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盛世江湖》第九章 去看西湖有多瘦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4-08 18:50:13 | 阅读次数:17299

赵凯唐谦小说名字叫作《盛世江湖》,提供更多盛世江湖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盛世江湖以及最新更新。盛世江湖小说赵凯唐谦摘选:赵凯望着唐谦,劝他一同离开了。“但是我来这里了一个月,白吃白喝白喝了那么久,就这么离开了,不太好吧!”唐谦依旧迟疑…...

赵凯唐谦小说名字叫做《盛世江湖》,这里提供赵凯唐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盛世江湖小说精选:“我真的也要一起去扬州吗”唐谦迟疑道。“唐兄最好和我们一起走,否则你和我们一起离开,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目标的”赵凯看着唐谦,劝他一起离去。“可是我来这里已经一个月,白吃白喝了那么久,就这么离开,不太好吧!”唐谦依旧迟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不太想离开。“那就先回茶楼,你和茶楼里的人商议一番!”贾虎一句话就定了章程,于是三人趁着晨曦,在大街小巷里不断游走,打算回去茶楼里。天已经有些蒙蒙亮,太阳已经露出些许光芒,照在县城的大街…

“我真的也要一起去扬州吗”唐谦迟疑道。

“唐兄最好和我们一起走,否则你和我们一起离开,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目标的”赵凯看着唐谦,劝他一起离去。

“可是我来这里已经一个月,白吃白喝了那么久,就这么离开,不太好吧!”唐谦依旧迟疑,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些不太想离开。

“那就先回茶楼,你和茶楼里的人商议一番!”

贾虎一句话就定了章程,于是三人趁着晨曦,在大街小巷里不断游走,打算回去茶楼里。

天已经有些蒙蒙亮,太阳已经露出些许光芒,照在县城的大街上,照在县衙的牌匾上,照在破旧的城墙上。街上已经断断续续有人推着车,准备出摊做生意,不一会儿,各式各样的早点铺子就在街上悄然林立,热腾腾的早点透着雾气,仿佛迷香一样,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多,就好像是被这些美味吸引过来的一样。

县城还是那个县城,并没有因为昨天晚上发生了打架斗殴就变得不正常,更不会因为毁了一座茶楼就停下自己生活的脚步,对他们来讲,生活就是生存,就是活着,这是最基础的是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挡的。

唐谦气喘吁吁地跟着赵凯的脚步,看着眼前普通而又朴实的生活,不禁觉得有些羡慕,至少他们不用追着两个高手在城里拼命的绕圈是不是?赵凯还好,时不时会停下来等他一会儿,至于那个惹不起的老贾,现在都不知道去了哪里!

过了许久,至少在唐谦看来是很久很久,他们终于结束了看起来毫无意义的绕圈,来到了茶楼,发现那个可恨的老贾早已到了门口。

“贾爷,到了怎么不进去?”唐谦顺了两口气,对贾虎谄笑道,旋即发现茶楼竟然没有看门,“奇怪,都这个点了,怎么还不开门,不做生意了?”

带着疑问,唐谦上前敲门,边敲边喊:“老板娘!花儿!我唐谦回来啦!开个门!”

过了一会儿,门内一阵动静,随即门被打开,门后是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人,看到示意唐谦他们赶紧进门,随后又将大门关上。

唐谦看着周账房,惊讶道:“周管事?你不是陪掌柜的去办事了?都办好了?掌柜的呢?”

“一言难尽啊”

“怎么了?周管事,你们出了什么事?”

“先不多说,老板娘病倒了,你们先随我去房中看看她。”

怎么回事?老板娘怎么莫名其妙病了?唐谦心里有些打鼓,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但没办法只好一行人又随着管事到了掌柜的房内。

一进房内,唐谦就看见花儿正在喂老板娘喝药,两人眼睛通红,分明是哭过一番。

不敢大意,唐谦急忙问道:“老板娘,这到底怎么了?”

不问还好,这一问老板娘又是一阵抽泣,大呼老天爷不开眼云云。一旁的花儿也跟着抽泣,没法回答唐谦的疑问。

心中着急,唐谦一把抓住管事:“周管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唉!”周管事重重地叹口气,“我与掌柜的去扬州府城办事,却不曾想掌柜的半路就生了顽疾,我们一路坚持到了扬州城,本以为毕竟是一郡之府,找些大夫就可以医治。不曾想,我前后找了七八位名医,办事用的银子用的七七八八,也没有医好掌柜的。掌柜的认为自己命不久矣,便让我带着遗书回来,老板娘知道这件事情,直接就晕了过去,早上才醒过来。”

“这……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掌柜的还在扬州城吗!”

“在的,掌柜的病情越来越重,他怕老板娘一人搭理茶楼忙不过来,就让我带着遗书回来了,现在小六子还在那边照顾掌柜的,但只怕也撑不了太久了!”

唐谦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曾经历过生离死别,即便是来到这个世界,也是莫名其妙来的,根本不曾遇到什么车祸意外。即便是昨晚遇到那么凶险的状况最后还是逢凶化吉,却不料,今日就得到了掌柜的病危的消息,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也没办法去做。

老板娘和花儿依旧在哭,周管事在一旁唉声叹气,唐谦像是丢了魂似的站在那里发呆,即便是随后赶来的赵凯也忍不住唏嘘,在这个世界,生命就是这样脆弱!

“不见得没救!”打破平静的依旧是贾虎。

唐谦眼睛亮了起来,看向他,高兴道:“贾爷你那么高,一定能救掌柜的!”

“我不擅医术,更不会救人”

“那你说什么,拿人寻开心啊!”唐谦忍不住恼怒道。

“我不会”,贾虎对唐谦的恼怒毫不在意,继续说道,“不代表别人不会!”

“唉”周管事又叹了一口气,说道:“扬州府七八个名医都治不好,还有谁能治?”

“我听说那个名传天下的回春手就在扬州!”

“什么!”赵凯惊讶道,“天下十大高手第九!回春手将不烦!他竟然跑去了扬州!”

“什么不烦?他会治病?”唐谦连忙抓住赵凯的衣袖,急切地问道。

“回春手的名头天下皆知,若是他出手必定能药到病除!只是……”

“赵兄快说,只是什么?”

“只是请他出手,很难很难。”

一旁的老板娘听到这句,立刻停止哭泣,带着哭腔喊到:“我们愿意花钱,我们卖了这茶楼,只要能治好我家男人,怎样都行!”

“那个将不烦是个怪人,只要能让他满意,即便不花钱也可以救人!”贾虎插嘴说道。

花儿立马接口道,“我去求他,做牛做马做奴婢,只要他愿意救我爹!”

“没那么简单,听说他最是重男轻女,你们娘俩谁去见都见不到他,最适合去找他的…”贾虎说到这里,看向唐谦,“这里最适合的人就是你!”

…………………

扬州南边有几座大山,说是大山,实际上不过是矮子里找高个儿。这里地处平原,山地不多,因此这几座山就成了扬州百姓嘴里的大山。

山上有着不少强盗土匪,因此又被百姓称作狼山,狐山,豺山。可以说这里聚集着几乎整个扬州府的贼人,朝廷曾多次派兵围剿,但效果都不大。直到几年前,现任府城城主上任时,这些贼人打算瞧准时机干票大的,却不料城主是东南军军人出身,颇识用兵之道,带领府军打退了贼人。此后多年里,那些贼人都躲在山上,轻易不出山,整个扬州府内的强盗土匪都不再嚣张,新任城主也因此获得了百姓的支持。

而此刻,狼山上正悄无声息的进行秘密的会议。

扬州府内各个有名的贼人都来参加了,而为首的赫然正是三山头领。

狼山首领齐老大非常兴奋,他憋的太辛苦了,自从几年前那一次元气大伤之后,就一直约束着弟兄,从不轻易出手。

他对其他人说道:“各方准备的怎么样啦?”

“扬州府东路道已经在我狐山弟兄的监视下,多少人来多少人去,一清二楚!”

“南路道我豺山人早已准备好了!”

“好!我狼山包了西路道!不知其余各位老大在北路道的准备怎样了?”

“齐老大放心,我们虽然不如三山气粗,但合作包下一道还是可以的!”

“哈哈,好!”齐老大豪放大笑,“现在就剩下等待了,最迟明年春,我们时机必来!”

下面有人迟疑,“那几千府军怎么解决?”

“哼!府军算什么东西!当年要不是宋天威带着东南军铁骑过来接任,府军怎么可能打得我几千弟兄溃败逃散,没有了那些铁骑,我到要看看那宋天威怎么对付我们!”齐老大不屑的回答,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容狰狞,笑声可怖。

“终于可以干票大的了!”

…………………

唐谦坐在大门外的台阶上,脑子里回忆着花儿和老板娘潸然泪下的请求,又静静地看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对身旁的赵凯说道:“其实这样挺好的!”

赵凯知道唐谦心里在想些什么,想劝一劝又觉得不好说些什么,只能默然以对。

“要说出远门,我也不是没有出过”唐谦不理会他的沉默,自顾自的说道,“想当年我从北京到江苏那么远的路,我不还是一个人去的吗!”

赵凯依旧沉默着。

“可问题啊,那是坐火车去的,现在可是让我走过去不得了个半死!”

“唐兄,虽然我不知道火车,但我们不是走过去的,我们可以跟随商队,骑马或者坐马车”

“胸罩!这个时候随便插话是很破坏意境的!”唐谦十分恼怒,随即又变得更加颓废,“我坐过马车,我刚来这里的时候,就是掌柜的在路边发现的我,我坐着他的马车一路来到了这里。”

“其实我那时候就想和他讲,他的马车真的很不舒服!”唐谦自嘲地笑笑,“我是真的很不舒服,更别提骑马了,我这样一个坐马车都不舒服的人真的能离开这座县城,去往外面吗?”

“你在怕些什么?”不知何时,贾虎出现在他们两个身后,声音还是那样淡然。

“怕?”唐谦大叫道,“我怕什么!我……只是有些舍不得,对!住了这么久了,我只是舍不得而已!”

贾虎不再说话,就默默地看着唐谦,看着他外强中干的模样。

唐谦受不住他的目光,颓然的低下头,倔强地反驳。

“我就是怕,不行吗?我没有你们那样厉害的武功,也没有足够的见识,我只是一个店小二!我…也只是想当一个店小二。”

“我当然也想过成为什么武林高手,只是想想都觉得不可能,我也曾经有过志向,后来又发现不切实际,现在我只是想活着,既然我这辈子可能再也回不去了,那么活着就是我也唯一的想法。掌柜的当然对我很好,可我为什么要为了别人去断送自己的未来呢!”

贾虎和赵凯都没再开口,唐谦也似乎说够了,三人再次陷入了沉寂。过了许久,唐谦缓缓抬头,看着贾虎,低声问道:“那人,真的很高?”

“不错”

“比你还高?”

“高我十倍有余!”贾虎沉默片刻,回答道。

“那果然是个高人了啊!唉!”唐谦叹口气,站起身来,“走吧,就当去扬州旅个游,看看这里的西湖有多瘦!”

赵凯听到后,赶忙去准备行程。

唐谦去房内和花儿及老板娘道了个别,之后便站在门外看着住了一个多月的茶楼,心里感到莫名的烦躁,对自己默默说道:“看什么看,办完这件就回来,到时候,咱还是快乐的店小二!”

准备好行囊的赵凯走了过来,对唐谦说道:“听街上百姓说,今天一大早巡检的队伍就从西门离开了,我们避开他们,从南门走,周管事已经和城里去扬州的商队打过招呼,我们去城外就可以出发了。”

“那个老贾呢?”

“他说在城门口等我们,你…要不要再看看?”

唐谦又看了眼茶楼,似乎要把它永远记在心里,随即转身离开。

“不看了啦!会回来的!”

……………

南城门外

贾虎如约在这里等唐谦他们,却看见官道上站着一个男人,白衣白袍,手上提着一把长枪,锐气冲天!

那个男人静静地看着贾虎,拱手道:

“天策府方云,请赐教!”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