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骑士文学网

《医品嫡妃》03 小将

阅读王 | 发布时间:2021-06-11 | 阅读次数:5224

秦佑南宫仪小说名字叫作《医品嫡妃》,提供更多秦佑南宫仪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秦佑南宫仪小说在线阅读。医品嫡妃小说秦佑南宫仪摘选:秦佑,乃此次押送公主和亲的侍卫统率!”秦佑结结巴巴地说着,望着南宫仪不喝水的那副奔放样儿,真的…...

秦佑南宫仪小说名字叫做《医品嫡妃》,这里提供秦佑南宫仪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医品嫡妃小说精选: 一大早上就被揪起来梳妆打扮,连口水都没喝上,就这样急慌慌如丧家之犬般赶路,南宫仪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实在是撑不住了,在轿子里一把扯下头顶的盖头,就四处搜寻起来。 先前光想着怎么在路上逃跑,浑身上下把能塞的首饰都塞了,就是单单忘了塞点儿吃的。 想着她堂堂一国公主,和亲路上还能少了吃的?也就没有多想,谁知道上了路发现,还真的没有吃的。 说好的轿子里有茶水有点心呢? 古代小姐出行不都随身带着吃食吗?…

  一大早上就被揪起来梳妆打扮,连口水都没喝上,就这样急慌慌如丧家之犬般赶路,南宫仪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实在是撑不住了,在轿子里一把扯下头顶的盖头,就四处搜寻起来。

先前光想着怎么在路上逃跑,浑身上下把能塞的首饰都塞了,就是单单忘了塞点儿吃的。

想着她堂堂一国公主,和亲路上还能少了吃的?也就没有多想,谁知道上了路发现,还真的没有吃的。

说好的轿子里有茶水有点心呢?

古代小姐出行不都随身带着吃食吗?怎么到她这儿,要什么没什么的?

真是要了老命了。

南宫仪再也受不了了,挑起轿帘就冲外头吼了一声,“停轿!本公主要吃饭!”

这都晃悠悠走了大半天了,也不知道走到哪儿去了。反正透过轿帘,她只看得见外头稀稀落落的村郭,还有远处袅袅的炊烟。

看着天色已经暗下来,敢情这都走了一天了?

怪不得她快饿晕了呢。

只不过她那顶小轿四周都是执枪仗戟铠甲鲜明的士兵,是怎么回事儿?

先前吼出去的那一嗓子,想想还真是有勇气啊。

南宫仪缩了缩脑袋,气势顿时弱了一截。

虽然她是军医出身,但在这些真刀真枪的士兵跟前,还是不敢放肆的。

何况,还不知道人家有没有把她这个和亲公主当做一回事儿。

走在她轿子旁边的士兵没有理她,只是蹬蹬地朝前跑去。

不一会儿,就听见马蹄得得的声音传来。

很快,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穿着银白铠甲的将军模样的年轻人来到了她轿子跟前,俯下身子恭敬地回了一句,“公主,前面不远处就是一处客栈,您再忍忍,半个时辰就到!”

即使这位小将浓眉大眼,英气勃发,已经快饿得昏了头的南宫仪还是没有心情欣赏,加上这位小将语气恭敬,她顿时又忘了自己的处境了,大喊起来。

“什么?你告诉本公主还有半个时辰?你是不是想把本公主给活活饿死?”

南宫仪哪里管什么公主的言行举止?反正狗急了还跳墙,何况她这个饿极了的人呢?

那小将似乎一下子怔住了,呆呆地看了她半天,方才伸手往怀里摸了摸,掏出一个油纸包儿来,“公主,若您不嫌弃,就先将就一下吧。”

南宫仪饿虎扑食般接过来,扒拉两下发现里头是半个油光水亮的烤鸡,顿时精神一震,咧嘴笑道,“不嫌弃,不嫌弃,只要是吃的,本公主都不嫌弃。”

没等说完,拽着鸡腿就狼吞虎咽起来。

看得那小将那叫一个惊讶,差点儿没有把下巴都给惊掉了。

只是那半只烤鸡实在是太小,压根儿就不够南宫仪塞牙缝的,不过是三五口,就被她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伸出一只油漉漉的手对着那小将,南宫仪十分豪气地抹了抹嘴,“这位将军尊姓大名啊?给口水喝呗?”

骑在雪白高头大马上的那位小将,身子似乎颤了颤,好半天,才手忙脚乱地解下自己腰间挂着的皮囊,还没等他递过去,就被南宫仪一把给抢了过去,口对着口就灌了起来。

“公……公主,属下秦佑,乃是此次护送公主和亲的侍卫统领!”秦佑结结巴巴地说着,看着南宫仪喝水的那副豪放样儿,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南宫公主可是南陈第一美人儿,生得闭月羞花般美貌,人更是温柔似水,贤惠淑德,如同逝去的皇后娘娘。

怎么眼前这位,是这幅德性?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哪!

南宫仪将将塞了个牙缝,摸了摸没有一点儿起伏的肚皮,很是不满地撅嘴,“哎,我说秦佑将军,快着些吧。到时候给我来个山珍海味满汉全席可好?”

好不容易出了皇宫,遇上了秦佑这等还算和气的将军,不吃个死饱还真是对不住自己。谁知道这一路上还要经历什么雨打风吹的?

身为特战队的一员,南宫仪虽然身手不怎么样,但心理素质可是杠杠的,对于未来也分析得够透彻,知道无论什么情况下先保命要紧。

秦佑目瞪口呆地看着南宫仪摸肚子的不雅样儿,听着她那山匪一样的话,半天都回不过神来。

可不知为什么,他又觉得她这副样子呆萌得可爱,比起那些端庄稳重成天拿规矩说事的大家闺秀不知道有趣了多少!

他连忙点头,笑道,“公主放心,属下早就让人前去打点了。”

不过他十分好奇,堂堂公主,怎么会饿成这个样子?

当然,他不好意思当面问南宫仪。毕竟,人家可是姑娘家。

不过他也略有耳闻,自打皇后娘娘薨了之后,荣贵妃就越发肆无忌惮起来,这次的和亲,听说也是荣贵妃一手操办。

他身为皇宫的侍卫统领,没有和北辽摄政王耶律玄对战过,不过跟他打过的将军,全都尸骨无存。

耶律玄无疑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人物,这样冷酷狠戾的角儿,对女人,怕是没有什么怜香惜玉之心吧?

秦佑不由同情起轿子里这位和亲的公主了。

好不容易到了歇脚的地方了,原来是京都外围三十里地的一处客栈。

南宫仪在轿子里偷偷地打量了几眼,那客栈不算小,二层的木质楼房,看上去倒也干净,门口更没有闲杂人等,估计被秦佑给包下来了。

看来,这个秦佑还算是会办事的。

跟她的两个小宫女也不知道秦佑给藏到哪儿的,等她下轿的时候,忽然就冒了出来,她们把南宫仪扶出了轿子,叽叽喳喳地说笑着,扶着她施施然地上了二楼的一间屋子。

身为公主,不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的,至少,南宫仪泡在满是香花的热水里,还是和那两个伺候的宫女不一样的。

没想到,秦佑这家伙还挺有眼力见,没有像荣贵妃那对母女那样虐待她。

美美地泡了个香花热水澡,南宫仪颠簸了一天的筋骨总算是松快了许多。

穿着舒适细腻的绸缎袍子,南宫仪舒服地全身上下的毛孔都在叫嚣。

两个宫女一个叫碧荷,一个叫红菱,早就在饭桌旁伺候着了。

满桌子都是热气腾腾的饭菜,在这隆冬的夜晚,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虽然不是她所想的满汉全席,至少鸡鸭鱼肉样样俱全,南宫仪骨子里军旅出身,自然也没得挑剔。

饿了一天了,中间虽然吃了秦佑的半个烧鸡,到底不如这些热腾腾的饭菜吃了让胃口舒服。

南宫仪毫没形象地狼吞虎咽起来,看得那碧荷和红菱差点儿没有掉了下巴颏子。

足足吃了半个多时辰,南宫仪才算是“酒足饭饱”。摸了摸滚圆的肚皮,她惬意地打了个饱嗝,透过窗子朝外看去,外头黑沉沉一片。

身为军医,她最是了解锻炼的重要性。而身为女人,她更是知道保持身材的重要性。

吃饱喝足正好去溜圈,顺便去探探逃跑的路线。

于是,在两个宫女寸步不离的陪同下,南宫仪披了一件粉色棉衣,出了屋子。

她的房间在二楼,楼底下就是大堂,刚拐下一踩就咯吱乱响的木质楼梯转角,就听到下面一声轰然喝彩。

南宫仪吓了一跳,趴在楼梯扶手上往下一探脑袋,才发现原来大堂里坐得满满当当的都是人,正是那些护送她去和亲的侍卫们。

而让众人起哄的人,正是侍卫统领秦佑。

此时,有几个侍卫正看着秦佑发笑,“大统领,您可是说过了,兄弟们担负着护送公主的职责,不能喝酒,其他的随便我们提,是吧?”

秦佑显然也是刚吃过饭,正端着一个小小的青花茶盏把玩着,嘴角噙着一抹笑,轻轻地点了点头。

南宫仪很是好奇,看这样子,秦佑要做点什么了。

果然,就听那几个侍卫起哄道,“兄弟们都知道大统领是个一诺千金的汉子,既如此,大统领就给兄弟们唱个曲儿助兴吧?”

话音落地,其他的侍卫们纷纷起哄,让秦佑给他们唱个曲儿。

南宫仪纳闷了:这个秦佑跟这些侍卫们似乎没大没小啊?这古代的将领们不是都黑着脸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的吗?

怎么秦佑这么另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