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我真的是神明,你不要不相信

花下书生 | 发布时间:2021-02-24 | 阅读次数:21668

烈日炎炎,高温如火灼烧起大地,蝉鸣低靡,放佛(w?)夜白像是感觉将近热,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轻轻地咬着牙,露着充满自信的笑容。只余下最后两个人生存下来,其中一个是他自己,只要你杀了另一个,他就吃鸡了!98k八倍镜手上,在这么小的决胜圈里,除了谁是...
烈日炎炎,高温如火灼烧着大地,蝉鸣低靡,仿佛(w?)夜白好像感觉不到热,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微微地咬着牙,露出自信的笑容。只剩下最后两个人存活,其中一个是他自己,只要杀掉另一个,他就吃鸡了!98k八倍镜在手,在这么小的决胜圈里,还有谁是他的对手?突然,不远处树后的人影动了,速度极快,令人来不及反应。“倒霉,是神仙!”这不正常的速度,不用想都知道是开了外挂的神仙。乒!乒!神仙一瞬间到了夜白面前,手中的平底锅连续挥动,直接将手持98k、头戴三级盔的男人击倒在地。第2!“真失败。”夜白没有一丝激动,脸上除了无奈,平静地就像一个旁观者。难受。明明他才是真正神明,却只能看着别人飞天遁地,锁血无敌。如果不是因为失业,夜白又怎么可能连一个外挂都舍不得买。“server crash!”屏幕上突然一黑,红色的英文字母在漆黑中格外刺眼。“服务器崩溃?什么情况?”夜白一脸迷茫。头晕,天旋地转。屏幕上红色的字就像流出来了一样,渐渐地侵占了整个世界,一点一点将夜白吞没。意识消散了,只剩下无尽的漆黑。不知过了多久,夜白终于有了知觉,睁开双眼,光芒利剑一般刺入瞳孔,一片空白闪烁,什么都看不清楚。风很轻,但是却很冷,仿佛一把把冰刃刺入皮肤,将血肉割开,骨头暴露在冷风中,生疼。刺痛瞳孔的灼热渐渐散去,出现在他眼中的,是一片荒凉的土地。脚下不知是泥土还是沙砾,在漫无边际的贫瘠中,熙熙攘攘的植物格外显眼。它们不应该属于这里,夜白这么觉得。好像被什么束缚着,低下头才看见占满了暗红色血迹的铁索,一圈一圈,将他牢牢地禁锢在什么上面。“挣脱不开?”夜白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挣脱铁索,却丝毫没有任何效果。“只不过是普通的金属而已,怎么可能困得住我?”他似乎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必然无法挣脱这手臂粗的铁索,但他并不是普通人。他根本就不是人,他是神明!虽然因为无人供奉沦为十八线神明,但是他的力量却并不弱,至少对付一条锁链绰绰有余。夜白双手握拳,手臂上青筋暴起,神明的符文若隐若现,铁索发出“咔咔”的摩擦声,仿佛随时都可能断裂。可最终,依旧还是很牢固,顽固的就像缠绕在世界之树上的巨蟒。“真是扫兴,还以为是谁家迷路的少女,结果是个男孩。”白发男子缓缓走来,一脸失望的看着夜白。此时夜白是一丝不挂的,全身上下除了沉重坚固的铁索之外,连一片布条都没有。神明的年龄和神力成正比,年龄越大,神力也就越强,而少年也是神明降生时,最初的样子。夜白此时的外貌是个七八岁的少年,唇红齿白,明眸善睐,稚气未脱的脸上,那双眼睛炯炯有神,红色的瞳孔中仿佛鲜血流动。一头白色长发如雪般洁白,风吹动白发,就像雪随风而动,干净的白。皮肤上若隐若现的符文泛着微弱的红色光芒,随着夜白平稳的呼吸,光芒忽明忽暗。神明独有的符文,受到的供奉越多,身上的符文越多。符文一旦纹上,永远不会消散。而夜白全身上下布满了符文,曾经必然也是主神,至于为何会沦落至此,他从来没和任何人谈起过。“真漂亮,这是你的血继限界?”白发男子看着夜白身上的符文,就像在看一个赤身裸体的美丽女子,被那充满诱惑的美吸引,视线一刻也不想离开。“血继限界?”夜白一愣。他是个火影迷,追更《火影忍者》是他最大的爱好,不过最近沉迷吃鸡,其中一本原版漫画被他当做了鼠标垫。“写轮眼、白眼听说过吧,你身上的符文蕴含着奇怪的力量,应该也是血继限界吧?”白发男子看起来就像自言自语,一边解释一边点头。“你是自来也?”白发男子身穿蓝色的甲胄,健壮的肌肉即便是藏在护甲中,也能够感觉到其中的爆发力。那张脸说不上帅气,但是却有一种亲近的感觉,眼睛下方画着红色的线,像一把红色的剑,锋利无比。夜白抬起头才注意到,那头杂乱的白色中长发下面,遮盖着木叶的忍者护额。错不了,应该就是年轻的自来也。“你为什么被绑在这里?”自来也并没有因为夜白认出他而惊喜,只是点了点头。“不知道。”夜白拽动锁链,无奈地摇了摇头。砰!自来也突然出手,毫无征兆,夜白反应过来的时候,铁索已经被手里剑斩断。“这……怎么可能?”夜白全力都无法挣脱地铁索,竟然就被自来也轻松斩断。“不就是一根普通的铁索而已,苦无的锋利程度足以斩断,更何况我还释放了查克拉。”自来也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夜白身上,宽大的外衣套在夜白身上,看起来不伦不类。“这是哪里?”夜白伸展着因捆绑而疲惫的身体,风被宽大的外衣挡住,温暖很多。“这里是雨忍村外围,你不是雨忍村的人?”自来也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虽然夜白知道自己应该是穿越过来的,但他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为什么会穿越?难道不是梦吗?“战争的遗孤,真是可怜的孩子,天杀的战争。”自来也自言自语地摇了摇头,突然将夜白背到了身上,“先到我那里吧,见死不救,我可做不到。”自来也突然背起夜白,吓他一跳,但听到自来也的话后,夜白放下了警惕。自来也身形矫健,即便是背着夜白,也能够健步如飞地疾行,速度很快。夜白有些吃惊,不是因为自来也的友善,而是他不相信一个人类,竟然能够拥有如此之快的速度。“这就是忍者吗?”夜白喃喃自语。自来也的速度非常快,不消片功夫,就已经看不到荒芜贫瘠,到达了一个村子。村子不大,雨气缭绕,朦胧、沉寂,就像秋季的雨,淅淅沥沥,死气沉沉。战争后的废墟充满了视野,寥寥几缕炊烟冉冉升起,或许那就是希望。自来也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背着夜白奔跑,直到眼前出现一个小院落。在雨忍村的外围,很安静,不会有人打扰。“小家伙,这是我们的据点,以后就是你的家了。”夜白用力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疼痛非常真实,这并不是梦,他确确实实是穿越了!穿越到了火影忍者的世界!自来也扒拉了一下还没缓过神的夜白,“别发呆了,跟我走吧,到吃晚饭时间了。”自来也有一个小院子,篱笆都是自己用木头绑的,离村子比较远,周围没有其他的人家。所以大老远,就看到了徐徐上升的炊烟,天色昏暗,那抹烟白就像是神女的纱带,不知何时消散无踪。一走进院子,夜白就看到了一个红发少年。红色的中长发遮住了半边脸,眼睛谨慎小心的藏在头发后面,夜白看不清他的长相,但是他已经猜出来了。长门!这个红发少年绝对就是长门,自来也的弟子,六道佩恩的控制者!“你是谁?”长门的声音弱弱的,像女孩子一般娇柔,始终低着头,躲避着夜白的视线。“他……和你们一样,都是可怜的孩子,以后你们就一起生活吧。”自来也看了看夜白,他并不知道夜白的名字,想通过眼神询问。可夜白的心思全部都在长门的身上,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来也的视线。“我叫夜白。”“长门。”长门终于抬起了头,透过厚厚的红发,夜白仿佛看到了那双蕴含着强大力量的瞳孔,轮回眼!“你身上有股让人很不舒服的感觉,你不能靠近弥彦和小南。”长门张开双臂拦住了夜白,说话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却也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力量,字正腔圆,落地有声。“你们一样,都是不被善待的孩子,战争……”“他不一样!”长门厉声呵斥。自来也都被此刻的长门吓住了,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长门,就像一头愤怒的小虎,张牙舞爪地守护着自己的伙伴。轮回眼的能力让长门能够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夜白的身上,一定有什么让长门很恐惧,所以长门才会如此反常。“我不清楚你到底再说什么,告诉我,怎么才能够让我进去?”夜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感觉,让长门对他充满了防备,而他自己对长门根本就没有祸心,他希望长门能够理解。“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一定不会让你靠近弥彦和小南!”长门瞬间握紧了拳头,夜白明明都还没有答应,他已经准备好战斗了。“我不会杀你,但我一定会赢你。”夜白摇头,看来和长门这一战在所难免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我会证明我对你们没有恶意。”正巧,夜白也想试一下自己现在究竟还剩多少神力了,能做到什么程度。一开始还有些不知所措,现在已经明白个大概了,他的神力不知为何被封印了,现在他和普通人差不了多少。虽然还有些许残存,但那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傍晚,天色昏暗,夕阳明明光芒闪耀,却仍显得阴暗深沉。晚风很凉,吹动了长门的一头红发,那双瞳孔若隐若现,充满了警惕。呼。随着一阵风声,长门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枚手里剑,寒光闪烁,锋利无比。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