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4.第4章 帮忙守灵尸体速递员

没眼皮的蚊子 | 发布时间:2021-02-24 01:34:54 | 阅读次数:10879

“妹子快出来,有什么好好的说,别这样。”裴海峰边一下床边说。裴海峰的脚刚挨住拖鞋又赶忙把腿抽回被子,一心急他忘了现在的没穿裤子。盖好被子裴海峰说:“妹子,能不能够先回去,我穿起衣服。”跪在地上的女孩子顽皮自然灵动的大眼看了看裴海峰,脸一下红了:“好...
“妹子快起来,有什么好好说,别这样。”裴晓峰一边下床一边说。裴晓峰的脚刚挨住拖鞋又急忙把腿收回被子,一着急他忘了现在没穿裤子。盖好被子裴晓峰说:“妹子,能不能先出去,我穿上衣服。”跪在地上的女孩子调皮灵动的大眼看了看裴晓峰,脸一下红了:“好,好,我马上出去。”穿好衣服把女孩子叫进来,裴晓峰给女孩子拉过一把椅子让她坐下,自己坐在床上问道:“出什么事儿了?”女孩儿用了足足五分钟才把事情说清楚,原来她刚刚睡下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就听见父亲在和她说话,她父亲说自己有难需要裴晓峰帮忙,还说路上答应给裴晓峰三千元钱,让她给送过来。裴晓峰看着姑娘手里的三千元钱没接,他来到之后就发现这家人家并不怎么富裕,这三千元钱的事儿有点儿太蹊跷了,如果姑娘说的是真的,那么路上和他说话的一定是死者。裴晓峰又详细的问了一下,姑娘正在给他解释,姑娘的两个哥哥和母亲就走了进来,他们三个也是一进门就扑通跪在地上,而且说的话和女孩儿说的一样。裴晓峰扶起大家说:“快起来,大家别这样,只要能帮你们的我一定帮。”裴晓峰心地善良,他觉得只要能帮别人的就该帮一下,每个人都会有困难的时候,人就应该互相帮助。裴晓峰详细了解了一下情况,女孩儿的哥哥告诉裴晓峰他们需要他晚上陪着守灵,他们的父亲告诉他们晚上有奇怪的东西来抓他走,只有裴晓峰能帮的了他。裴晓峰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虽然他也感到害怕,但是他对这家人非常同情,很想帮他们。临出门的时候女孩儿的哥哥把三千元钱硬塞进裴晓峰的兜里,裴晓峰无奈只好收下,不然这家人会认为他不诚心帮忙。这里离山很近,秋天的夜晚有点儿凉,女孩儿的哥哥出门的时候还专门给裴晓峰拿了一个军大衣。三个人来到灵棚裴晓峰烧了几张纸就找了把椅子坐下,他刚坐下一个非常悠远像是在灵棚上飘荡的声音说:“谢谢小兄弟,这下我放心了。”听到这个声音裴晓峰虽然有点儿害怕,但是他不惊慌了,他已经知道是死者的残念在影响他的大脑。人最害怕的是未知的事情,对已知的事儿害怕就少多了。这家人家姓刘,兄妹三个,最小的女孩儿叫刘梅,老大叫刘海,老二叫刘涛。妹妹还在读书,哥儿俩平时都在外打工,这次是为了给父亲办丧事儿才回来的。“刘大哥,你听见有人在说话吗?”裴晓峰转脸看着正在抽烟的刘海问道。刘海很奇怪的摇摇头说:“没声音,怎么啦?”裴晓峰笑了笑说:“没什么,也许我多疑了。”守灵是件很乏味的工作,灵棚里灯火通明,他们三个聚在一起坐在椅子上,为了赶走那种莫名的害怕他们不停的抽烟聊天儿。死者是在工地上干活儿砸死的,两个儿子和死者在一个工地,他们为了完成老父亲土葬的遗愿用赔偿款雇人把父亲的身体运送回来,他们的小妹在念大学,他们一家打工赚的钱除了生活就都供小妹念书了。裴晓峰没说他的情况,他只是看着远处的黑暗听刘家兄弟说,夜渐渐深了,一股阴冷的风吹来,好像这个晚上比其他晚上都冷。“兄弟,还是穿上军大衣吧。”刘海把军大衣披在裴晓峰身上。裴晓峰也没客气,他把军大衣穿上往紧裹了裹,就在他再次抬头看向黑暗的时候,一个脸色发灰,身穿中山装的中年男人隐隐约约的出现在黑暗中。裴晓峰心里一惊,这个中年男人昨天见过,他曾经站在路边看自己开车走过,当时的印象非常深。怪事儿见的多了也就不再怪了,裴晓峰很快就恢复过来,不再紧张,他坐在椅子上没动,心想,我倒要看看这个家伙要干什么。刘家兄弟也看见了穿中山装的人,他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人身上,虽然他们感到奇怪,但是并没太害怕。“兄弟,哪儿有个人。”刘涛站起来来到裴晓峰身边说。裴晓峰点点头说:“刘哥,等一会儿无论看见什么都别害怕,咱们三个他才一个,奈何不了咱们。”听了裴晓峰的话刘家兄弟害怕起来,本来他们心里把这个穿中山装的人当成了普通人,经裴晓峰一说他们才知道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穿中山装的并没进一步行动,他站在远处看着灵棚好像很犹豫,像是在担心什么。几个人互相看了有半个小时穿中山装的人消失了,十分钟后,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出现,其中一个是刚离开的那个,另一个裴晓峰也见过,是那个在土坎儿下面的花脸。看见这两个人裴晓峰似乎明白了,他们可能是在收集死者的念力,念力不散的死者都是他们收集的对象,自己运来的尸体就是担心被他们收走才求自己帮忙的。现在裴晓峰心里没底儿了,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死者的念力都能收集说明他们有特异的能力,自己没有什么特殊能力,看来这个死者的残存念力保不住了。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商量了一阵子,好像在做什么决定,刘涛和刘海哥儿俩吓坏了,他们两人都紧张的站在裴晓峰背后看着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兄弟,这两个是什么人,怎么长得这么瘆人?”刘涛声音颤抖的问道。裴晓峰为了减少刘家哥儿俩的恐怖感没敢提路上遇到的事儿,他深吸一口气说:“刘哥,别害怕,不是还有我在吗?”现在裴晓峰心里也非常忐忑,他脑袋里各种想法飞速出现又被他否定,对这种莫名其妙的存在自己根本就没办法,不过如果现在转头逃掉哪还是人吗,既然已经答应人家了就得坚持到底。为了表示自己镇静裴晓峰直了直腰翘起二郎腿,掏出一颗烟点上,他感觉自己点烟的时候手有些发抖。现场气氛很紧张,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在黑暗和灯光的交界处两个穿中山装的静静地站着,像是两尊雕像。一支烟抽完裴晓峰扔掉烟头想了想站起来说:“你们是什么人,有事儿吗?”裴晓峰不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即使现在他确定路上死者和他说过话,但是他还是相信和他说话的只是死者的一段残存的念力,死在外面的人都心有不甘,他们都有强烈的回归故乡的意念,这段残存的念力在他们回到故乡入土之后就会消失。裴晓峰的老家是东北沈阳,他从小就继承了东北人的豪爽大方,为人处世方面很有血性胆子也大,敢做敢为。曾经为了帮助人打架砍过人,虽然那次帮人成了笑柄,但是他感觉自己做的没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听到裴晓峰的话都看了过来,他们有一种蠢蠢欲动的样子,但是什么也没说。裴晓峰回头看了看刘家哥儿俩,这哥儿俩身子都在发抖:“二位刘哥,别怕,有什么好怕的,坐在那儿看我的。”等刘家哥儿俩坐下裴晓峰往前走了两步说:“这里是灵棚,你们没事儿就都给老子滚开,大半夜的少来给老子惹麻烦。”灰脸儿看了看裴晓峰嘴里发出一阵嘿嘿的笑声,笑声沙哑阴冷又飘忽不定,忽而像是在耳边,忽而又像是在非常遥远的夜空中。裴晓峰心里一阵紧张,他知道这两个人和自己耗上了,干瘪老头儿真他马不是东西,拿钱勾引自己让自己来趟这趟浑水。裴晓峰虽然有时候办事鲁莽,但是他也是个聪明人,知道现在全靠自己了,他不能显露出害怕来,如果自己一表现出害怕,没准儿这两个家伙敢直接冲过来。突然一阵阴冷的寒风刮过,棺材前面的火盆里纸灰被风刮的打着卷儿飞了起来,挂在灵棚上的两个水银灯摇摆不定。“小子,你以为你能守住他吗,还是让他乖乖的和我们走吧。”花脸儿说道。花脸儿刚说完,另一个声音在裴晓峰耳边响起:“不,救我,我不想和他们去,他们不是好人。”裴晓峰身体抖了一下,他竭尽全力保持镇静,心想,看样子这两个家伙对自己有所顾忌,不然早就冲上来了。也许自己真的不了解自己,那个干瘪小老头儿一定知道许多自己不知道的情况,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问一问他。裴晓峰又做了一次深呼吸才镇静下来,他往紧里裹了裹军大衣转身来到棺材旁边说:“刘老伯,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不管他们是什么鬼东西我都给你灭了他。”刘家哥儿俩现在已经被吓得浑身筛糠,他们常年在外打工,也都是胆子很大的汉子,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身体根本就不听自己的,他们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小崽子,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了得,马上离开就放过你,不然有你好看。”灰脸人开始威胁裴晓峰。裴晓峰一直等着他们过来,这两个穿中山装的人只是说话没有行动,他们有所顾忌,虽然不知道他们在顾忌什么,但是裴晓峰心里踏实多了,紧张也渐渐消除,一种掌控一切的感觉油然而生。对这种人裴晓峰当然不会和他们客气,说话还是骂骂咧咧的:“马比的给老子听着,再不滚开老子就动手了。”刘家哥儿俩见裴晓峰这么有底气也镇静了许多,没刚才害怕了,他们紧张的看着两个穿中山装的人,担心这两个人上来对他们老爹的尸体不利,他们用手抓着椅子准备动手。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