他们面前停着着一辆马车,车上坐着许多人,有老有少。这些人都穿着新衣服,样式都很老,像是寿衣店里买的寿衣,脸上没什么表情都呆若木鸡,而且非常安静一句话也不说,好像是被什么人喂了药。裴晓峰看见吓了一跳,这么多人,他们是要干什么呀,当时他就蹲在地上,悄悄的看着土坎儿下的这些人。土坎儿下的两个人商量好之后一个原地守着,另一个向远处走去,裴晓峰一直看着走远的那个,没想到眼一花就消失不见了。留下的那个好像发现了什么,抬头向土坎儿上看,被他一看,裴晓峰差点儿吓得坐在地上,这个人脸很怪,花的,让人看上去似笑非笑,非常恐怖。裴晓峰胆战心惊的往后退,两条腿都快不由自主了,回到车上两腿直打颤,常言说,有事儿找警察,可是箱式小货车上拉着一口棺材,棺材里有一个死人,哪儿敢报警呀。看来这个见义勇为的事儿也不好干。裴晓峰没敢找旅馆休息,而是选择了加快速度一路狂奔,这几十公里是乡村公路,应该不会遇上交警,他想赶快完成任务拿钱走人。开出三十多公里裴晓峰就发现路边有个穿中山装的人在看他,虽然车速很快,一闪就过去了,但是他还是看了个清清楚楚,那个人脸色发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眼睛就像死鱼眼。“兄弟,开的再快点儿,颠死我也认了。”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突然说道。声音在车里飘荡,裴晓峰一时无法听出声音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心里有点儿害怕。“你他马是谁呀,神神叨叨的。”裴晓峰大声吼道。“兄弟,开的快点儿多给你三千块。”那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又说。裴晓峰吓出了一身冷汗,现在车上就自己和后面棺材里的尸体,自己是司机,唯一的乘客是那具尸体,难道说话的是尸体?“你他马的是谁,给老子出来。”裴晓峰吼道。声音没了,一切都恢复了平静,车里只有裴晓峰自己的声音在回荡。天渐渐亮了,鸡叫声从路过的乡村传来,一切都显得祥和起来,晨的雾霭渐渐升起,朦朦胧胧的,裴晓峰担惊受怕的心这才放进肚子里。天大亮裴晓峰才把车停在庄稼地边撒了一泡尿,他一直在琢磨刚才到底是谁在说话,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刚才差点儿吓尿了,现在他感觉自己有点儿好笑。上初中的时候裴晓峰的父母曾经告诉他,他从小常遇见灵异事件,上了中学后他专门找过大量关于神仙鬼怪方面的研究书籍。他现在相信所谓的鬼不过就是人死后残存的一些意念,这些意念有时候能影响人类的大脑,所以才会发生见鬼的灵异时间,其实人死如灯灭,根本就没什么鬼。裴晓峰的目的地是山下村,这座小村子坐落在一座小山的下面,村子不大,大约三百多户人家。车开到村边裴晓峰就远远的看见村口有一个灵棚,灵棚里没有棺材。农村人讲究死在外面的人不能进村,看来死者的家属知道自己把尸体给他们运来了。把车停在村口。裴晓峰下车按照干瘪小老头儿给的电话拨了号。接电话的是个老太太,听说尸体运来了急忙说:“我们马上过去。”不到十分钟一群披麻戴孝的男女老少从村里哭哭啼啼的走了出来,走在中间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裴晓峰拿着纸条儿确认找对了人之后打开小货车的车厢,女人在哭,几个男人上车七手八脚的把棺材抬下来,裴晓峰反而被晾在了一边。谁家死了人都会难过,裴晓峰知道现在不是提钱的时候,当人们把棺材抬进灵棚放好才有人过来招呼裴晓峰,告诉他在家里已经给他安排了休息的地方,让他先休息一天,明天再回。裴晓峰赶了一夜的路又困又累,在这家人的安排下他草草吃了些东西就睡了,直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被叫醒。农村的丧事习惯大办,灵棚虽然设在村口但是酒席设在家里,死者家里非常热闹,还雇了几个吹鼓手吹吹打打的,人来人往正在大摆筵席。和结婚办喜事儿区别不是太大,就是多了些穿孝服的人没有新房新娘新郎罢了。裴晓峰吃饱喝足又回房休息,他对这里的人不感兴趣,只是等明天拿到酬金踏上回程。天黑之后死者的家属簇拥着老太太来到裴晓峰休息的房间,他们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把两万元现金递给裴晓峰。当死者的家属都走了裴晓峰一个人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白天睡的太多,现在不困了。裴晓峰坐起来点了支烟,靠着床头想昨天的事儿,这件事很蹊跷,最让他奇怪的是什么人和他说话。裴晓峰想来想去认定死者还留有一丝念力,是死者的念力在影响他的大脑他才听到的声音。死在外面的人留有一丝意念完全正常,人都有故乡情结,都想落叶归根。裴晓峰的一支烟还没抽完门哐当一声被推开,有人闯进屋里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哥,帮帮俺爹吧。”听声音是女人,裴晓峰急忙开灯,在灯光下一个穿着一身孝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跪在地上,仰头看着裴晓峰。女孩子很漂亮,一身白色的孝服和脸上哭红的双眼让她显得很憔悴,任何男人看了都会产生保护她的想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