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二章我的神力出了什么问题?

花下书生 | 发布时间:2021-02-24 03:03:38 | 阅读次数:13646

夜白并也没所以弥彦娇弱的外表而轻敌,他非常清楚拥用生死轮回眼的弥彦,实力有多可怕。但是弥彦现在的只但是是个孩子,但他自己比普普通通人也强不了多少,胜算本就低的可伶,有什么资格轻敌。“你们两个小家伙,真很不错,有血性,我给你们当裁判。”鸣人一脸看热闹的场面就怕事...
夜白并没有因为长门柔弱的外表而轻敌,他深知拥有轮回眼的长门,实力有多恐怖。虽然长门现在只不过是个孩子,但他自己比普通人也强不了多少,胜算本就低的可怜,有什么资格轻敌。“你们两个小家伙,真不错,有血性,我给你们当裁判。”自来也一脸看热闹不怕事大的表情,席地而坐,盘着腿,托着腮,就差搬张小板凳,拿盒爆米花了。夜白和长门对峙着,谁都没有先出手,夜白是不敢贸然出手。他现在并不是长门的对手,要么先发制人,迅速结束战斗。要么后发制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很明显,夜白选择了后者。他虽然不是忍者,但是他可没少看火影,对于忍术的了解,夜白却远远高于长门。这是他的优势,发挥优势,取长补短,说不定有一战的优势。至于长门为什么不出手,夜白不清楚,不过他猜测,长门应该也是不敢出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长门的眼神不停地闪烁着,那是畏惧的光。“是恐惧吗?”夜白自言自语地猜测。弱者面对强者不可抗拒的压力时,发自内心的恐惧。风还在吹,吹落了一片叶子,夜白和长门不约而同,看向了那片缓缓飘落的叶子。那短暂的几秒在这一瞬间凝固,时间被无限制延长,每一条叶纹都变得清晰可见,不知是谁用锋利的刻刀,镌刻出那细腻的美。嗖!随着叶片落地,夜白和长门不约而同地都出手了。手里剑穿过空气,发出刺耳的声音,就像醉酒歌女,咆哮着从夜白耳边划过。幸亏夜白躲闪及时,否则这枚手里剑就刺中他的喉咙了。在莫名的恐惧之下,本来温柔的长门十分认真,毫无保留地发动进攻,手里剑一发接着一发,全部都锁定在夜白的要害。夜白明显有些应接不暇,慌忙躲闪,却也全都躲过了。长门一摸忍具包,手里剑已经所剩无几,却没有对夜白造成任何伤害。于是他决定改变作战方法,手握苦无,直接奔夜白冲了过来。这是要肉搏啊?夜白吓了一跳,他在一开始就尝试着唤醒自己的刀剑,却受到了强烈的抗拒。作为御刀神,他竟然要赤手空拳和人搏斗,这比吃鸡的时候,被神仙开挂爆头更丢人。夜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依旧残存着神力,只不过被压缩成了一点,任凭他在怎么尽力控制,仍然无法调动分毫。慌乱一闪而过,夜白立刻恢复了冷静,随手折下了一条树枝。翠绿的枝杈非常柔软,可以弯曲很大的弧度。苦无虽然坚硬且锋利无比,但短小,攻击距离有限。夜白将枝杈当做节鞭,恰好可以拖住长门。夜白毕竟是御刀神,刀剑用的出神入化,即便是一根枝条,也能施展出不俗的威力。长门咬咬牙,他的每一次进攻,都被夜白用枝杈轻松化解,仅仅是用那随手拾起的树枝,就将他完完全全地压制了,很难受。长门突然和夜白拉开距离,锐利的目光直视夜白,双手飞快的结印。不好!夜白心中大惊,结印是忍术的准备动作,那么接下来,他将面对的,是真正的忍者!“火遁·豪火球之术!”夜白清楚的感觉到查克拉在长门的口中凝聚,速度之快,他已经完全来不及打断。自来也收起了嬉皮笑脸,一脸严肃地盯着长门,神色紧张。豪火球之术是c级忍术,中忍水平的忍术,而现在的长门只不过刚刚拥有下忍的水平,既然能够使用超出本身实力如此之多的忍术,这让自来也不得不认真起来了。查克拉瞬间转换成火焰,在长门口中凝聚、旋转,通红的火,燃烧着,仿佛要把一切都点燃。“完蛋了,完蛋了,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这种威力的忍术了,夜白有危险了。”自来也担心地看了夜白一眼,如果夜白被豪火球之术命中,必死无疑!他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阻止长门是不可能的了,只剩下保护夜白这一种办法了。夜白自知无法躲避,只能全力一搏了。把自己仅存的神力全部调动了起来,遍布全身的符文闪耀着夺目的红色光芒,那扇属于御刀神的门承受着夜白一次次的冲击,终于出现了晃动!巨大的火球铺天盖地,灼热的高温烤的皮肤生疼,水分瞬间蒸发,雾气腾腾。“将领级武位神器,龙胆亮银枪!”那扇属于御刀神的门终于打开了,银色的长枪破空而出,红光一闪,出现在了夜白手中。夜白一愣,他是御刀神,召唤刀剑才是他的能力。长枪?而且为何如此眼熟?看来还是出了点问题,可是已经没时间去仔细琢磨了,火焰已经贴脸了,迫在眉睫!“给我散!”夜白手持龙胆亮银枪,奋力刺出,银光闪过,仿佛白龙出渠,势威迅猛,无人可挡。一点寒芒先到,随后枪出如龙!轰!龙胆亮银枪仿佛缠绕着银色神龙,刺入巨大的火球,就像刺入了气球一般,火球瞬间爆炸,火焰四处溅射,溃散只在眨眼之间。火焰散去,一片焦土,从长门面前开始,止于夜白脚下。“这……怎么可能!”长门瘫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夜白手中的龙胆亮银枪。豪火球之术消耗大量的查克拉,现在长门连站起来都坐不到了,而夜白却毫发无损。“这就是你血继限界的力量吗?我从未见过如此独特的血继限界,完全无法理解的力量。”自来也比长门更加惊讶,他深知豪火球之术的威力,也对夜白的实力有些许了解,在夜白的身上没有一丝查克拉流动,他可以肯定。仅仅凭借血继限界,就将豪火球之术打散,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我想应该是我赢了。”夜白提枪走向了长门,伸出手,想要拉起坐在地上的长门。“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你的伙伴,你愿意接受我吗?”看着夜白伸出的手,长门犹豫了,他只不过是从夜白身上感受到了压力,这并不能说明夜白就是坏蛋,可能是他太武断了。“嗯。”长门点了点头,伸出了自己稚嫩的小手。两只小手握在一起的瞬间,温暖从手心传递,不同的体温相互交融,最终协调一致。“俩小屁孩。”夜白的无视让自来也很尴尬,噘着嘴,像个怄气的孩子。“进去吧,饭都要凉了。”门本就是开着的,走进之后,就看到了弥彦和小南。围着饭桌,乖巧地坐着,等长门和自来也一起吃饭。“他是夜白,以后和你们一样,都是我的弟子了,好好相处,别欺负新伙伴啊。”自来也看出了弥彦和小南的疑惑,没等他们问,自己就把夜白介绍给了他们。“我去给夜白取碗筷。”细腻的小南立刻发觉少了一个人的碗筷,冲着夜白微微一笑,蹦蹦跳跳地去拿碗筷了。“夜白,坐我旁边吧,我比较能吃,可以给你夹菜。”弥彦拍了拍自己旁边的坐垫,热情的招呼夜白。战争是可憎的,它摧毁的不仅仅只有国土、家园,还有孩子们脆弱的心。父母亲人倒在血泊中,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是一场灾难。失去了,所以他们更加珍惜。他们爱着自来也,相信那个不怎么正经的男人,也便毫无条件地相信他带回来的夜白。从今天开始,他们便是彼此的亲人。小南很快就把碗筷取来了,怀里抱着坐垫,脸上带着微笑,非常可爱。“好了,人都到齐了,吃饭吧,我都饿坏了。”自来也端起碗筷就开始狼吞虎咽,看起来就像饿死鬼投胎。“夜白,尝尝这个,这是我做的。”小南夹起一块肉,放到了夜白的碗里。“谢谢。”夜白礼貌地点头微笑。“小南你偏心。”弥彦气鼓鼓看着夜白碗里的肉,“我都没有肉吃了。”盘子中一共只有三块肉,如果夜白没猜错的话,自来也、长门和弥彦一人一块。“你昨天吃过了嘛。”“我今天也还想吃啊,不吃肉怎么有力气训练。”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即便是为了一块肉争吵,也都那么温馨。“弥彦,我的给你吧。”长门夹起一块肉,放到了弥彦的碗中。“还是长门对我好,小南你就是偏心。”弥彦对小南做了个鬼脸,然后一口将自己碗中的肉吞了下去,生怕有人和他抢一样。自来也笑着看着他们,悄无声息地把最后一块肉夹到了长门的碗里。长门发现自己碗里的肉时,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感激地看着自来也。自来也却装作没看到一般,埋头往往嘴里拨饭。不知不觉,天已经完全黑了,如果不是熄灭了灯,夜白都没有察觉到。夜白和长门他们睡在一起,小南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弥彦早早地就睡着了,整个房间都充斥着平稳的呼吸声,时不时的梦呓是那么可爱。月光从透过窗户洒在夜白的身上,柔和,一点都不刺眼。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