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 平定扬州(165)

皇叔刘司马 | 发布时间:2021-05-05 04:41:58 | 阅读次数:29114

本网提供更多了皇叔刘司马创作作品的历史军事《大汉龙骑》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二千两百三十四章 平定扬州(165)在线深度阅读。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东汉庄园经济的发展使得一大部分人保证了对生活必需品上的自给自足,这就使得大部分百姓直接略过了五铢钱这一环节,因为日常的用品已经得到了满足,而如果再购买一些其它商品,自然就会直接选择以物易物,而略过了售卖商品换取五铢再去购买商品的中间环节,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也是与对五铢钱失去信任有一定的关系,毕竟把商品贩卖了是一回事,拿到贩卖的五铢钱却买不到自己所需要的商品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而他在此之前已经将五铢钱的生产线放在了郡守府,首先刘澜对自己任命的太守还是较为信任的,所以他才敢确保五铢钱在他治下的流通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其次则是要确保民间私人拥有铜的合法性,但又必须严厉打击私铸铜钱的行为,而刘澜的解决方式就是百姓可以拿手中的铜换取或者是出手给官府,换取同等价值的五铢钱或者商品。

这是刘澜解决五铢钱确保五铢钱的地位在治下不会出现受到不信任的关键政策,其次则是打击百姓以物易物,首先以物易物的商品交易会收到加倍的商业税,其次如果有没有经过商曹进行的民间私人交易则不会收到政府承认,一旦出现上当受骗等情况,是不受法律保护,并且还会查抄买卖之间的交易商品并进行处罚。

为了保证五铢钱的地位和百姓乃至商贩之间继续以物易物这样较为原始的贸易方式,刘澜只能用这样较为简单且粗暴的方式去处理,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他这样的处理方式在与其他诸侯对比时就会显得非常柔和了。

当然刘澜之所以会这样做,没进行更暴力的方式去树立五铢钱的地位,关键还在于他自己对货币的一点浅薄认知,未来五铢钱肯定是要被取缔的,或者说未来的五铢钱或者说是生产五铢钱的铜指挥成为铜器,而不会再变成钱币进行流通。

但眼下他却无力去改变‘铜本位’的货币地位,所以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但又因为迟早要取缔,又不会用太过暴力的方式去奠定五铢钱的地位,毕竟迟早都是要被取缔的,所以有些事情就显得杜宇甚至是没必要,要不然以刘澜的铁碗和军人本质,只能比冀州更激进。

很多人见到的刘澜都是见到他在入主徐州之后,或者说他们所了解的都是入主徐州之后那个温文尔雅的刘澜,但是这个时期的刘澜却是在经历了很多,手续是刘茵的教导,她无疑是让刘澜能够快速融入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的一个人。

第二个则是温恕,他是让刘澜第一次打破了以往传统观念的好人与坏人之分的一个人,也许是当时年纪小,在刘澜的眼里,这世上只有好人坏人之分,这一点与他给刘澜等几个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他们会问好人坏人的情况有些相似,但显然温恕是天使的同时也是魔鬼,或者说这个世界对人的评价,并不仅仅只有好人坏人之分。

最后则是陶谦,他对刘澜说实话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帮助,除了将徐州托付给自己,但是他的手段却是让刘澜较为钦佩的,能够控制野心勃勃的臧霸,同时又游走在四大世家之间,他的制衡不能说如火纯情,但却是让刘澜真正的明白了如何在势力之间游走的关键性人物。

如果说徐州之前的刘澜是纯军人的话,那么在到达徐州之后,刘澜会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是一名真正的政治家,这个时候的刘澜其实已经没有多说军人的气息了,或者说他已经懂得如何去官吏自己的表情已经自己的情绪了。

考虑的更多,思考的更多,不在像以往那个无所顾虑,畏手畏脚,或许有些人觉得这是刘澜比以前胆子变小了,但刘澜明白这是因为他成熟了,知道什么是害怕了,不再像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那么无所畏惧,命?又算的了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现在他不会了,所以如果是以前在辽东的时候,有人建议他不许亲临战场,那时绝对没人能够劝阻他,但是在徐州之后,这样的情况刘澜就已经有所收敛了,不仅是帐下的文武在劝阻,后院里的甄姜们也在劝阻,刘澜那里还能再冒险,他真有了意外,这些跟着他出身入死的兄弟怎么办,甄姜、糜箴乃至孩子有怎么办?

东汉庄园经济的发展使得一大部分人保证了对生活必需品上的自给自足,这就使得大部分百姓直接略过了五铢钱这一环节,因为日常的用品已经得到了满足,而如果再购买一些其它商品,自然就会直接选择以物易物,而略过了售卖商品换取五铢再去购买商品的中间环节,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也是与对五铢钱失去信任有一定的关系,毕竟把商品贩卖了是一回事,拿到贩卖的五铢钱却买不到自己所需要的商品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而他在此之前已经将五铢钱的生产线放在了郡守府,首先刘澜对自己任命的太守还是较为信任的,所以他才敢确保五铢钱在他治下的流通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其次则是要确保民间私人拥有铜的合法性,但又必须严厉打击私铸铜钱的行为,而刘澜的解决方式就是百姓可以拿手中的铜换取或者是出手给官府,换取同等价值的五铢钱或者商品。

这是刘澜解决五铢钱确保五铢钱的地位在治下不会出现受到不信任的关键政策,其次则是打击百姓以物易物,首先以物易物的商品交易会收到加倍的商业税,其次如果有没有经过商曹进行的民间私人交易则不会收到政府承认,一旦出现上当受骗等情况,是不受法律保护,并且还会查抄买卖之间的交易商品并进行处罚。

为了保证五铢钱的地位和百姓乃至商贩之间继续以物易物这样较为原始的贸易方式,刘澜只能用这样较为简单且粗暴的方式去处理,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他这样的处理方式在与其他诸侯对比时就会显得非常柔和了。

当然刘澜之所以会这样做,没进行更暴力的方式去树立五铢钱的地位,关键还在于他自己对货币的一点浅薄认知,未来五铢钱肯定是要被取缔的,或者说未来的五铢钱或者说是生产五铢钱的铜指挥成为铜器,而不会再变成钱币进行流通。

但眼下他却无力去改变‘铜本位’的货币地位,所以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但又因为迟早要取缔,又不会用太过暴力的方式去奠定五铢钱的地位,毕竟迟早都是要被取缔的,所以有些事情就显得杜宇甚至是没必要,要不然以刘澜的铁碗和军人本质,只能比冀州更激进。

很多人见到的刘澜都是见到他在入主徐州之后,或者说他们所了解的都是入主徐州之后那个温文尔雅的刘澜,但是这个时期的刘澜却是在经历了很多,手续是刘茵的教导,她无疑是让刘澜能够快速融入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的一个人。

第二个则是温恕,他是让刘澜第一次打破了以往传统观念的好人与坏人之分的一个人,也许是当时年纪小,在刘澜的眼里,这世上只有好人坏人之分,这一点与他给刘澜等几个孩子讲故事的时候,他们会问好人坏人的情况有些相似,但显然温恕是天使的同时也是魔鬼,或者说这个世界对人的评价,并不仅仅只有好人坏人之分。

最后则是陶谦,他对刘澜说实话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帮助,除了将徐州托付给自己,但是他的手段却是让刘澜较为钦佩的,能够控制野心勃勃的臧霸,同时又游走在四大世家之间,他的制衡不能说如火纯情,但却是让刘澜真正的明白了如何在势力之间游走的关键性人物。

如果说徐州之前的刘澜是纯军人的话,那么在到达徐州之后,刘澜会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是一名真正的政治家,这个时候的刘澜其实已经没有多说军人的气息了,或者说他已经懂得如何去官吏自己的表情已经自己的情绪了。

考虑的更多,思考的更多,不在像以往那个无所顾虑,畏手畏脚,或许有些人觉得这是刘澜比以前胆子变小了,但刘澜明白这是因为他成熟了,知道什么是害怕了,不再像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那么无所畏惧,命?又算的了什么,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但现在他不会了,所以如果是以前在辽东的时候,有人建议他不许亲临战场,那时绝对没人能够劝阻他,但是在徐州之后,这样的情况刘澜就已经有所收敛了,不仅是帐下的文武在劝阻,后院里的甄姜们也在劝阻,刘澜那里还能再冒险,他真有了意外,这些跟着他出身入死的兄弟怎么办,甄姜、糜箴乃至孩子有怎么办?

东汉庄园经济的发展使得一大部分人保证了对生活必需品上的自给自足,这就使得大部分百姓直接略过了五铢钱这一环节,因为日常的用品已经得到了满足,而如果再购买一些其它商品,自然就会直接选择以物易物,而略过了售卖商品换取五铢再去购买商品的中间环节,当然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也是与对五铢钱失去信任有一定的关系,毕竟把商品贩卖了是一回事,拿到贩卖的五铢钱却买不到自己所需要的商品才是最为关键的一点。

五铢钱不受百姓信任,这与董卓小钱有一定的关系,货币市场被破坏,可是不管五铢钱的价值高低贵贱,他们生产的稻米与布帛价值却一直都在,不会因为五铢钱而忽高忽低,那么在五铢钱的价值无法得到保障,百姓自然要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商品贸易,这是对自身最好的保证,但也是眼下刘澜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而他在此之前已经将五铢钱的生产线放在了郡守府,首先刘澜对自己任命的太守还是较为信任的,所以他才敢确保五铢钱在他治下的流通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其次则是要确保民间私人拥有铜的合法性,但又必须严厉打击私铸铜钱的行为,而刘澜的解决方式就是百姓可以拿手中的铜换取或者是出手给官府,换取同等价值的五铢钱或者商品。

这是刘澜解决五铢钱确保五铢钱的地位在治下不会出现受到不信任的关键政策,其次则是打击百姓以物易物,首先以物易物的商品交易会收到加倍的商业税,其次如果有没有经过商曹进行的民间私人交易则不会收到政府承认,一旦出现上当受骗等情况,是不受法律保护,并且还会查抄买卖之间的交易商品并进行处罚。

为了保证五铢钱的地位和百姓乃至商贩之间继续以物易物这样较为原始的贸易方式,刘澜只能用这样较为简单且粗暴的方式去处理,没有更好的办法,或者说他这样的处理方式在与其他诸侯对比时就会显得非常柔和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