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一品嫡妃》第9章 不念情分(2)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6-11 18:58:03 | 阅读次数:28146

安然平哥儿小说名字叫作《一品嫡妃》,提供更多一品嫡妃,一品嫡妃小说深度阅读。一品嫡妃小说安然平哥儿节选:安然语气森冷,仿若带着一股无形的杀意。“天啦,天啦,这是不给活路啊……”见白姨娘无论全然不顾的耍泼,宋安乐登时急了,“这可怎…...

安然平哥儿小说名字叫做《一品嫡妃》,这里提供安然平哥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品嫡妃小说精选:“二姑娘,你是不逼死我们母子不肯罢休吗?”白姨娘不甘示弱,“大少爷才多大点,二姑娘就要给大少爷安一个忤逆子的名声。二姑娘分明是想毁了大少爷一辈子。二姑娘,你好狠毒的心啊。夫人,你睁开眼睛看看啊,你才刚去,二姑娘就彻底忘了你的教诲啊。她这是要逼得咱们都没了活路啊。”“我娘要是真的睁开眼,第一个饶不了的就是你,白姨娘。”宋安然语气森冷,好似带着一股无形的杀意。“天啦,天啦,这是不给活路啊……”见白姨娘不管不顾的撒泼,宋安乐顿时急了…

“二姑娘,你是不逼死我们母子不肯罢休吗?”白姨娘不甘示弱,“大少爷才多大点,二姑娘就要给大少爷安一个忤逆子的名声。二姑娘分明是想毁了大少爷一辈子。二姑娘,你好狠毒的心啊。夫人,你睁开眼睛看看啊,你才刚去,二姑娘就彻底忘了你的教诲啊。她这是要逼得咱们都没了活路啊。”

“我娘要是真的睁开眼,第一个饶不了的就是你,白姨娘。”宋安然语气森冷,好似带着一股无形的杀意。

“天啦,天啦,这是不给活路啊……”

见白姨娘不管不顾的撒泼,宋安乐顿时急了,“这可怎么办,这如何是好。二妹妹,要不派人去请父亲。”

与此同时,宋安平正大颗大颗的掉眼泪,别提多可怜了。宋安芸则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瞧着这出闹剧。

宋安然一双利眼,直接朝宋安芸看去,“还有你宋安芸,你同宋安平一样,不敬嫡母,是为不孝。”

“关我什么事。二姐姐,你别跟疯子似得乱咬人。”宋安芸一脸不服输的模样,面对宋安然,毫不相让。

“没有,没有,三姑娘万万不敢不敬嫡母。”夏姨娘慌了,连忙替宋安芸辩解。还伸出手捂住宋安芸的嘴。

“夏妹妹,你怕她做什么。”白姨娘拉着夏姨娘,“二姑娘分明是要逼死咱们,咱们岂能坐以待毙。”

宋安然冷冷一笑,还想拉上夏姨娘一起对抗她,果然胆气够足。宋安然正要火力全开收拾这几人,却不料被人打断。

“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宋子期一脸怒意的走进灵堂,目光如电,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去。除却宋安然,所有人都心虚地低下头。

原来刚吵起来的时候,就有下人偷偷去禀报宋子期,所以宋子期才会及时赶过来。

白姨娘恶人先告状,“老爷,你要替婢妾,替平哥儿做主啊。二姑娘诅咒平哥儿,还骂平哥儿是忤逆子,她这是要毁了平哥儿的名声啊。平哥儿这么小,哪里受得起这样的训斥。二姑娘的心思实在是太恶毒了,应该着人好好管教管教才是。”

宋安平配合着抽泣,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

宋子期却不理会,冷哼一声,面带怒意的盯着宋安然,“安然,到底怎么回事?”

宋安然义愤填膺的说道:“父亲,有人不乐意给母亲守灵,总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既然心不诚,不如就免了她们守灵的责任。免得母亲见了生气。”

白姨娘当即叫道:“胡说,胡说,谁有不耐烦,分明是二姑娘胡说。”

“闭嘴!”宋子期怒吼一声,白姨娘立即缩了回去,就连宋安平也不敢再哭。

宋安然再次开口:“父亲,女儿想问父亲一个问题,身为庶子,不敬嫡母,按照家规,该如何处置?”

“胡说八道。平哥儿一直规规矩矩的跪在这里。老爷,你可不能听信二姑娘一面之词啊。老爷若是不信,问问夏妹妹,再问问伺候的下人,事情经过,他们都一清二楚。”为了儿子,白姨娘也顾不上宋子期的怒火,急忙辩驳。

到了此时此刻,宋子期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过他没有立即下决定,而是问宋安乐,“安乐,你是老大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安乐一副胆怯的模样,犹犹豫豫的说道:“启禀父亲,大家在一起替母亲守灵。或许是跪久了的缘故,平哥儿同三妹妹还有白姨娘都有些受不住,所以举止上都有些不合规矩。二妹妹出于愤怒,便开口训斥了几句。白姨娘心疼平哥儿,就同二妹妹争论起来。后来越说越大声,没想到竟然惊动了父亲。”

白姨娘气了个倒仰,“大姑娘,你可真够偏心的。不愧是夫人养大的。”

宋安乐当即委屈的哭了起来,“白姨娘好生无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就惹来你的训斥。父亲,女儿不服,请父亲替女儿做主。”

“够了!”宋子期厉声呵斥,全都是搅家精。这件事情,不管起因如何,也不管谁有理谁又无理取闹,他都要站在宋安然这边。否则就会寒了人心,更会成为官场同僚攻击他的靶子。所以宋子期决定终止这场闹剧,厉声说道:“平哥儿,三丫头不敬嫡母,一会去刘嬷嬷那里领罚。至于白氏,从即日起禁足。既然如此不耐烦守灵,那就不用你守灵。”

“老爷,婢妾冤枉啊!”白姨娘慌了,老爷怎么可以如此狠心。

“你给我闭嘴。”宋子期恼怒之下,一脚踢向白姨娘,“你若是守着本分,我自会给你体面。若是借机生事,别怪我不念情分。”

白姨娘愣住,慌乱,心伤,无措,紧紧地握着宋安平的手,“老爷,平哥儿……”

“闭嘴,还不快滚回你屋里思过。至于平哥儿,都是被你教坏的。”宋子期话音一落,就有婆子上前拉扯着白姨娘出了灵堂。白姨娘被打击的失去了所有的信心,任由婆子们施为。

宋安平还跪在的原地,眼睁睁的看着白姨娘被人架出去,一副要哭却不敢哭的模样。

瞧着宋安平那模样,宋子期极为不满,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