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一章心莊

江南此夜 | 发布时间:2021-05-03 04:32:26 | 阅读次数:21253

大哥,这你可得帮一帮兄弟我,我这一辈子从来不没求超群...这是被逼的没了办法。”说话的的恰恰汉子老许,此时的老许看上来很是疲倦,眼圈红红的,眼睛里尽是血丝,看这样子怕是昨晚一早上都也没睡着。  “三爷,你是明白你大哥的,这忙要不然能帮,咱早已这个小镇不大,总共也就几千人的样子,说是小镇还不如说是一个大一点村子更恰当些;此时已是深秋,秋高气爽正是一年最好的时节,不过无论什么时候,这个世界上都少不了麻烦缠身的人。。...

  寒来暑往,春去秋来,又是一年的秋季。

  这个小镇不大,总共也就几千人的样子,说是小镇还不如说是一个大一点村子更恰当些;此时已是深秋,秋高气爽正是一年最好的时节,不过无论什么时候,这个世界上都少不了麻烦缠身的人。

  此时此刻镇子东头的一个不起眼的青砖屋子里,汉子老许坐在一条四腿长凳上,在他的对面还坐着一男一女,男人的手里拿着烟枪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女的则坐在男的身边一副以男人为主的表情。

  “李大哥,这你可得帮帮兄弟我,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求过人...这也是被逼的没了办法。”说话的正是汉子老许,此时的老许看上去很是疲惫,眼圈红红的,眼睛里尽是血丝,看这样子怕是昨夜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三爷,你也是知道你大哥的,这忙要是能帮,咱早就答应下来了。”男人没有说话,却是那女人开口了,不过听那语气也是有点无奈。“我和你大哥这么多年了,我这肚子不争气,没给你大哥添个一男半女的,现在还好,我们俩都还能动,等以后老了可咋整,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女人说到这看了看身边的男人,然后又看了看汉子老许就又闭口不言语了。

  这老许今年刚好35岁,有俩个姐姐早年嫁到外地去了,也是他的福气,自家娘们一口气给他生了5个男娃娃,最大的已经17岁,小的去年才出生,还没满岁;日子虽不好过,但也勉强够活了,可谁知道这祸事说来就来,秋天的粮食刚收上来没多久,就让自己家的几个小子玩火一不小心一把火给烧没了,连带着祖上传下来的宅子也一块烧没了,万幸的是,没有人死在里面。

  后来老许合计了损失,虽然乡里乡亲的能不要的也都不要了,可家里能抵出去的也都抵出去了,还是有些帐无论如何也还不起了。

  这几天老许几乎没有合过眼,实在没有办法了,想到当初自家小五出生的时候,镇东头的老李到自己说的那些话,在当时虽然把自己气的不轻,但现在想来那倒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他把自己的想法给自家婆娘说了,自家的婆娘一听这话当时就气哭了,抱着自家小五好半天没说话,这样过了许久,老许看自家婆娘哭够了,才叹了口气说道:“你也是知道的,我这也不是没办法了吗,谁愿意把自家的娃...唉。”

  这老许性格耿直,一辈子没有欠过谁的东西,这要是万一欠了谁的都会想方设法的早早的还了,不然总觉得心理面不踏实,觉也睡得不安稳,这一次让娃娃一把火给烧了好几家的屋子,任谁遇到这种事情,也只能把这火气往肚子里咽了。

  老许婆娘家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总共有6个兄弟姐妹,老许婆娘是老大,最小的弟弟今年才10岁,要是老许这一家子人在添进去,只靠种地无论如何也是养不活这么些人的,老许想到了这,才算是下定了决心,自家小五还小,若是送给那老李家以后的日子比跟着自己要好过的许多,

  “小三啊,哥哥我长你十多岁,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是什么人我是太清楚不过的了,虽然这么些年咱没有来往了,但哥哥我是什么人大家伙也都知道,今天你能来,哥哥我很高兴,咱们今天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好了。”老李头看着一言不发的老许也忍不住开了口,不过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这话里的期待,老李头又接着说道:“你家嫂子这么些年了也没给我生个娃,估计这辈子是不可能在生了,我这年纪也不小了,要是在没个孩子以后死了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唉,三啊,要是你能把你家的小五过给我家,我这老了也有个收尸的人。”说到这老李头却是哭了,神情种种丝毫没有虚假。

  “李大哥我...”

  老许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老李头的话给打断了。

  “三啊,其实不瞒你说,这么些年了我要是真的铁了心的要一个娃,哪会有要不到的。”老李头擦了擦眼睛里泪水又接着说:“只是这俗话讲得好,龙生龙,凤生凤,你老哥我看不上那些人,连个孩子都不愿养的家,这样的孩子长大了也是白眼狼一个,我是太喜欢你家小五了。”

  “唉。”汉子老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眼前的夫妻俩,虽然早就有了打算可是真到了这一步,却又怎么也没法下决心了,满脸尽是苦涩。

  “三爷啊,我和你大哥这么些年省吃俭用也多少能有点,你家里的事我也都听说了,这样吧,嫂子做主了,不管小五来不来我家,剩下的钱都算在我们头上了,这钱我们替你出了。”李氏见俩个男人又沉默了,开口说道,然后不等老许说话,转身走进里屋拿出了一个黄布包裹,沉甸甸的,塞进了老许的手里,眼睛里的期待却是遮不住的。

  老许看着手里的黄布包裹,嘴巴张了张,又看了看眼前的俩夫妻,终是没有再说什么,拱了拱手走出了老李头家的大门,那黄色的包裹被他握的很紧,很紧,此时的老许看起来像是老了十岁般。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怎么亮,老李头的家门口站着一个抱着娃的男人,那男人看起来很疲惫,怀里的娃娃还在熟睡,对这一切并不知情,只是他似乎觉得有点冷了,朝着男人的胸膛里靠了靠。

  这一刻时间好似禁止,又好似转瞬即逝,终于男人走到了那门前,空出一只手轻轻地碰上了那微微发绿的铜环。

  ‘咔吱。’老徐碰上那铜环的手并没有动,是那门自己开的,或者说是那门后的人开的。

  俩个男人看着彼此,都笑了,一个是惊喜,一个是心酸。

  时光很快,老许再没有去过那个小镇子,心里的痛并没有让时光变得缓慢,相反的时光越长,心里的痛越淡,偶尔想起的时候心早已不会疼,有的只是淡淡的悲伤。

  “心莊,吃饭了。”隔着老远传来了一声呼喊,声音的主人约莫有五十岁,是一个妇人,头发已经白了一半。

  “哎,知道了。”远处一个差不多十岁的男孩,脖子伸的老长大声的回应。

  那妇人正是是李氏,男孩子是汉子老许家的小五,这个地方,却不是那个小镇了。

  “妈,今晚吃啥啊?”小男孩跑到妇人跟前,脸上满是兴奋。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爸在村头你张叔家,快去叫他回来。”

  “好嘞。”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