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四章方天画戟的威慑力

花下书生 | 发布时间:2021-02-24 03:03:38 | 阅读次数:5882

很沉重的方天画戟在夜白的手中是如果得心应手,飞快的挥舞,更强劲的风吹过脸颊,就像无形的刀刃刺破了皮肤。?女?sheng?小说?网 w?(w?)雨水如果微小、密集程度,却也被方天画戟全部弹开,即使是风,也吹不进。“鸣人老师,下面我可要认真地了,刀剑...
沉重的方天画戟在夜白的手中是那么得心应手,飞快的挥动,强劲的风吹过脸颊,就像无形的刀刃划破了皮肤。?女?sheng?小说?网 w?(w?)雨水那么细小、密集,却也被方天画戟全部弹开,即便是风,也吹不进。“自来也老师,接下来我可要认真了,刀剑无眼,误伤无罪哦。”话音刚落,夜白猛地冲向了自来也,方天画戟依旧没有停止挥舞。雨珠被方天画戟击碎,形成一朵朵绽放的水花,在强劲的力量下,如同子弹一般溅射。“啊!”自来也一声惨叫,突然闭上了眼睛,双手捂住了眼睛。“机会来了!”弥彦虽然看起来鲁莽,实则也很机智,这种机会他怎么可能放过。这就是夜白的办法,利用方天画戟的强大力量,将雨滴击打出去。突然受力的水滴虽然会扩散,却也会朝着力量的方向溅射。水滴虽然无法造成什么伤害,但只要施加足够的力量,高速溅射的水滴击中柔软的眼睛,那种疼痛完全可以让自来也喝一壶了。普通人依然是无法感知到雨滴那么细微的存在,但夜白是神明,尽管他体内的神力被封锁,但是神明的灵依然存在于体内。否则他将和普通人没有差别,根本不可能使用神力。神明又被成为神灵,灵便是神明的力量的源头,是神明从降临那一刻开始,便存在于体内的本质。如同修仙者的元婴,灵为神明提供力量,灵越强,神明的力量也越强。但灵远远要比元婴神秘的多,否则神明又怎么会远远凌驾于修真者之上呢。“忍法·替身术!”自来也突然闭着眼睛飞快的结印,替身术的手印本就简单,自来也只在一瞬间就完成了这个简单的忍术。砰!一声闷响,白色的烟雾散去,自来也已经消失,不知去向。“牙白!”失败了,不愧是自来也,即使闭着眼睛,也能够对付他们。“上面。”夜白立刻就感觉到了弥彦头顶地异动,雨水中隐藏着什么,雨滴在那里停止倾泻,突然改变了流向。“你很敏感嘛,这都能察觉到。”果然,被夜白猜到了,自来也突然出现在了弥彦头顶,从天而降,一把按住了弥彦,将弥彦骑在身下。“你放开我,放开我。”弥彦被按在泥泞之中,他挥舞着双手想要挣脱自来也的束缚。但他毕竟还只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不论是力气的大小,还是四肢的强度,都不足以挣脱自来也的控制。“不愧是自来也老师,竟然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使用两个忍术,真是令人佩服。”自来也在替身术施展的一瞬间,又施展了雨忍村的雨隐之术。将身形完全隐秘与雨幕之中,就好像表演结束,谢场落幕一般。“哈哈哈,雕虫小技而已,倒是你,竟然拥有这么强大的感知能力,连我都有点羡慕了。”自来也顺手将身下的弥彦绑了起来,然后推进了屋里。“剩下的时间连半柱香都不到了,你还要解开一根手指粗的麻绳,我看应该来不及了。你觉着呢,夜白?”自来也甩了甩那一头白色长发,看起来就像刚洗完澡的萨摩,憨憨傻傻。通往一头雪白长发的夜白却顺其自然,任由长发耷拉在身上,像一只高傲的小狐狸。“那可说不定呢,自来也老师。”夜白身上的符文显露了出来,红色的光芒透过了衣服,和他的呼吸保持着同步的频率。方天画戟泛起了红色的光芒,仿佛有一头凶猛的暗红色恶狼围绕着长柄狂奔,嗜血和狂暴在这一刻被解放了。方天画戟举起,劈下,自来也感觉不妙,连忙后退。轰!方天画戟落地的一瞬间,整个地面都震动了,强大的力量将周围的雨水全部震退,形成了一块无水的真空地带。转瞬即逝,震动结束,雨水再一次将土地吞没。“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力量啊!要是刚刚那一下打在我身上,我估计已经重伤了吧?”自来也目瞪口呆地看着夜白手中红光闪耀的方天画戟,一时之间竟然不知所措。方天画戟落地,虽然将大地震动,雨水击散,但是地面却没有丝毫凹陷,就好像大地自己打了个哈欠,雨水淹没之后,一切都归于最初。“奉先可是被称为鬼神的男人,这,便是鬼神的力量。”说完,夜白将方天画戟一横,目光锁定在了自来也的身上。他在寻找,寻找下一次进攻的机会。看来想要夺取自来也的护额,必须要先打倒自来也,虽然夜白觉得胜算很低,但是不试一下,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这一次,一定要打中你。”夜白一咬牙,迎难而上,既然接下了考验,又怎能半途而废,退缩是弱者的权利。他是神明,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强者!自来也的反应速度明显快于夜白,但是夜白并没有慌,慌张只会更加束手无措,冷静的头脑,合理的分析,才能让他有胜利的可能。夜白本就是主管杀伐的神明,他经历过的战争很多,多到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帮皇帝打过蚩尤,帮周武王打过商纣,帮秦始皇打过六国,帮蜀汉打过曹操魏……战争之后,变强的不仅仅是他的身体,还有他的心智。血河在脚下流淌,断肢残骸堆积成山,就连太阳都是红色的。他只不过是喜欢挥舞刀剑的感觉,并不喜欢那样的景色,也不喜欢杀人,但那是他的职责,是他的工作。他不会呼风唤雨,也不会月下牵线,只有杀伐,才能维持供奉的样子。渐渐的,他对杀戮冷淡了,也就冷静了,不论是什么样的战斗,他都能沉着的应对,波澜不惊,就像一潭死水。轰!夜白终于出招了,方天画戟笔直地砍像自来也的身后。“打歪了?”自来也一愣,连忙躲闪,向着夜白的方向侧身。这样就靠近了!夜白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自来也察觉到了一样,还是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一道巨大的力量击中,直接拍飞出七八米远。“你中招了,自来也老师。”原来夜白故意劈砍自来也的身后,强迫自来也停下脚步,这样他便追上了自来也。同时,用力将方天画戟的长柄推出,狠狠地拍在了自来也的胸膛之上。“咳咳……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定这么周全的计划,夜白你真是一个小天才。”自来也咳嗽几声,狼狈地站了起来。“不过你还是没能通过考验,那柱香已经烧完了。”夜白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香已经烧的一点都不剩了。应该是刚刚才烧完,隐隐约约还能看到火星和一缕淡淡的烟。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