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花都医仙》第2章:被弃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08 00:04:42 | 阅读次数:10540

姚谦姚医生小说名字叫作《花都医仙》,提供更多姚谦姚医生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姚谦姚医生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花都医仙小说姚谦姚医生节选:姚谦提出分手了。”“呵呵。”龙岁一丝不苟的脸上,终于等到闪现出出一丝微笑,“都在我的预计今年之中。我还据说,…...

姚谦姚医生小说名字叫做《花都医仙》,这里提供姚谦姚医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花都医仙小说精选: “姚医生怎么样了?”一位名叫龙岁的年轻男医生,一边翻动手中的病历簿册,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他跟前的实习医学生王飞。王飞当即凑近过来,嘿嘿地笑了笑,“老师,我从刘护士长那里打听到的消息,说他的右半边身子伤势都挺严重,其中包括他的右眼和右手。嘿嘿,这辈子,他恐怕再也没法拿柳叶刀了。”“哦?”龙岁停下手中的翻阅,抬头看了一眼王飞,“那肇事司机醒过来没有?”王飞摇头,“听说还在抢救室,不知道什么情况。”“嗯。我知道了。”龙岁点点头,“余婷那边…

“姚医生怎么样了?”一位名叫龙岁的年轻男医生,一边翻动手中的病历簿册,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他跟前的实习医学生王飞。

王飞当即凑近过来,嘿嘿地笑了笑,“老师,我从刘护士长那里打听到的消息,说他的右半边身子伤势都挺严重,其中包括他的右眼和右手。嘿嘿,这辈子,他恐怕再也没法拿柳叶刀了。”

“哦?”龙岁停下手中的翻阅,抬头看了一眼王飞,“那肇事司机醒过来没有?”

王飞摇头,“听说还在抢救室,不知道什么情况。”

“嗯。我知道了。”龙岁点点头,“余婷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有。”王飞又眉飞色舞道,“打听到了,她跟姚谦分手了。”

“呵呵。”龙岁一丝不苟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微笑,“都在我的预计之中。我还听说,姚谦的母亲来了?”

“对。不过姚家本来就是穷光蛋,姚谦伤成这样,估计要掏光他家所有家底了。嘿嘿,不能为客户整形美容的姚医生,还怎么在医院里面待下去呢。”

“你下班之余,偶尔给我打听一下姚谦的病情状况。不到最后的诊断书,不要妄下结论。知道吗?”龙岁起身,转身去了办公室。

……

“姚医生,姚医生。”

一张粗略简陋的病床上,一位年轻人,半边臂膀缠上了厚厚的石膏,而半张脸则是缠满了纱布。

他,就是LH市医院的整形外科手术医术专家姚谦!

年仅25岁,却凭借个人医学天赋,获取了医学博士头衔,成为本医院最年轻的外科整形专家!

但,正当他事业逐步走向巅峰的时候,“意外”却降临在他身上。

那天,姚谦如往常一样,下班后在回家的路上,一辆小轿车直接撞上了他!

由此,他的人生命运,发生了惊天逆变。

“啊,姚医生,你醒了?”在姚谦病床跟前的是刘茵。

她从进医院实习开始,就被姚谦的个人才华深深吸引,心里有了莫名崇拜。

加之,她与护士长的特殊关系,所以申请调配进来服侍特重病人,借此机会,每天都会来姚谦病床前探视一下。

姚谦送入抢救室后,动过几次较大的抢救手术,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这不,昏迷持续了两天两夜,也一直不见苏醒。

倒是刘茵的一记呼喊,他睁开了左眼。

“啊!”姚谦顿觉大脑吃痛,左手抬起,连忙捂住了头部。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整个右边身子,根本无法动弹!

“姚医生,你稍微等一下,我去喊医生。”刘茵忙停下手中的物事,先跟他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跑到门边,向周围的医护人员大声喊道,“姚医生苏醒了,姚医生苏醒了。”

姚医生苏醒了!

这宛如一颗重磅炸弹,顿时在重症监护室里炸开了锅!

昏迷了两天两夜的姚谦,就连马院长,对他的苏醒都不抱太大希望了,结果他居然苏醒了!

一时间,重症监护室的903病房,一下子成为了医院的关注焦点。

以马院长为首,聚集了本医院最顶尖的三位外科医生,全部到了903病房。

经外科主治医生合并会诊,姚谦的脑电波显示恢复了正常。

但他的外伤,依旧严重,需要有待进一步的观察。

“老师。”姚谦苦力地支撑着身子,睁开左眼,看向刘顺福医生。此时。

病房里,仅有他们师生二人。

姚谦,这位医学天才,曾经也是刘顺福引以为傲的得意门生。

可如今,他伤成如此,刘顺福心痛难耐,只有与医院各专家医生一道,尽力救治这位青年才俊。

“你躺下,暂时不要说话。”刘顺福叹息一声,坐在了病床边,“肇事司机还没有醒过来,不过公安局已经通知了他的家人。放心吧,我一定会为你讨还一个公道,不会让你白白受罪的。”

“嗯。”姚谦点了点头,左手抬起,指了指自己的右半身,“我的伤,怎么样了?”

“暂时还没有结果,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的。你什么都不要想,暂时卧床休息吧。”

刘顺福是他的老师,擅长外科整形与矫正手术,大致一看,就能知道伤势如何,有几成康复希望。

他不是不知道姚谦的伤残情况,只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告诉他而已。

……

急诊室的会议室内,八名专家汇聚一堂,成立了抢救本院才华医生姚谦性命安全的行动小组。

每一位成员,皆是本院相关科室的精英专家。

该行动小组,是马院长应刘顺福老医生的请求成立的。

经过专家小组的激烈探讨后,对姚谦的身体伤势做出了如下评估:姚谦,男,25周岁,于X年X月X日在人民路中段区遭遇恶性车祸事件,事件结果导致右半边身子严重受损。

头部伤残等级评定为III级,胸腹及右臂伤残等级评定为IV级。

幸运的是,姚谦在遭遇车祸的瞬间反应速度快,身子微微前倾,下肢没有受到严重损伤,稍作调理,能够正常行走。

“刘医生,这份伤残鉴定书,你有意见吗?”马院长抬头问向刘顺福。

“没有意见,现在姚医生伤成这样,接下来我们讨论救治方案。”刘顺福沉声道。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为了这个徒弟,耗尽了精力,拜访了所有能拉通关系的朋友。

但朋友们,听说姚谦具体伤势后,都表示无能为力。

“刘医生,我插一句。”神经外科主治医生道,“姚医生的确是医学才俊,遭此厄运,我们都很震惊。但他的伤情报告在此,饶是国内顶级专家,也不可能让他恢复如初了。我这边的意见是,让他回家静养,关于他的救助方案,我院会积极配合社会机构,能帮多少就帮多少……”

“回家静养?”刘顺福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才25岁,怎么可能回家静养?他苏醒过来,已经创造了一个奇迹。或许,我们还能再创造另外一个奇迹。”

他情绪一阵失控,右手不停地敲打着桌面,脸上青筋突显,整个人显得很激动。

“刘医生,你稍微冷静一下。”

这时,临床药物科主任道,“我们医院,在国内享有极高的知名度,连我们医院都不能救治的病人,别的医院,根本不可能救治。姚谦是你的徒弟,我们都明白,你很关心他。但事实如此,他的右眼受损、右手受损,不可能恢复如初。你要学会接受这个现实。”

会议暂时陷入沉默。

过了半晌后,刘顺福抬头抹了一下眼角,情绪稍微冷静了些,抬头看向马院长,“老马,医院真没有别的救治办法了吗?”

马院长咳嗽一声,“呃,刘医生,姚谦遭此厄运,可能与他平时的医德作风有关……”

“算了,我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医院里。”刘顺福豁然站了起来,一脸肃然,一双眼睛,冷冷地扫视着在场众位专家。

“他是我的学生,救治办法,我来想。今天我就送他出院!”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